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善恶转轮殿-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五章 善恶转轮殿

    神识之下,碑被拉近观瞧。

    咦,为何如此眼熟呢?明中信一皱眉。

    通体光洁,散发着紫色神光,这是功德之光啊!

    难道这是功德碑?

    明中信神识全方位观瞧,但是,又与之前的功德小碑不同。

    罚恶呢?

    难道功德小碑分离了?一分为二了?难道那罚恶殿就是功德小碑另一面?

    这又是为何呢?又有何意义呢?

    想及那之前的书库,相比之下,此时的善恶转轮殿中却是功德全无!

    再想及,之前那功德盈满的书库,难道是功德过满带来了这些变化?

    既然有此变化,肯定是有其用意的!

    赏善?罚恶?赏谁?罚谁?

    明中信细细思量、细细观察。

    这分离的赏善功德小碑上面白玉无暇,根本就毫无字迹。

    明中信心中一动,试试,将功德注入?

    想到就做。

    明中信心念一动,泥丸宫中的功德圆珠一缕功德飘向功德小碑。

    在功德入碑的一瞬间,功德小碑紫光大作,同时一个机械声音在明中信神识之中响起,“功德注入,赏善殿开启!”

    与此同时,一缕更加粗壮强大的功德射向明中信。

    这功德入体之时,一瞬间,明中信体内的功德圆珠也是紫光大作,轰,明中信耳边仿佛响起一阵炸雷,功德圆珠中的功德喷涌而出,瞬间转变全身,一缕缕黑气从明中信体内飘出,飘向了功德小碑。

    明中信通体舒泰,一阵酸爽从心中涌起。

    最令他惊喜的是,此前合体带来的不适居然有了极大的缓解。

    明中信一丝丝功德不断地注入功德小碑,功德小碑也在不断回馈于他。

    但是那丝丝缓解的作用逐渐变得弱小,直至没有效果。

    而就在此时,功德小碑上面突然显现出了字迹。

    明中信神识一凝,望向功德小碑上的字迹。

    上书,“收取明中信功德,洗涤自身体内恶力,赠予功德丹药。”

    随着这些字迹的出现,从功德小碑之上,缓缓渗出了一滴液体,飘然向明中信而来。

    明中信伸手接住,看去,却只见这液体已经变身为一粒紫气盎然的丹药。

    稍稍闻了一下,再仔细观瞧一番,明中信眼前一亮,心中大喜,这,这不是炼体丹吗?

    这可比自己所炼制的要高级很多啊!虽然之前自己已经炼制了一些丹药,而且效果不错,但与这功德小碑所出丹药相比,那可真的是天上地下的差别,这绝不是这一世所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

    有了它,自己就可以让赵明兴等人进行炼体,虽达不到前世那般逆天,但却可以为他们伐毛洗髓,令他们站在常人不可能达到的高度,进行修炼,到时在武学一道之上到达此世的巅峰。

    如果自己这样做能够量产的话,那自己就根本就不需要再操心武举这一块了,可能将精力投入到其他行业当中,让自己的梦想前进一大步!

    明中信小心翼翼地将这炼体丹收入怀中。

    双眼泛光地望着功德小碑,从功德圆珠当中抽取一丝功德注入其中。

    满怀希望地望着功德小碑,但是,这次功德小碑却再未射出功德,而只是上面的字迹发生了一点变化。

    上书,“此月次数已满,下月再来!”

    看样子,一月仅有一次啊!

    明中信满面失望地望着功德小碑,但随即心中一阵自愧。

    是自己太贪心了!有这炼体丹就不错了,还想多要,那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吗?更保况,人家功德小碑已经明示,一月一次,那也是极其优待了!

    试想,如果无限量供应,那自己岂不是要逆天吗?而且会打破此世的平衡,到时,谁知道这老天爷还会给自己何等惩罚,那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心态得摆正啊!明中信自省道。看来,这赏善殿还真的变了,要知道,之前可是仅有吸收功德的作用,如今添加了这般逆天的功能,自己应该满足啊!

    不过,这赏善殿这样,那罚恶殿又会如何呢?明中信心中一动。

    去看看!

