第四百四十三章 倚红楼反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四十三章 倚红楼反击

    “王老爷,咱们还是来讨论下明日的事宜吧!”

    “好!”王清有了兴趣,这寿宁候究竟明日有如何安排?

    张亮与王清一阵耳语。王清眼神一阵放亮,看来,之前还真的小瞧这寿宁候了,如此精艳绝伦的主意都能够想到!瞬间加强了对这次合作的信心。

    “王老爷,还请你多多邀请商贾明日参加倚红楼的表演,到场之人可是有惊喜哦!”张亮拱手离去。

    王清在张亮离开之后,迅速让管家前去延请几位好友,说服他们支持倚红楼暂且不提。

    翌日清晨,百姓们蜂拥向前,奔向满春院。

    突然听得有人叫卖道,“倚红楼,来胡姬,妖娆姿,美娇娘。”

    众百姓循声望去,却见一些伙计散布于街头正在叫卖。

    好奇之下,围观而去。

    却不想,那些伙计们拿出一张张纸递给他们。

    嚯,一个美娇娘跃然纸上,身披轻纱,身材婀娜,不着寸缕,惟妙惟肖,真真是伤风败俗啊!

    但是我喜欢。就是那面目有些模糊,真是遗撼啊!

    “此乃是倚红楼推出的跳舞胡姬,免费赠送,大伙有心可以去倚红楼观看。今日一应事物人尽皆半价。”伙计们大喊。

    哦,有那明白的,心中暗道,这是倚红楼在回击满春楼呢!

    有那心动的,就要迈步前去倚红楼。

    “卖报了,卖报了,满春楼全彩图册,只要十枚铜钱,另赠送抽奖小报。”一阵童音传来。

    全彩图册?抽奖小报?众百姓面色一变,望向声音来处。

    却只见一位小孩高举图册,却见那上面金光灿灿,长眉、妙目、腰肢、头上的头饰、腰间的铃铛一应诸事皆是一片金光,身周是无数只金光灿灿的手臂,显然是一尊慈眉善目的千手观音,堂皇之极,神圣至极!

    一时间,众人心动之极,蜂涌而上。

    那些倚红楼的伙计被冷落上旁,当然,也不妨碍人们从他们手中领取那画着胡姬的纸张,但是,却也只是顺便而已。

    购买到彩色图册的百姓迫不及待地翻开图册,却只见图册之中,居然有那几位天仙般的女子,眉目清晰可见,惟妙惟肖,居然如似真人一般,身披五色轻纱,内着低胸长裙,婀娜至极,美丽至极!如同身在眼前一般,众百姓都傻了,这是哪里的天仙啊!真是太美了!

    一时间,众百姓尽皆沉浸于彩色图册之中。

    旁边本来在观望的百姓,看到图册中的画面,瞬间心理防线被突破,纷纷上前抢购,将小孩手中的图册一扫而空。

    小孩们喊道,“凭借彩色图册,去满春院可以换取十张抽奖小报,大家快去啊!迟了就来不及了!”

    众百姓反应过来,一拍脑袋,差点误了大事。尽皆转身跑向满春院方向。

    而未曾买下图册的百姓迅速将小孩们围了个水泄不通。

    “还有吗?还有吗?”

    小孩们苦笑不已,一摊手,“图册真心没了!”

    百姓们一脸失望,就待离去。

    “各位,图册虽没了,但单页你们要吗?”小孩叫道。

    “什么?有单页?”百姓们迅速回身,惊喜地望着小孩。

    “不错!单页每张1枚铜钱!”小孩点头肯定,“而且单页前去满春院,可以换取一张抽奖票!”

    “给我来一张!”众百姓听得双眼冒光,急切道。

    小孩从怀中取出一摞纸张,上面依旧是栩栩如生的彩页。

    众百姓一拥而上,哄抢而光。

    随后,一哄而散,奔向满春院。

    一时间,街头之上,只剩目瞪口呆的倚红楼伙计与欢呼雀跃的小孩们。

    至此,倚红楼与满春院的宣传斗法,暂时是一败涂地。

    满春院门前,早早就被满脸渴望的百姓所围困,纷纷要求进行抽奖。

    “倚红楼,真精彩,胡姬表演美如仙,说话本,道话本,引人入胜故事精,琉璃品,光彩夺目耀人眼。”一队伙计手持快板在满春院附近唱和着。

    刚开始,人家还不以为意,以为是满春院的表演,仔细听来,却是倚红楼来此挑衅,一时间,众人兴趣大增,且看这满春院如何应对!

    然而,却未等满春院有反应,那些倚红楼的伙计却停止唱和,从怀中取出一摞纸张,挥舞着,齐声叫道,“来一来,看一看,倚红楼今日推出表演,精彩绝伦啊!不只是胡姬表演啊!还有前所未有之话本说书啊!另有五彩琉璃现世,耀坏你的眼球啊!有错过不放过了!有图为证,大家看一看,瞧一瞧啰!”

