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 测试筹备-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三十八章 测试筹备

    “当然是我预测的,你觉得,明小友会将实话告诉我?”刘大夏撇了一眼李兆先,真是没眼力见啊!

    他却不知,李兆先这只是没话找话,不想让他与父亲争吵,对于他们二人的争吵真是见得太多了,太头疼了!

    在李兆先看来,只要制止了他们二人的争吵,就值了,至于刘老对自己的埋怨,那不重要!

    “是,是,我也知晓,中信确实是谋定而后动,绝不会提前透露信息的!”李兆先连忙附和道。

    “你这是说我不是谋定而后动?”刘大夏一听,不愿意了,瞪着李兆先要说法。

    “哪能呢!姜还是老的辣啊!中信一定算计不过你的!”李兆先无奈地恭维道。

    “这还差不多!”刘大夏满意地点点头,但随即反应过来,这小子,这是说自己在算计明中信吗?

    瞪着李兆先,刘大夏就要发飙。

    “还说不会算计,你还有脸说,与人家打了赌,就马上想反悔,还一本正经与我商议算计明小友,还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中了明小友的计,还姜是老的辣!辣个屁!”李东阳在旁冷潮热讽道。

    “你?”刘大夏瞬间转移了目标,冲着李东阳就要发火。

    “对了,刘老,为何直至今日兵部为何还没有发布武举的消息?是不是情况有所变化?”李兆先一脸好奇地向刘大夏追问。

    刘大夏瞬间被转移了视线,但却还是没好气地说道,“这就得问你那阁老父亲了,我可只是一个赋闲在家的老头了,兵部之事,我哪知晓?”

    “父亲,您说呢?”李兆先拦住了要发飙的李东阳,问道。

    “估计就这一两天了,毕竟有些前期准备得做,否则岂不是笑话,像某人一样!”李东阳虽然回答了李兆先的疑问,但话语之中却是夹枪带棒,抡向刘大夏。

    “哼,我不与你计较!还是回去准备吧!还得联系几位兵部旧友,做这评判官啊!”刘大夏这下倒没有生气,反而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刘老慢走!”李兆先送刘大夏出府。

    “那老刘头说什么没有?”李兆先回到大厅,李东阳皱着眉头问道。

    “那倒没有!我想,他就应该是想来告诉父亲您一声,也想征求一下您的意见!”李兆先回道。

    “那是自然!”李东阳点头,随后思索着道,“但是,咱们得随时关注一下武定候那边,武定候那个老狐狸,如果算计明小友,却也不得不防!”

    “是,我会派人随时关注武定候府的!”

    “还有,你派人送消息去张采负责的锦衣卫所,就说,老刘头要阴他,让明中信千万警惕小心。”

    “啊!”李兆先做梦也没想到,刘老前脚走,父亲居然就将他卖了,这两个人,斗气也不是这般啊!真是,唉,无话可说啊!

    但他却无法忤逆父亲的吩咐,只好低头应是。

    “切记,不可暴露身份!让那张采查到,否则,明小友会多心的!”李东阳吩咐道。

    “明白!”

    “行了,下去吧,我再想想,看还有哪些地方有纰漏?”李东阳挥手让李兆先退下。

    寿宁候府。

    “兄长,你看咱们是不是要答应?”张延龄满脸兴奋地将事情向寿宁候说明,征求他的意见。

    “这样啊!”寿宁候低头思索。

    “兄长,答不答应,你给句痛快话!不过,我已经夸下海口,你一定会同意的!”张延龄赖皮道。

    这哪是征求意见?分明就是逼宫嘛?寿宁候一听,好笑地望着这位小弟,还真是没长大啊!什么都不考虑就这样答应下来。

    不过,趁此机会,与刘大夏交好,到也是个很好的机会,更何况,其中还有明中信的交情在内,也罢,就答应他吧!

    “好吧!就在咱们府上举行测试,我答应了!”寿宁候点头。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张延龄为之雀跃。

    “不过,需要准备些什么?是明中信准备,还是刘大夏准备?”寿宁候问道。

    “刘大夏已经给了我一个名单,说是你一看就明白。”说着,张延龄递给寿宁候,刘大夏给他的纸张。

    寿宁候接过纸张,低头仔细观瞧一番,瞬间面色一凝,抬头望着张延龄问道,“你不会是没说清楚这笔银钱花销由谁负责就接了吧?”

    “是啊!这有什么疑问吗?既然咱们准备,肯定是咱们出钱啊!”张延龄有些不解地望着寿宁候。

    寿宁候摇头苦笑,这个刘大夏,这摆明了是坑延龄不晓世事啊!这般大的准备工作需要的银钱绝对不是小的数字,他居然问都没问就承应下来,真真是个败家子啊!

