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算计中信-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一十四章 算计中信

    “咋!明小友又出什么事了?”李东阳一皱眉问道。

    “事倒没出,不过也快了!”李兆先一脸忧虑。

    “咦,这倒新鲜,你快成半仙了!”李东阳戏谑道。

    “父亲,这次只怕是难以摆平了!”

    “哟,说说看,他又惹什么人了?”李东阳放下手中的书本道。

    “这次惹得更大了,他是将全京师的读书人都惹了!”

    “什么?”李东阳一听猛然坐起,瞪大双眼,望着自己的长子。

    “事情是这样的!”李兆先一五一十将名轩阁中发生之事细细道来。

    “这小子,真是不省心啊!”李东阳头痛无比,这下,他还真的没什么办法了!毕竟,明中信如此嚣张地将整个京师的读书人都得罪了个光,他总不能强行压制下京师读书人的愤怒吧!

    “老刘头呢?他在不在现场,他就不知道压一压明中信吗?”李东阳问李兆先道。

    李兆先就待答话。

    却只听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老李头,你在背后又说我什么坏话呢?”

    一个人步入了房中。

    “老刘头,我还正要找你呢!你说,你一大把年纪了,你是干什么吃的!还任由明小友乱来啊!”李东阳一见来人,横眉冷对道。

    “唉,我也想阻止啊!可是,就连明小友也没办法阻止,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刘大夏长叹一声,冲李东阳一摊手,表示无能为力。

    “明小友也无法阻止?”李东阳瞪大双眼。

    “不错!你是不知道,现场是有多混乱,什么事都出乎意料啊!”刘大夏点头苦笑。

    “难道有人在诚心陷害明小友?是谁?究竟是谁?是不是那暗中给明小友使坏之人?”李东阳一皱眉直接往阴谋论上走去。

    刘大夏看着李东阳一阵叹气,“老李头,你说你这是何苦,明明如此关心明小友,还这般对待于他!你呀,真是自已找罪受啊!”

    “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快说,究竟怎么回事?”

    “没有阴谋,没有算计,只不过是出了点状况,有人好心办坏事而已!”刘大夏摇摇头,解释道。

    李东阳不再说话,只是瞪着刘大夏等待他的进一步解释。

    刘大夏见李东阳如此,只好一五一十将现场的情况予以说明,顺便将吴阁主好心却办了件傻事的事一一道明。

    “就是如此,当时我与明小友皆在现场,但边长莫及,只好任由他得罪人了!”

    “原来如此!”李东阳点头表示理解,但瞬间瞪着刘大夏,质问道,“但你个老小子明明就在现场为何不想办法补救,却来我这儿干吗?”

    “老大,你就行行好吧!在名轩阁就被那明小子坑了一把,你现在还埋怨我!”刘大夏一脸的幽怨。

    “说吧!难道你个老小子已经找到了解决办法?否则,你怎会有这心情前来这儿,难道不怕我怪罪吗?”李东阳看着刘大夏,心中有些醒悟,在他心中,这刘大夏是个负责任的人,如今他还有心情来此,只怕事情已经解决,或者是事情已经严重到要与自己商议。

    但从整件事情来看,还在可控范围,根本就用不着自己操心。

    “对,我给他出了个主意,所以他才放我回来。”刘大夏心有灵犀地点点头,承认道。

    “我就说嘛,你老小子既然在,怎会任由明小子出事!”李东阳心怀大慰,开怀道。

    “你们这是把我当白白当劳力啊!”刘大夏不让了,“我好命苦啊!”

    “行了,老刘头别装模作样了!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得什么便宜了?我都快操碎了心才是真的!”刘大夏闻听此言,瞪眼道。

    “你说,你那刘家布庄得了香水、内衣及化妆品的代理权,这是多大一块利益,还说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李东阳略带嫉妒地道。

    “这?”刘大夏有些语塞。

    “而且,你那报社,你敢说不是明小友为你谋划的?那又对你今后的发展有何助益,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能不能别这么虚伪!”

