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倚红楼出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六十八章 倚红楼出事

    突然,从旁边跳出几人,飞身扑向来人,干净利落地将来人压倒在地。

    严世祯等人吓了一跳,纷纷躲向酒楼内,才敢向外观看。

    见已经将来人放倒,大家才好奇地走出酒楼,望向几人。

    那将来人放倒的居然只是几位十几岁的少年。众人不知,但明家人可知晓,这些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赵明兴带领的武堂学员。

    张延龄脸色铁青地走过去,举脚就踩。

    “伯爷,且慢!”严世祯焦急地喊道。

    “怎么?严大人有问题?”张延龄将脚停在半空,转头面色一沉道。

    “误会,误会!”严世祯上前一把拉住张延龄,满脸堆笑道,“这人乃是衙门师爷,并非奸人!”

    “师爷?”张延龄一脸的不信。

    “不错!正是师爷!”严世祯满面尴尬道。

    “那他这是干嘛?”张延龄一指师爷道。

    “这?我也不知!”严世祯摇头道,“也许是衙门有事吧!”

    “放开他吧!”张延龄一脸悻悻然吩咐道,毕竟,这师爷不分清红皂白冲向酒楼,差点将仪式破坏,没打死他都算好的!

    “是!”赵明兴一示意,几位学员站起身形,将师爷放开。

    师爷一被放开,冲到严世祯面前,低声耳语一番。

    一瞬间,严世祯的脸色变得铁青,低声询问几句。

    回身向张延龄一抱拳道,“伯爷,衙门有事,严某必须回去处理,改日再来赔罪!”

    “何事?”张延龄望着他好奇地问道。

    严世祯苦笑一声,附在张延龄耳朵旁说了几个字。

    张延龄也是一脸惊讶,随之面色也变得铁青,点头道,“那严大人就去吧!”

    严世祯一拱手,就待与师爷离去。

    然而,吴阁主却拦住了他们。

    严世祯面色一沉,这吴阁主可是太不识相了,建昌伯都同意了,你为何不同意?

    人群中走过来一人,将一物递给吴阁主。

    “严大人,此物还请留做纪念!”吴阁主双手托着那物呈递给严世祯。

    严世祯面色稍缓,但却摇头道,“严某乃朝廷命官,不能接受礼物!”

    “严大人误会了!此乃是一幅画像,并非什么值钱之物,只是纪念而已!”吴阁主解释道。

    咦!严世祯听了一时愣住了,画?

    “好吧!”严世祯打开一看,还真是,顾不得细看,点头将画递给师爷,率先匆匆离去。

    一时间,众人哗然,肯定出事了,不然,严大人绝不会如此焦急地离去。

    而王咏等几位官吏对视一眼,一阵皱眉。

    “好了!严大人有急事,那咱们先品尝吧!”张延龄收拾心情,笑容重新浮上了脸,冲大家道。

    “请!”

    “请!”

    “请!”

    一阵谦让之后,大家步入了酒楼。

    吴阁主留在酒楼门前,冲人群喊道。

    “各位,今日名轩阁开业大酬宾,每位客人只需十文钱,可在一层尽享美食,管饱,只要您能吃进去,绝不限制!”

    还真是啊!

    本来还怀疑的百姓现在一听,自是争先恐后地往进挤。

    “慢点,咱们可以走侧门。”吴阁主边喊着边指向旁边的侧门。

    人群迅速分流,向酒楼内冲去。

    在奔往顺天府衙门的路上,一辆马车内。

    “你详细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严世祯一脸凝重地问道。

    师爷满面愁容道,“大人,刚才有人前来报案,说是用了倚红楼卖的化妆品,居然面容尽毁,要告倚红楼下毒害人!小人本来也想着这怎么可能,就先行问案,谁知道,就在问案的过程中,一个时辰之内,居然来了二十几人,尽皆是被倚红楼的化妆品害的!其中甚至有倚红楼的青倌人!故此,小人不敢做主,只好前来请大人!”

    “不是满春院卖化妆品吗?为何又是倚红楼卖?”严世祯一阵皱眉道。

    “前几天不是说倚红楼也研制出了化妆术及化妆品吗?还说要与大家分享,但不知为何,倚红楼突然反悔,而且于今日清晨开始售卖化妆品,而且有人当场试用,效果极好,但在回家一个时辰之后,脸上突然开始发痒、溃烂,最后就毁了容。”

    “那倚红楼怎么说?”

