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卧房隐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七十二章 卧房隐秘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当前最主要的是要将此人抓捕归案,再将大家医好,否则,事情就难办了!”

    “那语嫣姑娘也不知是否靠谱”

    “应该没什么问题!那药不是已经治好了几位受害者吗说明此人配的药对化妆之物有一定效果,只要研究一番,应该没问题!对了,倚红楼的化妆之物是否已经封存?”

    “回大人,已经尽数搬回衙门了,大夫们正在研究此物,说不定他们就研究出来治疗之法了!”

    “嗯!双管齐下,哪边成功都行!好了,你盯着些此案,有事随时来报!希望事情不要再往大里闹了!”严世祯吩咐完,揉揉太阳穴,一脸的忧虑。

    不提严世祯担心忧虑,只说寿宁候,出了顺天府衙,直奔倚红楼。

    而此时的倚红楼却早已乱作一团,老鸨被带走,一应管事人等也被带回衙门,群龙无首,自是人心慌慌。

    寿宁候从暗道进入倚红楼,管家出去不大一会儿工夫,带进来一位龟奴。

    寿宁候就等询问,却只听得屏风后一阵响动。

    寿宁候等人一怔,转头望向屏风,却只见一位全身罩在黑色斗篷中的人转了出来。

    寿宁候一见此人,摆摆手,令管家与龟奴退出房间。

    “候爷!”来人见闲杂人等退出房间,一拱手道。

    “嗯,你怎么来了?黄豆豆呢?”寿宁候皱着眉头道。

    来人并不答话,将斗篷取掉,露出真容,不是别人,正是那黄豆豆的瘦子主上。

    “黄豆豆呢?”寿宁候再问一遍。

    “候爷,稍安勿躁!”瘦子主上一举手道。

    “哼!”寿宁候冷哼一声。

    “蔡某这厢向您陪罪了!”瘦子主上一躬身,向寿宁候行礼道。

    “黄豆豆呢?”寿宁候并不理会,依旧询问道。

    “那黄豆豆已经被我关押惩罚,他所造成的损失,由蔡某人赔偿。”蔡主上一阵尴尬,只好回道。

    “还请蔡大人交出此人!”寿宁候面色稍缓,道。

    “这?”蔡主上一阵为难,“此事实乃是黄豆豆做差了,但他也不想的啊!还请候爷给我个面子,饶过他吧!”

    寿宁候双眉一皱,面向蔡主上,正色道,“黄豆豆临阵脱逃也是蔡大人所指使?”

    “虽非蔡某人指使,但确实是他做差了!而且,现在不是探讨这的时候,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如何将此事平息吧!”蔡主上苦笑道。

    “拿来!”寿宁候一伸手,冲蔡主上道。

    “什么?”蔡主上为之一怔。

    “解药啊!”

    “什么解药?”蔡主上更是愕然。

    “化妆之物有毒,你别说你不知晓!”寿宁候满面怒容。

    “这?”蔡主上皱眉不已,“有毒也不是我放的呀?我哪来的解药!”

    “你的意思是说,满春院等青楼的化妆品有毒?”

    “不错!您之前不是也说过,深怕那边将计就计,令我们吃个大亏吗如今看来,还真的如此!您的先见之明,蔡某佩服!”

    “别拍马屁,你觉得满春院可能下毒吗?”

    “难道不是?要知晓,这些化妆之物可都是从那边买来的!不是她们还有谁。真够狠的啊!”蔡主上肯定道。

    “不!如果是她们的话,她们还不够狠!如果是我,我会直接下毒,令运用之人死得干净!”

    “也对啊!如今这般情况,只怕是只需要花费些银钱就能摆平,根本就伤不了筋动不了骨?不像是那边的作为啊?”蔡主上也是一脸的疑问。

    “哼!此等手段根本就不是那边所为!只怕是你们所为吧!至少也是黄豆豆所为吧!”寿宁候冷冷地看着蔡主上道。

    “候爷,这可不能乱说啊!”蔡主上面带惊容地看着寿宁候。

    “我乱说?你且看看,这是青妍的证词!”寿宁候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扔在桌上。

    蔡主上疑惑地拿起细看,越看越惊,越看面色越难看。

    “这,这,这是真的?”

    “那你觉得呢!青妍可是我们下步要推出的花魁,而且她的面容尽毁,如果不是真的,她岂能说这假话?”寿宁候一脸不屑道。

    “那,那,黄豆豆应该没这么胆大吧?”蔡主上辩解道。

    “没这么胆大?”寿宁候深出一口气,“那他为何这次要独揽大权,不让我插手?”

