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大获全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四十八章 大获全胜

    “当然,现在说这个有些太过前,所以咱们目前只能踏踏实实做好准备工作,也就是说,咱们现在得联系几家银号,共同经营这个事业,或者是找些大商家,一同合作。毕竟市场如此巨大,咱们根本吞不下,只能联合多家,一同经营将市场做大做强。”

    “这先期准备工作?”王掌柜问道。

    “咱们银号先做起来,在京师先行试点,然后再行吸纳其他商家进入,慢慢来,这是个长期而艰巨的工作。”张亮缓缓道。

    王氏兄弟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他们就怕寿宁候冲昏了头脑,将摊子铺得太大,资金链条断裂,那时可就哭都来不及了!现在张亮说以京师为试点,这就稳妥多了!

    “对了,我还没问,王兄到底同意合作否?”

    “同意!当然同意!”王掌柜连忙应道,不做的是傻子,虽然张亮给的纸页中只有一小部分计划,但就算这部分计划都是极有见地的,可行性极高,他岂会放弃如此机会!

    “那就好,咱们再商量一下具体事宜!”

    随后,三人一阵合计,敲定了各项事宜。

    “对了,不知李先生合计好没有?”品着茶,聊着天,张亮猛然想起。

    “李先生应该想好了。”王清应道。

    “那就早早敲定吧!否则夜长梦多,诸多事宜就会延误了。还请王老爷去请一下!”

    “怎么还如此称呼?”王清一脸埋怨。

    “那这?”张亮有些不解。

    “既然咱们是合作关系,那就叫我清兄,或者王兄,不对,你应该叫王大兄!”王清想想道。

    “好,今后,我就叫您为王大兄,这位叫王小兄。”张亮痛痛快快应承。

    “这就对了嘛!”王清满意无比,他知道,这张亮绝不简单,即便不是寿宁候背后的高人,只怕也是极得寿宁候的信任,如今交好于他,今后在合作中也有好处,更何况今后说不定还得仰仗他在寿宁候面前说项,故此,称势改了称呼,为今后的相处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好了,我去请李先生、马兄!”说着,王清站起身形,去往隔壁。

    然而,当他来到隔壁之时,却见那马厂主依旧在研究他的琉璃制品。

    而那李掌柜却在旁边愁眉不展地盯着马厂主看。

    看来,他还真的在纠结!王清心中叹息一声,如何决定还得看他自己,自己也帮不上忙啊!

    “李先生,考虑好了吗?”

    李掌柜转头看看他,叹息一声,站起身形,“你们谈完了?”

    “嗯!”王清用鼻音作出回答,上前推推马厂主,“走了!”

    “什么?”马厂主懵懂地看看王清,“哦,完了?”

    “是!”王清点点头,带着二人回转菊花房中。

    几人分宾主落座。

    “如何?李先生有决定了吧!”张亮开门见山,望着李掌柜问道。

    李掌柜未语先叹一声,“李某在此谢过张管事挂心,抱歉,李某不能与你合作!”

    哦!张亮也不失望,面无表情地看看李掌柜,拱拱手,不再言语。

    “李先生,还请再考虑考虑!千万不要做后悔之事!”王清有些着急。

    “不了!张管事,此物李某受之有愧,还请收回!“李掌柜摇头拒绝,随后将手中纸页放于桌上,冲张亮道。

    “此乃是我家主上对你们的补偿,还请收下!”张亮有些惊讶,这李掌柜还真是讲究啊!但之前说过的话,岂能反悔,拿起纸页递给李掌柜。

    “不了,来倚红楼是李某的选择,与贵主上无关,李某先行告退。”李掌柜摇头拒绝,也不好意思再呆,拱手告辞而去。

    “真乃君子也!”张亮摇头赞道。

    “是啊,李先生乃是秀才出身,投身商贾后依旧保持了那份清高,如果不是那份优柔寡断只怕成就绝不止此!此番真是可惜了!”王清叹息道。

    “无妨,今后有机会可以帮衬一把他!”张亮微微一笑。

    对啊!王清眼前一亮,点头不已。

    “马厂主,不用研究了,你还是将这些拿回去,边研究准备开窑吧!”张亮好笑地看看正在研究琉璃制品的马厂主。

    “什么?”马厂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珍贵的琉璃居然就让自己带走了?

    “我说,这些琉璃尽数送与你,你还是拿上回去研究吧!”张亮重复了一句。

    “好,好,真是大气!”马厂主这次可听清了,迅反应过来,立刻将包裹重新包好,抱在怀中。

    三人相视而笑,心中感叹,这个痴汉啊!

