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测试开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一章 测试开始

    几位将军却是上下打量着明中信,满脸的不屑,毕竟,此时明中信的一身打扮,分明就是一个文弱书生,没有一点武力值,他们这些成天生长在水深火热、刀枪剑羽中的武人自是看不惯他,更何况,他们听刘大人说了,这明中信只是让他培养出的学员们上阵进行武举,这样的文弱书生能培养出什么货色,不过就是一些银样蜡枪头罢了!

    明中信神识敏感,自是感觉出了他们的不屑,却也不为已甚,心中暗道,呆会测试之后,你们自会对我们刮目相看,此时说什么都是假的。故而,他也就对他们的鄙夷故作不知了。

    刘大夏自是将这一切看在眼中,但他却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根本就没心思想要解释,进而将这些将军们的鄙夷化解。

    显然,他是想看明中信的好看!

    当然,明中信也不会让他如愿,这却是后话了。

    张延龄却在旁边怒了,这些兵痞居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兄弟,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他就待出头,好在有先见之名的明中信一把将其拉住,向他使个眼色。

    张延龄自是知晓今日之事不能由着性子来,只好憋着一口气,恨恨地出了演武厅。

    “这几位是我请来的测试官,如果你准备好了,咱们就速战速决。”刘大夏笑笑,冲明中信道。

    明中信一拱手,“好,既然刘老如此说了,咱们就战阵上见真章,不知刘老有何章程?”

    “单程吗,我到是定了!还请诸位测试官看看。”刘大夏笑笑,从袖中取出几本小册子,分别递给五位测试官。

    对刘大夏,这几位还是很认同的,恭恭敬敬接过小册子,展开一看,就连那三位将军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抬头望向刘大夏。

    “刘大人,您确定要如此测试?”王崇献震惊地望着刘大夏,无法置信地问道。

    “不错,就是如此!”刘大夏淡然肯定道。

    各位测试官一听,知晓刘大夏心意已决,无法更改。

    一瞬间,就连那三位将军也将同情的目光投向了明中信,显然,他们不看好明中信的学员们,之前他们还认为刘大人是小题大做,居然让他们前来看一个民间学堂培养的学员,简直是在开玩笑,就凭一个文弱书生,他能培养出什么武学天才,而且还是二十多人,这不是开玩笑嘛!

    但现在他们却认为,刘大人根本就是在玩这些学员们啊!如此奇葩的测试,明中信他们肯定是通不过的,也不知为何刘大人这般对待这明中信,之前他们认为这明中信与刘大人的关系非比寻常,如今依然觉得这明中信与刘大人关系真的是非比寻常,但却是有仇的那种!不然,刘大人绝不会如此玩这明中信!

    明中信在旁看了测试官们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这刘老难道还真的出了损招?只怕今日学员们这一关不好过啊!他心中叹息,但却也并不气馁,而且他对学员们有信心,这些天的训练可不是白给的,兵家空间、丹药、训练可都是超额完成了任务的,相信学员们一定会挺过去的。

    “怎么?你有兴趣知晓这章程?”刘大夏一脸戏谑地望着明中信。

    “小子不敢,这些章程乃是测试的内容,中信如果提前知晓,只怕最后刘老如果输了,会耍赖不认帐啊!”明中信回敬道。

    这下,几位测试官可不淡定了,一脸惊诧地望着明中信。

    这明中信明显是在挑衅刘大人啊!他如何来的这么大信心,居然还说刘大人会输,开什么玩笑?你是没看过这测试章程,如果看了,只怕你会立刻崩溃吧!

    几位测试官一脸同情地望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明中信!唉,到底是看轻气盛啊!如此挑衅,只怕刘大人会变本加厉对付于你啊!

    然而,令他们惊疑的是,刘大人居然满脸疑惑地望着明中信,紧锁眉头,细细体查着明中信的表情,好似对明中话的话深以为然。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刘大人也认为这明中信不是说大话,认为自己真的有可能输?

