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张亮出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六章 张亮出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主上,那咱们下步要如何做”寒妈妈问道。

    “自然是与环采阁加深合作,只当不知此事!为环采阁留个好印象,也好在下步获取更大的支持!”

    “那倚红楼呢”

    “先不去管它,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成为历史,也就不足为虑了!”主上细思一下,“不过,寿宁候那儿可得注意一下,看他后续还有什么动作!得确保他不再涉足青楼行业,否则终究是一个隐患!”

    “还有,那张亮也得注意,毕竟他在倚红楼出现过,小心他来个两败俱伤,那咱们就得不偿失了!”

    “是,属下会留意的!”赛妈妈点头领命,“那明中信呢”

    “与张亮相比,他也不过是一枚棋子,就不用管他了!”主上一挥手,不屑道。

    赛妈妈一想,也是,一直以来那明中信只是操心名轩阁酒楼之事,根本就未曾介入过倚红楼,想必不需要担心,也就不再说什么。

    “好了,咱们稳步前进,争取早日取代倚红楼,做那京师第一青楼!”主上意气风发道。

    “是,在主上的带领下,咱们满春院一定会成为京师第一的!”赛妈妈发自肺腑地拍马屁道。

    不提这主仆二人把内麻当有趣,且说那张延龄。

    “中信,大事不妙啊!”张延龄冲进了明中信的房中。

    “哟,怎么每次张兄都给我带来不好的讯息呢”明中信抬头一见是张延龄,乐了。

    “唉,中信啊,不说笑了!你小子又有麻烦了!”张延龄也未理会他的调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道。

    “又怎么了”

    “有人说,你小子与张亮是同一人,还列举了诸多证据。”

    “真的”明中信依旧笑言道。

    “废话,我现在哪有心情与你说笑!”张延龄白了他一眼。

    “无妨,下步就将一举解决此事!”

    “你确定”这下,轮到张延龄惊奇了,这明中信根本就连思索都没有,就如此笃定,难道真的有关应对之策

    “伯爷,您还不了解我家少东家嘛!他从不说没把握的话!不做没把握的事!”旁边的吴阁主自豪地插话道。

    “那我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了”

    “哪能呢!我们明家上下感念伯爷对我家少东家的关爱,吴某在此代表明家上下谢过伯爷!”说着,吴阁主深深一鞠躬,向张延龄致谢。

    “嗯,这还像话!”张延龄一脸享受地接受了吴阁主的大礼。

    “行了,不要再这么整这些虚头八脑的话了,我与伯爷的关系岂是一两个感谢能够说清楚的!”明中信不耐道。

    “对啊!我们的关系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感谢!”张延龄一扬头,顺坡下驴。

    吴阁主心中好笑,您刚才可还很享受的!这少东家一句话,您马上就改弦更张了,真真是变脸的快哦!

    “对了,你到底有何良策说说!”张延龄凑到明中信面前问道。

    “到时自知!”明中信神秘一笑。

    又是如此!这家伙,你不装神秘能死啊!张延龄看着这张臭脸心中一阵膈应,赌气不再询问。

    明中信也不理会这小孩脾气的张延龄,站起身形就往外走。

    “你去哪儿”张延龄一见之下,急了,连忙问道。

    “去找良策!”明中信头也不回地回了句。

    张延龄想跟去,但又觉得掉份,在他犹豫之间,明中信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给爷上一桌好菜,爷就算被他气死,也得先吃垮他!”张延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赌气道。

    “爷,这名轩阁可也有您一份的,吃垮了,也是吃垮您的啊!”吴阁主提醒道。

    “你!”张延龄一阵气急,他娘的,自己一时情急居然说错了话,这酒楼可也有自己的一份,还被这掌柜的提醒。不行,得找点麻烦,气气这明中信。不然,早晚得先被他气死。

    张延龄眼珠滴溜溜乱转,在那想坏主意。

    吴阁主好笑地看看张延龄,回身下去准备饭菜,毕竟说什么,这张延龄也是老板之一啊!

