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应对安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八十九章 应对安排

    “来人!”锦袍中年人叫道。

    从大堂外走进一位彪形大汉来,“指挥使有何吩咐?”

    “你且去将那石文义与张采找来!”

    “是!”彪形大汉应声而去。

    “希望有老师的好消息!”锦袍中年人自语道。

    镜头转回明宅。

    明府众人坐了济济一堂。

    “大家想必也知晓,近日京师风传我的各种消息,看来有人针对于我,所以,最近,大家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预防各种意外发生,而且,出门之时要相伴而行,切不可独自行动。”明中信环顾一周道。

    “是!”众人应是,但却目中闪过一丝疑惑。

    “这暗中的对手对咱们是了如指掌,所以,咱们得加倍小心,在此,我分下工。”

    众人望着明中信,等候指示。

    “咱们共有三处据点,所以,分为三批。一,明宅,此处由明兴带领学员负责严防死守,切不可让人偷偷摸进来。具体事宜,由明兴负责。”

    “是!”赵明兴一脸的跃跃欲试,首次被派如此重要的任务,自是兴奋异常。

    “二,名轩阁,虽然有候府的家丁保护,但你们也不可掉以轻心,具体由吴阁主负责,带几位武堂学员,切实保护好咱们的秦奋教习与技堂的学员们,如果有危险,第一时间撤退,切记最主要的是保障好自身安全。”

    “是!”吴阁主肃然应是。

    “三,郊外明家学堂的筹建工作。由师逸房师先生具体负责。我已与石大哥说好,会有锦衣卫便衣随时保护你们,但你们也不可掉以轻心,各堂学员除在酒楼帮忙、在明宅保护的,尽皆前往巡逻防范,随时防止有人破坏筹建工作。尤其是要保护好咱们的工匠。”

    “是!”师逸房点头应是。

    “至于族兄、黄兄、王兄、李兄,还有启博,你们从即日起,住在刘府,与刘老一起筹建报社,不用回明宅了,切记小心自身的安全。”

    几人点头承应。

    “还有,大家都去向李教习领取防身之物,切记要随身携带。好了,最近大家时刻警惕,有事随时商量,切不可自作主张。记住,一切都是虚的,自已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必要之时,切不可恋战,躲过危险就是胜利。”明中信肃然道。

    “是!”众人哄然应是。

    “对了,中信你的安全呢?”明中远一脸的担忧,“要知道,暗中之人最主要是针对于你,你是最危险的啊!”

    一时间,众人担忧的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洒然一笑,“你们也知晓,我有好多底牌,无妨的!”

    “教习,要不,我在你身边吧!”赵明兴叫道。

    “不用,难道你还能打得过我?”明中信宠溺地看看赵明兴。

    赵明兴摸着自己的脑袋讪讪然惭愧一笑,低下了头。

    “不用担心,如果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躲进锦衣卫所的!而且石大哥已经派了李玉来保护我,你们就放心吧!”明中信一指旁边的李玉,安慰道。

    但是,众人依旧是一脸担忧。

    “好了,大家各司其职,切不可忘记,咱们是要在京师干一番事业的,眼前的一点点小困难是难不倒咱们的!”

    明中信环视一周,“好了,我还要去候府谈一些事,你们各自小心!”

    说完,明中信起身向外行去,李玉紧随其后而去。

    众人担忧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久久收不回来。

    “好了,就听中信的话吧,你们也知晓,中信这一年来遇到过多少大事,可见得他少过一根头发,放心吧,他会照顾好自己的!咱们还是照顾好自己,让他少操一些心就是帮他了。”明中远站起身形笑道。

    众人一听,细细一想,也是,这一年来,少东家经历了如许多的大场面,也不见他有所损伤,心下稍稍有了些安慰。

    大家分组而去。

    “候爷,我来了!”张亮冲寿宁候施礼道。

    “嗯!这位是?”寿宁候一指身旁站着的大汉道。

    “这位乃是张贤,乃是我家兄长。”张亮笑指着大汉道。

    “中信,这是你的保镖吧!”张延龄笑道。

    “嗯!”寿宁候狠狠瞪了张延龄一眼。

    张延龄一惊,随即反应过来,“哦,对了,是张亮啊!”

