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测试定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三十五章 测试定档

    “好,此事就拜托你了!”明中信见人家张延龄既然如此有信心,不想打击他,只好同意。

    “没问题!”张延龄满面喜色,毕竟与明中信相交至今,他好像还没能帮明中信办成什么事,如今有这个机会,他自是兴奋莫名。

    “对了,建昌伯,你知晓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吗?”刘大夏一脸疑问道。

    “不就是准备一下演武场,还需准备什么?”张延龄一脸不屑道。

    刘大夏望着张延龄摇摇头,叹息一声。

    “刘大人,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张延龄也觉出了不对,继续追问。

    “要想清楚准备什么,必须清楚武举究竟要考些什么!”刘大夏为他解惑道,“武举共设七个科目,第一门,长垛:即远距离徒步射箭。第二门,马射:即骑在马上射箭。弓用七斗以上。第三门,马枪:即骑着马使用长矛挑刺。长矛重八斤。第五门,翘关:即举重。关长一丈七尺,直径三寸半,凡十举。后手持关距出处无过一尺。第六门,负重:背米五斛,行走二十步。第七门,才貌:身高六尺以上,说话流利,应对清楚。当然,这只是武艺,还有谋略,不过谋略就不需要你们准备了。”

    “所以,你清楚了吗?要准备什么?”刘大夏冲张延龄问道。

    张延龄早已经听傻了,直愣愣看着刘大夏,说不出话来。

    刘大夏望着傻愣愣的张延龄,摇头苦笑,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册子,递给他,“好了,你还是拿这本武举内容回去给寿宁候,寿宁候自会知晓要准备什么!”

    张延龄讪讪然接过小册子,揣入怀中,不再说话。

    “中信,还有些事,你需要知晓。一则,考试前,所有考生要先去拜谒武成庙中的太公像,所以,你得先让学员们通晓这些规矩;二则,在各科考试项目中通得五上者为第;三则,对于考试合格者,不论出身门第、官位、家境如何,由兵部官员根据考试成绩,分别授予不同武职。掌管武科考试的乃是兵部侍郎。还有一些要注意之事,我已经写了册子,你得让学员们知晓,不要因为意外将大好前程耽误。”说着,刘大夏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明中信。

    “刘老,我替学员们谢过了!”明中信满怀感激地望着刘大夏,躬身为礼,接过小册子。

    “切,不用这么虚伪,咱们还是手下见真章吧!而且,就算给你们准备了这些注意事项,我也只是怕你们事后埋怨我不教而诛,事后,该收的赌注我是一定不会手软不收的!”刘大夏嗤之以鼻。

    明中信笑笑,也不争辩,他明白,刘大夏只是嘴硬而已,对自己的那份关切是无论如何抹杀不了的。

    “学员们准备得如何了,能够通过测试吗?”

    “到时自知!”明中信神秘一笑,不回答。

    刘大夏就待追问,却只听门外传来一阵脚步之声。

    众人望向门外,却只见秦奋大踏步进来。

    “明家主!”秦奋来到近前,冲是明中信一拱手,直愣愣看着明中信,不再说话。

    明中信有些好笑,这家伙,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改这个毛病,无关厨艺之事,根本就不开口。

    “秦奋,叫你来是想招待一下大家,你看着安排一桌饭菜。”明中信只好自己开口道。

    嗯!秦奋点点头,领着两个学员直奔后厨。

    牛!这小子真牛!在座之人一个印象,没想到明家居然有比明中信还牛的人,对家主的吩咐只是点头,却不说话。

    明中信看到众人望着秦奋的背影愣神,心中好笑,却也不解释,只是看着大家。

    “咦,刚才我说到哪了?”刘大夏回过神来,望着明中信,皱眉思索,但却一无所获,只好向明中信询问。

    “您说,饭菜怎么还不上啊!”明中信笑着回道。

    “屁话,我是那样说的吗!”刘大夏一听就知晓明中信在敷衍他,没好气地冲明中信翻个白眼。

    “您刚才在问明兄,学员们是否准备好了!”旁边的李婷美提醒道。

    “对啊,我是问的这!”刘大夏一拍大腿,终于想起来了。

    “嗯,还是婷美诚实!不像某些人。”说着,刘大夏撇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笑笑,也不接话茬。

