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回归本魂-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二章 回归本魂

    现在,即便是让他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赵明兴等学员的生命,他也会贡献而出,但世间没有什么后悔药,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得他无比绝望。

    前世,他就是如此,对兄弟、红颜的生死无能为力,待得他有能力之时,却再也无法挽回这些遗憾,今世,难道又会是如此?

    赵明兴等七位学员,只怕是他在今世第一批被无情抹杀的兄弟了!

    一时间,明中信脑海中闪过前世的诸多遗憾,兄弟在身边死亡,自己无力救援,红颜容颜极限速度的衰老,他手握至尊养颜丹,却无力挽回,亲人被仇家斩成肉酱,他却只能眼睁睁望着,痛哭流涕,还得紧紧捂住自己的口,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响。

    这一切的一切如同电影般在脑海中一一闪过,那般痛楚、那般撕心裂肺的苦楚,仿佛又再次经历了一遍。

    他心痛如绞,喘气如雷,但却进气无丝,眼中再无焦点,眼中死气弥漫,了无生机。

    如果无人救他,只怕他会就此窒息而亡!

    “家主,家主!”一阵喊声进入明中信的耳朵。

    家主!家主!明中信无意识地重复着这声喊叫。

    突然,明中信激灵灵打个冷颤,眼中的死气之中闪过一丝光亮,明眸转向来人。

    兵灵啊!明中信无意识地看着来人,叫出了来人的名字。

    兵灵?明中信瞬间眼睛睁大,射出一道寒光直冲兵灵,兵灵都未来得及躲闪,胸前被射了一个大洞!

    好在,兵灵只是灵识化体,只要兵家空间不崩塌,自是不会消亡。

    但经此一射,明中信也回过神来。

    望着兵灵,明中信心如死灰地问道,“学员们的尸体呢?”

    兵灵看看自已胸前的大洞,依旧面无表情地望着明中信,回道,“他们已经出了空间!”

    “出了空间啊,要安葬好啊!”明中信无意识地回道。

    兵灵没有丝毫反应地站在那处,缓缓修复自己胸前的大洞。

    出了空间!明中信重复这句话,仿佛感觉到了不对,渐渐地明中信的眼神中一丝疑惑闪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他们还活着?”明中信不确定道。

    “是!”兵灵点头道。

    “真的?”这下明中信听了个真真切切,一时激动,双手抓住了兵灵的双臂,然而,嘭一声,兵灵的双臂被直接捏爆了!

    但兵灵却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淡淡然,回应道,“不错!”

    明中信的神色瞬间变好,眼光放亮。

    一扬手,一道功德直奔兵灵,一瞬间,兵灵全身紫气盈绕,满血恢复,甚至比之前更加的威严。

    而此时的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心思理会他,凝聚神识就待返回**。

    然而,一种桎梏之力禁固了他,令他无法离开。

    什么?明中信心下一惊,难道就无法离开了?

    兵灵看着明中信,道,“以您现在的神识之体,根本就无法离开,必须得”

    未待兵灵说完,明中信眼前一亮上前迫不及待地追问道,“要如何才能离开此地回归身体?”

    “必须得将这一身功德散去!”兵灵接话道。

    “什么?要散去一身功德?”明中信不可置信地望着兵灵。

    自己可才刚刚利用功德重塑神识,如果散去,岂不是要将这神识之体也得散去,那般的话还活个什么劲?

    “不错!”兵灵面无表情地应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吧?”

    “只因为这神识之体太过强大,而那具身体与魂体无法承受,限于规则,故此才无法离去,回归身体。”兵灵解释道,毕竟,他乃是这归元塔所孕育,自有一番神异,了解这些规则。

    “太过强大,太过强大!”明中信口中喃喃自语,低头思索,任何事物也没那么绝对,一定有什么变通之法,想当初兵灵不就说这兵家空间一月只能有三人进出,多了兵家空间会自动排斥,杀死进入之人吗?如今呢,自己想到了变通之法,运用功德补偿,从而获得驻留时间,不也效果极佳吗!我还不信了,如今找不到解决之法。

    强大的话,变小不就可以了!散去一些功德?明中信细思如此的作法是否可行!