    明中信迈步前往罚恶殿。

    入得罚恶殿,还真的是一般模样,唯一的区别是,罚恶殿中的功德小碑却是黑色的,但相同的是,依旧放射着紫色光芒。

    明中信尝试着将功德送入功德小碑,一个机械遇样响起,“罚恶殿开启!”

    不错,一模一样,功德小碑送出一道更加粗壮的功德,沐浴其身。

    但是,这次,明中信可未曾感觉到什么心旷神怡及舒畅之感,反而是一股冰凉凉的力量渗入了他的身体。令他激灵灵打个寒颤。

    那肌冰凉凉的能量游走全身,令他全身鸡皮疙瘩遍布,而且,从心底泛起一丝丝邪恶,随之,一股电流通遍全身,令他寒毛乍竖。

    功德小碑上,书道,“收取明中信恶力,赠予惩戒丹药。”

    继而,功德小碑还是渗出了一滴液体,一粒丹药。

    但是,这颗丹药却是有个不怎么好听的名字?

    毁神丹,即摧毁神识之丹药。

    前世,这个丹药的名称可谓是恶名昭彰,令所听之人毛骨悚然,闻之变色。

    没想到,居然在罚恶殿内重现此丹。

    前世之时,毁神丹之名恶名昭彰,只要是服用此药之人,尽皆是神识尽毁,变为痴傻之人,再无一丝感觉,只能浑浑噩噩过此一生。真可谓是毒之又毒辣,尤其是对修炼之人,更是毁灭道基的疯狂丹药,记得,前世之时,炼制此丹的丹师,被全体修炼之人合力围攻,十族之内,尽皆被一一诸绝。

    真可谓是惨绝人寰!但修炼界的修真之人却是拍手称快。

    毕竟,谁也不知哪天就被仇家施以此丹,那时,可就真是任人鱼肉了!绝不能让此丹泛滥开来,成为自己等人的威胁。故此,修炼之人才联合起来,灭绝此丹!

    如今,在不经意间,自己居然有了此丹,虽然在此世无人知道此丹的威力,但却也得慎用啊!毕竟,此丹有干天和!明中信心中暗道。

    同样的试验再次重复进行,明中信想要看看罚恶殿与赏善殿的区别,然而,试验的结果是,“此月次数已满,下月再来!”

    果然如此!明中信心中暗自点头,任何事都得有限制啊!否则平衡打破,只能是带给人们灾难!

    既然赏善罚恶殿已经了解了基本功用,明中信也就继续向感兴趣的转轮之殿行去,此前两殿给了他惊喜,但他最想知晓的却是这轮转殿,究竟与轮盘有何关系?有何变化?

    明中信刚刚踏足转轮殿,却只觉得瞬间置身于一个星空之中,四周围星星流转。

    以他那强横的神识,居然会觉得无法承受,感觉到天悬地转,无法站立。

    明中信只好稍稍闭目,适应一番,再行睁眼。

    却只见满天星斗不断流转,想要捕捉一番,却是无从下手。

    明中信一阵疑惑,这转轮殿难道就是让人看这满天的星斗?

    不对,应该不会,从之前的赏善罚恶殿来说,应该是有所变化,而且应该是得到了进化,绝非如此简单!

    难道,这满天的星斗有什么奥秘?明中信心下猜测。

    随之,细细观瞧这些星斗,希望找出他们移动的规律或者排列的规律,进而找出这转轮殿的奥秘。

    然而,研究来研究去,却毫无头绪,无奈,明中信只好退出转轮殿,等待下次再行研究。

    毕竟,现在他身边事物繁忙,太多的事情需要他来处理,更何况,刚才只是关心一组学员们的安危,才赶了出去,要知道,那顶层的功德空间可是还有一个魂体需要他去处理的!

    明中信退出了转轮殿,到第二层的兵家空间去看了一下学员们,却见演武场上,杀声震天,学员们认真严格地按照兵灵的安排进行操练。

    此时,李严东正在带着二组学员们与那兵家空间所化的兵将进行团队切磋,而此时学员们那个惨状,真真是不忍直视啊!

