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一言不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一言不合

    而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却是震惊了。

    别人不知晓,他们可是知道这句话的份量的!牟斌此话的潜台词就是,你明中信以后是我罩的了,如果石文义罩不住了,可以来找我的意思啊!

    相应的,自己二人也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不用再怕别人说是以权谋私了。像如今只能暗中派人保护明中信,但今后却可以名目张胆地派人维护明中信了。因为,有了牟斌的承诺,相当于有了尚方宝剑了!

    “好了,早就听说名轩阁菜肴天下少有,咱们今日尝尝。”牟斌笑道。

    “好,牟大人尽管点,今日就当小子请您了!”明中信笑着回道。

    “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牟斌望着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金光。

    “牟大人如此给面子,那是名轩阁的荣幸!”明中信嘴甜道。

    而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却是望着这一幕瞠目结舌。

    这位指挥使大人可不同于常人,一直以来仁厚刚正,平常有人相请,根本就尽数推却,从无例外,今日居然如此给明中信面子,还让他请客,这真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了。

    “来,坐下,与我谈谈恩师在陵县的生活!”牟斌一拍椅子,冲明中信道。

    “好!”明中信应是坐下,将陆老的过往一一道来。

    随着明中信的讲述,牟斌眼中不时闪过一丝丝感怀与思念,显然在脑海中想像着陆明远。

    咣当一声,房门被踢开了。

    众人心下一惊,齐齐望向门口。

    一个少年走了进来,撅着嘴,冲明中信道,“我还饿,给我饭!”

    明中信哭笑不得地望着少年,一时竟无语了。这位可真是饭桶,这是几天未吃过饭了,还要!

    而旁边的石文义与张采却是大惊失色,站起身形就待呵斥。

    然而,牟斌却伸手拦住了他们。

    石文义与张采万分不解地望向牟斌,如果是往日里,有人打扰,牟斌虽然一向仁厚,但却也会极其不悦的。

    尤其是现在打断了他询问恩师的过往,更应该愤怒啊!

    但现在看来,牟斌眼中居然无一丝丝恼怒,有的只是满眼的玩味。

    这是何故

    “小子,这么没礼貌!快,向这位长者道歉!”明中信呵斥道。

    牟斌一听此话,迅速将目光望向明中信,满眼充满了骇然。

    然而,更令他骇然的是,那少年居然听话地上前,一躬身,“这位长者,我错了!”

    牟斌瞠目结舌地望着少年,再看看满眼欣赏的明中信,无语地看看头顶。

    “好了,我道歉了,给我饭!”少年站起身形,冲明中信一伸手道。

    明中信哭笑不得,只好应道,“好,你先回去,我马上过去,给你准备!”

    “无妨,你先去吧!”牟斌忙不迭道。

    明中信此时才发现,牟斌居然无一丝恼怒,好似急切地要自己离去。

    奇怪!明中信心中摇摇头,今日这事也真是奇了!这些人都不正常啊!

    “好,那您尽管点菜,中信就此失陪了!”明中信点点头,拉着少年出了玄厅。

    牟斌呆呆地望着明中信与少年的背影,满眼的疑惑。

    “牟大人,您看”石文义拿过菜谱,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文义啊!你这小弟了不得啊!”牟斌深深望了石文义一眼,若有深意地道。

    “哪能呢!牟大人,中信并非不懂礼数之人,今日也是逼不得已,还望您见谅!”石文义心下一惊,深怕牟斌对明中信有意见,连忙解释道。

    牟斌笑笑,不再答话,拿过菜谱,观看起来。

    石文义与张采对视一眼,眼中闪过浓浓的担忧。希望牟大人不要计较中信的失礼吧!

    “你小子,净给我添乱!”明中信一个脑爪蹦弹在了少年头上。

    少年摸着脑袋,瞪了明中信一眼,“谁让你离开那么长时间不宵理我!”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想吃什么,点!”明中信宠溺地摸摸少年的头。

    “真的”一提吃的,少年瞬间满血复活,满眼的兴奋。

    “假的!”明中信翻个白眼,抬脚走进房间。

    “骗人!”少年撅着嘴跟着明中信走进了房间。

    “小候爷,久候了!”明中信冲郭勋一抱拳道。

    “无妨,事情办完了”郭勋满眼笑意道。

    “唉!被这小家伙捣乱了!”明中信长叹一声,看看少年。

    “哼,是你不注意时间,要不然我会捣乱”少年满眼的不屑道。

    “好了!吃你的饭吧!”明中信好气道,“伙计,再上一份饭菜!”