    然而,看看自身这个功德神识之体,尽皆面满了功德,如果被散去一些,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也许会缺胳膊少腿,想想就渗人啊!

    那如果压抑功德呢?突然明中信眼前一亮。

    但如何压抑呢?明中信皱眉不已,确实,自己这可是要回到**当中,如果稍有不慎,进入了**,但如果不稳定,到时轰一声,只怕自己的**就粉身碎骨了!

    压抑?压抑?压抑的另一面不就是隐藏吗?隐藏起来呢?明中信又思考到了一种方法,如何隐藏呢?

    忽然,灵光一闪,对啊,自已的魂体不是毫无功德吗?如果将魂体与神识之体合体呢?那样可不可行?

    试试,不行再说!

    想到就做,明中信转身飞身冲出了归元塔,神识一展,瞬间飞上了塔顶,这次倒无伟力阻拦,顺利地进入了功德碑所在空间,来到魂体附近。

    望着毫无紫意的魂体,明中信尝试将神识伸展进去。

    然而,当他刚刚接近魂体之时,却只觉得一阵强力的拉扯之力,拉着他向魂体附去。

    轰,神识居然有了一秒钟的失神,随后,就只见到了无限的天穹,自己这是怎么了?明中信心中一阵大惊。

    随着心中动念,天地居然旋转,定下心神一看,却原来,自己刚才是躺在地上的,而旁边正是那功德碑。

    明中信瞬间想通,自己这是进入了魂体,难道合体了?

    一瞬间,明中信惊喜非常。

    低头观瞧,却原来,还真的是,不过,只是此时的身体状态,无丝毫的紫意,有的,只是晶莹剔透的手臂,细嫩无比的肌肤,一种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自己前世的魂体啊!

    久违了,老朋友!明中信一阵感触涌上心头,眼眶瞬间湿润了。

    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体查了一下,毕竟是自己的东西啊,就是如此的契合,无一丝刚刚合体的不适,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

    对了,功德呢?明中信心中一阵忐忑,不会合体之后,功德已经离体而去了吧!

    神识一动,内视起来,哦,还真的是,无一丝一毫的功德!

    罢了,没有就没有吧!明中信心中一阵悲凉,这老天爷还真的是耍自己啊!一劫紧跟一劫,这是要玩死自已的节奏啊!

    不过,还算你有良心,未曾令得我的神识之体有所损伤,这只怕是唯一的好处了吧!明中信心中涌起一丝庆幸。

    可惜啊,我的功德!明中信转念一想,却是心头一痛,口中发出一阵哀嚎。

    突然,体内一阵悸动。

    怎么,难道还有后遗症?明中信心中一惊。

    连忙检查,心下大喜,一片紫意盈盈从泥丸宫处喷涌而出,不是别个,正是那功德,循根而去,来到泥丸宫处,却只见泥丸宫中,一粒紫黑色的圆珠旋转着,喷出功德。

    哦,明中信恍然大悟,功德并非离体而去,而是被压缩在了泥丸宫处,只需自己想,就可调用,真是太方便了!

    看来,自己选择合体还真的是一招妙棋!我真是天才!不由得,明中信心中一阵得意。

    明中信尝试着控制,心虽感念,让功德停止喷涌,脱口而出,“止!”

    却只见那圆珠转动逐渐变慢,缓缓停止,功德,也不再往出涌。

    哟,还真的是意念控制,真的是太方便了!明中信心中窃喜。

    这下,可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想到此,顾不得详细检验合体之后的好处,神识闪动,就待回归肉身,但他心中一闪念,好似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一般,但却一阵恍惚,记不起来了。

    罢了,还是先回肉身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