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因祸得福-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二十九章 因祸得福

    老者摇摇头,从袖中取出几个小册子,递给弘治。

    哟,这是何物?弘治有些疑惑地接过小册子,低头一看,科举的应试技巧,再看第二册,咦,还是科举的应试技巧,再看,还是,还是,一共五册。

    弘治抬头看向老者。

    “这些都是明中信所作!”老者沉声道。

    “什么?”弘治一皱眉,看着手中的册子,一阵发呆。

    “当然,现在京师所传,或者说是刘家书坊印制的版本是陆明远所作。”老者继续放消息。

    “什么?陆明远陆先生?”弘治不淡定了,猛然抬头,一脸激动地望着老者。

    “不错,陆明远!”老者点头承认道。

    “他回来了?”弘治站起身形,满怀惊喜地望着老者。

    “那倒没有!”老者摇摇头。

    “哦!”弘治一脸失落地跌坐在龙椅之上,双眼没有焦点地望着前方,久久不言。好似在思索回忆着一些事。

    老者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弘治。

    “唉!”弘治长叹一声,望着老者道,“那明中信与陆先生究竟是何关系?”

    “回禀陛下,表面上看,那明中信只是雇佣了陆明远,在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名轩阁进行说书。”

    弘治一听,眉头紧锁,满面阴沉道,“陆先生现在都只着说书生活了?”

    “那倒不是,据探子回报,本来,陆先生是在陵县城外过着隐居生活,但因明家建立名轩阁有些需求,栗福向明中信举荐的,随后,被明中信拿一些话本打动,就留在了名轩阁。或许是栗福在其中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老者猜测道。

    “是啊,依陆先生的禀性,如果不是脾气相投之人,绝不会折节下交的。也不会为了一些银两、话本就帮衬别人,即便是栗福也不行。由此也可以看出,这明中信还真是个人物。”弘治推测。

    “陛下英明!前几日,有人传出消息,说是明中信著有科举的应试技巧,本来,京师各大家族已经蠢蠢欲动,待要针对明中合计有所行动,但随即刘氏书坊就马上作出回应,说是那些科举的应试技巧尽皆是陆先生所作,而且还有陆先生的亲书序言为证,故此才偃旗息鼓,静观其变。”

    “由那篇序言可知,陆先生绝对是为的保护明中信,这也间接证明了陆先生与明中信绝对不只是一般的雇佣关系,否则,依陆先生的性子,绝不会将此事揽在身上。”

    “嗯!”弘治眼睛一缩,微微点头。

    “而且,前几日,牟指挥使还亲自前去名轩阁拜访了明中信,并且留下来用了膳,臣以为,牟指挥使绝不会无缘无故前去名轩阁,只怕他也是得了信,觉得陆先生与这明中信有关联,随后前去探听陆先生的消息,臣猜想,牟指挥使肯定已经获得了确切的信息,确认了这明中信与陆先生之间的关系。最诡异的是,平时刚正不阿的牟指挥使居然还将明中信与武定候府小候爷郭勋的恩怨揽在身上,这很不正常。”

    “如此说来,牟斌已经确认了,呆会儿你再去向他确认一下,弄清楚,这明中信究竟与陆先生有何关系?”弘治吩咐道。

    “是!”老者躬身应是。

    “来,说说,这些册子是怎么回事?”弘治在手中掂掂小册子,问道。

    “这些小册子,乃是臣让属下快马加鞭,从陵县收集明中信的消息之时,顺带脚地拿回来的,比之京师所传更加详尽,类别更多,而且是明中信在陵县隐秘传递的技巧。”

    “是吗?”弘治一脸的惊异,低头仔细翻起小册子来。

    随着翻看小册子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弘治的脸色逐渐露出了喜色,随之变得一脸疑惑,抬头问道。

    “我记得,明中信可才仅仅十五岁?”

    “是!”

    “那你说,这些真是他所作?”