    望着一脸懵懂的张延龄,寿宁候一阵无语,这小子,真会给自己找事。不过,为何明中信未曾提醒他呢?转念一想,寿宁候有些疑惑,论说,明中信那般精明之人,绝对不会让张延龄吃如此大亏的!这却是为何呢?

    哦,明白了!寿宁候心下恍然,这明中信,考虑得还真是周全啊!

    这次分明就是明中信已经决定,准备自己出这笔钱啊!当时那种情况,延龄大包大揽,他也不好意思说这钱之事,想必他知道,如果当时向延龄说明,只怕依延龄的性格,一定会包揽过来,承应下来。那就是算计延龄了!

    而且,如果当时他说清楚,只怕刘大夏也就不好意思这般算计延龄了,肯定会承担下至少一半的费用,故此,明中信一言不发,让延龄回来,想必,他肯定想到了,延龄未曾想到之事,自己绝对能够想通!也是想之后再与自己商议。

    毕竟,这次测试与其说是测试,倒不如说是刘大夏对明中信学员的一次检验,找出问题,解决掉,并且将其弱点呈现人前,在武举到来之前,改掉毛病,增加胜算。明中信必然明白刘大夏的心思,故此,心下领情,绝不能让刘大夏出钱,而且只怕明中信也是想要将那份买卖送给刘大夏,以作酬谢吧!

    这小子,还真的是算计非常啊!各方各面想得如此周全,真真是不枉自己与他合作啊!看来,今后得多多与他合作了!寿宁候心下感叹。

    但他却算漏了一件事,我能问他要吗?就当是自己对明中信的投资吧!寿宁候心下有了决定。

    “好了,一应事务,你准备吧!需要银钱,直接找管家报销!”寿宁候吩咐张延龄道。

    张延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上一句还在说钱的事,下一句就马上转了话题,兄长这是要闹哪样?

    但是,张延龄习惯了服从兄长,只好点头应是。

    “刑影,秘使有何指示?”蔡扬望着黑影之中的刑影问道。

    刑影喘口粗气,“秘使说了,可以进行了。”

    “进行?”蔡扬有些不解。

    “不错,首先,秘使指示,咱们先得确认一下,锦衣卫所围剿秘密基地当时的具体情况,一切细节尽量调查清楚,确定不是吊饵。”

    蔡扬点点头。

    “其次,再调查一下,是否牵扯到寿宁候。”

    “第三,调查一下,当时明中信在何处?张亮在何处?”

    “明中信?张亮?”蔡扬皱眉道。

    “是啊,我也不知晓为何秘使对明中信与张亮如此感兴趣,好几次询问他们之事!”刑影也是疑惑道。

    “难道秘使与这明中信、张亮有何过节?”

    “咱们只需做好咱们份内之事即可!何须操心上面!”

    “嗯!不过,秘使对倚红楼有何指示?”

    “说咱们不用管,秘使自有算计!”

    “那咱们的任务呢?”

    “任务有变,计划推辞,先将这些事办好,再行操办!”

    “嗯!来,咱们商量一下,如何落实这些事?”蔡扬点头。

    二人一阵秘语,暂且不提。

    翌日,明中信来到寿宁候府,毕竟,还有些准备事项得与寿宁候商量啊!

    “候爷,事情准备停当没?”明中信问道。

    “我让延龄具体负责,管家在旁辅助了!准备停当之后,你再核查一下!”寿宁候道。

    “嗯!”明中信点点头,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递给寿宁候。

    “候爷,此乃是此次测试的费用,还请笑纳!”

    寿宁候笑笑,以手拒之。

    明中信有些不解,望着寿宁候。

    “中信,你要是看得起我,就收起这张银票!”寿宁候笑道。

    “这却为何?毕竟此次测试花费不菲啊!”明中信疑惑地望着寿宁候。

    “你初来京师,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而我在你来到京师之时,也没有为你接风洗尘,这些,只当是我给你接风洗尘了!”

    明中信待要说话,寿宁候举手制止,“况且,这些东西虽然准备费事,但是,毕竟也都是有用的物事,以后候府也能用得着,而真正消耗的,也不过是一些琐碎小物而已,这样算下来,也花费不了多了,其实,还是我占便宜了!况且,你与延龄那般关系,又怎能以银钱论之!”

    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但随即笑道,“也好,那这次就谢谢候爷了!”

    “好,不矫情,不做作!”寿宁候夸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