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报社起航-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章 报社起航

    “嗯!”王氏兄弟对视一眼,心下了然,同时也为李先生可惜,这次只怕是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好了,别的客气话就不说了,希望咱们同心协力做大做强!”张亮肃然道。

    “当然!”众人齐齐点头。

    王氏兄弟与马厂主领着两位少年告辞而去,抱着极大的热情去准备做事业。

    “候爷,不知倚红楼之事处理得如何了”张亮问道。

    “赔偿问题已经解决,就是那严大人想要购买一些化妆之物,不知是否给他”寿宁候点头道。

    “这些化妆品给他,比市面上流行的要好许多。”张亮从袖中取出一个盒子,递给寿宁候。

    寿宁候眼前一亮,“还给他干嘛!你家嫂子可天天在叫啊!行了,我收下了!”

    张亮望着寿宁候有些失笑,“行了,我这儿还有,您要的话管够。”

    说着,张亮又取出两盒。

    “我呢我呢”张延龄连忙抢话道。

    “都有!”张亮摇头失笑,满足了张延龄的愿望。

    “候爷,不知那蔡主上近日是否前来交接”

    “这”寿宁候一听蔡主上,瞬间面色凝重道,“不知为何,这几日那蔡主上居然再未露面,也不说来交接,而且对你与张亮的传闻也是并未追究。我担心,这家伙是不是已经察觉,想要在暗中使坏”

    “这样啊”张亮也是一皱眉,“那还真得小心防范,有机会,我再去查探一番!”

    “也好,总留着这件事,心中不踏实啊!希望那姓蔡的尽快来办交接,咱们也就轻松了!”寿宁候点头不已,嘱咐道,“不过,你可千万小心,不要陷身其中,安全最主要!”

    “明白!候爷,没什么事我就去安排了!”

    “嗯,去吧!”

    张亮出了寿宁候府,神识一扫,喝,居然有几拨人马在盯着自己,看来,张采这事情办得妥当啊!

    张亮微微一笑,带着张贤缓缓踏步向前。

    暗藏人马也随之而动。

    张亮缓步来到了环采阁,交票入场。

    坐于舞台前,观赏起了歌舞。

    几拨人马分批进了环采阁。

    语嫣一听说张亮来了,走出房门望向楼下。

    却见,张亮缓缓向她摇头,语嫣驻足,不再下来,反而观察起了舞台之下。

    随着时间的流逝,张亮居然优哉游哉边吃着茶点,边观看歌舞,真可谓是悠闲至极。

    一时间,他的消息瞬间传送到了各个府邸主人的案桌之上。

    这些观注者们纷纷看着密报眉头紧锁。密报中,那张亮仅只上了一趟茅厕,再未与环采阁中人来往。但也注明了,在张亮进入环采阁的半刻钟之内,环采阁主事人语嫣出现在了二楼,观察了半天,随后回房,这是何意

    张亮真的只是前去环采阁观赏歌舞吗

    随后,张亮又回归了倚红楼,再未露面。

    而明中信呢居然一整天未出现过。

    大家糊涂了,难道是风声太紧,二人不敢再行动

    而此时的明中信呢早已身在刘府,面对着刘大夏,质问着。

    “刘老,这是何意”明中信扔给刘大夏一本小册子。

    刘大夏瞅了一眼,微微一笑。

    “怎么给你解了围还不好”

    “解围”明中信讶然看着刘大夏。

    “是啊!你不见这几日都没有什么人再观注你了”刘大夏点头反问道。

    “您知道我在问什么别再与我打哑迷了!”明中信神色一正,严肃地望着刘大夏。

    “你想问什么”刘大夏继续装疯卖傻。

    明中信望着刘大夏一脸无奈,只好明说,“这陆老究竟是何许人也您为何就如此赌定,只要署上他的名字,有人就会偃旗息鼓”

    “这你得问那陆明远啊!”刘大夏依旧是一脸无知。

    “刘老,您这样与我兜圈子,有意思吗”明中信白了他一眼。

    “有意思啊!看你着急的样子,太好玩了!”刘大夏一脸的顽皮。

    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看来,您是不会为我解惑了”

    “自己的惑得自己解啊!”刘大夏若有所指地道。

    “罢了,咱们就聊聊报社之事!您准备得如何了,咱们什么时候开张”明中信见他铁口铜牙,死不解惑,只好无奈地转移话题道。

    “怎么,有什么意见吗”

    “您看,这是我为您找来的第一笔资金。”说着,明中信递给刘大夏一张纸。

    “这就是你的资金”刘大夏望着写满字迹的纸张,一脸诧异。

    “不错!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明中信神秘一笑。

    刘大夏疑惑地接过纸张,低头细看,渐渐地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行啊,小子,这么快就有机会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明中信臭屁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刘大夏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行了,快回去吧!否则,只怕会暴露。”

