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彻底决裂-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七十三章 彻底决裂

    蔡主上苦笑道,“蔡某真心不知道,瓷瓶内装有何物!”

    寿宁候从身后拿过一个瓷瓶,细细观瞧。

    “咦!”寿宁候目中神光闪烁,望向蔡主上。

    不知为何,蔡主上一阵心惊肉跳。

    “蔡大人,你来看!”寿宁候将此瓶递给蔡主上。

    蔡主上疑惑地接过瓷瓶,刚才还不给,为何现在居然如此爽快地递给自己。

    低头一看,蔡主上瞬间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瓷瓶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字,“毒药!”

    试问,刚才还在争论是否是黄豆豆所下的毒,现在就在他房中查出毒药,世间有如此巧的事吗?

    完了,完了,这可如何解释啊!黄豆豆,你可害死我了!蔡主上心中一阵恨意升起。

    寿宁候再次拿过另一瓷瓶,脸上露出了笑容。

    “管家,将此药送到受害者们所在的药铺,让大夫看看,如果对症,就说是咱们研制出来的解药,如果不对症,就拿回来。”寿宁候吩咐道。

    “且慢!”蔡主上喝道。

    “嗯,蔡大人还有何话说?”寿宁候一脸阴沉地望着蔡主上。

    “这虽然是毒药,但也不一定是那化妆之物中的毒啊!还请候爷慎重!”蔡主上一抱拳道。

    “不一定?”寿宁候上下打量了一下蔡主上,“我也说了,如果不对症,咱们自然拿回来,反正是解药,也没什么坏处!但如果是真的,这可是挽回倚红楼声誉的唯一机会了!”

    “这?”蔡主上一时为之语塞。

    “既然蔡主上有所疑虑,那咱们就试试!”寿宁候看看蔡主上,稍加思索,言道。

    “试试?如何试?”蔡主上一头雾水。

    “用它试!”寿宁候一指鸟笼,言道。

    “啊!”蔡主上目瞪口呆。

    “去,将那鸟笼拿过来。”

    “候爷,毒药发作期可是有一个多时辰?”蔡主上道。

    “无妨,咱们只是试一下此毒药发作之时是否与那化妆之物的症状是否一样就好!而且,咱们可以加大剂量。管家,动手。”

    管家迅速将鸽子取出,取过毒药瓶,将内中毒药尽数洒在了信鸽头上。

    咕咕咕咕,信鸽一阵挣扎,然而毫无用处。

    半刻钟之后,却只见信鸽头上坑坑洼洼,与那化妆之物的症状一模一样。

    蔡主上一时间哑口无言,但心中却骂死了黄豆豆,你小子,还真存了那心思啊!

    “来,上解药!”寿宁候一伸手,将解药递给管家。

    “候爷,这解药可只有一瓶,用了就没了。”管家迟疑道。

    “蠢材,用一点,看有无效果就好!”寿宁候一瞪眼骂道。

    “哦,小人愚钝!”管家低头认错道。

    “上!”

    管家小心翼翼地将瓷瓶中的解药滴一滴在信鸽头上。

    却只见信鸽头上解药滴处,一缕青烟冒起,皮肤居然迅速皱起脱落,露出了新鲜娇嫩的皮肤。

    “嗯,看来有效!”寿宁候与管家面露喜色。

    “去吧!顺便交此鸽好生安葬!”寿宁候冲管家吩咐道。

    管家应是而去。

    “候爷,也许这其中有误会啊!”蔡主上努力道。

    “蔡大人,现在事实俱在,您觉得能有什么误会?咱们还是来说说,如何处理黄豆豆吧!”寿宁候制止了蔡主上,独自坐在桌上,拿过毒药瓶把玩着,不再说话。

    蔡主上几次欲言又止,截止到现在,是自己理亏啊!还有什么可说的!真是?唉,心中叹息一声,一屁股坐于椅上,呆呆看着空荡荡的鸟笼发呆。

    “如何?蔡主上还有何话?那黄豆豆包藏祸心,您还准备包庇他吗?”寿宁候抬头道。

    “候爷,此事蹊跷,也许另有隐情?”蔡主上迟疑道。

    “隐情?”寿宁候望着蔡主上一阵冷笑,“难道,这黄豆豆的所作所为是你蔡大人默许的?”

    “候爷,这玩笑可开大了啊!”蔡主上瞪大双目望着寿宁候道。

    “那你怎会如此包庇于他?”

    “唉,候爷说句真心话,我真的不信黄豆豆会如此大胆!他也不敢!”蔡主上轻叹一声。

    “事实确凿,您有何不信?此番,黄豆豆一人独断专行,改换标签之时,独自一人呆在房中,半天不出门。还被青妍听在耳中,随之出事之后,就失踪无影,显然是想将此事推在我身上,到时官府就会将倚红楼关停整顿,我的名声也会臭不可闻,再经营倚红楼,只怕根本就不可能了!这一切的一切损失尽皆是我的!”