    “臣也不敢相信,但属下们多方查证,这些确实出自明中信之手,不过”老者苦笑一声,说着说着,有些迟疑。

    “不过什么?”弘治一看,就知道,老者肯定也有一些疑惑。

    “不过,这明中信好像传出说是还有一位师傅!”

    “师傅?”

    “不错,他跟有限的几个人说过,那柳知县也知晓此事,这些都是从柳知县口中得知。”

    “那他师傅究竟是何人?你说,会不会就是那陆先生?”弘治一脸的感兴趣。

    “陆先生可以排除,因为,在陆先生到明府之前,好多的举措已经实施开来。而且,依陆先生的性子,如果明中信真是他的弟子,他们一定不会令那明府陷入那般窘境。”

    “嗯!那这师傅究竟是何人呢?”

    “据说,他那师傅已经出外云游而去!”

    “是吗?你难道没有去探查一番?”

    “不敢隐瞒陛下,下属们也尽心去查问了好些人,奇怪的是,明中信的师傅居然没有人见过。师傅其人,也只是明中信的一面之言。而且,究竟有没有这个人,臣下也很怀疑。”

    “罢了,查不到就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如果他背后有个师傅那就说得通了,否则,这明中信可才仅仅十五岁,再妖孽,再逆天,也不可能将这么多的东西学精学透。”弘治一摆手。

    老者微微点头,不敢驳斥。

    “难道那些大家族在暗地就没有对明中信使什么手段?”

    “也许是忌惮陆先生与刘大人吧!至今,没有什么动静!”

    “那倒也是,他们在确认陆先生是否已经回京之前,肯定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毕竟,当年,陆先生的谋略之名深入人心,谁也不知,这明中信是不是他的前站,派出来试探人们的。”弘治一提起陆明远,眼中闪过一丝丝孺慕之情。

    “这倒非常有可能,毕竟,牟指挥使的态度转变得太过诡异,也只有陆先生能够令他如此进退。但为何陆先生要将明中信推出来呢?他肯定知晓,如果明中信真的被确认乃是那些技巧的真正制作之人,那些大家族只怕不会轻易放过他。”老者担心道。

    “我倒是希望那些大家族出手一次,最好是将陆先生激出来,到那时,咱们可就能够看一场好戏了!”弘治满眼笑意,眼中闪过一丝渴望。

    老者心中暗笑,咱们这位陛下,只怕是想要再见见陆先生吧!想及当年陆明远的风采,老者也是一阵心驰神往。

    “虽然我希望他们出手动动明中信,但是要记住,无论如何,必须将这明中信保护好,不能让他有所损伤!”弘治突然脸色一变,吩咐道。

    “是,臣明白!”老者点头。

    “我也希望借这明中信一用,让那些家伙跳出来,也好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些年,让他们把持得太多了!是该动动了!”弘治轻叹一声。

    老者望着弘治,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咱们这位陛下为了这大明真的是殚精竭虑啊!就连这最不可能的棋子也想要利用一下。

    “你不要小看了这明中信,他身处旋涡中心,身后还有陆先生,再加上有牟斌帮衬,更何况还有刘大夏与李东阳二人暗处维护,如果有人动明中信,只怕这几位就会跳出来,到时就是一场混战,咱们不是也可以混水摸鱼,敲打敲打那些大家族,推进一些政策。这样的话,你说是不是牵一发动全身?”弘治脸色一正。

    “陛下英明!臣没有考虑得那么周详!”老者躬身向弘治施了一礼,站起身形,嘴唇动了一动,欲言又止。

    “说,还有什么疑虑?”弘治眼尖,看到了他的表情,眉头一皱,这老小子,心里又有什么小九九?

    “臣有些疑虑,如果咱们将这明中信当作棋子,如果被陆先生知晓了,会不会心有芥蒂?”

    “这样啊!我也想过,但我相信,如果陆先生知晓如今的朝局,他一定会体谅我的!而且,你不觉得,陆先生既然让这明中信来到京师,他是不是会有后着布置,怎么也不可能如此放手吧!”

