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三训张采-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八十三章 三训张采

    小样,让你们气我,现在感觉到我不在的坏处了吧!大厅外,明中信望着这尴尬的气氛,心中解恨道。

    “抱歉,我也不知晓为什么,坐在您面前就感觉手足无措。”最终,年纪最小的李婷美满面通红地望着刘大夏开口道。

    “咦,怎么会?我见到你们也感觉有些手足无措啊!”刘大夏欣赏地望着李婷美,笑问道。

    “真的?”口无遮拦的王琪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这下,现场变得更加尴尬,黄举与李婷美一阵气愤,这家伙,不说话你会死啊!人家刘老只是想解除尴尬,你却当了真。

    王琪开口之后,瞬间感觉不对,再看看黄举与李婷美责怪的表情,心中更是羞愧得差点将头埋进裤裆里,真真是没法见人了!

    刘大夏也是一脑袋的黑线,望着王琪,这小子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这样的话也能问出口。

    现场又一次变得冷场。

    而大厅外的明中信更是差点暴笑出口,这王琪太好玩了,李婷美本来已经将这份尴尬稍稍化解,而刘老也已经给出了回应,下面只要接上话茬,冷场自是会解除,未曾想,居然有如此猪队友,将大好局面两个字一下化为乌有,现场变得比之刚才更加尴尬。

    明中信摇摇头,由他们吧!自己还是赶紧去准备菜肴吧,希望他们不要让刘老抓狂,否则自己一片好心可就白费了!

    明中信转身而去。

    大厅内。

    李婷美再次开口,“刘老,您也对明兄做的菜肴感兴趣啊?”

    “嗯,不错,这次再见,中信的菜肴做得更上一层楼了!”刘大夏迅速接上话茬,鼓励地望向李婷美。

    “是吗?”黄举眼前一亮,开口道,“我们一来就分开了,难道明兄技艺又有所提升?”

    “还真别说,前几日我吃了一顿,那菜肴,还真是美妙啊!”刘大夏一脸的陶醉。

    王琪见状,就待开口附和,但却率先接到了黄举与李婷美地严厉眼神警告,一瞬间,将话语咽了回去,低头作思想者状,再不敢说一句话。

    刘大夏也是故作不知,与二人围绕着明中信的厨艺攀谈起来,气氛逐渐和睦。

    “中信,在给刘老做菜啊?”张采腆着脸来到明中信身后,谄笑道。

    “是啊!”明中信回应一声,手下却是不软,翻转腾挪,菜肴上下翻飞,瞬间炒好了一道菜。

    “中信,能不能给我们留点?”张采腆着脸问道。

    “你觉得呢?”明中信头也不回地反问道。

    “中信,通融通融嘛!”张采撒娇道。

    “没得商量!”

    “你?”张采怒了。本来,他已经吃得肚满肠满,但一听说明中信在厨房,忍不住上门看看明中信的厨艺功夫,没想到被香气一诱,没节操地上前要菜,却遇了个闭门羹。

    “要吃也行!”明中信仿佛看到了他的怒意,“不过得收起你那愤怒。”

    “哪能呢?我哪能对你发怒。”张采瞬间向大家展示了出神入化的变脸之术。

    旁边观摩的秦奋与学员们一脸不屑地望向张采。张采却视若无睹,一心恭维明中信。

    “行了,收起你那虚头八脑的心思,想吃菜,我建议,你直接去前厅,与刘老一起。”

    “什么?”张采一瞬间萎了,去见刘大夏,真心不愿意啊!

    “好!我们这就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张采吓得一跳多高,回头一看,正是石文义。

    “大哥,你确定?”张采急问道。

    “不错,我们去前厅!”说着,石文义转身向前厅走去。

    李玉紧随其后而去。

    来真的啊!张采傻了,片刻之后,反应过来,对啊,大哥都这般了,我还怕什么,去!

    二人走后,明中信回头看了一眼张采的背影,意味深长地笑笑。

    “见过刘大人!”石文义上前向刘大夏见礼道。

    刘大夏一皱眉,“你们怎么来了?”

    “不瞒刘大人,咱们是前来祝贺名轩阁开张大吉的!”石文义老老实实道。

    “是吗?”刘大夏表示不信。

    “当然,还与中信谈些事情!”石文义补充道。

    “就这?”刘大夏一脸戏谑地望着石文义。

    张采在一旁那个着急哟,这个大哥可真是老实啊!

    张采抢先开口道,“就这些,就这些。”

    “哦,那”刘大夏满眼笑意,坐直身体道。

    “不,还有,我等前来最主要是来蹭顿饭!”石文义未等刘大夏说完,开口道。

    “大哥!”张采急得跺脚,气道。

    刘大夏意味深长地看看石文义,转头看向张采,“既然你不是来蹭饭的,那就回去吧!”