    一时间,各位测试官对明中信学员们的好奇心大增,恨不得测试马上开始。

    “好,是骡子是马,咱们拿出来溜溜!”刘大夏终于开口了,向明中信挑衅道。

    明中信微微一笑,并不接话茬,“刘老,那我就去让学员们准备了!”

    刘大夏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明中信向各位测试官深施一礼,步出演武厅。

    明中信一走,各位测试官纷纷向刘大夏询问。

    “刘大人,真的要如此?”王崇献指着小册子问道。

    其余人等尽皆望着刘大夏。

    刘大夏抚须笑道,“你们不知这明中信有多妖孽,切不可小瞧于他,今日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将其打压下去,否则,我怕这明中信今后会吃大亏。”

    哦,一瞬间,大家明白了,原来这刘大夏与明中信并非起了龌龊,而是爱护之心啊!

    “还有,你们不要以为这些题目很难,这我都怕那明中信已经准备妥当,大家随机应变吧!如果有什么更好更难的测试方法,大盆浴管提,切不要敝帚自珍。”临了,刘大夏都不忘再给明中信上点眼药。

    但是,大家依旧不相信,这一个文弱书生,有何能耐通过刘大夏制定的比武举考试更难的测试。

    对于大家的不以为然,刘大夏也不再相劝,毕竟,别人说的总不如自己体会来得深刻,且看呆会儿,你们如何惊讶震惊吧!

    “走,咱们准备考策论去!”说着,刘大夏一马当先,走向另一座演武厅。

    今天天气不错,学员们尽皆站在操场之上,他们早在刘大夏等测试官来临之时,已经完成了热身运动,静等测试的开始。

    “快看,教习过来了。”赵明兴眼尖,一眼就看到明中信从演武厅出来。

    学员们一听齐刷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明中信来到近前,看看大家,见众人尽皆精神百倍,面含渴望,满意地笑笑。

    “大家等得着急了吧?”

    “不着急!”学员们齐齐喊道。

    “假话!”明中信怪嗔地看了大家一眼。

    大家嘿嘿傻笑。

    “好了,废话不说了,该教给你们的都教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本事了,给我拿出看家的本事,让他们瞧瞧,咱们明家武堂出来的子弟是这般的杰出!”

    “是!”一瞬间,学员们热血上涌,士气大振。

    刚刚步出右演武厅的各位测试官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学员们这边。

    而三位武将却是面面相觑,心中暗道,不错啊,从这声喊就可以看出,这些学员们精神饱满,整齐划一,纪律性不错,与他们所见的散漫的武人有所不同。看来,还真的有点意思!

    刘大夏笑笑,摇摇头,步向左演武厅。左演武厅正是策论考试的地点。

    “好,咱们就去左演武厅考策论。”明中信见大家如此士气高昂,也就不再说什么,毕竟,任何事得拿事实说话,现在说什么都是假的。

    在明中信带领下,学员们也走向左演武厅。

    来到左演武厅,却见刘大夏等测试官正高高坐在上面,望着他们。

    望着学员们,刘大夏心中一阵震惊,这是怎么回事?这些学员好似长高了许多,而且显得更加彪悍,一股无形的军人气息充斥在他们的身上。之前,自己可是见过大家的,尤其是这赵明兴,比之前更加的有气势,一股杀气扑面而来。心中不由得一阵心虚,看来,自己的准备还真的是对了,这般气象,只怕自己之前的准备还稍显不足啊!好在,已经与几位测试官通了气,可以随时更改难度。

    旁边的几位将军也是,刚才只是远远地看了几眼,没有看出什么,现在近前一观瞧,嚯,气势充足,眼含杀气,一派军人气象。没想到居然一次见到如此多的好苗子啊!如果被自己等人稍加训练,绝对会成为军中好手!一时间,几位将军居然起了爱才之心!

