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第二次接触-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七十九章 第二次接触

    “桌球”少年一脸疑惑。

    “好了,大家见到了,此桌球的规则就是如此简单,哪位要试试”那打球少年望着周围的观众,询问道。

    观众们面面相觑,虽然眼中是一派跃跃试,但看同僚们无一人出头,自是不想出头。

    “快说说,此物规则为何”少年急切地问明中信。

    “桌球,共有一颗主球(白色)及1到15号15棵目标球,1到7号球为全色球,8号为黑色球,9到15号为花色球。为两人比赛之用,每人定一种球(全色或者是花色)为自己的合法目标球,在将本方目标球全部按规则击入袋中后,再将8号球击入袋中的一方获胜此局。若一方在比赛中,将8号球误击入袋或将8号球击离台面,则对方获胜该局。”明中信解释道。

    “咦,如此简单”少年双眼放光道。

    “简单”明中信笑笑,“你可以试试!”

    “我可以吗”少年指着自己道。

    “当然!”明中信点头,“天义,拿过竿来,这位小兄弟想试试。”

    李天义一见是教习发话,自是无不应允,而且围观客人根本就不下台,也无法向其展示其中的乐趣。

    李天义将木竿递给少年。

    少年摸着木竿,满面兴奋。

    而旁边的围观客人感兴趣地望着少年,是啊,现在有人先上前试验,自是好过自己丢丑。

    另一位学员早已将袋中目标球取出,排列于桌面,静候少年开球。

    李天义向少年解释道,“首局开球权的确定由双方在开球线后同时分别向底边击打同一规格的两棵球,碰底边弹回后静止。球离顶边较近的一方获得开球权。若击出的球未胆识底边或入袋则为犯规,由对方获得开球权;若双方球离顶边距离相同可无法判定或双方犯规,则重新进行直到一方获开球权。”

    李天义又向少年介绍了一下握竿与击球的重点方法。

    少年点头表示明白,来到桌前。

    挥竿击球,然而,木竿居然空击了,一时间,少年满面羞愧,本以为看学员们击球异常简单,却未曾想自己第一竿居然击空,真是太令人尴尬了!

    而旁边观众哄堂大笑,少年那笨拙的姿势真真是好笑啊!

    少年一听,紧咬牙关,眼中闪过一丝倔强,嘲笑我,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俯身挥竿,重新击球,依旧是脱竿。

    再来,再来,一次次挥竿,一次次击空、脱竿,少年倔强地坚持着。

    渐渐地,大家也停下了笑声,望着少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钦佩,确实不容易啊!大庭广众之下,一次次失败,但却一次次坚持,这份心志确实令人钦佩!大家也停止了嘲笑,反而是一脸欣赏地望着这少年。

    噗嗵,目标球入袋。

    终于,少年的坚持取得了成功,终于获得了第一分,一瞬间,少年跳起欢呼。

    现场掌声雷动,大家送上了祝福。

    明中信笑望着他,这小子!

    随后,少年渐渐掌握了决窍,如有神助,居然与学员战了个难解难分,虽然最后依然是输,但要知道,这少年可是第一次接触桌球啊!

    “好了,今日就到此结束吧!咱们还是去用膳吧!”明中信上前,将一条毛巾递给满面流汗的少年。

    少年接过毛巾擦拭一把汗水,恋恋不舍地望着桌球。

    “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先用膳吧!”

    嗯!少年从善如流地跟随明中信来到一间房间“玄厅”。

    三楼尽皆是按陵县名轩阁餐厅设置,分为“天厅、地厅、玄厅、黄厅、青龙厅、白虎厅、朱雀厅、玄武厅”八个餐厅。

    而经过少年的示范,大家也体会到了桌球的乐趣,纷纷上前准备试验。

    而李天义与另一位学员就忙碌开了,指导、示范齐齐上阵,一时间,桌球旁围了个水泄不通。

    “玄厅”中。

    “这是何物”少年望着房中摆放的圆盘大桌一阵好奇。

    明中信自是不免为他解释一番,圆盘的功用。

    少年一阵称奇,这设计,这构想真是绝了!

    “咱们用药膳还是涮锅”明中信微笑着问道。

    “有什么区别吗”少年有些不解。

    “药膳可以调理气血,滋补身体,此厅乃是健脑增智药膳席面。而涮锅则是可以体味另一种风味!”明中信解释道。

    “为何要选择呢都上来不行吗”少年一歪头调皮道。

    “也对,我是被固有思维错误引导了!那咱们就一起尝尝。”明中信为之失笑。

    “枸杞肉丝到!”

    “当归炖鸡到!”

    “虫草鸭子到!”

    “姜附烧狗肉到!”

    “一品山药到!”

    “鱼鳔炖猪蹄到!”

    一道道药膳奉上。

    少年闻之食指大动,一阵狼吞虎咽。

    明中信微笑着,不知不觉中打量着他,探究着他。

    “涮锅呢”少年擦擦嘴,向明中信问道。

    “你还能吃得下”明中信望着满桌的狼藉,心中好笑,看这情形,这少年这是几天未用膳了

    上次如此,这次依然如此!真真是太可怜了!

    “当然!”少年拍拍圆滚滚的肚皮,一阵得意。

    明中信笑笑,双手一拍,伙计推门而入,将热气腾腾的涮锅、各种配料、菜肴端了上来。

    “这是涮羊肉”少年望着明中信问道。

    “不错,正是那忽必烈发明的涮羊肉,名轩阁进行了改良!”明中信点头道。

    “那也没什么希奇的啊!还不如将那些小吃端上来呢”少年望着桌上的涮锅一阵失望。

    “尝尝再说吧!”说着,明中信径自拿起筷子,涮了起来。

    少年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入锅一涮,放入嘴中。

    “不,要醮些酱料!”明中信提醒道。

    少年依言而行,放入口中微一咀嚼。

    咝,少年眼光大亮,不可思议地望向明中信。

    “如何不同吧!”明中信得意地笑笑。

    “哼,不过如此!”少年故作不屑地道。

    然而,那不停挥动的筷子却将他的心思展露无余。

    “慢点吃,别噎着了!”明中信满眼慈爱地望着少年道。

    满眼慈爱没错,你没听错,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