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 各方琐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三十六章 各方琐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帝国支撑者最新章节!

    “族兄,明日你去郊外让这几个学员回来,我有安排!”明中信取出一张纸递给明中远道。

    明中远点头答应。

    “你小子,原来早有准备啊!”刘大夏一阵叫喊。

    “不错,早有想法,本来想去报社与您商量,没想到您居然今日就来了!正好办了!”明中信笑道。

    “你小子啊!”刘大夏摇头失笑,这小子,从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真是人小鬼大啊!不过,身边有这样的擅于谋划之人,可是太省心了,一切麻烦他都替你尽数安排好了,还真是舒心啊!

    “哟,都在啊,我这是来晚了啊!”一个声音从厅外传来。

    却只见石文义大踏步走了进来。

    一番寒喧过后。

    “中信,那武定候请你去干嘛了?”石文义担忧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让我去为其儿媳姚氏治了个病!”明中信淡然道。

    “没难为你吧?”石文义关切地看着明中信。

    “只是去看个病,能有什么为难不为难的!”明中信笑道。

    “那就好!”

    “饭菜准备停当,请家主用膳。”秦奋来报。

    “好,大家先用膳吧!”明中信延请大家。

    张采、李玉、张延龄争先恐后地直奔饭厅。

    刘大夏与石文义矜持身份,与明中信缓缓走向饭厅。

    而黄举三人组自是保持着尊师重道的姿态,跟随刘大夏前往。

    饭厅之中,又是一番狼吞虎咽、你争我抢,如今的明宅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的食堂了,酒足饭饱之后,刘大夏带领黄举三人组告辞而去。

    “中信,我就回去和我兄长商量去了,等我的好消息!”张延龄冲明中信告辞道。

    “好,有劳张兄了!”

    “咱们兄弟说这些客套话干嘛!”张延龄一脸怪责地望着明中信。

    “好,不说了!”明中信一笑置之。

    “这就对了嘛,我走了!”张延龄洒脱地转身而去。

    明中信感慨地望着张延龄的背影,这人还真的是没什么机心,虽然张延龄是一个勋贵纨绔,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却是来到京师之后待自己最没机心之人,与之相处,不用算计什么,小心什么,真心能够令自己轻松下来。也算难得了!

    “中信!”耳边响起了石文义的喊声。

    “哦,石大哥也要走了吗?”明中信回过神来道。

    “不,你说话实话,在那武定候府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被那武定候威胁了?”石文义摇头否认之后,一脸正色道。

    旁边的张采与李玉也是一脸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没有的事!”明中信笑道。

    “来,说说,怎么回事?”石文义一听,以为明中信真的有事,皱眉道。

    几人回到座位上。

    “其实,真没什么事!”明中信再次强调。

    但石文义真心不信,只是追问。

    无奈,明中信只好将事情一一道来,最后望着石文义,“石大哥,郭勋那人虽一身的臭毛病,但从此事也可以看出,并非什么坏人,你可以与他继续交往,而且,我已经决定与他们合作了,之前的事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石文义皱着眉头望着明中信,“你又为何决定与武定候府合作,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郭勋表现出的情深义重,或者是武定候告知你武举之事表现出来的善意,我可不信!”

    “唉,还是石大哥了解我啊!”明中信轻叹一声。

    “别拍马屁,说正事!你有何打算?”石文义不买帐道。

    明中信整理一下思路,开口道,“其实,我是不想再行树敌了!”

    “嗯!”石文义点点头,瞅着明中信等候他说下去。

    “你也知晓,明里暗里,咱们现在铺的摊子太大,我现在还立足未稳。更何况,这武定候府基本上对我与张亮的身份已经确认,而且他们对咱们每个摊子尽皆了解,如此此时与他们敌对,只怕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在明面暗面使绊子,到时,可就难以应付、疲于奔命了!”