    却说明中信出门,直奔报社而去。

    “咦,明兄,真是稀客啊!”在大堂中的王琪一见明中信,快步上前打招呼道。

    “什么稀客!我来找刘老!”明中信上下瞅瞅王琪,“哟,还真是像模像样啊!”

    “那是!”王琪臭屁地扬起下巴,得瑟道,“报社统一发放的服装,怎么样,神气吧!”

    却原来,王琪穿着报社统一派发的工作服---立翻领,对襟,前襟五粒扣,四个贴袋,袖口三粒扣。后片不破缝。正是中山装!

    记得当初向刘老推荐之套服装之时,还有过一番理论。

    刘老说是这报社的服装应该是长衫大褂,体现文人的特点,温文尔雅,也将报社的格调调高。

    但明中信却想推翻这些固有思想,还以古之意进行说明。

    这些形制其实是有讲究的,根据《易经》周代礼仪等内容寓以意义。

    其一,前身四个口袋表示国之四维(礼、义、廉、耻),袋盖为倒笔架,寓意为以文治社。

    其二,门襟五粒纽扣乃是代表,公平、公正、公开、严肃、谨慎。

    其三,后背不破缝,表示国家和平统一之大义。

    其四,衣领定为翻领封闭式,显示严谨治社的理念。

    其五,左右袖口的三个纽扣则分别表示报社的阶层,一颗乃是低级员工,两颗乃是编辑,三颗乃是总编辑,隐约间也分出了身份的高低,还不会令人反感。而且还在颜色上进行了区分,一颗只能是灰色,两颗是蓝色,三颗则是黑色,又是一道区分。

    而且,中山装的优点很多,主要是造型均衡对称,外形美观大方,穿着高雅稳重,活动方便,行动自如,保暖护身,既可作礼服,又可作便装。

    这一套理论居然令得刘老大加赞赏,故此才将其定为报社正装。

    “切!”明中信看着王琪的得瑟,嗤之以鼻。

    王琪眼睛一瞪,就待与明中信是论。

    “行了,别得瑟了!”黄举打断了王琪的表现之旅。

    “黄兄,可还习惯!”明中信一见黄举,拱手为礼,不再理会王琪,令得王琪在旁干瞪眼。

    “嗯,干劲十足啊,尤其是学业得到几位编辑们的指点,有了长足进步!真真是要感谢明兄给了这个机会啊!”黄举一阵感叹。

    “行了,咱们兄弟何必如此客气!”明中信笑打了黄举一下。

    “对!谁咱们是兄弟呢!就不来这些虚的了!”黄举脸色一歪,没正形道,“更何况,你这本就该对我们负责的!”

    “你呀!”明中信笑指着黄举,一阵摇头。

    “对了,王掌柜在里面!”黄举提醒道。

    “哦!”明中信眼珠滴溜溜转个没完。

    “行了,不贫了。进去吧,刘老刚好在!”黄举脸色一正道。

    明中信在黄举带领下,来到总编办公室。

    明中信在袖中一阵摸索,取出一物在脸上一罩,瞬间,变为了张亮。

    在门缝中观瞧一番。

    却见刘大夏正一本正经地在那低头审阅着什么。而旁边正坐着王清,正坐在那,静静等候。

    梆梆梆,张亮敲了三声房门。

    刘大夏抬头一看,“哟,稀客啊!”

    “拜见刘总编!”张亮一作揖,作怪道。

    “臭小子,找打是吧!”刘大夏笑道。

    “您这上任,晚辈还未曾前来拜访,这不,我想着,礼多总是不会有人见怪的!未曾想,刘老居然是不受礼之人,可不要见怪哟!”张亮调皮道。

    旁边的王清却已经傻了,这张亮居然与刘大人也如此惯熟他究竟是何许人也难道真的只是寿宁候府的门客

    “行了,别玩这些虚的了!正好,你来了,这王掌柜可是在我这抱怨了两个时辰了!说咱们那广告效果不明显啊!”

