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桌球现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七十八章 桌球现世

    吴阁主与少年望去,咦,不是别人,正是那张延龄。

    却只见张延龄一脸怪异地望着少年。

    而少年也是冲他怪异一笑。

    吴阁主一阵疑惑,看看二人,心中不解,难道建昌伯认识这少年

    “吴阁主,你先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带他上去看看!”张延龄冲吴阁主吩咐道。

    “是!”吴阁主带着满腹疑惑躬身而去。

    “护卫呢”张延龄望着少年一皱眉,问道。

    “我让他们在远处等候,反正是你的地盘,也不怕出什么事!”少年一脸讪笑道。

    “胡闹,最近京师不安定,包括我这儿。如果出了事,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张延龄一脸怒意。

    “人家这不想你了吗听说你的酒楼开张,就过来看看!你还凶人家!”少年上前一把抓住张延龄胳膊,撒娇道,说着说着眼中居然产生了泪花。

    张延龄好气又好笑地望着少年道,“别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人小鬼大!好了,下不为例!”

    “我就知道,您最好了!”少年破涕为笑道。

    “你呀!”张延龄一点他的鼻子,“走吧,上去看看!”

    二人相携拾梯而上。

    “对了,二楼为商贾们提供商谈场所,虽然能够收取一些中介费用,但是否是得不偿失,生意会大大下降呢”少年拉着张延龄问道。

    “谁说只赚取中介费的”张延龄歪着脑袋看着少年道。

    “我听那些商贾说的啊!”

    “不只是收取中介费,而且,只要是木牌上有的货物,咱们还能够向卖家收取介绍费,也免了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困难,毕竟,要找到买家得花一大笔费用,还不一定找到呢!”张延龄解释道。

    “但是,如果到了咱们这儿,他们只需在咱们这儿等候,就可以等候咱们将买家齐集,到时候就可以直接商谈,免了他们极大的工夫与上下打点的耗费,省时又省钱。还有,他们在京师,如果盲目与人谈生意,被骗的可能性也是大得多,但在咱们这儿就不同了,咱们还可以对买家的身份进行辩认考校,为他们保驾护航,这不是一举多得吗”

    “对啊!真是聪明!”少年拍拍张延龄胳膊,叫好道。

    张延龄一脸黑线地望着少年,“你夸我”

    “不敢,不敢!一时激动而已!一时激动而已!您继续说。”少年讪笑道。

    张延龄白了少年一眼,也不再说什么。

    “而且,他们既然要在此等候,也就必须订购房间,这也是一笔收入,谈成之后,他们岂不是还得在此用膳,这又是一笔费用。而且咱们如此的话,房间根本就不可能空着,而是相当于一直营业!你觉得,咱们是赚了还是亏了”

    “嗯,这主意真是绝了!”少年点头赞许道。

    “你也不看看是谁在经营酒楼”张延龄一脸得瑟地道。

    “切,别得瑟了,依您的头脑,根本就不可能想到如此主意!”少年对张延龄的得意嗤之以鼻。

    张延龄老脸一红,争辩道,“虽然不是我想的,但却是我拉来的人想的!与我想的又有何区别”

    “你拉来的”少年眼前一亮,追问道,“是谁,是谁”

    “就是--------”张延龄就待露底。

    “张兄,原来你在此啊,让我一顿好找!”一个声音打断了张延龄的解释。

    二人回身望去,少年眼前一亮,张延龄更是一个剑步冲到来人面前。

    “你小子,去哪了”张延龄一拳打在来人胸前,问道。

    “咳咳,你就是这么对待恩人的”

    “恩人你还算恩人”张延龄一脸怪异地上下打量来人。

    “行了,不贫了,这是候爷急着要的东西,你现在赶紧将其送去。”来人从身后取过一个包裹,递给张延龄道。

    “那这”张延龄一指少年,为难道。

    “行了,这位小客人我来招呼,你快去吧!”来人一推张延龄道。

    “他是”张延龄欲言又止。

    “行了,我认识,我们还有一笔帐要算,我会好好待他的!”

    “那你要好好待他啊!”张延龄不放心地看看少年,以眼神示意。

    少年微不可察地摇摇头。

    张延龄长叹一身,转身而去。

    来人转过头来,看向少年,一脸怪异道,“小子,你来还钱”

    不错,来人正是刚刚赶回来的明中信。

    少年讪笑道,“不错,今日前来还钱,顺便品尝一下这酒楼的菜肴!”

    “拿来吧!”明中信一摊手,伸到少年面前。

    “什么”少年一脸懵样。

    “还钱啊!”明中信一脸的理所当然。

    “哦,对!”少年就待取钱,将手伸入怀中,突然,一脸怪异地僵在当场。

    “怎么,没钱还是没拿来”明中信一脸戏谑道。

    “哪能呢!我这不是还得品尝菜肴吗待吃完之后一起结帐!”少年抬头望向明中信。

    然而,他眼中的一丝丝心虚却暴露无疑。

    明中信也不揭穿,只是冲他怪异地笑笑。

    “走吧!让你参观一下!”明中信当先上了三楼。

    少年踌躇一下,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一咬牙跟了上去。

    嚯,少年震惊了。

    却只见三楼居然安静异常,众人手拿琉璃杯围在一张大桌前观看着。

    而桌前,有两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各自拿着一根木竿在那比划。

    只听一声噗嗵声响。

    “好!”一片叫好之声传来。

    吓得少年一个激灵。

    “走了,过去看看!”明中信一拉少年,道。

    少年不由自主随着明中信来到桌前。

    咦!

    少年一时间懵了,这是何物从未见过啊

    却只见,桌子原来是一个长方形方框,边上高起一截,桌上放置着几个五颜六色的圆球。

    却只见一位少年拿起木竿,指向一个白球,啪一声,白球前行,撞到一个彩球直奔角落,最终噗嗵一声消失不见。

    旁边众人一阵叫好。

    少年仔细一看,却原来每个角落还有一个网兜,彩球正是落在了网兜之中。

    “这是何物”少年向明中信问道。

    “此物名为桌球!”明中信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