    “而且,暗中那支黑手,一直没有找出来,我心中担忧,更何况还有那弥勒会在暗中虎视眈眈,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给咱们来一下,这些都是不可测之事,故此,我想要将危险降到最低。反正那郭勋也未对咱们造成实质伤害,反而华祥绸缎庄因与环采阁的纠葛,生意受损,他们已经受到了教训,所以,我也就不为已甚,原谅他们了!”

    “那也不用再与他们合作啊!”张采在旁急道。

    “此番见到郭勋那般情深义重,我也确实有些心软了,而且武定候释放了如此明显的友好信号,我也不能无视,现在此时不宜树敌,却可联系其为盟友,毕竟,多个朋友也是好的,起码不会在背后使绊子。”明中信笑笑。

    张采就待争辩。

    明中信一举手制止了他,“而且,我考虑,毕竟石大哥与那郭勋也相交多年,不能因为我的事与之交恶,影响你们。毕竟,同为武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碰面,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我倒是无妨,不过,既然你如此决定,肯定有你的判断决定,我也就不拦着你了。”石文义轻叹一口气,“不过,你这段时间还真得小心一些了,弥勒会之事已经平静下来,想必,那些余孽应该就要出来活动了。”说着,石文义瞪了张采一眼,毕竟,这余孽也是张采急于求成才被其逃走的。

    “大哥!”张采自是明白石文义什么意思,可怜兮兮地望着石文义叫了一声。

    石文义不理睬于他,只是担忧地望着明中信。

    “行了,石大哥,不用埋怨张大哥了,他也是一时头脑发热,不是什么大事!”明中信笑道。

    “你原谅他了?”石文义一听,满面惊喜地望着明中信。

    “自家兄弟,还真的要记仇记到天荒地老啊?”明中信不答反问道。

    “好,那就好!”石文义兴奋地搓着手掌道。之前,他可一直伤脑筋如何挽回明中信与他们的交情,此时一听,明中信显然不准备再记在心中,自是喜悦非常。

    张采也是一脸的惊喜,他心中一直忐忑,毕竟此番得罪明中信虽然是无心之失,但却也是自己急攻近利的行径,严格来说,还是忘恩负义之举,毕竟,之前他与石文义的升迁就与明中信的大力帮扶有关,这次更是人家向自己提供了重要消息,自己才能立功,而自己却搞砸了,还令其陷入危险境地,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现在明中信明确表示原谅他,心中虽然欣喜,但也充满了内疚,看看明中信,无言以对。

    “张大哥,不用介怀那件事,今番,一听我被武定候带走,你就带人前来营救,这份情谊难道还顶不过此前的一时不慎吗?”明中信看着满怀内疚的张采笑言道。

    “中信!”张采望着明中信,一脸的纠结与内疚。

    “行了,是好兄弟的话,就将此事揭过。”

    “好!”张采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心中堵得慌慌的,但却又如此温暖,什么也不说了,只是深深一点头。好兄弟!我认了!

    “行了,不要做小儿女之态了,如此好的时刻,咱们不如今日不醉无归!”石文义欣慰地望着二人,插话道。

    “石大哥,你不会是想要蹭酒才如此提议的吧?”明中信开玩笑道。

    “哟,被你看出来了!真是失败啊!”石文义一脸的懊悔怪样。

    一时间,张采也是将一脸的纠结与内疚一扫而空,笑看着石文义。

    “好,在此美好时刻,就算被你蹭酒我也愿意!”明中信豪迈地一摆手,吩咐秦奋准备酒菜,再喝第二轮。

    不提明宅中,他们兄弟几人如何拼酒。

    且说,京师的一座宅院之中,蔡扬与刑影正在屋中谈话。

    “你确定,没有什么动静?”蔡扬一脸的惊奇。

    “不错,我多方打探,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在追查于你。太平静了!我都有些发毛!”刑影一脸的不解。

    “那锦衣卫为何将咱们的秘密基地一锅端掉?”蔡扬也是一脸的疑惑。

    “这我倒是去探查了一下,是那张采追查一个小案子,无意间撞破了咱们的人太过神秘,引起怀疑,进而清查,不想却将咱们的秘密基地查了出来。”刑影道。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锦衣卫真的是掌握了一些线索,没想到却是这样,那意思是,咱们是安全的了!”蔡扬欣喜道。