    “真的吗”

    “确实,虽然有报纸能够令得人们前去换取绿茶,但这也将咱们绿茶的品味降低了啊!要知道,这报纸可是一份才一文钱!相当于那绿茶是一文钱就买到了啊!”王清在那诉苦道。

    “你是怎么换的”张亮一皱眉,望着王清问道。

    “就是一张报纸换一袋绿茶啊!”王清有些不解道。

    “真的”张亮像看傻子般,瞪着王清。

    王清一见就知晓是自己误解了,讪讪道,“难道-----不对”

    “我的王掌柜哟,你可真真是个棒槌啊!”张亮一拍大腿,望着王清感叹道。

    王清一瞬间满面通红,也不知是被气到了,还是被羞到了。

    “说人话!”刘大夏见场面尴尬,解围道。

    “王掌柜,你这么些年就是如此卖茶的连基本的顾客心理都不知晓”张亮正正脸色,紧盯着王清,满面诧异道。

    王清的头更是低得快裤裆了。

    “我不明说,难道你也不动动脑子吗这一张报纸怎么就能换一袋绿茶”

    “行了,谁能有你那么多鬼心眼快说,究竟如何做”刘大夏脸色一变,催促道。

    “好吧,看在刘老的面子上,我就给你讲讲!”张亮长叹一声,冲王清道。

    “王某洗耳恭听!”王清一听,眼睛冒光地抬起头看着张亮。

    刘大夏也是一副感兴趣的模样,毕竟,这涉及到今后报社的发展资金问题,自是对此关心无比。

    “首先,你得懂得饥饿营销的理念。”张亮一脸神秘地言道,“饥饿营销就是通过调节供求两端的量来影响终端的售价,达到加价的目的。表面上,饥饿营销的操作很简单,定个叫好叫座的惊喜价,把潜在消费者吸引过来,然后限制供货量,造成供不应求的热销假象,从而提高售价,赚取更高的利润。”

    “另外,千万要记得,饥饿营销的最终作用不仅仅是为了调高价格,更是为了对品牌产生高额的附加价值,从而为品牌树立起高价值的形象。”

    “而日照绿茶就是咱们需要树立的品牌!而之前我让你请御医在报纸上对日照绿茶进行宣传,就是树立品牌的手段。所以,第一次,万不可让日照绿茶在市场上饱和,而应该是将其保持在一个适合的量上,让顾客对其产生强烈的兴趣,增加其购买**,但却时刻保持住不让市场饱和。”

    “那也就是说,我必须令市场上有人想买,但买不到!是不是这个意思”王清眼前一亮,言道。

    “不错!孺子可教!”张亮点头赞许。

    “但是,我让一份报纸换取大约一两茶叶,只怕这茶叶的价格是上不去了!”王清脸色一垮,后悔莫及。

    张亮沉吟半晌,王清望着沉吟的张亮,眼中越来越绝望,本来大好的形势,被自己一时疏忽给断送了,真真是愚蠢啊!

    “嗯!”张亮抬起头,望着王清,嘱咐道,“你要记住,既然木已成舟,那咱们就不要再后悔了。而是从今日起,日照绿茶分为三个等级,一,就是咱们以报纸换的茶叶,乃是最低等级,一两茶叶仅售两枚铜钱;二,就是中品绿茶,乃是选自极嫩的茶叶尖,经过‘杀青、磨光、造型’等一番繁杂程序炒制而成,一两茶叶售五十两银子;三,极品茶叶,乃是被处女以舌尖采摘,再以处女的体温温养数日,再行由处女亲手炒制,此为极品。百两银子一两。千万记住,即使是最低级的茶叶咱们也得每日有个数量,绝不能无限制供应。而中品茶叶一月仅售十斤。色极品茶叶仅售一斤。”

    王清都快听傻了,尤其是那最后一句,“一月仅售一斤”更是如同炸雷般在他耳边响起。

    而旁边的刘大夏却是眼前一亮,饱含深意地看看张亮,随后将目光投向了王清。

    而此时的张亮也是但笑不语,只是一直在看王清。

    王清在那犹豫不绝,确实张亮的主意听着就正,但一月仅售如此少的数量,这能行吗

    刘大夏隐讳地冲张亮笑笑,摇头不已,看来,他不看好这王清能够下此决心。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