    少年一听,瞬间高兴了。

    “小候爷,不知你今日前来有何事”明中信正色道。

    “好,既然明家主如此爽快,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郭勋坐直身形,正色道,“其实,我此次前来,是想与明家主合作!”

    “是吗”明中信不为所动,平静地看着郭勋。

    “对于明家主这酒楼的设计,我是极其钦佩的!”郭勋看看明中信,见他不为所动,继续道,“故而,我想与明家主合作。”

    “合作”

    “不错,合作!”郭勋肯定地点头道。

    “明某只知晓酒楼的经营,难道小候爷要与我合作开酒楼那就要让小候爷失望了,毕竟,我不能再培养一个对手啊!”明中信笑道。

    “不!”郭勋摇摇头,“我不是要与明家主抢酒楼的生意,而是想与明家主合作酒的买卖,当然,书坊也可以!其他也可以!我看重的是明家主的头脑,合作什么都可以!”

    “看来,小候爷对我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明中信玩味地看着郭勋。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不错,我对你确实调查了一番。”郭勋承认道,“但这只是基于我对你的好奇与好感,绝非恶意,还请明家主原谅则个!”

    “调查明某的人太多了,也不差您这一个,这倒是无妨,但那些生意明某已经有了合作伙伴,只怕要让小候爷失望了!”

    “不,咱们的合作机会很多的!”郭勋摇头道。

    “咦,这倒是要听听!”明中信望着郭勋眉不已,他确实感应出来,这小候爷绝不是无的放矢,那他这满满的自信从何而来呢他很好奇。

    “张管事,您与王氏兄弟的合作,我岂不是也可以分一杯羹!”郭勋一脸戏谑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面不改色道,“不知小候爷说的什么!”

    “明家主,我既然前来,肯定有一定的把握,您还是承认吧!”

    “承认什么”

    “明家主,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啊!”郭勋笑道。

    见明中信依旧不承认,郭勋无奈地一笑。

    “好吧!我来分析一下。首先,倚红楼、环采阁一系列变化皆是在你到京师之后的事;其次,你与寿宁候、石文义皆认识,当然,这一点不足为凭,但一切事情皆是以此为基础;第三,你在陵县的一系列动作都与京师的动作相仿;第四,张亮此人乃是突然出现的,而且他的身份查不到任何线索;第五,你与张亮从未同时出现过。”

    郭勋说完,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

    “好吧!我承认。”明中信点头道。

    “这就对了嘛!合作愉快!”郭勋微笑着伸出了手。

    “但是,小候爷,咱们不是已经在合作了吗”明中信正色道。

    “我说的是想更加深入地合作!”

    “更加深入”明中信皱眉不已。

    “不错,听说,你与王氏兄弟的银号要合作,算我一份!”

    “银号”

    “相信你们肯定缺少资金!我的加入肯定能够令你们的银号如虎添翼!”

    “不,我们当前只是在京师进行试点,根本就不需要再有人加入!”明中信摇头道。

    “你”郭勋阴沉着脸道,“明家主,相信你也不希望出现其他不可测的变化吧!”

    少年抬起头望向郭勋,眼中闪过一丝丝危险的光芒,站起身形,准备走向郭勋。

    “怎么威胁人”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明中信与郭勋望向门口,却原来是石文义。

    “哟,这不是石千户吗怎么,你要替明家主出头。”郭勋阴沉的脸更加阴沉。

    “你与明小弟有什么梁子吗何须我架梁子!”石文义脸色有些难看道。

    心中其实怒极,这郭勋明知道明中信乃是他的兄弟,居然还如此对待明中信,显然是不将他放在眼中。显然,平日里与自己称兄道弟只不过是嘴上说的好听而已,亏自己还将那些生意交给他的绸缎庄,真是嘴狗了!

    “明家主如何说”郭勋不再理会石文义看向明中信。

    明中信脸色肃然地望着郭勋,“小候爷,从即日起,环采阁与华祥绸缎庄的合作终止。”

    “希望你不要后悔!”郭勋紧咬牙关,恶狠狠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洒然一笑,“小候爷尽管试试。”

    “你!”郭勋愤怒之极。

    “你是武定候府的吧!”旁边的少年冷冷道。

    “你又算哪根葱!”郭勋不屑地看着少年。

    “我算哪根葱”少年笑笑,“希望你记住今日你说的话!”

    哼!郭勋气势汹汹走向门外。

    “小候爷慢走!”明中信补刀道。

    “希望你记住今日的话!”郭勋站在门口,转头望向明中信。

    “记住什么话啊”一个威严的声音插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