    蔡主上待要辩驳。

    寿宁候挥手制止,“听我说完,想必,他在出事之时,就赶回了你那儿,解释说他也未曾想到,努力将自己撇个干净。而您先入为主,也觉得是非战之罪!而我,却被你们推出来受过,毕竟,全京师尽皆知晓,倚红楼乃是我之产业,于你们毫发无损。而你估计心中暗喜,今后也将以此为借口,步步相逼于我,再加上有那可令我身败名裂的证据,慢慢将倚红楼收归手中,反正这几年已经将我的经营手段摸了个通透,是吧!如此一来,这一切尽在他的谋算中。不,是尽在你的谋算之中。”

    此时的寿宁候满眼血丝望着蔡主上,以目相逼。

    蔡主上激灵灵打个冷颤,确实,自己真心也存了接管倚红楼的心,但前面却并非寿宁候所思所想,自己真心只是想要用这个机会而已。

    “怎么?无话可说了!还是让我说中你们的心思了吧!难道你们连两年都等不了了吗?记得当初说好的,总共八年,这不也只是差两年而已了,到时,我自会拱手相让,我只需要你们将证据还我就可以了!这都不行吗?”寿宁候阴冷的话语如同寒风刺入了蔡主上的心中。

    蔡主上苦笑一声,就待解释。

    “罢了,不用解释,我也心累了,我选择退出!只希望,你们将那证据还我,之后,倚红楼我拱手相让,不取一丝一毫!”寿宁候转为满面疲惫,仿佛心灰意冷。

    “候爷,我绝无此意啊!”蔡主上急切道。

    “无妨,到此地步,有无此意,皆是一样,咱们就此好离好散,希望你能遵守诺言。”寿宁候站起身形,往外行去。

    临近房门,寿宁候的身形无比萧索,“记得,证据到我手之日,就是我拱手相送倚红楼之时!”

    说完,寿宁候推门而出。

    蔡主上一阵愕然,这是怎么话说的?自己本来是前来与寿宁候商量如何挽救我的倚红楼声誉的,怎么现在却成了分道扬镳了?

    对了,黄豆豆!一想起那黄豆豆,蔡主上一阵牙痒痒,这个败家玩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难道真是他在算计?

    想及此,蔡主上迫不及待地冲出房门,从秘道离去。

    寿宁候呆呆地坐在老鸨房中,不言不语。

    “候爷,别装了,人家已经走了!”一个声音突兀地出现在寿宁候身后。

    “哦,走了啊!”寿宁候反应过来,看向来人。

    不是别人,正是那张亮,准确的说,是明中信。

    “候爷,表演真是绝了!”明中信竖起大姆指道。

    “唉,只希望他们能将证据还我就好!否则?”寿宁候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候爷,无妨,有你今日的话语,会打草惊蛇,给他们一个错觉,你已经不在乎那证据或者你已经到手。只怕他们回去之后,会迅速检查证据,以确认是否被你收回。到时,我自会为你取回。”明中信自信一笑。

    “真的?”寿宁候表示不信,“我可是派过许多高手前去,但却履次被他甩掉,根本就无法获知,他将证据藏在何处?”

    “候爷,待证据放在您面前之后,咱们再说其他,现在,咱们还是先关心一下后续事宜吧!”明中信微微一笑,“况且,即使现在取不回证据那也无妨,毕竟,倚红楼的一些地方还需要您,他们暂时不会过河拆桥,到时再想办法倒也无妨。”

    “你?”寿宁候急了。

    “候爷,开个玩笑!中信必会为您取回证据,您就放宽心吧!中信什么时候令您失望过?”

    “嗯!最好是如此,否则我让你在京师寸步难行!”寿宁候一变脸,阴森森道。

    “候爷,我怕!”明中信缩作一团,满面惊恐道。

    “行了,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还诡计多端,如果此事不成,只怕你早已找好后路,我岂能动得了你?”寿宁候翻个白眼,揭穿明中信道。

    “哟,被您看出来了!”明中信瞬间变脸,恢复满脸笑意,“您就瞧好吧!中信必不负您厚望。”

    “兄长,兄长!”一个声音传来,从外面冲进一人。

    二人相视一笑,看向来人。

    寿宁候将脸一板,“毛毛躁躁,像什么样子!”

    “兄长,酒楼爆满啊!”张延龄根本充耳不闻,不管不顾,冲寿宁候嚷道。

    “你呀,跟中信处了这么长时间,这性子居然一点没变!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寿宁候没好气地道。

    “要是我像中信那般,只怕您更担心了?”张延龄没心没肺,咧嘴笑道。

    “这却为何?”在座二人心下一阵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