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暗战将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五十八章 暗战将起

    “不过,属下就怕这环采阁不愿卖啊!”赛妈妈看看白袍中年人,低声道。Δ   eㄟ1xiaoshuo

    “尽量吧!如果不行,就加大筹码,无论如何,起码要达成一项,否则就只能与环采阁处好关系了!”白袍中年人叹了口气,这命运不由自己掌握真的是太难受了!但当前还不得不与环采阁合作,真是憋屈啊!

    “是,属下竭尽全力,努力办成!”赛妈妈点头应下。

    “对了,让你侧面打听一下环采阁背后的那位高人,有信吗”

    “属下无能!”赛妈妈满面惭色,回话道,“旁敲侧击了无数次,但那语嫣居然滴水平不漏,一丝一毫的信息都未曾表露。”

    “这才对啊!如果那语嫣能够透露才是不正常啊!毕竟事关环采阁生死,岂能泄露!”白袍中年人若有所思道,“不如你试试劝说一下那凤家姐妹,只要其中一人动心,那咱们就是胜利!”

    “但是,那凤家姐妹日日皆形影不离,根本就无从下手啊!”赛妈妈无奈道。

    “她们不是要来你院中表演嘛!机会应该有!记住,要不计代价说服她们,即便是为她们脱籍改籍,也在所不惜!”

    “什么脱籍改籍”赛妈妈吓了一跳,抬头望向白袍中年人。

    “不错,脱籍!改籍!”白袍中年人肯定道。

    大明女子只要在妓籍上挂了名,就相当于最低贱的贱民,非特殊情况,是不得改变身份的,也就是不得改籍。

    脱籍的话只需要银钱赎身即可,而且脱籍之后还得改头换面,低调做人,寻个没人能认得你的地方,才能嫁得良人,就这还得提心掉胆,深怕良人知晓过往从面嫌弃休掉,可以说,只要入得妓籍,这一生也就算是毁了。

    而改籍却不同,改籍的话,再找个没人认得的地方,就可以嫁与人做妻,相当于提升了等级。但是,这改籍却涉及到了官方的户籍制度,需要运用的能量及手段那就多了,费的力气也不是一星半点。

    妓籍的女子一生都在盼望着此事,而如今主上居然应允为其脱籍改籍,这可真的是下了血本了!

    故而,赛妈妈才惊讶无比。

    “主上,有此条件我相信说服凤家姐妹手到擒来。到时,那位高人的信息自然知晓,咱们满春院的实力肯定能够将那高人抢过来。”赛妈妈拍胸脯表态道。

    “行了,先姑且一试,我总觉得,就算咱们出得此条件,只怕凤家姐妹也未必会答应!”白袍中年人却未有如此自信,淡然道。

    “怎么可能有此条件,属下有信心能够说服至少一人!”赛妈妈却踌躇满志,仿佛已经看到凤家姐妹拜服在她脚下的模样。

    白袍中年人看着自信满满的赛妈妈摇摇头,也不再说什么。

    毕竟,属下有信心办事是好事,也不好打击于她。而且他也希望能够掌握环采阁的秘密武器,暂且先看成效如何吧!

    “还有,今日那倚红楼所卖图册绘画之人也得找到,如此人才在他们手中简直是暴殄天物了,如果在咱们手中,只要稍加利用那可是大笔的财富啊!”白袍中年人一脸不屑道。

    “绘画之人”赛妈妈有些不解。

    “动倚红楼与寿宁候府中的内线,仔细查查,找出他来!许以重利收为已用!”

    “是!”见主上如此重视,赛妈妈也不敢再有疑意,点头应承。

    “将那会员制度密籍留下,我再仔细研究一下,也许其他地方也能用!这环采阁的高人真是奇才啊!如此办法都能想到!”白袍中年人感叹道,“可惜啊!当初为何就先中了环采阁,而不是咱们满春院呢否则,哪还需要与其他青楼联合,只怕用不了多久,咱们满春院就能一枝独秀了。”

    “是啊!属下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那环采阁有什么样样不如咱们,真真是想不通啊!”赛妈妈附和道。

    “算了,事已至此,争取早日找到这位高人,收归麾下!希望你竭尽全力,尽早达成咱们的心愿吧!”

    “是!”

    “当前,还是低调一些为妙,以观察为主,在没有百分百把握之前,千万不可操之过急,让那环采阁察觉咱们的行动,心起介意。到时机成熟,咱们再详细商量,再下决定动手,务必力求一击即中。否则,不可轻举妄动。别到时,弄得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丧失了环采阁这个最佳盟友。”

    “是,属下明白,小心谨慎为妙。”赛妈妈深以为然。

    先不说这些,单说如今那环采阁正在培养满春院等青楼的女子,教授一些前所未见的技法,还赠与满春院一些从未见过的增加女子魅力的物事,不遗余力地提升满春楼的服务质量,这就不能得罪啊!

    “好了,你去吧!好好做!我自是不会亏待于你!”

    “谢主上!”赛妈妈躬身退下。

    倚红楼与满春院争夺凤家姐妹的暗战即将展开,明中信这位“高人”不知不觉中处在了暗流中心。

    “中信,成了,成了!”一大清早,明中远满面惊喜地冲进了明中信的卧房。

    明中信微微一皱眉,难道有什么好事坐起身形,冲明中远喊道。

    “族兄,大清早扰人清梦,实在不该啊!”

    “中信,酒楼成了,酒楼改造好了!”明中远根本不介意明中信的责难,叫道。

    哦,原来如此!明中信心下了然,怪不得族兄如此高兴,酒楼终于可以开张了啊!

    “少东家,咱们可以开张了!”师逸房紧随其后冲了进来。

    吴阁主、赵明兴等一众学员尽数一脸喜色地冲了进来。

    “好了,我知道了,大家可不可以先出去,我起床洗漱之后现行商量!”明中信笑看着大家道。、

    大家一听,再看看坐在床塌之上衣裳不整的明中信,心中了然,纷纷笑着退出了房间,但依旧议论纷纷,表达着兴奋之情。

    要知道,明府上下尽皆憋着一口气,来了京师接二连三遇到事情,十分不顺,现如今酒楼终于能够开张了,大家马上就有事做了,自是无比兴奋。

    明中信听着大家的议论,忍不住也是一阵激动,自己明面上的京师第一战终于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