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意外之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六十四章 意外之事

    阴谋在秘密进行,但环采阁众人却是脚不沾地,忙碌不停,辗转于青楼之间,培训、表演。ΩΩe om

    而满春院等青楼所授物品突然多出了毫法可鉴的镜子,一时间风靡京师青楼。

    而倚红楼却独树一帜,根本就无法购买到任何满春院等青楼赎卖物品。

    然而,令大家感到诡异的是,倚红楼居然不急不躁,更是出了一个消息,化妆术出现问题,不能再与大家分享,敬请谅解!

    一时间,骂声一片,但倚红楼却如同聋了一般,对此骂声充耳不闻。

    倚红楼内,黄豆豆志得意满地号施令,至于寿宁候,早已被他遣送回了候府,不想出力,还想要功劳,门都没有!

    黄豆豆已经接管了倚红楼的诸般事宜,自是一番春风得意。

    消息也是他布的,既然自己做主,自然是依照自已的计划而来,与人分享成果,不是他的风格,自然在接管倚红楼的第一时间,将那些妄图与他分享化妆术的家伙踢出局,至于倚红楼的名声,他才不放在心上呢!只要自己此番做得好,将满春院等青楼打垮,人们自然会不得不来倚红楼,自己何须在意一时的名声。

    而此时成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足够数量的化妆品到手,自己的行动就可以开始了!自己的大业也将成就!

    与此同时,寿宁候也不轻闲,正在派人前去京师各府送请柬,名轩阁已经开张,倚红楼已经将他驱逐,他自是不会再去管,但这名轩阁可是他今后的指望,岂能不上心!

    张延龄更是忙碌得不可开交,毕竟,送请柬之事他还是能够胜任的,而且他的身份也代表了寿宁候对各府的重视,自是最佳人选。

    今日,京师的三品以上各方官吏、名家大儒、豪商巨富等有头有脸之人尽皆属于被邀行列,当然,以身份走,豪商巨富的请柬就不用张延龄这位建昌伯去请了,而是由寿宁候管家前去延请。

    一时间,京师各界惊诧了,这寿宁候抽什么风,居然要进军酒楼业,他就不担心倚红楼倒了要知道,现在倚红楼与青楼联盟的火拼可是如火如荼啊!难道,这是寿宁候要放弃倚红楼的节奏

    然而,面子是要给的,毕竟乃是当朝国舅,只是前去祝贺一番,又不是什么原则问题。故而大家纷纷答应前去赴宴。

    而且,这几日名轩阁小吃风传,大家免不了尝了尝,一时间,也为小吃所倾倒,更何况,与请柬相随的,还有一册菜肴彩图,那可比市面上流传的图册详尽得多,看上去真是令人垂涎三尺,故此大家心中万分期待名轩阁的菜肴!

    一日之间,大家的视线居然大部分转到了名轩阁身上。

    而反观名轩阁内,明中信一一检查,上上下下,角角落落一样样落实,毕竟,京师不同陵县,这可是达官显贵出没之地,见识远非陵县众乡绅可比,力争做到最好,一炮而红,否则,自己这京师第一炮成了哑炮可就尴尬了!

    明家众人齐集于此,尽皆听从明中信吩咐一一完善细节。

    明中信站在大堂中央,神识笼罩整座酒楼,体查不尽如人意之处。

    忽然,明中信心中一片悸动,好似一个异常熟悉,但却又陌生无比的东西正在从身后接近。

    难道是明中信双目圆睁,一脸的不可置信,想要转身,却又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明中信缓缓转身望去,霍,却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鬼鬼崇崇溜进了酒楼。

    而众人居然未曾有一人现。

    小孩见明中信现了他,瞬间举手做一个嘘的动作,鼻子深深吸一下,继续向前行进。

    明中信也不开口,双眼只是紧紧盯着小孩,一脸的纠结诧异,上上下下打量个没完。

    却只见他蹑手蹑脚来到桌前,双目放光,一把将桌上放着的纸包打开,深吸一口气,开吃。

    明中信一时间为之失笑,却原来,这小子是闻香而来,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是如此的令人笑。

    桌上尽皆是明中信让准备的小吃、饮用水,毕竟干活是会累的,及时补充能量是很有必要的!没想到,却便宜了这小子。

    但看他衣着,不像是吃不上饭的样子啊明中信有些不解。但他却并不出声,只是在细细观察着,揣摩着。

    “唉,干吗呢”明中远反身看到了正在偷吃的小孩,瞬间大叫道。

    一时间,众人纷纷转移目光投向小孩。

    然而,小孩却根本不理会众人的呵斥,反而搬过一张椅子,旁若无人地大吃起来。

    “说你呢!为何偷吃”明中远上前就要夺小孩手中的小吃。

    小孩闪身躲过,继续大口大口享用。

    “谁家的孩子,如此没教养”明中远口不择言道。

    一瞬间,小孩的动作僵了一下,抬眼望向明中远。

    明中远激灵灵打个寒颤,这小孩的目光为何如此森冷

    “你再说一句!”小孩盯着明中远,缓缓走向明中远,一字一顿地说道。

    “咋了,我说你为何偷吃还说错了”明中远色厉内荏道。

    “后面那一句!”小孩缓缓道。

    “我-----我------”明中远居然在小孩的注视下口吃了。

    “我让你,再说一次!”小孩道。

    啪,一只手按在了小孩的肩上,“我为他,向你道歉!”

    小孩并不回头,缓缓道,“让他说!”

    明中信看看小孩坚定的背影,抬头无奈地望着明中远,开口道,“族兄,是你不对,还是诚心道歉吧!”

    “我!”明中远抬头吃惊地望着明中信。

    “不错,你不该说那句话的!”明中信点头道,“快点!”

    明中远有些了然,看来是那句没教养说错了。

    但是,望着这小不点,明中远真是说不出口啊!

    “族兄!”明中信催促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明中远耳中一阵轰鸣,不由自主地躬身为礼,开口道,“小兄弟,明某知错了,还请见谅!”

    小孩脸色稍稍放晴,不再理会于他,转身看向明中信。

    明中远站直身形,一脸的不可思议,自己为何说出了道歉的话,真真是奇怪啊!

    而明中信却是一有笑意地望向小孩!

    “小兄弟,还请你给我个解释!”指着满桌的狼藉,明中信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