    “不然,你不记得,咱们可是还有几人落在锦衣卫手中了呢!”刑影却不乐观。

    “那倒无妨,只有那黄豆豆知晓一些事情,但一些隐秘之事他也是不知的!”蔡扬一笑,自信道。

    “如果黄豆豆供出你来,可也是不得了的事啊!”刑影担心道。

    “不怕,虽然那黄豆豆异常怕死,但却也是不会供出我来的!如你所说,锦衣卫只是撞破咱们的人有些神秘,才起的疑心,那就无妨了。之前,我已经教给了黄豆豆一个方法,如果他被抓,他只需说是南京徐家的秘密基地,想必锦衣卫们也不会再行追查的!至于其他人,只是一些打手而已,什么事都不知晓!”

    “真的?”刑影表示不信。

    “你不知道,那处地方名义上还真的是南京徐家所有,而且你不知晓,那黄豆豆的姐夫是谁!”蔡扬自信道。

    “是谁?”刑影好奇道。

    蔡扬但笑不语。

    刑影一见,知晓他不会说,也就不再追问。

    “幸好啊!那不知名的势力将那些资料偷走,否则被锦衣卫一查,只怕咱们就暴露了,这不知名的势力还真的是帮了咱们大忙了!”蔡扬感叹道。

    刑影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依锦衣卫的办案手法,绝对会将秘密基地搜查个底朝天,如果资料在秘室,绝对会找出来。如果那些资料被找到,自己等人可真的是暴露个彻底了!他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你说,咱们现在是不是能够出面了?”蔡扬问道。

    “现在还不行,我得前去请示一下秘使,看看他们的意思!”刑影沉默片刻,回道。

    “好,你再查探一下,看之前的事情是否属实!再行请示秘使吧!否则,如果出现纰漏,咱们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啊!”蔡扬谨慎地吩咐道。

    “明白,我知晓轻重!”刑影应了一声,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但愿是风平浪静吧!”蔡扬望着窗户叹道。

    李东阳府。

    “父亲,明中信已经安然无恙回到明宅,刘老、张采、建昌伯已经尽数赶去。”

    “那就好!”李东阳放下了提着的心。

    “这个老刘头,办事还真的不靠谱,你知晓内情,倒是派个人给咱们送个信啊!就知道吃,吃死你个老货!”李东阳气愤异常地抱怨道。

    “哟,这是说谁呢!吃呛药了!”一个戏谑的声音从厅外传来。

    “还能说谁,不就是你个老货吗!”李东阳没好气地冲厅外喊道。

    说话间,刘大夏步入了大厅。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的茶水就是一阵牛饮。

    “咋的,明小友连茶都没给你喝,就让你滚回来了?”李东阳一阵挖苦。

    “说什么呢!我到了明宅,就和到自己家一样,哪能没茶水喝,也就是刚才吃佳肴吃得太饱,现在感觉很渴而已。不像某些人,连去的资格都没有!没有好吃的,还得在这生闷气!”刘大夏得意洋洋,得瑟道。

    “你!”李东阳气急败坏,却又拿这老家伙没办法,只好继续生闷气。

    李兆先看着这两个老小孩,心中一阵叹息,这两位离不得见不得,离开了又想,见了又吵,真真是烦人啊!

    “刘老,中信究竟去武定候府有什么事?”李兆先只好打圆场道。

    李东阳自是也想知晓,侧过耳朵仔细聆听。

    “当然是好事!”刘大夏撇了李东阳一眼,卖关子道。

    “什么好事!”李兆先只好充当问话筒。

    “茶呢!连杯热茶都没有?”刘大夏还真的摆起了谱。

    李兆先无奈一笑,只好出去吩咐备茶。

    只留下李东阳与刘大夏大眼瞪小眼,互相对瞪。

    然后,齐齐冷哼一声,谁也不理会谁。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