    “对啊!正因为这次是他独揽大权,所以他更不能如此做了啊!这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脚啊!他再蠢也没这么蠢吧?”蔡主上仿佛找到证据般,急切辩解道。

    “哼!这正是他的聪明之处,也是一种灯下黑。如果真的尽皆是他一手包办,那如果出事,咱们绝不会怀疑于他,而且有我之前提醒的话备案,如果出事,他尽可以推说是那边的将计就计,令他的计划功亏一篑。”

    “那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好处大了!首先,我与你是合伙人,而他只是中间人,并无实权,对吧?”

    “不错!”

    “而且,他一直以来,对我掌控倚红楼的经营大权异常不满,对吧?”

    “嗯,这也是事实!”

    “他也一直想掌握倚红楼经营大权,对吧?”

    “嗯!”蔡主上苦笑点头,黄豆豆那点心思岂能瞒得过狡猾如狐的寿宁候!这正是事实。

    “此番也是他立主要如此谋划的,对吧?”

    蔡主上苦笑不已,这些都是事实。

    “而且,他还建议要立字据,出事之后与我无忧,对吧?”

    “这也有问题?”蔡主上一阵懵逼。这把你从责任中摘出去,难道也有错?

    “是,确实立了字据,出事也与我无忧。然而,这却正是他的居心险恶之处。”寿宁候一阵咬牙切齿,“正是立了字据,我也无忧了,刚开始我也以为他是好心!然而”

    寿宁候停顿不说。

    “然而呢?”

    “然而,我既然没什么责任了,那我呆在这儿是不是也就无用了?”

    “对啊!”这又有什么事?蔡主上表示不解。

    “那我是否就只能回府了?”寿宁候道。

    “是!”蔡主上点头道。

    “我回府了,黄豆豆是否在倚红楼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对啊!”惯性之下,蔡主上应道,“不对!黄豆豆怎会为所欲为,绝不会!”

    “绝不会?”寿宁候冷笑道,“那为何化妆品买来后,放在他的房间,而且他一个人钻到房中,不让人进?难道不是下毒吗?”

    “那是为的防止秘密外泄,确保化妆之物安全啊!”蔡主上主动解释道。

    “真的如此吗?那你能保证,你们在房中没有秘密?”突然,寿宁候反问道。

    “这?”蔡主上一时语塞,还真别说,他与黄豆豆在那房中还真有猫腻,人家寿宁候此时询问,自己能继续骗他吗?

    “哦!原来还真有秘密啊!”寿宁候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即疑惑道,“难道,这次是你的主意?”

    “不,绝非你想的那样!”蔡主上连连摆摆,否认。

    “那你可敢让我搜一搜那房间?”寿宁候一脸凝重道。

    蔡主上一阵苦笑,未想到,黄豆豆这一出事,居然令得自己如此背动,还将秘密外泄,真真是该死啊!

    但要说他们想要背着寿宁候陷害于他,这却真心不会!而且里面也只是一些应急之法,真心不怕他查。

    “好吧!其实,只是一些安全措施而已,并无任何秘密可言。”蔡主上无奈承认。

    “行,那咱们走!”寿宁候率先走出房间。

    蔡主上无奈一笑,穿起斗篷,随后跟随他而去。

    出得房门,寿宁候吩咐管家道,“走!带几个人去黄豆豆房间!”

    几人相携来到黄豆豆房中。

    一进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桌案,两张圆凳,桌案之上一套茶具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左右两侧靠墙放置着两张圆凳,左侧圆凳上放置着盆景,右侧圆凳上放置着一奇石。

    之后,就是四椅一塌,塌旁放置着屏架,

    “嗯,搬开那床塌。”蔡主上指点道。

    “去,搬开!”寿宁候吩咐道。

    几位龟奴上前将床塌搬开。

    “行了,下去吧!”管家一挥手,挥退龟奴。

    “那墙上左数第三声砖,再向上第十块砖,左面敲三下,右面敲三下,再按下中间!”蔡主上言道。

    管家上前依言而行。

    却见无声无息间,墙壁左移,露出了一个空间,倒是不大,有个一尺见方,其中放置着一个笼子,笼中赫然有一只信鸽,见到众人,咕咕直叫。

    不自觉地蔡主上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密处,见无甚异常,心中暗自点点头。

    “这?”寿宁候望着蔡主上,等候解释。

    “此鸽乃是为的防止有突然事务,信息来往之用。”蔡主上解释道。

    “嗯!”寿宁候将目光转回墙壁之上,眼前一亮。

    却见笼子旁边有两个瓷瓶,另有一本册子。

    管家将瓷瓶及册子取过,交给寿宁候。

    “这是?”寿宁候并未检验,只是望着蔡主上。

    蔡主上一脸尴尬,解释道,“此乃是咱倚红楼的账册,我让黄豆豆每日记帐,也好核对!”

    “嗯,应有之意!”寿宁候并未动怒,“那这瓷瓶呢?”

    蔡主上这就有些疑惑了,望着瓷瓶,就要上前接过。

    寿宁候一把将瓷瓶拿到身后。

    “您先说说,这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