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二人同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零二章 二人同台

    知情人心中纷纷暗暗鄙视,你说你得罪谁不好,要得罪这位,这位可真是杀人不见血啊!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宣布消息,就将武定候府逼上了绝路!

    之前,大家可都在羡慕武定候府好福气,搭上了这位高人,不动声色间就将最大的利益拿到了手中,没想到几日工夫,就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武定候府居然被抛弃了,还是如此背动的抛弃。

    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现在自是有些人对此幸灾乐祸,而那小候爷郭勋面色铁青,但却还是忍着,纹丝未动。

    他知晓,只有再度恢复与明中信的关系,而后合作,才能够将损失的人气及声誉挽回,故而选择了隐忍。

    “第三,环采阁今后将会与名轩阁结成战略伙伴,共同享用资源。也就是说,今后环采阁的姐妹们将不定期在名轩阁进行表演。而名轩阁将为环采阁提供膳食供应。”语嫣又放出了个重榜消息。

    一时间,观众们为之哗然,名轩阁这是要与环采阁联手的节奏啊!

    而一些有心人却是心中一惊,难道之前的传言是真的

    这明中信真的是那环采阁背后的高人

    “好了,最后送上千手观音,为大家助兴!”语嫣宣布完后,瞬间光源全灭。

    观众们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舞台之上。

    又是一场视觉盛宴,令得大家看得如痴如醉。

    再好的舞蹈,再好的表演,都会谢幕。

    随着梵音阵阵,终于此次的对决谢幕了。

    但这次对决的内容却是丰富至极。无论是胡姬与凤家姐妹的表演,还是胡姬加入环采阁的劲爆消息,更有环采阁抛弃华祥绸缎庄,反而选择刘家布庄做为代理商的诡异新闻,加上名轩阁居然与环采阁互抛媚眼成为合作伙伴,小小几件事情,居然扯上了寿宁候府、武定候府、环采阁、倚红楼、刘氏等如此多的势力,真是令人咋舌不已。

    最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势力居然尽皆是围绕着一个人,明中信,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这明中信可是才来京师一个多月时间啊,居然能够将这些势力互相穿套起来,不管明中信是否是环采阁背后的高人,这人都不可小觑!这般手段,这般心智,绝对是要极度重视的。而且,等闲之下不可得罪!否则阴了你,你都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今日之后,这将是各方势力的共识!

    而这些,今日之后必将成为京师百姓茶余饭后的攀谈之资。

    而在表演之后,自是轮到了名轩阁的表演。

    表演完毕,吴阁主代表名轩阁上台,“首先,我对各位的莅临表示诚挚的欢迎,另外我对环采阁与胡姬们的表演表示衷心的感谢,下面有请东家上前宣布几个消息。”

    哟,居然还有好戏!一时间,观众们有些懵,这名轩阁今日是要将咱们往死里惊啊!观众们兴趣大增,聚精会神地望着舞台。

    却只见寿宁候与那明中信携手而行,来到了台上。

    “各位,想必大家都知晓,这名轩阁所占之地乃是候府购买!”寿宁候环视一周,开口道。

    台下之人纷纷点头,这是众所周知之事。

    “而名轩阁却是山东陵县人氏明中信的招牌!”

    不错,这山东名轩阁可是随着明中信的小册子流传于京师,大家自是知晓乃至明中信所创。但大家关心的是寿宁候接下来要宣布的。

    “故而,京师名轩阁其实是我与明家主共同出资一起办的,但这只是我们合作的第一步,接下来,我将宣布我们的第二次合作!”

    哇!戏肉来了!一时间,众人目不转睛地望着寿宁候,深怕听差了他宣布的消息。

    “第二次合作将是琉璃!”寿宁候宣布道。

    什么琉璃大家尽皆懵了,那可是极其珍贵的货物,而且是有价无市啊!难道这寿宁候与明中信将要大量购买,然后来到京师贩卖

    “具体合作将是三方合作,也就是候府、明家、窖场,有请马厂主。”寿宁候继续道。

    马厂主什么马厂主观众们纷纷左右打听,怎么冒出来个马厂主

    却只见从旁缓缓走来一位,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技术痴马厂主。

    “这位就是窖场马厂主,今后具体的琉璃生产事宜将是由他负责,而我与明家主将分别提供资金与技术!”

    哇!现场再次沸腾,这话的意思就是,寿宁候提供资金,而那明家提供技术,难道明家已经掌握了琉璃的制作之法这消息可是太劲暴了!

