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毒计初成-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四章 毒计初成

    “什么你有想法”廋子主上一惊,望着黄豆豆一阵打量,依旧有些疑惑,靠不靠谱啊

    黄豆豆却不管不顾地道,“属下想的是,既然咱们已经获得了那化妆术与化妆品制作之法,咱们可以慢慢制作研究,不需与人分享。Ω Ω Ωe小  说wwΩw 1xiaoshuo”

    瘦子主上一眉,有些失望,“黄豆豆啊!你可知,寿宁候为何要与别人分享,那是因为咱们时间不多啊!如果任由如今的形势展,只怕咱们倚红楼根本就等不到研究制作出来啊!”

    “主上,其实,咱们大可不必如此,而且咱们还有一个简便方法可以令化妆术快现形。”黄豆豆一脸自信道。

    “真的你有办法”廋子主上一阵惊喜。

    “不错,那环采阁不是公布了化妆术的简易之法吗咱们可以用简易之法对照取得的化妆之术,研究,岂不是事半功倍大大缩短研究时间!”

    “嗯!说下去!”廋子主上一阵点头,不错,自己还真的没如此想过,这可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啊!

    “另外,咱们可以派人分批用钱购买那些青楼售卖的化妆品,到时,积少成多,再将其外貌改变一下,就可以当作是咱们的成果,先行布,而且还可以在此期间持续再行研制,岂不是节省了大批时间”黄豆豆一听瘦子主上如此赞许,更是志得意满。

    “如此的话,就可以打一个时间差,既不耽误咱们研究制作,还可以立刻予以回击!还可以省下与别人分享所带来的损失!”瘦子主上眼前大亮,补充道。

    “还有,咱们可以让那寿宁候在环采阁及满春院等青楼中安插的内奸在化妆品中放毒,破坏环采阁的名声!而且还可以找人假扮中毒者上门闹事,如此一来,多管齐下,岂不是更加稳妥!”黄豆豆此时热血上涌,仿佛诸葛亮附身。

    廋子主上一副惊为天人样子,以前还真是小看这黄豆豆了!没想到如此有谋略,看来,还真得考虑今后压给他更重的担子了!

    “好,就依你所言!你去与寿宁候商量,就这么办!”廋子主上满面堆笑,一锤定音道。

    “是!”黄豆豆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高声应是,昂挺胸而去。

    寿宁候府。

    “什么下毒购买顶替”寿宁候一脸震惊地望着黄豆豆。

    “不错,这是我的提议,主上要求这么办!”黄豆豆戏谑地望着寿宁候,我出了如此妙计,你还有何话要说。

    “这有些难办吧!如果下毒,只怕这内线就会暴露啊!今后还怎么为咱们收集情报”寿宁候一脸为难。

    “无妨,此番过后,只怕那环采阁与满春院就会焦头烂额,声名狼藉,无力回天了,到时还用担心暴露吗也可以下毒之后直接撤回来,咱们不就也没什么损失了”黄豆豆故作深沉地道。

    “可是,那购买之事是否会暴露呢要知道,那满春院与环采阁及各个青楼肯定会对购买者严格审查的,以防咱们如此做!哪有机会!而且,你就不怕人家将计就计,给咱们买的化妆品中加些毒素”寿宁候皱着眉头连连摇头,“到时,只怕咱们会被反算计!不妥,真的不妥!”

    “咱们只要小心些,绝不会生此事!”黄豆豆劝道。自己好不容易想到如此精妙的主意,岂能被寿宁候一个稳妥令其胎死腹中,绝不!

    “不妥,真心不妥!还是按部就班来得稳妥!”寿宁候连连否决。

    “行了!我负责行了吧!如果出了问题,黄某负责!”黄豆豆急了,拍着胸脯道。

    “这可这没凭没据的,真出了事,我如何向你家主上交待”寿宁候有些迟疑了。

    黄豆豆连忙趁热打铁道,“无妨,黄某给你立字据!就说,此事乃是我一人做主,与候爷无关!如果失败了,有何责任黄某承担!”

    “还是不行!你家主上可不会怪你,只会怪我!”寿宁候想想,依旧摇头道。

    “行了,你究竟要如何才能同意”黄豆豆一拍桌子,瞪着双目,恶狠狠道。

    寿宁候吓了一跳,看着一脸凶样的黄豆豆,满脸惊吓。

    “候爷莫怪!黄某也是情急之下的反应!”黄豆豆也知晓自己有些过份,低声细语道。

    “如果你能让你家主上在字据上签字,我就同意!”寿宁候思索片刻道,“还有,你必须向你家主上言明,这是咱们商量的结果,而非我的要求!”

    黄豆豆双目放光,好耶!如此一来,这次反击不就是自己的功劳了嘛太棒了!

    “好!一言为定,我这就去求主上签字!”黄豆豆如风一般飞走了。

    寿宁候意味深长地望着黄豆豆的身影笑了。

    “什么寿宁候如此说的”廋子主上道。

    “不错,寿宁候以怕暴露内线、怕被反算计为名再三推辞,他还怀疑咱们的计策万一不行,会将责任推给他!说只有咱们立了字据,他才敢实施。”黄豆豆一脸委屈道。

    “岂有此理!此计怎么就不行了”廋子主上一阵气愤。

    “是啊!这计策根本就毫无漏洞嘛!我也不知这寿宁候为何如此推辞,难道他不想打倒满春院”黄豆豆偷眼看看瘦子主上的脸色,挑拨道。

    “不对!寿宁候一贯谨慎,而且他的担心也不无道理!难道他看出此计策有漏洞”廋子主上一皱眉自语道。

    “主上啊!您想想,如果有漏洞,那寿宁候岂能不当面说出来,他只是找借口,不想让咱们插手倚红楼事宜而已!否则,他为何如此推辞”黄豆豆急切道,不由得他不急啊!这到手的功劳就要飞了,这机会可是好不容易才来到的,而且,谁知道下次机会来临的时候,自己的头脑能不能如此灵光,想出如此绝妙的主意!

    “这”瘦子主上犹疑道。

    “主上,咱们不能让机会白白错过啊!”

    “再想想,看还有什么漏洞没有”瘦子主上看看一脸焦急的黄豆豆,摇头思索道。

    “主上,绝无漏洞啊!”黄豆豆噗嗵一声,跪倒在地,嚎叫道,“您不能被那寿宁候迷惑啊!如此好的机会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啊!”

    “真的”瘦子主上问道,更像是自语。

    “不错!”黄豆豆狠狠点头道。

    “行!由你去实行!”瘦子主上望着满面激动的黄豆豆,一跺脚,在字据上签下了后悔终身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