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筹谋反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九十八章 筹谋反击

    “就是你的学业问题,你与黄举三人组一样,是要参加科举的,怎会如此不上心”刘大夏一脸的怪责道。

    “怎么个意思”明中信有些疑惑。

    “废话,就是你来报社请教名师大儒们的事情啊!”刘大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唉,您也看到了,初来京师就有如此多的事情,还是一件接着一件,我哪样能脱得开身,还是等等再说吧!”明中信无奈一笑道。

    “废话,学业重要还是这些重要?”刘大夏一瞪眼。

    “当然,当然是学业重要。之前是中信有些本末倒置了!”明中信见刘大夏生气,连忙承认错误。

    “说吧,你什么时候来?”刘大夏没好气道。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地看看刘大夏,小心翼翼商量道,“刘老,您看,现在正在紧要关头,明家学堂也在建设当中,一应事宜尽皆未曾安顿好,暗中还有位正在虎视眈眈,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我在其中穿梭安排,如果我现在进入报社学习,只怕也学不在心中,而且还会令编辑们对我的三心二意有所看法,岂不是事倍功半,倒不如我先将一应事宜安排妥当,步入正轨,到时,我再心无旁骛地投入学习当中,岂不是好?”

    “你呀!”刘大夏满眼的心疼,“就是不知心疼自己,这一切可以交给你的手下或者朋友嘛!事必躬亲,这是为上者的大忌啊!”

    “刘老,我也不想啊!”明中信苦笑道,“一应事物尽皆出自我手,大家并非十分明白,还得我在其中为其解释,就拿今日之事来说,您不也才刚刚接手报社吗?一应事物还需进一步熟悉理解,如果我不在其中解释,只怕会走许多弯路,费时费力,得不偿失啊!”

    “你小子,说着你,怎么又往我身上扯!”刘大夏一瞪眼。

    明中信讪笑不已,“哪能呢?我只是说事实而已,您这还是好的,如果他们不理解我的想法理念,就如同那王清一般,真的将事情做个南辕北辙,到时这烂摊子不还得我收拾吗?您说,我容易吗?说休息,谁不想呢,只是现在的明家经不起折腾啊!必须保证每个举措都不出错,才能在京师立稳跟脚啊!”

    “也罢,你的歪理就是这么多!说好了,如果明家学堂安顿好,你就必须安心学业。”刘大夏摆摆手,放松了要求。

    “好,只要明家诸项事宜安排妥当,您不让我学我还不乐意呢!”明中信调皮地冲刘大夏做个鬼脸。

    “你呀!”刘大夏噗嗤笑出了声,好气又好笑地指着明中信道。

    “行了,守得云开见月明了!您老终于笑了!”明中信笑言道。

    “好了,皮猴子,快滚蛋吧!”刘大夏笑骂道。

    “遵命!”明中信做个鬼脸,跑出了总编室。

    这小子!刘大夏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失笑道。

    明中信出了报社回身看看报社招牌,笑着自语道,“搞定,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对了,还得去那儿呢!”明中信眼神一凝,转身奔向了锦衣卫所。

    “小候爷,不好了,今日咱们的香水与内衣停止供货了!”樊凡满面急色地奔进了武定候府,向郭勋禀告道。

    “真的?”郭勋满面的不可思议之色。

    “是啊!环采阁来人向咱们通报,从今日起就与咱们停止了合作关系。”樊苦着脸道,“小候爷,您得出面啊!否则那些订货之人只怕要闹翻天啊!”

    郭勋面色铁青道,“做得还真是绝啊!还有多少订货之人?”

    “那真是太多了,这都是小的接到消息后,不敢再收订货单,马不停蹄前来向您求救来的!”樊凡苦笑不已。

    “环采阁怎么说的?”

    “她们说,从即日起,不会再向咱们供货,但合作一场,之前订的货一律由环采阁自己供货,当然钱还是咱们收。同时,她们还问我要订货名单来着。”

    “你给了?”郭勋神色一凝。

    “您想,我能给吗?我总得请示一下您吧!我拖着呢,说是今日订货单不在绸缎庄,明日再说。”

    “嗯!”郭勋阴沉着脸,紧锁眉头,思索着。

    “小候爷,难道这环采阁又有了新的合作对象?”樊凡小心翼翼问道。

    郭勋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樊凡望着郭勋阴沉的脸战战兢兢,不敢再说话。

    良久,郭勋回过神来,冲樊凡吩咐道,“好了,你先回去拖着,名单先不给环采阁。”