    “明小子,究竟准备得如何了?”刘大夏一扬脖,问道。

    明中信但笑不语。

    “快说!”刘大夏追问几遍,明中信就是不说。

    刘大夏气急败坏地望着他。

    “明兄,你还是说说吧,否则,将刘老气出个好歹,可就是大事了!”黄举劝道。

    “是啊!”王琪、李婷美纷纷劝道。

    而张采与李玉却是老神在在地望着这一老一少斗嘴,一脸的幸灾乐祸。

    张延龄也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黄兄,实不相瞒,我是不想让有些人知晓学员们的情况,否则他岂不是要进行针对性地布置,令测试更难!那我就输定了!”

    “哼,好像你现在胜券在握一般,到时候输了不要哭鼻子!”刘大夏知晓,明中信这是说他呢!冷哼一声道。

    “还不知道谁要输呢!到时,可千万不要赖帐啊!”明中信反唇相讥道。

    “哼,走着瞧!”刘大夏一扬脸,自信挑衅道。

    “好,到时见!”明中信点头应战。

    随后二人赌气般,不再说话。

    “明兄,咱们还是说说报社之事吧!”黄举打圆场道。

    “嗯!”明中信点头,确实,最近事忙,没心去管报社之事,也不知如何了,如今黄举提起,听听到也无妨。

    “那是咱们报社的机密,不用给他说吧!”刘大夏在旁阴阳怪气道。

    “刘老,明兄也是咱们报社的股东,哪能不让他知晓一些报社之事呢?”李婷美劝道。

    “哼,看在婷美的面子上,让他知晓一下也好!别一天到晚都当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管,让咱们累死累活,这算什么事!”刘大夏冷哼一声,抱怨道。

    明中信只当听不见,看着黄举。

    黄举看看刘大夏,再看看明中远,毕竟,现在是这二位在管理报社。

    “你说吧!”明中远自无不可,点头让他为明中信讲解。

    黄举见二位大佬同意,轻咳一声,开讲,“报社如今已经步入正轨,按照你的提议,版面分为两块,儒家论坛这一块由大儒编辑们负责,定期刊印一些儒家学术及科举文章,还有精彩的诗词佳作,并发布一些不那么敏感的朝廷消息,现在由我们三人专门负责一些有趣味的文人秩事,在论坛上刊印,效果良好。如今也初见成效,京师的读书人趋之若鹜,只要一出售,就销售一空,而我们三人紧随各位大儒,在其中也获益良多,学业也得到了极大的精进。”

    “那就好,恭喜各位了!”明中信笑着抱拳,冲黄举三人组一阵祝贺。

    “唉,惭愧,说起来,机会还是你给我们提供的,但我们在此享受助益,而你却未曾到来。不知明兄何时进入报社?”黄举一脸遗憾地望着明中信,眼神中闪过一丝丝期待。王琪与李婷美也是一脸的希冀。显然,这三人希望与明中信一同进步。

    而刘大夏此时也是回过身来,望着明中信,显然,他也想知道明中信的想法。

    “三位客气了,学业精进,那是你们的努力与大儒们的指教,有何需要惭愧的!至于我,琐事缠身,只怕还得一段时间才能脱身啊!”明中信笑言道。

    “那你?”黄举三人组就待再劝。

    “好了,身为一家之主,我责无旁贷,没得选择,三位不要再劝了!”明中信举手制止了他们的劝说,“还是说说民生社情吧!”

    “民生社情,分成多个版块,招收了一些读书人担任编辑,而且尽皆愿意写民生社情,现在正在试用,看他们是否合格,不过当前来说,还算妥当。就是这销售有些差!”

    “这倒无妨,毕竟销售面向的群体不同,自是会有差别。”明中信沉吟一下,开口道,“对了,广告这块如何了?”

