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纷至沓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一章 纷至沓来

    “是啊!要不然,你与婷美商量一下,让他去!”黄举一指李婷美。

    “我可不去!我还得向刘老请教呢!”说完,李婷美像兔子一般飞奔而去。

    “对,我也得去!”黄举也是一闪身,进了后堂。

    只留下王琪在那傻站着,望着二人的背影瞠目结舌,这两个没义气的家伙!

    “唉,早死早投胎吧!”王琪无奈地看看桌上的一张公告,叹口气拿起公告,走向门外。

    “咦,有人来了,难道是又一份报纸”有那眼尖之人叫道。

    唰一下,众人的目光齐唰唰投向了王琪。

    王琪苦笑一声,来到公告栏前,紧挨着那张报纸,将手中的公告贴了上去。

    随后,迅速转身,飞奔进了报社,将门死死关住。

    众位人诧异无比地望了望紧闭的报社大门,摇摇头,这个小伙计有病吧!

    “看公告,看公告!”众位人将注意力重新移回了公告栏。

    但是,刚刚看完,就差点吐血。

    却原来,公告之上写着。

    报纸上所有文章,包括刘大夏的序言,尽皆委托给刘家书坊,制成单册进行售卖,而孔子圣迹图,也由刘家书坊连环画小册,进行售卖。各位仁人志士如有需要,请前往刘家书坊进行购买。

    原来,之前那位小伙计真心是坑了他们一把啊!早知道,刘家书坊有售卖的,自己等人又何苦去买笔墨纸砚进行抄录,真真是气煞我也!

    想找小伙计,但看看报社紧闭的大门,大家息了这个念头。

    “快去买啊!迟了就没啦!”有人喊着,冲进了刘家书坊。

    反应过来的大家,紧随而去。

    却留下了一地狼藉,秋风吹过,一地宣纸飞舞于空中。

    刘家书坊中,掌柜的早已让伙计们将小册子分门别类整整齐齐排在了柜台之上。

    “诸位,还请排队,一个一个来,咱们是人,斯文,注意斯文!”掌柜的高声喊道。

    然而,今时今日,这些人的耐心早已被消耗掉,哪还顾得什么斯文!纷纷上前,就要抢书。

    “啪”掌柜的重重拍在柜台之上。

    哇,众人吓了一跳,纷纷望向掌柜的。

    “排队,否则今日停止售卖!”掌柜的满面阴沉道。

    而伙计们迅速护住了书册,对人虎视眈眈。

    牛,太牛了!众位人傻眼了,这掌柜的真是太任性了!居然敢如此对待顾客。

    然而,他们看看柜台上的小册子,又不敢学人家掌柜的如此任性,转头离去。

    只好乖乖地按照先后次序排队购书!

    不提刘家书坊中这戏据的一幕,单说明中信。

    此时,他正在名轩阁中,与一位少年,大眼瞪小眼,恶狠狠对视。

    “说,还有什么好吃的给我上!”少年恶狠狠望着明中信道。

    “拜托,你已经吃了如此多了,还是少吃点吧!”明中信劝道。

    “我付钱,凭什么不给我吃!”少年叫道。

    “您付钱”明中信嗤之以鼻,“你那帐单可还在我怀中呢!”

    “我又没说不付,只是这几日没带钱而已!”少年强词夺理道。

    “好,只要你现在付清,我马上给你上菜!”

    “你!”少年为之气急,指着明中信说不出放来。

    “好,我来!”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二人望去,却见一个少年施施然步入了房中。

    “你是何人”少年一皱眉,望着进来的少年道。

    “别管我是谁,我只是来找的明家主,你之前的、今日的所有开销都由我来付,我只是想让你将明家主让于我!”进来的少年微微一笑。

    “滚!”少年一个字喊出了口。

    “什么”进来的少年一时间呆住了,未曾想,居然有人敢如此对待自己。

    明中信心中好笑,一摸少年的头,“好了,不要如此对待人家!人家也是好心!你先吃!”

    咦,这是什么情况进来的少年一时间懵了。

    他们不是在吵架吗

    而那少年居然听任明中信摸头,而且还听话地坐下吃饭,根本就不再理会自己。

    “小候爷,不知您来有何贵干”明中信冲进来的少年一拱手道。

    “你认识我”郭勋一指自己惊疑不已。

    “当然,武定候府的小候爷,谁人不识!”明中信笑道。

    郭勋自得地一笑,就待谦逊,然而,一眼看到桌旁狼吞虎咽的少年,心情瞬间变坏,是啊,这位可就不知道自己是何人!而且,现在知晓了还如此淡定地吃饭,太打击人了!