    樊凡一听,瞬间神色一垮,待要诉苦,但见郭勋阴沉的脸,不敢再行抗议,只好叹口气离去。

    “明中信,你还真狠啊!”郭勋见樊凡离去,咬牙切齿道。

    但想想牟斌的警告,心神一垮,皱眉思索解决之道。

    “明少爷,您来了!”锦衣卫所的两位护卫向明中信躬身行礼。

    “两位大哥辛苦了!”明中信回礼之间,不动声色地向二位示了一下好。

    “张千户在里面,您请!”二位护卫眉开眼笑,对视一眼,将明中信让进了锦衣卫所。

    “哟,稀客啊!”张采一见明中信瞬间满面堆笑迎了上来。

    “你们怎么都是这句话啊!好似我多长时间不上门是的!”明中信抱怨道。

    “咦,看来,你今天这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张采神色一凝,玩味地看着明中信。

    “得了,收起你那算计人的眼神吧!”明中信一撇嘴,“是好事!对你来说,是大好事!”

    “好事?”张采表示不信。

    “我想让你去一趟环采阁。”明中信放出句话。

    张采神色一喜,但看看明中信,收敛笑容,疑惑地问道,“你小子是不是又憋着什么坏呢?”

    “我这不是给你创造机会接触语嫣姑娘吗?”明中信一脸地为你好。

    “你小子有这么好心?”张采更加警惕,这小子,说不来什么时候就给你下个套,必须小心。

    “行了,我说实话,我需要你打着我的愰子,前去环采阁与那语嫣姑娘商议,明日让那凤家姑娘前去名轩阁进行表演,当然,出场费什么的绝不会少!”

    这下一听,张采更加紧张地望着明中信,“小子,你不是认识语嫣姑娘吗?而且好像你的话比我的话还好使吧?为何要让我去?”

    “这不是想给你创造机会吗?”明中信一脸委屈道。

    “说人话!有什么阴谋,先说清楚,否则我宁死不去!”张采一脸地被害妄想症模样,警惕地看着明中信。

    明中信好气又好笑地望着张采,情知,今日如果不将事情说明白,只怕这小子还真的不敢去。

    “行了,我怎么会有什么阴谋呢?来,我为你说道说道。”

    张采这才面色稍稍缓和下来,侧耳倾听。

    “其实,我是想来做个欲盖弥彰的局!”明中信悄声与张采一阵耳语。

    “真的,不会害我?”

    “哪能呢?我是那样的人吗?”明中信一翻白眼,诚恳地解释道。

    “嗯,你就是!”令明中信哭笑不得的是,张采居然连连点头。

    “好了,别贫了,去不去?”明中信一瞪眼。

    “好吧,看在能见我家语嫣的份上,我就辛苦一趟吧!”张采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

    “行了,快去!”明中信催促道。

    “得嘞!”张采一跳多高,冲出了锦衣卫,令得门前的两位护卫一阵震惊,咱千户这是怎么了,打春药了?

    “兄弟啊!你们的千户发春了,要小心啊!发春的男人伤不起啊!”明中信走到二位护卫的背后,拍拍他们的肩膀,道。

    说完,明中信摇着头万分叹息地缓步离去。

    二位护卫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明少爷说的是什么?但他们心里清楚,只怕自家大人这般情状与那明少爷脱不了干系!

    “兄弟,今日之事咱们只当不知晓,千万别传开,否则真有可能被大人灭口啊!”

    另一位则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做个闭嘴不言的手势。

    翌日清晨,突然,一阵阵叫喊之声划破了夜空。

    “最新消息啊!”

    “最新消息啊!”

    众百姓在家中竖耳倾听。

    “起航报社截获最新消息:名轩阁开展开业酬谢来宾活动,即将邀请环采阁凤氏姐妹与倚红楼胡姬前来同场竞技,不可错过的香艳对决啊!”

    “什么?”

    “环采阁与倚红楼同场竞技?”

    “香艳对决?”

    一时间这稚嫩的叫喊叫卖之声一下将平静的京师瞬间搅乱。

    百姓纷纷走出家门,扑向叫卖报纸的小孩们,获取他们手中的起航日报。

    翻开版面,瞬间傻眼,却原来,今日之起航日报与昨日截然不同,居然根本就没有儒家文章,有的仅仅是连环画及民生社情。

    当然,这也仅仅是那些读书人关心,而老百姓却是喜闻乐见,毕竟,不是谁都能理解得了儒家经典文章的,还是这些低俗社情符合咱们的口味。

    当然,今日大家没心情慢慢观看社情民生,一拿到报纸,就纷纷用眼睛扫描,看这此小孩们所喊是否是事实?

    然而,头版头条,一下映入了眼帘,“凤胡对决,巅峰决战,花魁之名,花落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