    明中信也不争辩,站起身形而去。

    翌日,刘家书坊的隔壁突然鞭炮齐鸣,宣传了多日的起航报社开业了。

    而且是一应报纸五折出售,仅需一文钱,就可购得一份报纸。

    一时间,百姓围观,但却无一人上前购买,毕竟,一文钱虽然不多,但却也不愿平白无故扔了。

    然而,奇怪的是,起航报社居然也并不叫卖,只是让伙计将一张报纸贴于报社前面的公告栏上。

    而起篇就是刘大夏老大人的序言,随后就是京师一些知名大儒的祝贺之语。

    随后是报社的人员构成简介,居然由刘大夏老大人担任总编辑,而京师的多位名师大儒担任编辑。这阵容真是豪华得没谁了!

    第二版,居然是刘大夏与各位名师大儒的科举心得。

    第三版通篇就是图画,居然是连环画。

    连环画是一种古老的汉族传统艺术,在宋朝印刷术普及之后成型,以连续的图画叙述故事、刻画人物,这一形式题材广泛,内容多样。

    而报社的连环画却又不同,居然是线描画,比之前水墨的连环画线条清晰,黑白分明,细腻流畅,形象生动。而且居然是彩色的,真真是出人意料啊!

    而且,这连环画居然是孔子的圣迹图,每幅图都有一段文字说明,反应了孔子一生的事迹,从孔子出生,周游列国,与列国国君交往,拜访老子,路遇楚狂,开坛讲学,直至死后圣。形象而生动地表现了孔子一生的主要活动。

    第四版,却居然又是陆明远的科举的应试技巧第二篇。

    围观百姓不解其意,但却不妨碍有那识字读书之人,激动得惊叫连连,疯了般冲上前去,直接买了十余份,飞奔而去。

    围观百姓都傻眼了,这是哪里来的傻缺,如此的将钱不当钱。

    然而,更令他们惊讶的还在后面,一个个读书人缓步上前观看公告栏上的报纸,却先是目瞪口呆,随后是欣喜若狂,继而发疯似地冲到报社之中,购买报纸。

    而且,随后闻风而来的读书人蜂拥而至。

    不到一个时辰,报社居然挂出了报已售罄的牌子。

    真可谓是令得在场的百姓瞠目结舌,这报纸就如此好吗

    随后而来的读书人失落无比,围在报社前面,要求加印,哪怕加钱也好!

    然而报社却只是客客气气地派了一位少年出来,告知明日请早,今日绝不会再印。

    一时间,读书人们怨声载道。

    突然,有一位读书人上前将公告栏上的报纸揭了下来,冲进报社。

    其余读书人瞬间反应过来,也冲进了报社。

    “我买!”

    “我买!”

    “我买!”

    往日温文尔雅的读书人居然对公告栏上的报纸展开了抢夺,简直是斯文扫地!

    而那少年却不慌不忙上前将报纸取在手中,缓缓而行,来到报社公告栏处,重新贴上,转身冲在场读书人躬身施礼。

    “诸位,此乃是我们的公告,还请不要随意毁坏私物!”

    “我们可以买啊!”有读书人喊道。

    少年微微一笑,“不卖!”

    “我们高价购买!”

    “不卖!”少年一口咬定。

    “你能做得了主吗我们要掌柜的出来与我们商谈!”有人喊道。

    “诸位,即便是我们掌柜的出来,也不会卖的!不过我给大家一个建议!”

    众读书人纷纷凝神望着少年,听他如何建议!

    “我想,大家应该有笔墨纸砚吧!”少年一指公告栏上的报纸。

    “对啊!”有那聪明的,瞬间想通,飞奔进了旁边的书坊。

    “来套笔墨纸砚。”

    对啊!咱们可以抄录啊!一时间,大家尽皆反应过来。

    瞬间,书坊爆满,笔墨纸砚兜售一空。

    起航报社前出现了空前壮观的一幕,众多的读书人齐齐站在公告栏前,抄录一份报纸。

    少年撇嘴一笑,回转了报社大堂。

    “黄兄,你可太坏了!”王琪一拍刚刚进来的少年,笑道。

    “我只是提醒了一下,我又没说让他们去买。”黄举翻个白眼。

    李婷美同情地望着外面各种姿势抄写报纸的读书人,“黄兄,不知呆会儿你出去贴出公告之后,这些人会不会打死你”

    “什么叫我去,是王兄去好不啦!”黄举笑道。

    “什么我去”王琪一指自己的鼻子,惊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