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底细暴露-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五十七章 底细暴露

    这几日家中有事,故此更新时间不太稳定,特此向各位读者致歉,但作者保证,每日必有两更!每更至少两千字!

    对于张采的死皮赖脸,刘大夏也是没办法,毕竟人家明中信才是主人,他也是客人,总不能让明中信将他们撵走吧

    “要不,你们另起一桌就不要吃我的残羹冷炙了!”刘大夏于石文义商量道。

    “不用了,刘大人,咱们还是一起吧,热闹!”未等石文义说话,张采抢话道。

    而石文义在旁一声不吭,默认要与刘大夏同桌。

    “你们为何非要与我同吃”刘大夏有些疑惑,难道他们知晓此桌的饭菜如此美味从何而知

    “就是不希望再麻烦明小弟准备一桌了,浪费!”张采满嘴假话道。

    刘大夏脸色一变,“说实话!”

    张采就待狡辩,石文义伸手制止了他,“其实,我们是尝了尝剩菜,才有此想法的!”

    哦,刘大夏瞬间明白了,还真的是尝到了美味,忍受不了美食的诱惑,故而前来。

    我说呢!本来说得好好地他们在后宅用膳,却突然跑来,原来如此!明中信恍然大悟。

    刘大夏一皱眉,“你们早已在明府了你们在哪尝的菜”

    事已至此,石文义也就不再隐瞒,“不错,之前我们正在这儿与明小弟商量一事,见您来了,故而躲在了后宅。而我们见到中信去厨房,想看看他给您吃什么好菜,故而前去询问,想照样来一份!”

    “好了,食不言寝不语,一同吃吧!”明中信打岔道。

    “别说话!”刘大夏一听就明白,其中肯定有猫腻,否则明中信不会打岔,伸手制止了明中信,向石文义道,“你继续说。”

    明中信冲石文义猛打眼色,但石文义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无法理解他的意思。

    “随后,我们见到厨房中居然在争抢一盘菜,故而尝了尝,居然是从未尝过的美味!之前明府的菜肴虽然美味,但却从来没有尝过这般美味的菜肴。当时我们很生气,认为明小弟是看人下菜碟,为您老准备如此美味的菜肴,却慢怠我等,故而让秦奋再准备一桌。哪知晓,秦奋居然说是无能为力,我们甚是惊讶,询问秦奋之后才知晓,这桌菜肴居然是明小弟亲自下厨做的,故而前来蹭饭。”

    刘大夏吃惊地望着明中信,“真是你做的”

    明中信无奈地应道,“是!”

    “之前可没这般厉害啊!”

    “是!这段时间又练了练,进步了!”

    “有这么快”刘大夏深表不信,要知晓,他们可没分别多长时间,更何况,从时间来看,分别之后,明中信根本就是事务缠身,哪有空闲去练厨艺这小子说谎!

    “好了,今后每三天我来一次,好好准备!”刘大夏不再追问,但却做出吩咐。

    “我们也要!”石文义与张采眼前一亮,同时叫道。

    明中信心中哀叹,我就知道,一露底,就是这般下场。真不该手贱啊!但是,已经后悔莫及了!

    罢了,看在刘老如此帮自己的份上,就当敬老了。

    “刘老,您也知晓,我初来乍道,好多事情需要处理,根本就顾不上嘛!”明中信哭丧着脸道。

    “三天不行,那就五天!”刘大夏稍一思索,开口。

    “五天也不行啊!我还得应付倚红楼与环采阁两方面,根本就没那么多精力啊!”

    “那就七天!”

    “一个月一次!”明中信一咬牙道。

    “一个月”刘大夏一瞪眼,“一个月岂不把我馋死!”

    “那就二十天!”

    “不行!最多半个月!半个月之后,环采阁应该能够上了轨道,你也就不会如此忙碌了!”

    “好!就依您!”明中信一跺脚,点头应承,“但说好,我做什么,你们吃什么!”

    “行,当然行,但必须有今天的水准,不准应付我们!”刘大夏敲定道。

    “当然!”明中信无奈地点头答应。

    “开吃!”刘大夏愉快地举起筷子,吩咐道。

    却只见石文义与张采如饿死鬼转世,下筷如飞,争抢起菜肴。

    而刘大夏也不甘示弱,加入争抢的行列。

    明中信哭笑不得地望着这几位,摇头叹息,自己今后有难了!

    望着满桌的空盘,三人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行了,呆会上甜点与汤,管饱!”明中信看着大家的馋样,笑笑道。

    “你做的”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秦师傅做的,也是超一流的!”明中信没好气地道。

    “唉!”三人一阵摇头叹息,看来,今日没办法体会美味了!

    正所谓由俭入奢难,由奢入俭难啊!明中信如此超绝的手艺,吃过他的美味之后,其他菜肴估计难以入口了!

    “行了,不就等半月而已吗何至于此!”明中信翻个白眼。

    三人对视一眼,长叹一声,也只好如此了!

    夕日美味的糕点,今日却如同味同嚼蜡,三人勉强吃了一些。

    酒足饭饱之后,明中信将刘大夏送走。

    三人坐定,围坐在一起,谋划半天,两位锦衣卫大人才告辞而去。

    京师某处宅院中。

    满春院老鸨妈妈毕恭毕敬地站在当地,向一位白袍中年人禀报。

    “主上,您看下一步咱们与环采阁的合作”赛妈妈望着白袍中年问道。

    “依你看呢”白袍中年人并不答话,反问道。

    “可以深层次合作,共同对付倚红楼,将其拉下马。但必须警惕,如果不慎,只怕这环采阁会渔翁得利,取代咱们满春院。”

    “看来,你是想过了!”白袍中年人满意地点点头,“千万记住没有永远的朋友,现在是合作关系,可是适当与环采阁交心,但却不可尽数交出去,虽然她们看上去是想摆脱青楼的名声,但谁知道是不是在迷惑咱们,让咱们与倚红楼二虎相争!必须随时保持谨慎,切不可掉以轻心!”

    “不错,我会随时提防着!”赛妈妈点头不已。

    “下步,你可以向环采阁提出学习她们的舞蹈,同时问一下,是否能够将那光源的制作方法卖与咱们!”

    “是啊,咱们不能总受制于人啊!如果有一天,环采阁与咱们闹翻,不在满春院表演,那时咱们可就傻眼了!属下一定尽快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