    “那管事之人已经跑了,我只好将老鸨抓了回去,详细问讯之下,只知道,是一位黄姓汉子,于近日不知从何处取回一些化妆之物,随之寿宁候就再未出现在倚红楼,只是发话,今后由黄姓汉子做主,任由其发号施令,而在事发之后,黄姓汉子不知所踪,您看,咱们是否请寿宁候前去问讯一下?”师爷偷眼看看严世祯的脸色,小心翼翼道。

    严世祯沉吟半晌,缓缓道,“还是先详细问问那老鸨吧!你可请大夫看看,是否能够挽回容颜?”

    “小人已经请了,但大夫们看后,纷纷摇头,表示对此物一无所知,束手无策!但好在,受害者脸上的那些溃烂已经停止,只是痛得哀嚎不止!”

    “对了,你没去满春院看看她们的化妆之物是否也有些害处?”

    “这,小人倒没有去问,但满春院售卖化妆之物已经这么多天了,根本就没什么事情发生,相反却口碑极好!”

    “唉!”严世祯怪异地看看师爷,“我是让你去问问,满春院的化妆之物是否与倚红楼的一致!然后看她们有何办法能够治疗!”

    “是,小人该死,未曾领悟大人的意图,真是该死!”师爷满面惶恐道。

    “你先去吧!我自己回衙门!快去快回!最好是请来满春院的人!”严世祯吩咐道。

    “是!”师爷下车而去。

    “希望满春院有人能治吧!否则!只怕!”严世祯摇头自语道。

    忽然,看到旁边放着的画!

    “是什么呢?”严世祯好奇地拿起画!

    展开一看,霍!

    严世祯吓了一跳,好似看到几个活人站在面前。

    细看之下,却只见,画中,背景是那名轩阁,而正是站着的,正是他们剪彩的那几人,一个个眉目清晰,维妙维肖,神情自然,居然将各人的神态表现了个九分之多,太神奇了,这是何种画法?名轩阁居然有此人才?

    怪不得说是要留个纪念!之前参加开业活动根本就没有见过这般手法,此等手段真是新颖而又奇特,确实值得留念!更何况是这前所未有之画法,不错,不错!严世祯点头不已。

    “大人,到了!”帘外车夫说到。

    哦!严世祯一抬头,掀帘看去,正是顺天府衙门口。

    小心翼翼地收好画作,挺身而出,站于地上,微微整整装束,迈步进了衙门。

    此时,名轩阁三楼一间房内,赫然坐着寿宁候与明中信。

    二人身前站着一人,正是那张延龄。

    “候爷,看来,还真的成了!”明中信望着寿宁候笑道。

    “嗯,现在该考虑如何收场了!”寿宁候点头道。

    “兄长,你们在说什么?”张延龄一头雾水地望着二人。

    “延龄啊!咱们倚红楼有大麻烦了!”寿宁候叹道。

    “就是说啊!那黄豆豆,真是该死,居然这般胡闹,更该死的是,他居然将这烂摊子丢给咱们,自已溜之大吉,太可恶了!”张延龄一脸气愤道。

    “先不说那黄豆豆了,是该想想如何处理后事!你也出出主意!”寿宁候望着张延龄愁眉不展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但现在是否该找个替罪羊,再多花点钱,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呢?”张延龄急道。

    “好!有主意!就由你去办!”寿宁候点头道。

    “什么?我去办?”张延龄一脸呆滞。

    “不错啊!主意不错,就由你去办吧!”

    “兄长,别逗了,我能办成吗?”张延龄一脸的不自信。

    “当然,砸钱嘛!”寿宁候一脸认真道。

    “兄长,别这样!要不,让中信去办?”张延龄一脸为难,同时可怜惜惜地望向明中信。

    “行了,候爷,您别逗他了!”明中信笑道。

    “什么?”张延龄呆了,怎么成了逗自己了,难道倚红楼没出事?但自己明明亲耳听那严世祯说的,而且倚红楼还有人来报啊!怎么会是逗自己呢?

    “怎么?出事不好吗?”寿宁候反问道。

    “出事好?!”张延龄一脸的不解。

    “难道不好吗?”这下,轮到明中信问了。

    张延龄望着二人,左看看,右看看,还是一头雾水,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其实,这就是我们要的,我们不只是不消除影响,还要将此事闹大!”寿宁候开口了。

    “这是为何”张延龄依旧是一脸懵样。

    “记不记得,我们当初的意图是什么”明中信反问道。

    “当初的意图”张延龄无意识的重复道。

    突然,他眼神一亮,欣喜地冲明中信道,“关掉倚红楼”

    “不错!关掉倚红楼!”明中信点头道,“那你觉得,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把事情搞大呢”

    “不错,这么长时间了,我差点将咱们的初衷忘掉了!”张延龄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而且,你不觉得,这是个大好的机会吗”寿宁候补充道。

    “嗯!”张延龄双眼放光地点头不已,“那我们如何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