    张亮笑笑,并不接话。

    “记住,今后别口无遮拦,事情往往就是小细节上败露的,管住你的嘴!”寿宁候厉声训斥道。

    “是!小弟记下了!”张延龄规规矩矩向寿宁候保证道。

    “候爷,王清他们还未到吗?”张亮问道。

    “嗯,已经到了,正在偏厅等候。就等你了!咱们走。”寿宁候率先站起身形走向偏厅。

    “见过候爷!”一见寿宁候走进偏厅,王氏兄弟与马厂主站起身形施礼道。

    “不用多礼,今后咱们就是合作关系了,这些繁文缛节能免则免吧!”寿宁候一摆手,大刺刺坐在了主位。

    “张先生,来坐!”寿宁候一指旁边的座位冲张亮道。

    “嗯!”张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上前坐下。那张贤站于他的身后。

    张延龄紧随其后坐了下来。

    王氏兄弟对视一眼,心中一惊,看来,这张亮在寿宁候心中的地位不低啊!君不见,建昌伯都乖乖坐于张亮下手了吗?

    唯有马厂主只是一脸兴奋地望着张亮,仿佛四顾无人。

    “候爷!”张亮冲寿宁候一拱手。

    寿宁候举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张亮面向王清道,“王掌柜,不知你们的准备工作做得如何了?”

    王清笑道,“张管事,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说着,瞟了寿宁候一眼,毕竟,有些事得寿宁候做主才行。

    张亮自是看到了他的小动作,微微一笑,抬手从袖中取出几件物事,递过身后。

    张贤接过来,虎虎生风地来到王清面前。

    张亮开口道,“这是茶课司任免文书以及三成资金,你检查一下!”

    “什么?”王清都呆了,要知道,前几日他才挑好人选将名字交与张亮,今日居然就下了任免文书!太快了吧!

    “你看看,名字可对?数目可对?”张亮一指物事,道。

    王清反应过来,连忙展开一看,不错,正是!至于资金到是次要的了!根本就未核对。

    王清激动异常,双手颤抖着,手中的任免文书如同有千金之重。

    “如何?正确与否?”张亮笑问道。

    “对!对!”王清连连点头,他的声音居然都在颤抖,抬眼看去。

    众人才发现,王清居然眼含热泪。

    而旁边的王清弟弟王海也是一脸激动,紧紧盯着任免文书。

    “对就好,对了,王掌柜,那炒菜工艺如何?试验了吗?”张亮笑道。

    “嗯,已经验证过了!”王清连连点头。

    “好,下面,就请王掌柜的安排前往山东行省的事宜,基地建设也就拜托王掌柜的了!”

    “应该的,应该的!”王清仿佛不会说话了,如同应声虫一般。

    “小王掌柜,不知银号联系的如何了?”张亮微微一笑,转头看向王海。

    “一切妥当,就等资金注入,就可开张!”相形之下,王海还算镇静。

    “行,这是我家候爷的股金,你且收好!”张亮又从袖中取出银票,递给张贤。

    张贤上前递给王海。

    “马厂主,研究的如何了?”张亮不再理会王海,望向马厂主。

    “好了!”马厂主点头应了一声,急切道,“不知何时可以见识一下您那工匠?”

    张亮笑笑,“马上!”

    说完,拍拍手,只见从外面进来了两位十二三岁的少年。

    马厂主瞬间傻了,指着两位少年,看着张亮,瞠目结舌道,“这是工匠?”

    “不错!正是他们!”张亮笑道。

    “您不是与我开玩笑吧?”马厂主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您觉得我会拿这琉璃之事开玩笑?”张亮反问道。

    马厂主还是不敢相信。

    “行了,马厂主可以领他们回去,看看技艺再说!如果不满意,我再给你换!”张亮一摆手。

    随着张亮的话语,两位少年一言不发来到马厂主身后,站定。

    马厂主转头看看两位少年苦笑不已。

    “好了,具体事宜我就不再重复了,你们尽快准备好,咱们一起于下月初十正式开张。”张亮一拍手道。

    三人一听,望向寿宁候,希望知晓这是不是寿宁候的意思,毕竟,人家才是大老板啊!

    寿宁候微微一笑,一指张亮,“从今往后,张管事全权代表我,有事与他商量即可,有事也找他解决,不用找我!”

    嚯!这下,三人对张亮更是肃然起敬,能够全权代表候爷,这可是亲信中的亲信啊!看来,今后要调整与张管事的相处方式了!

    “各位,在开张之前,报社会进行宣传,还请不要惊讶!当然,这是需要钱的,到时可不要吝啬啊!”张亮笑道。

    “报社?”三人懵了,这是什么?

    王清兄弟二人瞬间想起来,这不是与李先生合作的报社吗?难道这么快,张亮就找到了下家?

    “不用猜了,正是!”张亮仿佛他们二人肚中的蛔虫,点头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