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危机乍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危机乍起

    “不用向我道歉,你该道歉的是中信!”石文义长叹一声。

    “明小弟!”张采满面委屈地看着明中信。

    “行了,张大哥,你还是起来吧!”已经明白事情真相的明中信笑笑,冲张采道。

    “还是我明小弟好!”张采瞬间满脸的委屈烟消云散,就待站起。

    “跪着!”石文义厉声道。

    张采瞠目结舌地望着石文义。

    “明小弟能原谅你,但我可不能随便原谅你!”石文义一瞪眼道。

    张采无奈地低头,跪在当地。

    “石大哥,不用这样!不是什么大事!”明中信劝道。

    “不用为他求情,这小子就是记吃不记打,这次不能再原谅他了!”石文义坚持道。

    明中信同情地看看张采,摇头表示无奈。

    “好了,不用理这家伙,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如何防止弥勒会的报复吧!”

    “明小弟,那蔡扬是皇城内司礼监的太监,你得小心了!”

    “石大哥,既然知晓他的身份,为何不将他抓住呢?”明中信表示不解。

    石文义苦笑一声,狠狠瞪了张采一眼。

    “这也与我有关系吗?”张采满面的委屈。

    石文义不再理会于他,“明小弟啊!我也不知这其中是怎么回事,但在张采捣毁这个秘密基地之后,居然有人出面将此事压下,不让锦衣卫再行出面,故而今日我必须得前来通知你一声。”

    什么?明中信一皱眉,望着石文义。

    “原谅我,只能说这些,毕竟我们身不由已!”石文义无奈一笑,一摊手,表示话无法说尽。

    明中信点点头,表示理解。

    上面有人压住此事,一则是上面有人保护这蔡扬;二则是这其中有一些隐秘之事。

    但无论是哪点,自己的处境确实有一定的危险,但这危险究竟是来自上面,还是来自弥勒会,这得分清,应对之策也是不同。得备两套方案啊!

    明中信暗暗下了决定。

    “明小弟,有何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石文义应道。

    “倒还真有!”明中信望向石文义。

    “你说!”石文义眼中闪过一丝欣喜。

    他之前听闻此事之后,一直怕明中信心有芥蒂,这张采将此事办得异常的不妥,从侧面来看,根本就是张采的自私之心作祟,急攻近利,根本就未曾想过后果,而这承担后果的也唯有明中信。

    如果明中信将这当作是他们二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就不顾明中信的死活,那可就坏了!

    毕竟,与明中信的这份情谊他还是极其珍惜的!

    而今,明中信要他们帮忙,显然是没有放在心上,故此石文义有些欣喜。

    “还请石大哥、张大哥将弥勒会的消息随时向我通报一下,好让我有所准备。”明中信一抱拳。

    “这没问题!”石文义答应道。

    “好!”张采抬头喊道。

    “另外,能否请石大哥将这些年弥勒会在京师的一些行动资料给我一份,当然,如果不方便就算了!”明中信盯着石文义道。

    “这倒是没什么不方便的!”石文义点头,“但是,你要这些有什么用?”

    “我想找找规律,看这些弥勒会余孽有什么潜在的手段,好制定应对之策。”明中信明言道。

    石文义点头表示认可,“对了,咱们锦衣卫也有一些分析,应该对你有利,就一起为你拿来吧!”

    “那可就太好了!”明中信欣喜道。

    “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石文义长出一口气,今天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石大哥,事情既然谈妥,咱们还是让张大哥起来吧!”明中信笑言道。

    “好啊,好啊!”张采一阵附和,期盼的眼光望向石文义。

    石文义没好气地道,“起来吧!今后如果再有这种事,咱们就割袍断义!”

    张采有些惊骇地望向石文义,“大哥,不用这么狠吧!”

    “不如此,你记不住,你可知道,因你的私心将中信陷入了多么危险之地!这次的后果还不知道如何,现在也只是暂且给你记着,如果中信因此事有任何损伤,不用下次,这次咱们就割袍断义!”

    “好!好!我马上派人随时保护中信!”张采连连应是。

    “不用如此!不用如此!”明中信连忙推辞。

    “不行,这次一定得如此!”张采坚持,望着明中信,满面乞求道,“如果你不答应,石大哥可不会饶过我!”

    石文义在旁点头。

    “石大哥,还是不用了,李玉不是您派过来的,已经在保护我了吗?”明中信苦笑一声。

    “那不一样!石大哥是石大哥,我是我,这是我的心意,必须接受。”未等石文义答话,张采抢话道。

    “这小子终于说了句人话,中信,只当是他的赔罪,你还是接受吧!”