    想到此,郭勋干干一笑,无话可说。

    明中信心中暗暗偷笑,小候爷,这下,你可吃鳖了吧!

    “好好吃啊!不够了再要!”明中信摸摸少年的头,宠溺道。

    “嗯!”少年头也不抬,只是低头狂吃。

    “小候爷,请!”明中信一抬手,延请郭勋出去。

    郭勋奇怪地看看少年,转身出了房间。

    二人来到隔壁,分宾主落座。

    “少东家,有人求见!”吴阁主进来,回禀道。

    咦,今日可真是热闹啊!明中信一怔。

    “谁”

    吴阁主为难地看看小候爷。

    “无妨,小候爷也不是外人!”明中信微微一笑。

    郭勋一瞬间体态舒畅,这明中信,会做人!

    “石大人来了,还带着一位,在玄厅想见见您!”吴阁主回禀道。

    “哦!”明中信心中疑惑,石大哥带人来,这是何意

    “明家主,你去吧,反正我的事也不急,再说!再说!”郭勋也是极会做人的,见明中信沉吟,连忙开口道。

    “好,那就失礼了,中信去去就来!”明中信也不客气,站起身形,冲郭勋一施礼,“吴阁主,让秦奋做几样拿手菜,招待一下小候爷!”

    “是!”吴阁主躬身应是。

    明中信带着疑惑来到了玄厅。

    却只见,一个锦袍中年人大刺刺坐在主位上,石文义与张采规规矩矩分坐两旁,明显很是拘束以及恭敬。

    明中信有些诧异,这是什么情况平时不知天高地厚的张采居然也如此乖巧,太诡异了!

    看看石文义,再看着锦袍中年人,一拱拳,“不知这位是”

    锦袍中年人在明中信一进房间,就上下打量着,一脸微笑,根本不说话。

    “中信,来见过牟大人!”石文义开口了。

    “牟大人”明中信有些疑惑。

    “这位是锦衣卫指押使牟大人!”张采补充道。

    哦,怪不得这两位如此恭敬,却原来是**ss!明中信有些明白。

    “见过牟大人!”明中信依旧是一拱手,不卑不亢道。

    “好,好!”牟斌连连叫好。

    石文义与张采也懵了,牟大人这是怎么了早前召见自己二人,一阵询问明中信的情况,之后二话不说,让自己二人带着他前来,难道就是为的说明中信好

    “牟大人过誉了!”明中信微笑道。

    “不知陆老可好”

    不知为何,明中信居然听出了牟斌此话中居然有一丝丝激动与不安。

    “陆老”明中信一眉。

    “陆明远,陆老!”牟斌强调道。

    “哦!”明中信恍然大悟,原来是找陆老的!一瞬间,有些事情也就想通了。

    怪不得刘老要用陆明远的名义发售科举的应试技巧,原来陆老在京师也是声名赫赫啊!看来,自己又欠了陆老的人情了!

    “陆老身体康健,精神矍铄,一切安好!”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而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也是一脸的恍然大悟,心中生出一丝明悟,还真是陆老啊!怪不得呢!

    “我听说,你要将明家尽数迁来京师,不知,陆老何时前来京师”牟斌满怀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遗憾道,“不瞒牟大人,陆老习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不会前来的!”

    “是吗”牟斌一阵失望。

    “不过,陆老说了,如果在京师遇到熟人,可以看看此物,以慰心绪!”明中信从怀中取出陆老给的信物,递给牟斌。

    “是嘛!”牟斌一见信物,双目放光,紧紧盯着信物,眼中闪过一丝泪花。

    咦!明中信震惊了,这位可是位高权重的大臣,难道还与陆老有不知名的关系

    想到此,看向石文义。

    石文义点点头,以目示意。

    牟斌拿着信物,久久无法平静心绪。

    现场一瞬间陷入了沉静当中。

    “唉!”牟斌长叹一声,收回目光,望向明中信。

    “恩师他老人家有什么话嘱咐吗”

    “恩师”明中信心下一惊,难道陆明远居然是牟斌的师傅显然,这是一句废话,人家牟斌都说出来了,还能有假!

    “陆老只说,让故人见见此物,并无其他吩咐。”明中信摇头道。

    “不知你与恩师是”牟斌望着明中信,充满了希冀。

    明中信摇摇头,老老实实道,“我与陆老乃是雇主与被雇的关系,并无其他特殊关系!”

    “真的”牟斌有些玩味地看着明中信,再看看手中的信物,看来,恩师还是未曾原谅自己啊!

    “千真万确!”明中信斩钉截铁道。

    “唉,也罢!你在京师有何麻烦,可以找文义!”牟斌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就算您不说,我也会找他的!谁让咱们是兄弟呢!明中信心下有些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