    老者眼前一亮,深以为然。

    “而且,陆先生是不是专门让明中信来此,作为棋子为朕解忧的呢?”

    老者心中苦笑,陛下,您可真神,这都想得到!陆先生当年可是功成身退,说过,朝局今后如何变化也不会再介入了!以陆先生的性格,他既然如此说了,绝对会依诺而行!

    至于这明中信来京师,绝对是想要求学再兼发展明家,这些都是探子们打探到的一手资料。

    但弘治现在已经陷入了知晓陆明远信息的亢奋当中,绝对不会听他的冷静之言的。

    他也不会如此扫兴地提醒弘治,只能唯唯诺诺满足弘治的幻想。

    “行了,这明中信还有什么?一股脑一下说来,咱们再行议议,也许,就可以发现陆先生谋算的蛛丝马迹。”弘治兴奋地冲老者道。

    也罢,就说说这明中信吧!

    “您还记得吗?山东提学鲁子善前些时日上书,说的教化之事?”老者提醒道。

    “怎么?有问题?”弘治心中一惊,难道教化之事有假?记得,自己在朝堂之上,责令刘健细细查证的啊!

    “那倒不是,而是那些教化之书,尽皆出自明中信之手!”

    “什么?”弘治心中大惊,这怎么又与明中信有牵扯了。

    老者苦笑道,“臣也不知道这明中信究竟为何如此妖孽?但这事情是千真万确的!臣的属下也已经查证过了,确实是事实!”

    弘治愣在当场,脑中闪过刚才老者说的那些事,居然每件都不是小事,而且每件都与朝堂之事息息相关,这明中信要不要这么妖孽!居然什么事都与他有关,这还让朝堂之上的人们怎么活啊!

    仔细想来,明中信所作之事,居然涉及到了士、农、工、商各个行业,而且做的成绩还尽皆是不可被忽视之事。按说,大明有此人才,弘治应该高兴,但他就是高兴不起来。

    之前,陆先生就够妖孽的了,而这明中信居然比陆先生还妖孽。小小年纪就做出如此多的成绩,再这样下去,那还了得?

    弘治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安定之因素要扼杀在摇篮之中!

    老者隐隐了解到了弘治的心思,心中一惊,难道这明中信的表现已经触犯了陛下的逆鳞?

    要知道,前朝,包括本朝开国之初,有多少功高震主的文臣武将,都落得个惨淡收场,虽然如今这位弘治帝宽厚仁慈,但谁也不敢保证,弘治帝就没有杀心,毕竟,伴君如伴虎不是说说的!

    难道自己今日所做之事太过了?可千万不能本来想要让其简在帝心,却不想却令陛下心生忌惮,那可就不妙了!自己也对不起所托之人啊!

    “陛下,那明中信仅仅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娃娃啊!也只比小太子大几岁而已!”老者提醒道。

    “啊,对啊!”弘治眼前一亮,这明中信如今年纪幼小,估计也做不出什么有威胁之事。更何况,自己还可以打压一下,延缓他的前进之路!

    弘治眼中的杀意隐去,深深看了老者一眼。

    老者瞬间出了一身冷汗,低头不敢再行言语。

    刚才,自己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提醒的,如果因这明中信将自己折进去,那可就太不值了!心中不由得一阵后悔!咱可与那明中信没什么交情,这般用心是不是太过了!

    然而,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老者心一横,光棍想法顿生,事已至此,陛下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吧!

    “适当时候,可以让这明中信与太子结识深交!”弘治淡然吩咐道。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看来,自己的提醒有效果了!而且,让明中信与太子深交,只怕也是存了为太子铺路之心!这下,你小子,可是因祸得福了!

    老者深深羡慕明中信的运气。有李阁老、刘大人、牟斌、寿宁候、建昌伯等这些人相互帮衬,如今自己也在无意间为他助推一把,这小子真是运气超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