    “广告这块由中远兄负责,还是由他来向你说吧!”黄举看一眼明中远,冲明中信道。

    “嗯,有绿茶广告的前车之鉴,确实有些生意人前来恰谈,而且也在报上登了,但是效果却也没有那么好!而这些生意人随后尽皆上门前来讨要说法!”明中远言语之中有些遗憾及无奈道。

    哦!明中信陷入沉思,随后抬头问道,“族兄,你是如何登载广告的?”

    “还不就是请一些相关行业的人在报上夸奖一番,随后在中缝登一下!怎么,有问题?”明中远有些不解道。

    明中信苦笑一声,“族兄啊!广告不是这般一成不变的,它最核心的是求新求变,求抓眼球!你这样做错了!”

    “是吗?”明中远一脸疑惑地望着明中信,问道,“其他我知晓,但这求抓眼球是何意?”

    “眼球,也就是咱们的眼睛,抓眼球,就是用新鲜的物事,出奇招,刺激人们的眼球,令其第一眼看到,就被深深吸引,能够看下去,记住它,随后达到宣传生意的目的!进而提升销售量!”明中信解释道。

    “哦!”明中远恍然大悟,而旁边的刘大夏也是眼神中充满了欣赏,但在明中信将目光转向他之时,迅速变了一副嘴脸,深深的鄙夷之色射向明中信。

    “哼,低俗,下作!”

    明中信看看刘大夏,微微一笑,不理会他的挑衅,转头望向明中远,“族兄,你这下明白了吧!广告,就是广而告之,意为令最大限度的让百姓了解到这个买卖,进而在购买同类产品之时,能够第一时间想到这个产品,这就是广告的意义。”

    明中远频频点头,真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太长见识了!

    “还有,也是时候让学员们去体验一番了,这样吧!我让两位技堂的学员前去帮你,他们跟随我学过如何做广告,先锻炼锻炼,如果可以,就让他们留在报社吧!”

    “这?”明中远有些难为地望着刘大夏,毕竟,现在是人家在当家作主,进人什么的,必须得经过刘大夏。

    明中信一见这情形,就明白了,终究还得刘大夏点头啊!

    “刘老,如何?能收下我的学员吗?”明中信开口问道。

    “哼,那我得先考考,看看有没有本事,如果是来混饭吃的,那就敬谢不敏了!”刘大夏傲娇道。

    “是啊!得考得考!”明中信好笑道。

    “那是自然!”刘大夏好似赢了一般,瞅着明中信一脸的戏谑,你小子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如果想让学员进入报社,就得我一言而决,这下,要求我了吧!还不求我,还不求我!

    刘大夏心中一阵得瑟。

    “但是,你确定要考?”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刘大夏一听,打个激灵,难道这明中信又挖了个坑?得警惕啊!随即坐正身子,望着明中信,看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考是一定的,你待怎样?”刘大夏全神贯注的望着明中信,防备他挖坑。

    “倒也行,不过,您能知晓要考什么吗?”终于,明中信图穷匕见。

    “啊!”刘大夏愣住了,是啊,自己该考什么呢?广告,这自己可没有涉猎过,我就说嘛,这小子不是好人,这不,又挖了一个坑,这让自己怎么回答!刘大夏恶狠狠望着明中信。

    “我不能让他做个广告啊!”

    “也行,不过,您能确定他的广告是好是坏?”明中信继续问道。

    “这?”刘大夏一阵语塞,是啊,自己还真的不能确定,否则,之前那些广告他可是都见过,他也没法预料是否效果良好啊!

    “刘老,咱们可以让他们试用一段时间啊!如果效果好,咱们就用,如果不好,咱们就辞退啊!”明中远在旁解围道。

    “对啊,我就将试用期当作是考核不行吗?”刘大夏眼前一亮,一扬脖,傲娇地望着明中信。

    “行,当然行!你说什么都行!”明中信微微一笑,自己的目的是让学员们进入报社,这时目的达到,又何需与刘老抬杠呢!

    不知为何,虽然明中信服软了,但刘大夏心中依旧是一阵不是滋味,这小子,就不能让让老人,真真是个棒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