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情势明朗-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十一章 情势明朗

    密星扑到桌前,翻看下面的书册。

    密星深出一口气,还好,不是所有书册都是如此,起码,自己还能看懂。

    “使者,只有这一份是如此,其他这些都不一样,难道这是明家的密语本?也许正因为如此,明家还真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不会用此密语。”

    月影也是一时气愤,仔细想来,还真是如此!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次的收获可真是不得了啊!

    月影想想就激动,二人迅速投入了研究“密语本”当中。

    看着这份与众不同的书册,见到那些符号公式定理,他们一头雾水,最后脑子乱成了一锅糊糊。

    但是,越是不知是什么,他们研究的劲头越足,越研究,月影与密星越觉得这其中的猫腻不小,不过,就是不知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根本想不到,从根本上他们的方向就已经错了,那些符号只是师逸房在教授的阿拉伯数字。

    看来,得送到总坛去研究了!他们如此想到。

    毕竟专业的事得交给专业的人才是正确的,估计这些东西比较高深,所以自己两人才不懂!二人这么认为。

    二人将书册记录封存,准备让人送去总坛。

    “让密月继续,这次办得很好,我会为他请功的。可惜损失了一名内线!”月影志得意满地吩咐道。

    “无妨,只是一名外围人员而已!如果能吓住明家这些教习,令他们心思动摇,无心授业,也算物尽其用了!”密星献媚道。

    “笨蛋,我是可惜不能在名轩阁拿到菜谱,如果有菜谱那可是源源不断的财富啊!”月影口气中充满了惋惜。

    “不过引起明家的内讧,这也是不错的,不过,------”想及明中信的妖孽,月影叹了口气,“希望吧!对了,这一切都是明家少爷摆弄出来的,密月探听清楚没,他从何处学得这些本事?”

    “还未曾查清楚,密月只说,自从明中信这次从兰家回来,好似就变了。变得无所不能!从而鼓捣出了明家学堂和名轩阁!”

    “明中信到底从何学得这些本事?”月影自语道,“如果能为我所用就好了!”

    “不知总坛是什么指示?明家该如何处理呢?安抚还是直接灭掉。”

    明家不断出状况,消息不断得更新,每次还得向组织汇报,这一个月都多少次了,还真是没谁了。

    不提二人在此感叹。

    且说知味酒楼。

    “少爷,大喜啊!”兰云轩一脸喜色地向兰景泽报喜。

    坐在塌上的兰景泽眼前一亮,翻身坐起,“难道厨师搞定了!”

    “刚才获得消息,明家发生命案!”

    这有何喜?兰景泽泄气地躺倒在塌上。

    “您不知道,这命案其中可有缘由。”兰云轩喝了一口茶,继续,“是名轩阁昨夜抓到了盗贼,这个盗贼在被押送回明府的时候被杀了。”

    “我们的人?”兰景泽翻身坐起,惊异地问道。

    他也真怕,如果是自己的人,那可麻烦了。

    “不是,这就是我说的大喜。”兰云轩一脸得意地说,“这说明还有人在暗中针对明家,这可不是大好的消息吗?”

    这确实是大好的消息,但如果有势力对付明家,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如果也是明家的财产,那么岂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兰云轩也反应过来。

    可不嘛,明家的对手,也就是自己的竞争者,那自己岂不是多了一个需要防备的对象了!

    转念一想,要不是这个对手,可就是自己派去人栽了,谁知道名轩阁居然这么警觉!

    看来,咱们可得更加小心了,这个暗中的竞争对手意图明确,肯定也是针对的菜谱,咱们得快些下手了!二人一番思量,统一了意见。

    “厨师联系的怎么样了?愿意来咱们酒楼吗?”兰景泽询问道。

    “根本联系不上,这秦奋就是个闷蛋,除了名轩阁就是回明家,根本没有机会接触。”提到秦奋就是一阵无奈,兰云轩苦恼地说。

    “那就下大力气去偷菜谱吧!”兰景泽一锤定音。

    “对了,二小姐来了。”兰云轩此时才禀告这个消息。

    “二妹来了?”兰景泽也是一愣,她来干嘛?

    “现在住在明家,可不可以让二小姐去偷呢?”

    “拉倒吧,那丫头一心向着明中信,不回来偷咱们的东西就不错了。”兰景泽还是很了解自己这个二妹的。

    估计二妹来此,也是听到风声,自己要来对付明家,所以来阻止了吧。

    “记住,就当不知道二妹来此,如果她来此问及我,你就说没见到。切记,切记!”兰景泽叮嘱道。

    兰云轩也是一愣,哦,对了,听说二小姐与明中信是娃娃亲,听说她一心向着明家,难道这事是真的?那可不能让她坏了事。

    二人一阵私语,继续探讨对付明家与暗中势力的办法。

    “你是说有人针对明家,还是不知名的势力?”柳知县皱眉道。

    “是,从种种迹象看来,此次偷盗命案事件不应该是兰家所为,而且兰家不可能如此狠辣,将自己人进行灭口。因为,明兰两家是姻亲关系,就算被抓,也不过是上门求情讨要自己人,输掉些面子,不需要杀人灭口。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钱师爷分析道。

    “不错,看来明家的这摊水越来越浑了。”柳知县点点头。

    自己搅进去,真的好吗?柳知县一阵踌躇。

    还是那句话,再观察观察。

    “东主,您看这个案子-----”钱师爷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仔细盯着,让下面人好好查查,那个暗中的势力得尽快查出来,否则谁知道会不会对本县不利。”柳知县知晓,既然这个势力盯着明府,也可能盯着自己,在不了解这个势力底细时,应该尽可能的小心。

    必须查出他们究竟意在何物,意在何物,否则自己岂能睡得安稳。

    钱师爷深明此事的重要,郑重地应声称是。

    “报,明府再次发生命案。”门外吏员回禀道。

    “什么?”柳知县与钱师爷骇然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