    “什么?”张采听得瞠目结舌,刘大夏居然直接下了逐客令。

    “那我家大哥呢?”反应过来的张采一指石文义,问刘大夏道。

    “你大哥?”刘大夏看着石文义,理所当然道,“既然是来蹭饭的,那就留下来蹭饭啊!”

    啊!张采傻眼了,自己插话说有事谈却被逐,大哥老实回答说蹭饭却被允许留下,这还有天理吗?

    刘大夏意味深长地回头看着李婷美道,“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有的时候,说实话是有好处的!得分场合,明白吗?”

    “嗯,小子明白!谢刘老教诲!”李婷美恭恭敬敬站直身形向刘大夏深施一礼。

    “孺子可教也!”刘大夏满意地望着李婷美道。

    黄举与王琪满脸羡慕地望着李婷美,确实,刚才他们就感觉到了,一番谈话中,刘大夏将话语重点放在了李婷美的身上,对他们的话却总是忽略,显然,刘大夏对李婷美有别于他们,此时,一番教诲更加令他们确定,刘老心中肯定对李婷美充满了欣赏与关爱。

    “刘大人,我也是来蹭饭的,不知道可不可以留下来?”张采腆着脸上前问道。

    “你?”刘大夏回头,皱眉望着张采。

    “是!”张采一脸的狗腿样,期盼地看着刘大夏。

    “不行!大丈夫言出必行!岂能出尔反尔!”刘大夏摇头否决道。

    张采一脸失望,想理论,但人家说的对。一脸懊悔地望着石文义。

    石文义却满怀同情地看着他,一摊手,表示无法相助。

    “看到了吧!这人一点男子气慨都没有,如果他坚持离去,也许我还会挽留一下,但现在他出尔反尔,这般小人行径,真真是令人厌恶,挽留的心情也没了。所以,今后,只要定了目标,奋勇向前,绝不能出尔反尔,半途而废。”刘大夏转头向李婷美道。

    这下,大家纷纷将同情的目光送给张采,最惨莫过于本来有希望,但却被自己亲手毁掉,还被人当作反面教材警示于人。这张采,真真是可怜啊!

    至此地步,张采哪还有脸再逗留,羞愧得掩面而去。

    “饭菜来啰!”无巧不巧,明中信举着托盘,兴高彩烈地冲向大厅,却未曾想被掩面而来的张采一下撞到。

    哗啦啦,满满的菜肴尽皆洒了张采一身,瞬间,一个落汤鸡诞生。

    啊!张采傻了,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张采简直是欲哭无泪,这他妈,天底有这么巧的事吗?今天,还有比我更惨的吗?

    “你瞎啊!”张采怒了,一把将脑袋上的饭菜划拉掉,骂道。

    “张兄,这是怎么了?”明中信望着“落汤鸡”张采,一脸的无辜。

    这时,厅内传来了刘大夏不紧不慢的声音,“看啊,犯了错误,不从自身找原因,尽皆将怒气及过错归于别人,真心是小人行径啊!无可救药了!切记不可如他这般!吾辈应一日三省吾身,寻找自身的内因,切不可被外因所诱导。切记!切记!”

    啊!张采快疯了,想发火却无从发起,看一眼满眼同情地望着他的明中信,大叫一声飞奔而去。

    明中信就待追赶,只听得刘大夏的声音传出,“中信啊!你还是快去重新准备吧!我们都快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看看张采的背影,明中信只好回身来到厅内。

    “刘老,这是何故?”

    刘大夏微微一笑,“没关系,我只是向张大人提了一些建议而已,他就自惭形秽,羞愧而去!罪过啊罪过!”

    石文义嘴角抽抽,面色复杂地望向刘大夏,这读书人,真真是得罪不起啊!假的能说成真的,歪的能说成正的,最可恶的是,居然能够一脸的理所当然,正气凛然。腹黑啊,腹黑!怪不得能在官场数十年屹立不倒呢!

    “是这样吗?”明中信深表怀疑,望向大厅内的人,探寻的目光一一扫过。

    然而,众人在刘大夏面前,哪能反驳,只好低头不语。

    “好了,快去重新准备吧!”刘大夏一挥手。

    “不用,那只是一些底料、底汤,让秦奋他们重新热一下即可。”

    随着明中信的声音,学员们纷纷托盘而进。

    “刘大人,还请入座!”石文义站起身形率先请刘大夏道。

    “客气,客气!”嘴上虽然说着客气,但动作可一点都不客气,刘大夏一把拉过李婷美,来到桌前,主位就座。

    李婷美一脸的不自然,看看石文义,再看看明中信。

    “坐,坐!”明中信见此情形,自是明白走后大厅肯定发生了不可测的变化,令得刘大夏对李婷美欣赏有加,这是好事,自是不会令人不快。

    众人分宾主落座,享用美食。

    一番用膳之后,大家尽兴而完,继续品尝饭后茗茶。

    “刘老,我有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讲?”明中信望着紧坐在刘大夏身边的李婷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