    哟,倚红楼也推出了表演嘛!还有话本说书、五彩琉璃?一时间,大家兴趣大增。

    “小哥,来一张,咱们看看,多少钱?”有人上前询问道。

    “尽管拿去看,咱倚红楼不差钱,免费让大家先行体验一下。”伙计们斜眼看向满春院,不屑之色溢于言表,有的甚至将下巴扬向满春院,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

    一听不要钱,大家一哄而上,抢先观瞧这倚红楼吹嘘的表演。

    却只见,纸单之上,一位异域情调,美目如画之胡姬跃然纸上,居然是只着一件轻纱,**若隐若现,居然还是彩色的。大家瞬间瞪大了眼睛,口水直流,谁人见过如此图册,真是太刺激了!

    “各位,这里还有话本的第一回,琉璃制品的样版图册,免费赠送!”说着,伙计们向天一扬,五彩纸单飞扬于天际。

    “抢!”大家蜂拥而上,一抢而空。

    瞬间,满春院门前变得一片狼藉混乱。

    满春院老鸨束手无策,满面焦急地望着门前这一幕。

    本来,她也未将这些平常百姓看在眼中,毕竟,在满春院消费的尽皆是商贾富户以及读书人,但现在场一片混乱,如果让商贾富户及读书人看到成什么样子,到时,可不要流失客人啊!

    这些泥腿子,真是添乱啊!

    有伙计抢到纸单送到老鸨面前,老鸨一看,却只见那纸单上的胡姬确实是妖媚、不要脸,而那些琉璃制品经过彩色加工,确实精致无比,耀人眼球。

    她自是知晓,这些宣传纸单对百姓的冲击力,只怕此番普通客人流失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好了,不好了!”一位龟奴跌跌撞撞奔到老鸨面前。

    老鸨气急败坏,一个巴掌抽在了龟奴脸上,“急着奔丧啊!”

    “妈妈,大量商贾奔向倚红楼了!”龟奴捂着脸叫道。

    “什么?”老鸨一听,为之色变。一想就知道,这是倚红楼的诡计,但为何这些商贾前去倚红楼呢?难道只是因为那些胡姬、话本及琉璃?对了,琉璃!一定是如此!

    这可如何是好?老鸨居然六神无主起来,毕竟,这是满春院第一次与环采阁合作的表演,如果被破坏了,只怕环采阁会对满春院失望,那今后的合作可就泡汤了!

    “主上,主上!”黄豆豆冲到瘦子房中。

    “何事如此惊慌?”瘦子不悦地望着黄豆豆。

    “不是惊慌,是惊喜啊!”

    “哟,你还有惊喜?”

    “主上说笑了,豆豆此来是为主上报喜,那大量商贾居然直奔倚红楼,看来,今日满春院败落在即了。那寿宁候还真是有办法!居然来了个后发先至!”黄豆豆一脸钦佩道。

    “要不然,我为何与寿宁候合作,正是看重他这一点,遇事不慌,心有成算。”瘦子笑道。

    “主上英明!”黄豆豆一脸谄媚道。

    “别拍马屁了,还是去盯着一些吧,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

    “是!”黄豆豆领命而去。

    瘦子望着黄豆豆的背影,神色一凝,自语道,“看来,这次你还真用心了!难道我的担忧是多心吗?再看看吧!”

    明中信宅中。

    却只见那石文义与张采赫然在座。

    明中信迈步进入堂中。

    “中信,如何了?咱们开始反击吗?”张采急问道。

    “今日不用反击!”明中信微微一笑。

    “什么?不用反击!”张采有些懵逼,“难道就任由那倚红楼打压咱们吗?”

    “张采,你何时才能改掉你这急躁的毛病!”石文义面色一变,叫道。

    “大哥,你看中信他这!”张采一指明中信气愤道。

    “中信自有计较!”石文义一摆手,制止了张采的问话。

    哼,我就看看,认输还有何计较?张采望着明中信心中暗恨。

    明中信笑笑并不向他解释,“石大哥,可以让语嫣出面了!”

    石文义点点头,与李玉低声耳语几句,李玉点头转身离去。

    “大哥,为何如此神秘?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张采隐约有些明白,只怕中信与大哥有猫腻。

    “谁让你不上心,当这个甩手掌柜的,现在傻眼了吧!”石文义没好气地道。

    “呵呵,我这不是忙嘛!更何况有你与中信,我还操的什么心!”张采讪笑道。

    “哼,你就是懒!”石文义冷哼一声。

    “知我者,大哥也!”张采嘻皮笑脸道。

    明中信笑着望着张采耍宝,并不接茬。

    “对了,中信,别笑了,还是告诉我一下,到底有什么打算?”张采好奇道。

    “稍后即知!”明中信神秘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