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神识炼药-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十七章 神识炼药

    本来,老夫人吩咐平安要紧,想将钱财给他们了事。

    却不料,这13些人得寸进尺,还要将老夫人虏走,这就不能答应了。

    于是,福伯上前与其激战,放倒几人,本来胜利在望。

    却不料一声呼哨响起,从旁边树林又蹦出一些贼人,原来这些贼人还有帮手,看来应该是早有预谋的。

    不得以,福伯发射响箭求援后,与这群人浴血奋战,但却寡不敌众,节节败退。

    眼看就要被俘虏,这时接到示警的少爷带领学堂教习学员们及时赶到,救下了他们。

    钱师爷一阵心惊,还真是来l县的,那么这些人的初衷是什么呢?

    福伯在案件记录上签字画押。

    望着五花大绑的贼人,钱师爷心道,看来线索得着落在他们身上了。

    吩咐道,“来人,将他们弄醒。”

    捕快班头上前一顿胖揍,但这些人还是无法醒转。

    “我家少爷说了,下手太重,呆会,他们自会醒转。”福伯解释道。

    哦,那我先去禀报东主吧!钱师爷拿着案件记录直奔后堂。

    柳知县看着案件记录沉吟不语。

    “你说,这会不会是明教所为?”

    “学生不觉得这是明教所为,从明府众人口中所述事实来看,这就是一宗临时起意劫掠财物的案件。明教的话应该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此番做法手段不象明教。”

    “也对,那-----”

    “报,贼人们全疯了!”吏员惊恐的声音传来。

    “什么?”二人对视一眼,骇然变色。

    县衙大堂,清醒过来的贼人们一个个面容惊恐,全身发抖,双手在空中挥舞,仿佛见到异常恐怖的事物般,瑟缩着躲向墙角。

    捕快班头大声恐吓,棍棒相加,都无济于事。

    柳知县和钱师爷无语地望着眼前这一幕。

    “这是为何?”众人转向福伯,疑惑地望着他。

    福伯一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实则,福伯心中也是一阵惊疑,少爷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让他们如此模样。

    没办法,贼人们如此状态,根本无法问案,柳知县只好让人将他们尽数关押在牢房,让大夫来为他们诊治一番后,看是否有所好转再说。

    “你家少爷如何了?”柳知县和蔼地问道。

    “启禀县尊大人,我家少爷这些时日身心俱疲,加上今日老夫人受到惊吓,陪同老夫人安神看病去了。”

    柳知县表示理解,确实,这些时日就是自己遇到这么多事,也会心焦身疲的,更何况是明中信还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至此,也无法再行问案,柳知县就让福伯回转明府而去。

    “明管事还没来吗?”明中信望着躺在塌上的老夫人,一脸铁青之色。

    “明哥哥,你也得看看吧。”兰馨儿望着双眼血红、面色铁青的明中信心中疼痛难忍。

    “我没事!”明中信望向门口。

    “少爷,来了,来了。”小月领着明管事快步进来。

    众人巴巴地望着明管事。

    “少东家,没有找到百年的,只有七十年的。”明管事一身冷汗,太可怕了,今日才知道目光真的能杀人。

    明管事将一个包裹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接过包裹,言道,“老夫人晕迷无碍,不要将银针取下。小兰、小月轮番守候,随时注意老夫人动静,有事随时禀报。一会儿,药汤做好的话,让老夫人服下,她仍会晕迷,不要惊慌,仔细伺候。师先生负责学堂秩序,领教习学员们回去正常授业学习。”

    说完,明中信勉力站起转身走入后厅。

    小月待要上前搀扶他,众教习学员见此情状,也要上前。

    “别跟来。”明中信森冷的声音传出。“赵明兴,你来。”

    小月一脸惊愕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望着那孤独寂寥的身影,众人一阵心酸,那个肩膀承担了多重的责任,让它弯下了那么多。

    赵明兴跟随明中信来到一个小院当中,明中信走到厢房推门而入。

    却只见,厢房中空无一物。明中信来到墙角处,摸索一会,丝丝丝,只见地面悄无声息地裂开一个口子,正面出现一排台阶,向地下延伸而去。

    赵明兴上前扶着明中信,一起走下台阶。

    却见台阶尽头是一个密室,密室中央放置着一个半人高的黑漆漆的丹炉,丹炉前放置着一个蒲团,蒲团旁是一个小案几。四周却像药铺般放置着排排药架,药架上每个抽屉都贴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药草名。

    赵明兴震惊不已,这是一个炼丹室!难道明教习还是一个炼丹师?

    明中信将包裹放置在小案几上,迈步来到药架前,根本不看,仿佛做过千遍万遍般,抽开抽屉就抓,不一会儿,怀中抱了一大堆药草,估计有二十余种。

    赵明兴连忙上前接过药草。

    明中信不听吩咐道,“将药草放在案几之上。”

    明中信来到丹炉旁,跌坐于蒲团之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额头斗大的汗珠一粒粒滚下,面色一阵发紫。

    “明教习,您不如休息休息。”赵明兴壮着胆子劝道。

    明中信摆摆手,示意无事。

    只见他盘膝而坐,双眼闭合,双手手印快速变化,口中念念有词。

    他的气息逐渐平稳,脸色浮现出一片潮红,铁青之色渐去。

    “来,助我。”半晌,明中信睁眼开口道。

    赵明兴应是上前。

    却见明中信从案几之下取出一个火折子,投入丹炉底下,却原来丹炉下还有一个浅槽。

    火焰骤然升起,丹炉逐渐通红。

    “取去炉盖!”

    赵明兴连忙上前,将炉盖放于一旁。

    明中信取过几种药草递给他,“放入炉中。”

    赵明兴依照指示办理。

    明中信又指着地上一个把手道,“抓着它,让你拉就拉,让你停就停,切记!切记!”

    明中信再次闭目,此时,他的神识投入丹炉之中,时刻注意着药草变化。

    拉,停,拉,拉,拉,停------------

    赵明兴无意间转头望向明中信,却见他面色煞青,眼角不时涌出几滴鲜血。

    赵明兴心中一颤,手一抖,差点停止。

    “专心点。”明中信冷声道。

    赵明兴将泪花压下去,继续专心拉杆。

    药草逐渐融化,色泽渐渐变浅,无色。

    好,该投药了。明中信迅速将包裹打开,取出包中之物,取其一斗,投入丹炉。

    瞬间,炉中药草剧烈变化,无色气泡快速产生,将包中之物包裹,包中之物也在逐渐变化。

    “盖上炉盖。”赵明兴迅速反应,盖上炉盖,继续拉杆。

    明中信分出一缕神识投入火焰之中,随时观察着火焰的细小变化,不时让赵明兴拉停拉杆,控制火势大小。

    明中信一神二用,时刻观察着火势药草,眼见着药草与包中之物逐渐融合,色泽逐渐清亮,心中雀跃。

    “轰”一声,气流涌动,炉盖被气流喷涌而起。

    噗,明中信一口鲜血喷在丹炉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