    学员们在李严东带领下,节节败退,强自支撑,被那些兵将们压着打,根本就无还手之力。

    李严东满身伤痕,但却咬着牙,带着学员们强自保持着战斗队形,苦苦支撑。

    而学员们却更惨,满脸的疲惫,满身的碎衣裳破布条,有的甚至于吊着一支胳膊在强自支撑,那个惨啊!

    但是,学员们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杀气,那一丝丝稚嫩现在被铁血坚毅所代替。

    明中信略徽点点头,看来,还真得经过战场的锤炼,学员们才会真正地成长,这招棋走对了!

    这才多长时间,他们已经有了如此明显的变化,虽然兵家空间中的时间与外界是12:1的比例,但这12个时辰的时间确实是效果显著啊!

    明中信一招手,将兵灵叫过来。

    “药还够吗?”明中信问道。

    “还行!”兵灵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回话道。

    “给!将这粒丹药分成百份,一次将一份化入水中,让他们在演练之后,立刻服下,随即行功一个时辰!”明中信将瓷瓶递给兵灵,赫然就是那粒炼体丹。明中信可真是舍得啊!

    兵灵也不惊讶,接过丹药,面无表情地望着明中信。

    “这批训练完后,就让他们服药行功,回去休息,明日再行训练!”

    兵灵应命而去。

    明中信满意地望望还在场中奋战的学员们,点点头,回身来到了功德空间。

    却只见,那气泡依旧存在,而魂体却已经躺卧于其中,无声无息。

    明中信一挥手,气泡破裂,魂体飘然落于地上,一动不动。

    明中信皱着眉头,望着魂体。

    自己该拿他怎么办呢?

    无论如何,这也是今世的明中信的魂体啊!绝不能随便对待!

    但留着他有何用处呢?明中信有些头痛,自己的魂体已经与神识之体合体,接下来就是找个机会与那肉身合体,但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如果今后三为一体了,那这具肉身与魂体要放弃掉吗?魂体还好说,可以找个机会,令其转世投胎,但那肉身又怎么办?难道就让他腐朽溃烂?

    不能啊!

    明中信思考得有些头痛。

    三为一体,三为一体!

    对了,不如,将这具肉身化为一个分身如何,毕竟,成就圣人之后,有很多事是无法亲自做的,到时如果有具化身,岂不完美?

    明中信眼中泛光,就这么办,先养着,毕竟,现在自己如果想要完全与肉身契合的话,也是必须要以功德养着肉身的,到时如果丢弃就有些可惜,这个想法正好在今后将其利用,好主意,就这么办!

    那魂体呢?今世也不知为何,那些阴司居然根本就不存在,想让这魂体转世也是不容易的,倒不如将这魂体用功德养着,如果有机会,就让他转世,没机会的话,今后成就圣人之后,想必也可以将其安排!也好对今世那位神识消散的明中信有个交待!

    想到就做!

    明中信来到功德紫海前,闭目凝神,神识展开,却只见紫海翻腾,逐渐一只小船凭空被造了出来,这是明中信的神识所为。

    当然,这只小船并非飘于紫海之上,反而是船沿正好与紫海平面持平,而船头船尾处居然有两个碗口大小的洞,紫海海水缓缓流入小船,将小船灌满。

    随后,明中信缓缓来到魂体之前,将魂体抱起,来到功德紫海边,将其放入小船之中。

    “魂体啊!你每日浸在这功德海中,被功德冲刷,想必会令得你日益凝实,希望你能够保持住现在的形态,不至于魂消溃散。今后,中信必有所报!”明中信喃喃自语。

    令人感到奇异的是,那魂体居然并不吸收功德紫气,紫气在魂体内也只是流过,并不停留。

    明中信心中明白,这想必就是自己前世的魂体虽然身处功德空间之中,但却没有吸收一丝一毫的功德的原因,想必,魂体并不接受功德,但功德却会保持魂体不消散。

    只要这魂体不消散,自已日后自会给他个交待!

    好了,诸事安排完毕,咱还是出去处理现实事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