    同时,他们对明中信也是刮目相看,毕竟,他们这般绝对是训练的结果,那就与这明中信脱不开干系!

    当然,学员们根本就不知道测试官们心中的惊讶,他们看看演武厅,却只见厅内,摆放着二十几个小案几,案几上放置着笔、墨、纸、砚等诸物。

    学员们稍一打量,上前向刘大夏等测试官行礼毕,齐齐落座,正襟危坐静待考试。

    居然毫无声响,显得整齐划一,显然,他们受过了训练。

    几位测试官一阵惊讶,要知道,就算现役的军士也不一定有这般纪律性啊!

    明中信满意地笑笑,站在旁边不发一言,静静看着学员们。

    刘大夏也不废话,按下心中惊讶,向王崇献点头示意。

    王崇献站起身形,来到学员们近前,宣布道,“大家都听好了!此次兵事策论题目是:选将援城;然后默写武经中的城池攻防。大家注意,严禁交头接耳,严禁任何作弊之举,凡违例者视为测试失败。时限一个时辰。现在开始!”

    学员们面无表情地听完题目,默默开始研墨,同时,在脑中构思。

    这份镇静,令得上座的各位测试官一阵惊讶,依照之前所知消息,这些学员可都仅只是十二三岁,身体虽然高大,但心志怎会如此沉稳?难道,这是训练的结果?不由得大家将目光投向了明中信。

    此时的明中信老神在在地看着学员们,嘴角含笑。嗯,这刘老可真是损啊!就自己这些根本没上过战场的雉,如何能够体会这个题目之中的陷阱,选将援城,这其中包含的信息可是大得多啊!要知道重点在援城,但这选将也是个坑啊!

    首先,援城,可以直接派兵将,但现加上选将,意思就是现在必然是在大后方,距离城池绝对有一定距离,要达到援城这个目标,选将之后,必然是要晓行夜宿,这就涉及到了情报收集、部队编成、山川地理、行军宿营、城池攻防等等,简直就是将一部武经一大半的内容尽数考了出来,如果是普通的武者,他如果没有经过这些实战,如何能够答得出来。唉,真是个坑啊!

    不过,好在,刘老可不知晓,自己有兵家空间这个利器,根本就能够模拟各种作战,有兵灵那家伙在,更是能够演化出兵将来进行实战,自己的学员可不是一个月之前的学员了,说句自夸的话,现在的学员可是一群骄兵悍将啊!这题目小意思了!

    而上面已经对学员们产生好感的几位将军,一阵担心,这道题给他们,自是不难,但如果是这些新兵蛋子,只怕能说出几点就不错了,更何况还得论述自己战法的可行性,这简直是摧残啊!

    而此时的刘大夏却是抚须微笑,虽然学员们的镇定给了他一定压力,但他却无法相信,这些学员能够将这道题目答出来,当然,他也不为已甚,如果这些学员真的能够论述出一项他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先让这些学员过了策论这一关,随后的武试再见真章。

    当然,这一切学员们尽数不知,至始至终,未露出一丝丝胆怯之情,只是在那儿一字一句斟酌着,书写着。

    在刘大夏得意、明中信平静、测试官担心之中,一个时辰悄然而逝。

    策论终于考完了,学员们一一交卷行礼离开左演武厅。

    接下来,就是测试官们的事情了,明中信在学员离去之后转身离去,不去管阅卷之事,相信,刘大夏即便再没品,也不至于循私,将本来优等的试卷判为劣等。

    刘大夏等人却也好奇,这些镇定的学员们究竟给出了怎样的答案?

    然而,在他们阅完卷之后,一个个瞠目结舌,尤其是几位武将更是眦目欲裂,这,这是这些小娃娃答出来的?他们尽皆面面相觑,望着刘大夏一阵无语。

    您老这是将我们叫来打击我们的吧!这答案是一个个小娃娃能答出来的?此前,他们是怀疑,现在可是真心的感到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