    “石大哥,我现在就一个读书人,如果身后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这不是让我更加引人注意吗?而且咱们锦衣卫的身份一查就知,如果被弥勒会余孽注意到,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石文义一皱眉,点头认可。

    “我可以派其他人啊!更何况,也可以暗中保护啊!”张采回道。

    “只要是经过你的手,想必有心人一定会查到的,所以”明中信苦笑一声,一摊手道。

    张采就待辩解。

    石文义一举手,制止了他的辩解。

    “行,就依中信的!”

    张采张张嘴,看看石文义停止了辩解。

    “好,张大哥,心意心领了!”明中信道。

    此事就此揭过。

    “石大哥,早膳是否用过了?”

    “听闻此事,我心中焦急,直接赶过来,也就未曾用螣。”

    “那好,咱们一起!”

    “此事暂且先不提,不过,中信啊,你究竟有何打算,防备弥勒会的报复,此事可不能大意!”石文义正色道。

    “无妨,小弟也不是泥捏的,况且还有李玉大哥在旁边,如果不是那种高手高高手,我想应该暂时没有危险。”

    “而且,现在想必他们暂时还属于抱头鼠窜的阶段,应该想不到报复。”

    “但咱们得以防万一啊!”石文义深深望着明中信,“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打算?”

    明中信笑笑,并不答话。

    石文义一笑,心下明了,这是有了,只不过是不方便说。

    到底还是心里有了一丝丝芥蒂啊!

    但谁让自己这兄弟张采办了错事呢?还想如何,人家已经放话原谅了!

    也罢,自己留心一些就好!石文义心中一叹,不再提这个话题。

    张采显然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不再说话。

    一番早膳之后,石文义与张采告辞而去。

    明中信看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摇摇头。

    “中信,你真的有准备了?”明中远担心地望着明中信问道。

    “族兄,你见过我打无准备之战吗?”明中信笑笑,反问道。

    明中远一想,也是,一路走来,遇到了多少事情困难,但明中信从来都是未雨绸缪,一切尽皆妥善处理了。

    “那这张采?”明中远看看已经消失了背影的方向,问道。

    “无妨,只不过是私心重了一些,无法重托而已!”

    “那这石文义呢?不过还不错,知晓前来通知,还那般责备惩罚张采!”

    “人家可是兄弟!”明中信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声,转身进了明宅。

    兄弟?明中远若有所思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不想了,只要咱们明家没事就行,其他人无须多在意!明中远抛掉了一些不知名的念头,跟着进了明宅。

    明中信不再外出,只是与那些武堂学员呆在一起,学习训练,随时关注着学员们的进度成果。静待测试的到来,刘老的通知!

    虽然他是如此的淡定无为,但外界却是一片吵杂。

    寿宁候府。

    “兄长,倚红楼直至今日还在停业。”张延龄来到大厅,冲正坐着喝茶的寿宁候道。

    “是吗?”寿宁候淡定地撇了张延龄一眼。

    张延龄坐下,拿起桌上的茶壶,一阵牛饮。

    “中信那边有什么动静?”寿宁候问道。

    “我去了酒楼,但中信根本没去,一问之下才知道,中信决定这几日呆在明宅,不外出了。”

    寿宁候拿着茶杯的手一顿,抬头看了张延龄一眼,“你就没去见见中信?”

    “还没来得及,一听到倚红楼的消息,我就回来了。呆会儿过去!”

    “嗯,倚红楼的事你就不要操心了,管理好酒楼就好!”寿宁候吩咐道。

    “好!”张延龄有些不甘心,但看看平淡如水的寿宁候,想想兄长的性子,只好答应。

    满春院中。

    “主上,倚红楼终于垮了!”赛妈妈满面喜色,向上座的主上道。

    “当然,咱们的打击还是有效果的!再加上,那些胡姬被环采阁收编,倚红楼已经没了台柱子,不垮还能怎样!”主上一脸笑意道。

    “对,对!有主上运筹帷幄,倚红楼岂能不垮!”赛妈妈一阵马屁奉上。

    主上自得一笑,正色道,“不过,还不可大意,听说是寿宁候的合伙人承接了,小心死灰复燃,当然,也不用太费心,只是注意就好。”

    “是!主上英明!”

    “不过,咱们当前的最大对手你可得注意了!”主上意味深长地望着赛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