    “好,咱们就此别过,我与主上汇报之后,拟定契约,亲自到府上咱们再行签订契约。”张亮一抱拳。

    “好!”王氏兄弟与马厂主拱手而去。

    张亮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惬意地笑笑。

    “好手段啊!”背后传来一阵感叹。

    张亮回身望去,不是别人,正是那寿宁候!

    “还仗候爷的威望啊!”令人吃惊的是,这张亮见了寿宁候居然并未起身,只是冲寿宁候轻轻一抱拳,大模大样地喝着茶。

    更令人奇怪的是,寿宁候居然不以为意,来到桌前,坐下品张亮刚刚倒上的茶。

    “你觉得,他们是否会反悔?”寿宁候放下茶杯问道。

    “王氏兄弟不好说,但那马厂主却肯定不会反悔!”张亮肯定道。

    “嗯!”寿宁候点点头,不再说话。

    “候爷,再凉他们几日,然后我去与他们签约,即可明了。”张亮微微一笑。

    “好!”

    “估计那人就快来了,我还是先告辞了!毕竟那儿也还有一大摊事需要处理!”

    “行,你去吧!”寿宁候点点头。

    张亮起身转到屏风后面,一闪身不见踪迹。

    “真是奇才啊!兄弟啊,你总算做了一件令为兄刮目相看的事啊!”寿宁候望着屏风感叹道。

    咣当一声,房门被推开,一个人闯了进来。

    不是别人,正是那黄豆豆。

    “候爷,你究竟在搞什么鬼?”黄豆豆一脸瘟色,质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敲定了几个今后倚红楼的投资人而已。”寿宁候轻描淡写地道。

    “投资人?”黄豆豆有些懵,“咱们倚红楼有你和我家主上还需要投资人?”

    “不错,之前是不需要,今后可就不一定了!”寿宁候轻叹一声。

    “为何?”黄豆豆一惊。

    “黄兄,你没看到?今日那满春院与环采阁联合了如此众多的青楼,一拥而上,打压咱们倚红楼,而我所安排的手段也被一一破解,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此番较量,倚红楼是惨败啊!只怕,今后咱们的日子不好过了!”寿宁候轻出一口气,一脸的懊恼道。

    “那也不能就此不管啊!否则,我如何向主上交待!”黄豆豆急切地叫道。

    “这不,我今日就找几个替死鬼来!”寿宁候一摊手。

    “对啊!找几个替死鬼,咱们也好抽身!”黄豆豆眼前一亮,但随之眼神一变,“不对,咱们是要打垮满春院与环采阁,并不是要自己逃跑!”

    “形势比人强啊!你回去向主上回禀吧!本候现在确实没了什么好办法!如果你家主上有好办法,我可以退位让贤!”寿宁候深深叹息一声,无奈道。

    “你!”黄豆豆气急败坏地指着寿宁候,一时无语。这家伙,遇到难处就甩手,真真不是东西!

    “我等你信啊!”寿宁候落寞地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黄豆豆看着寿宁候的背影傻了,心中哀叹,我怎么回去向主上交待啊!

    而寿宁候却连眼皮都未眨一下

    就这样,倚红楼的表演居然是虎头蛇尾,草草了事。

    相形之下,满春院却一时爆满,听着凤家姐妹的歌唱表演、做的新诗词,再看了美伦美奂的千手观音,第一次观赏的人们赞叹不已,深觉此番来得值得。

    而那些读书人更是吟诵不绝,深表钦佩,这凤家姐妹还真是有才啊!绝非那些庸脂俗粉,看来,以后得经常去观看这凤家姐妹的表演了!

    更为火爆的是,会后,满春院会员卡赠送之后,领取会员卡的读书人、普通百姓如珍似宝地将会员卡揣在怀中满意而归,而所有商贾纷纷要求加量购买会员卡,而且威胁满春院,如果不卖的话,今日就不走了!

    老鸨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但是,却坚定地向大家表示,今日只赠送,绝不售卖,而且说明,会员卡的放是有一定条件的,需得经过几家青楼主事之人组成的评审委员会一致品评之后,才能售,否则一家青楼售的话,是不被承认的。

    既然如此,自然今日无法购买,商贾们也只好无奈离去,但纷纷预定下购买资格,催促满春院老鸨尽快招开评审委员会,确定售卖事宜。

    老鸨自是无有不应,笑呵呵将众人送出满春院。

    “赛妈妈,此番恭喜啊!真是大获全胜啊!”闲人尽去之后,其他青楼的主事人纷纷上前恭喜老鸨。

    “此番还得是依靠语嫣妹妹啊!否则我今日可真是会焦头烂额的!谢过妹妹!”老鸨笑靥如花地冲语嫣躬身致谢。

    “姐姐客气了,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哪有一家人说两家话的道理!”语嫣一脸怪责道。

    “对,对,一家人,一家人!”老鸨连连点头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