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拉刘老下水-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五十二章 拉刘老下水

    刘老心中暗骂,这李林真是作死啊!既然李东阳下令重审此案,说明李东阳想要给百姓个公道,你也收敛一些,哪怕做个样子也好,起码给了李东阳面子,怎会依旧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啊!

    “明小友,那李林已经被去官遣返回原籍之地了,你就不要再如此大火气了!”

    “遣返了?”明中信瞪大眼睛望着刘老。

    “不错!就是怕他再惹事生非,故而老李头将他遣返了!”刘老点头。

    明中信一时间沉默了,人家已经将最后一条报复路堵死了,自己总不能派人去李林原籍收拾他吧!但他心中异常憋屈,本来,他还想着找个机会做个局,令得这李林自食其果,却未曾想,这李东阳居然直接来个釜底抽薪!高,真高啊!明中信心中冷笑不已。

    “明小友,反正百姓已经伸冤,你也不必如此介怀!”刘老劝慰道。

    明中信摇头叹息道,“罢了,只能说,算他跑得快,否则,我必会令他心甘情愿伏法!”

    刘老心下一惊,还真没料错,明中信真的没想过善罢甘休!这老李头还真是狡猾啊!

    “罢了,不说这糟心之人了!还是谈谈,你来京师的具体打算吧!”刘老打断话题,“对了,那环采阁的动静是你折腾的吧?”

    明中信神色稍晴,毕竟此事不关人家刘老之事,自己总不能怨恨人家吧!

    明中信点头承认,“不错,我也是机缘巧合与那环采阁有些渊源,故此才出手相助,而且,我打算将环采阁抛弃青楼那一套,将其打造成高级休闲之所,为那些苦命的女子谋个差事。”

    “嗯,我也听说那凤家姐妹文采逼人,这也是你的手笔?”

    “不错,我想将她们培养成才,到时找个好人家嫁了,也好过在青楼蹉跎一生,甚至悲苦一生。”

    “如果做成,那可真是功德无量啊!”刘老赞叹。

    “但我记得,你是想与那建昌候一同经营酒楼的啊!而这环采阁现在可是与那倚红楼杠上了,只怕一山难容二虎啊!如果被寿宁候知晓,只怕你是要吃亏啊!要知道,那倚红楼可是寿宁候的产业,如今你将它的产业打击得如此惨,他知晓后岂能不报复于你?”刘老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您有一事不知,记得在天津卫的时候,你们就提醒过我,这寿宁候经营青楼。”

    “是啊!”刘老点头,但又皱眉道,“那你为何还如此做?”

    明中信微微一笑,简单地将他与寿宁候的关系打算计划介绍一下。

    刘老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局啊!怪不得,那寿宁候这几日并无动静,一副被动挨打的局面,原来是未尽全力啊!更令他吃惊的是,寿宁候居然还有忌惮之人,这却是闻所未闻啊!

    “刘老,此事可千万记得保密,否则我可真的难以在京师立足了!”明中信叮嘱道。

    “这你放心!出得你口入得我耳,再无第三人知晓。”刘老保证道,“对了,你如今与那老李头闹翻,只怕学堂之事也不可能再经他办了吧!那学堂咋办?”

    明中信点头,“不错,之前徽伯兄确实送来了地契,要我收下,说是完成我的嘱托,他虽说可以用钱买卖,但我坚决不收,只因我想与李家彻底断干净,将来将那李林绳之以法之时,才不会有所牵绊!”

    “你啊!你出银子,他卖地契,这又有什么关系?”刘老一脸纠结。

    “刘老此言差矣,既然道不同,岂能同谋!我不想以后再头痛与李家的关系,要断就断得彻底,婆婆妈妈,藕断丝连,绝非我明中信的风格!”明中信双眼泛光,坚定道。

    “也罢,看来,你与李家的心结难以化解了!”刘老叹道。

    “从今后,我与李家恩断义绝!绝不再往来!”

    刘老看看明中信,只能心中为李东阳不值,那李林与明中信相比,究竟谁更有价值,这难道还用选择吗?老李头真是糊涂啊!然而,看此情形,只怕回天乏力了!

    放下心绪,刘老道,“明小友,你与李老头恩断义绝,不会也与我恩断义绝吧?”

    “哪能呢?那是理念冲突,自然会分个敌我,暂时与刘老你没什么纠葛,自是不会的!”

    刘老脸色一变,“听你这话的意思,今后如果有什么纠葛,也会与我恩断义绝啰?”