    刘大夏一听,讪笑不已。

    “如何?没话说了吧?”李东阳一脸的不屑。

    “别说这么直白嘛!我可真的是操了不少心啊!”刘大夏一脸的谄媚道。

    “咦!你刚才说什么?”猛然间,李东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脸的疑惑道。

    “我说了什么?”刘大夏也有些懵,被李东阳这无厘头的一问搞懵了。

    “对了,你说你被明小子坑了一把!说,怎么坑你了?”李东阳一拍大腿,想起来了。

    “这?”刘大夏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李东阳。

    “怎么?没脸说?”李东阳一脸的戏谑道。

    “倒不是不能说,而且我此来就是想与你商量一上,让你拿个主意,只是”刘大夏有些迟疑。

    “只是什么?”李东阳追问道。

    “只是,我也不是很确定是否被那明小子坑了!”刘大夏有些不好意思道。

    这下李东阳更感兴趣了,目光泛光地道,“说说,我看明小友又有什么鬼主意?”

    “其实,这次还真是我上赶着被坑的!”刘大夏苦笑道。

    “活该!”李东阳一撇嘴。

    “老李头,你再这样,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刘大夏有些恼羞成怒道。

    “好,好,是我不对,你快说!”李东阳没诚意地陪罪道。

    “哼!”刘大夏冷哼一声,继续道,“你也知晓,兵部不是准备搞次武举吗?”

    “嗯!”李东阳点头承认。

    “我就想,明小子的明家学堂不是设有武堂嘛!就想,他那儿是不是也有些人才,所以去告诉明小子,问他是否有心让学员们去参加武举?”

    “然后呢?”李东阳兴趣大增,追问道。

    “明小子到是爽快,极力要求参加,而且代表学员们向我致谢。”

    “这很好啊!也是好事!老小子,你办了一件大好事啊!”李东阳赞扬道。

    刘大夏苦笑一声,继续道,“坏就坏在,我质疑了一下学员们谋略,这下可坏了,明中信居然说大话,说是他的学员随便找出一位就是武举中的翘楚,我一时激愤之下,与他打了个赌!”

    “老小子,这次你可上当了啊!”李东阳抚须微笑道。

    “是啊,还是你了解那小子!”刘大夏一脸钦佩道。

    “快说说,你与他打了什么赌?”李东阳一脸的期待道。

    “我想要测试一下武堂学员的谋略及武经,说是如果他们达到我的标准,我就将我任职兵部的经验倾囊相授,让他们通晓兵事,了解政事。”

    “哇,你老小子可真敢啊!”李东阳摇头叹息。

    “不错,现在想来,我还真的上了大当了!”

    “说说,明小友究竟是用何诱饵让你上的勾?”李东阳有些好奇。

    “他以一桩生意让与刘氏宗族作为代价!”刘大夏老脸一红,喃喃道。

    “一桩生意?”李东阳惊讶无比地望着刘大夏。

    “不错,一桩生意!”

    “明小友还真舍得下血本啊!”李东阳以一种羡慕的眼光望着刘大夏,叹道

    “这小子就是给我下的套,后来我才想到,这小子就是引我入套!”刘大夏愤愤不平道。

    “嗯!”李东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依我看,明小友绝对是拥有绝对的把握才与你打这个赌!”

    “我也是后来才想到,明小子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绝不会任由我占便宜的,而且,在我看了那赵德明的书法造诣之后,就更加确定了!”

    “这是为何?”这下,李东阳有些不明白了。

    “你记不记得,那些学员跟了他多长时间?”刘大夏反问道。

    “大概有个一年左右吧!”李东阳细思一下,回答道。

    “那你是没计算上他的时间!你不记得了吗?他从县试到院试,用了多长时间,他又在陵县待了多长时间?”

    “对啊!这样算下来也只有短短的两三个月吧!”李东阳目光一亮,但随即一阵骇然,望向刘大夏。

    “两三个月?”

    二人同时摇头叹息,“妖孽啊!”

    “你说,既然他有这么强的教授本事,这些又跟随了他近两个月的学员的武经谋略又达到了何种境界?我又有多少胜算?”刘大夏满面懊悔道。

    “老小子,自求多福吧!”李东阳幸灾乐祸道。

    “你说,明小子小小年纪,怎会有如此的本事?”这次,刘大夏没有针锋相对,而是皱眉道,“要说只是自己天赋异禀,学究天人,还有可说,但他是如何将这些学员调教得如此逆天的?”

    “细思之下,确实有此不合常理!”李东阳也深表怀疑,“明小友怎会如此逆天吗?”

    二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这是他们二人不知明中信有归元塔如此逆天的宝物,否则就不会如此惊讶了!

    “说吧,你老小子又想如何阴明小友一把?”李东阳不再纠结于此,皆因他们再纠结也于事无补,谁让明中信就是如此逆天呢!

    “别这样说嘛!我有那么阴险吗?”刘大夏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