    那将意味着大量的金银流入这三人的腰包啊!是不是真的大家深表怀疑。

    而那马厂主却并不说话,反而从怀中取出一个锦盒。

    突然,全场陷入一片漆黑。

    啪,从天而降一道光源,直射马厂主。

    却见他满面激动地颤抖着手,缓缓打开锦盒,猛然间,一道五彩霞光喷射而出。

    哇!现场为之沸腾,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寿宁候的声音传出,“此乃是马厂主试制而出的五彩琉璃球,今日在此售卖,价高者得!”

    什么要售卖这可是琉璃!还是拳头大的琉璃!

    而那马厂主一听要售卖,满面不舍。

    明中信在旁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下面,请拍卖师上场!”寿宁候宣布道。

    咦!还有拍卖师这是什么鬼

    “拍卖,就是出卖寄售的货物,公布底价,由各位顾客出价争购,到没有人再出更高价时,就拍板,表示成交。”旁边明中信解释道。

    “拍卖师就是主持拍卖的人,而此次琉璃拍卖就由张亮张管事担任拍卖师。”

    旁边一位男子,迈步上了舞台。正是那管事张亮。

    随之,伙计们搬上来一个半人高的平台,上面放着一把锤子。

    “候爷,明家主!”张亮上台后,躬身向寿宁候与明中信施礼。

    小候爷郭勋一阵疑惑,紧紧盯着明中信与张亮打量个不停。

    难道自己判断有误这明中信与张亮还真是两个人

    身披斗篷之人耳语道,“怎样,我没说错吧!这明中信与张亮根本就是两个人嘛!”

    “公子英明!”另一人恭维道。

    底下的观众尽皆是一脸的恍然大悟,耳语不已。

    “看,明中信与那张亮同时出现了,这根本就是两个人嘛!”

    “对啊,对啊!”

    “唉,传言真不能信啊!”

    至此,几日前的传言不攻自破。

    台上寿宁候、明中信与那张亮寒喧两句,上台直奔二楼,继续观看拍卖。而马厂主恋恋不舍地将锦盒交与张亮。

    张亮站于平台之后,未语先笑。

    “各位,此次乃是张某的第一次亮相,说实话,被候爷与明家主委以如此重任,张某真心有些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到现在都感到忐忑不安!”

    台下哄然大笑。

    “但是,既然张某上了这个台,就必须为候爷与明家主负责,所以,呆会如果张某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坑您多花银子啊,害您心痛啊,还请原谅则个!张某在此提前鞠躬谢罪了!”说完,张亮转过平台,面向大家,还真的鞠了一躬。

    大家一听,掌声雷动,不自禁心生好感,这位张管事还真是实在啊,就是说话挺逗的。

    “在此,张某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规则。”张亮回到平台后,手扶平台开口道,“大家应该看到了身前桌上的小牌了,如果您中意这琉璃,请举一下小牌,就表示您在前者出价的基础上加价十两银子,当然,您也可以直接举牌喊声加一百两,或者一千两,反正是越多越好,我相信,候爷与明家主是会很高兴的!”

    话音刚落,现场一片笑声,这家伙,还真是的,连老板都敢调戏。

    “但是,大家请注意,如果我问了三声之后,再无人出价,我可是会敲下锤子的,到时,您即使加价一万两,那无也是没辙的!所以,还请您及时出价,千万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哦!”张亮一脸的耍怪道。

    “好了,别贫了,快开始吧!”有那迫不及待的观众大声催促道。

    “好了,看来,这位客人急着想要买回家去欣赏了,我就不再忽悠你们了!”张亮一脸的逗逼样。

    大家一看,这张管事说话可真是太好玩了!不禁止是摇头失笑,好感成倍地增加。

    “咱们书归正传,这个五彩琉璃球,底价五十两银子,每次加价十两,开始竞价!”张亮脸色肃然道。

    不知为何,大家此时见到满脸肃然的张亮,居然是满心的笑意,总觉得这家伙太可笑了,即便是这样严肃,依旧改变不了他是逗逼的性格。

    故而,一时间,大家竞然都在看张亮,而忘了竞拍。

    台上的张亮一见久久无人竞拍,满脸的肃然瞬间瓦解。

    张亮双手一拱,低头哈腰,冲四周一通鞠躬。

    “各位小爷大爷老爷,还请看在张亮混饭吃的份上,咱竞个价呗,否则今晚张亮可就得露宿街头了,拜托大伙了!”

    全场哄然大笑,这才对嘛!不要一脸正经,咱们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