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贼人授首-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十六章 贼人授首

    仿佛感受到兰馨儿的担心绝望,明中信回身送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13  而后,明中信面向福伯吩咐道,“看看大母怎样了。”

    福伯挣扎着来到车前,矮身将手伸到车底,按了一下,却听“咯吱吱”一阵声响,蓬车四散开来,车内景象一一览无遗。

    只见老夫人静静躺在车中,小月被小兰紧紧按着嘴巴,二人惊恐的眼神望着车外。

    明中信、福伯、兰馨儿、小竹脸色为之一变。

    “老夫人怎么了!”福伯惊叫一声,扑倒在车厢。

    小兰放开小月,却听小月说道,“贼人攻击时,老夫人气急之下,突然晕厥了。”

    闻听此言,明中信血色瞳仁一紧一缩之间,血红色越加浓重,目光幽森无比。

    旁边兰馨儿眼中,明中信那血色瞳仁中充满了冷森冰意。

    不自觉,兰馨儿打了一个寒颤。

    这还是自己的明哥哥吗?

    明中信缓缓转头面向贼人。

    回转头颅的明中信,眼中寒意更胜,隐隐间浓重的血色显现其中,语气却平静无波地道,“为何围攻我们?”

    瘦削中年人没来由地心中一寒,“求财。”

    “是吗?”语气更加平静。

    “是。”

    随着这句应答,“幻”,一声断喝,明中信的身形动了。

    在瘦削中年人眼中,明中信的动作明明是那般地缓慢,然而,却在眨眼间来到了自己近前。

    瘦削中年人待要躲避,却见眼前一道银光闪过,眼前一暗,彻底陷入了黑暗。

    “冰魂剑魄”,随着这声低喝,其他站着的贼人也是纷纷倒地。

    福伯、兰馨儿及三位丫环眼中,明中信只是缓慢地向贼人们走去,贼人们却一动不动,等明中信走到他们近前,他们就纷纷倒地。

    几人一阵哑异,这太玄幻了吧,那些贼人不会是死人吧!

    却见,明中信站于所有贼人之中,瞬间一阵强烈的咳嗽传来,弯腰低背,喘息不止。

    久久未动,待他回身,兰馨儿和福伯一眼望去,兰馨儿一阵惊叫,晕了过去。

    “小姐,小姐。”小竹扶着兰馨儿哭泣。

    福伯心中也是一惊。

    却原来,明中信双眼流淌着两行血泪,一双瞳仁彻底变成了血红之色,身形摇摇欲坠。

    福伯也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但毕竟见多识广,马上挣扎着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明中信。

    明中信强自伸手把了一下福伯的腕脉,翻手将一根银针插在了福伯身上。

    福伯长出一口气,神情瞬间轻松了许多。

    “扶我过去。”明中信一开口,却见一股鲜血流淌而出。

    “少爷!”福伯一阵心痛。

    “扶我过去!”明中信声音更寒。

    两人挪着脚步,走向蓬车。

    “咻、呼”“咻、呼”,一阵跑步声传来,却只见大道上,一阵尘烟滚过,灰头土脸的学员们跑来了。

    明中信听闻此声,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却未回头。

    在福伯的扶持之下,明中信挣扎着来到蓬车近前。

    小兰、小月翻身下车。

    明中信望向老夫人。

    却见他双目紧闭,面色紫青,晕厥不醒。

    明中信双手探向老夫人的腕脉,半晌,脸色一变,挣扎着爬上车厢,盘膝而坐,闭目少顷,手指翻转贴于老夫人胸前,凝滞不动。

    却见他的手指明粗时细,仿若小蛇蠕动般按压老夫人胸前大穴。

    瞬间,明中信脸色变为铁青色,斗大的汗珠落下。

    醒转过来的兰馨儿抬头望着明中信,眼中擒泪,紧紧捂着嘴巴,不断地摇着头。

    在场之人未敢打破这份宁静,皆站立着望向明中信。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夫人脸色虽渐渐好看,但仍是一脸灰败之色,不过比之前却有了好转。

    突然间,明中信嘴角鲜红的血液喷涌流淌。

    呼,呼,明中信喘着粗气,终于将手挪开。

    稍稍缓和一下,明中信抬手从怀中取出几根银针,慢慢摸索着插在老夫人心口之上。

    众人一脸紧张地望着老夫人和明中信,却不敢打扰明中信。

    “回府。”而后,他紧闭双目。

    “那这些人?”福伯问道。

    “送官。”明中信轻言。

    众教习、学员也感觉到了现场的低气压气氛,大气都不敢出。

    但他们望着满地的贼人,心中一片火热,眼中流露出了疯狂的崇拜之意。

    明教习武艺如此超绝,以一人之力就将贼人拿下,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虽心心潮澎湃,但学员们还是按压下激动的情绪,默默上前抬起老夫人与明中信,送到马车之上,一起回转明府。

    另外一队,在福伯指挥下,将贼人们一一扔上蓬车,架着横木直奔县衙。

    “报,明家遭劫,前来报案。”

    “什么?”钱师爷一阵头晕,这明教是怎么了,就不能消停一会儿,这才多久,命案之后又要打劫?

    “明家已经将贼人全部拿下,现已送来县衙。”吏员禀报道。

    “哦,原来已经被拿下了。看来应该不是明教,明教怎会如此轻易就被拿下。”钱师爷松了一口气。

    “拿下,谁拿下的?”

    瞬间,他就不淡定了,明府居然自己将贼人拿下。

    “还未问明,先来禀报。”吏员心中一阵吐槽,你不是说,凡明府的事都要立刻禀报嘛。

    钱师爷也反应过来,还是自己去问吧。

    钱师爷转到堂前,却见福伯浑身浴血,身后紧跟着一群娃娃兵,身前放置着一些五花大绑的贼人。

    不少嘛,起码得有二三十人。钱师爷再次不淡定了。这可真是大案呀,什么时候l县有这么一股匪徒了?这不是往县尊大人脸上抹黑嘛。

    “钱师爷,我家老夫人遇袭,现在将他们全都拿下,特来报案。”福伯上前拱手为礼。

    “哦,且将细节慢慢道来。”钱师爷平复一下心情,且听他们怎么说。

    却原来,福伯陪着老夫人和兰馨儿去上香请愿,希望保佑明家平安吉祥,明家少爷此次科举高中。

    却不料,在快到白玉娘娘庙时,路遇五六个人。

    这些人来到近前问l县县城怎么走,福伯笑着指点,还问他们是探亲还是访友。

    两队人马一团和气,即将错身而过时。

    兰馨儿问老夫人说,“姑奶奶这白玉娘娘庙灵验吗?”

    小兰抢嘴道,“灵验啊,以前咱们明家老爷赶考前,就是拜的白玉娘娘,后来明家老爷一举高中,老夫人后来还到此还愿呢。”

    老夫人点头称是。

    在那几人听到“明家”二字后,面色骤变,瞬间变脸,抽出兵刃,将众人围在了当中。

    说要,“劫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