    明中信但笑不语,绝不给这老狐狸以空隙可钻,自己连他的名字身份尽皆不知,岂能现在就答应,否则将来可是会被他以此说事的!倒不如三缄其口,临到事情了再来分辨决断!

    “唉,真是小狐狸啊!”刘老笑指着是明中信道。他自是明白明中信的顾虑,也不强求。

    “好了,我记得,你当初可是答应我,到京师之后要与我做份买卖,可不许抵赖啊!”刘老笑言道。

    明中信稍一思索,眼前泛光道。

    “当然不敢相忘,现时正好有一笔买卖,而且对读书人的身份不掉价,就是不知刘老是否有心?”

    “真的?”刘老表示怀疑,是啊,看他的表现,迟疑片刻,还思索一下,只怕这主意是临时想到的,靠谱吗?

    “真的假的您判断,我就不多说了,来,您先看看这个!”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刘老。

    刘老狐疑地接过小册子,低头观瞧。

    “咦,这报社是何物?”刘老看了片刻,抬头道。

    “您不会没听过昨日今日市面上的争斗吧?”明中信神秘一笑。

    “什么争斗?”刘老一皱眉,思索良久,毫无头绪,望着明中信疑惑道。

    “就是倚红楼与满春院的争斗啊?”

    “这我倒知晓,但我哪知你说的是什么?明说!”刘老冲明中信翻个白眼。

    “就是那小孩与伙计们发放的彩色图册!”

    “彩色图册?”

    “就是这!”说着,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页图册,递给刘老。

    刘老低头一看,闹个大红脸。

    却只见手中彩图上,一个身无寸缕的胡姬跃然纸上,那神情,那身段,那妩媚,真真是诱煞人!

    “这是什么嘛!”刘老扬手扔掉彩图。

    “哦!”明中信自是看清楚了此页,也是一阵尴尬,拿错了,本来是取一份报纸的。

    “不是这!”说着,明中信迅速将彩图拾起,收回袖中,取出一个图册,细看一下,哦,这次对了!

    刘老狐疑地望着明中信手中的图册。

    “这次不会错了!您看看,我为您解释!”说着,明中信递给刘老。

    刘老小心翼翼接过图册,翻开第一页,嗯,还好,比较正常。

    “此报社,乃是收集整理各种消息,编辑好,再呈现在图册之上,最终以图册为销售的传播各种信息的一个地方,简而言之,就是以出售消息、文章为目的的买卖。”

    刘老边看图册边听明中信解释,心中若有所悟。

    “这不就是类似于邸报吗?”

    “正确,只是更加大众化一些,白话文一些,当然,这也是咱京师的读书之人多,至于其他地方,却绝没有这天然便利的!”

    “大众化?白话文?”刘老深深为这些新名词所迷惑。

    “大众化,就是广大百姓尽皆关心的事,白话文,就是写一些老百姓能看懂听懂的文字。”

    “哦,这些消息有限制吗?”刘老明白过来。

    “这得看咱们报社的定义了!有社会类的,也就是市井之间发生的事为主的;有朝廷之上信息的,当然,这有邸报,而且犯忌讳,咱就不参与了;有文艺类的,就是一些诗词及科考文章类的,这些面向的群体是有志科举的文人墨客;有话本志怪小说的,就是专门发布一些话本小说的;还有好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哦!刘老渐渐明了,同时,眼睛也越来越亮。

    “还有,可以分为日报,也就是一天一报,还有周报,就是每七天一报,还有月报,就是一个月一报,依此类推,就看咱报社的定位了。”

    “那这不是需要极多的人采集信息吗?人手众多,岂不是过于庞大?如此庞大,怎么管理?”刘老有些担忧。

    “好办,其实,咱们只需要几十人即可!其他采集人员则可以悬赏,令得人们提供消息,视消息的重要性、及时性给予报筹,如此的话,岂不是可以节省人力物力!”

    对啊!刘老眼前一亮,“但如何确定他们提供的消息是真是假呢?”

    “这好办,可以将提供者的名字附于文章后面,就说此消息是其提供,真假一概由他负责,与咱们报社无关,如此岂不就是转嫁了危险吗?当然,咱们也应该尽量先行确认消息来源是否可靠真实,先行核查一番!也是对读报之人的负责,对自己报社声誉的负责!所以,我建议,初期,咱们可以先以话本小说为主,消息为辅,进行试行,一段时间之后,再行修订方向!”

    “好主意!好主意!”刘老击节赞叹,如此的话,人们如果想要找寻漏洞也是很难的,而且自身也可进退自如!

    明中信这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居然如此敏捷快速,还能想到如此绝妙的计划点子!自己之前的看重居然仍是有所小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