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出人意料-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五章 出人意料

    一追一赶之间,众人心都吊在半空中。

    刘大夏的得意,测试官们的婉惜,寿宁候兄弟的担心,学员们的鼓励,这一切赵明兴根本就未曾注意到,只是策马奔逃,李赶此时已经陷入了战阵当中,根本就无心旁顾,一心只是追赶赵明兴,想将其斩落马下。

    李严东几次欲要救援,但却强行止住了,毕竟,这是赵明兴的战斗,如果自己介入,只怕赵明兴此生皆会遗憾的。

    就在大家揪心之时,突然,赵明兴策马站立,回身冲向李赶,看他那勉强提起的长矛,只怕此时他已经只是强弩之末,根本无力对搞李赶了。

    而此时的李赶一见赵明兴站立,也是仰天大笑,看来,这赵明兴已经准备投降了,否则他应该还是会逃跑的。

    李赶不由得催动跨下马匹,冲向赵明兴。

    突然,赵明兴诡异地一笑。待李赶觉出不对之时,却只见李赶跨下座骑脚一软就要栽倒在地。

    好一个李赶!单手抓住缰绳,大喝一声,令战马重新站稳。

    然而,赵明兴岂会放弃如此良机,却只见催马奔向李赶,而此时,他们只有两匹马的距离,眨眼间就赶到了李赶近前,双臂微抬,手中长矛直刺向李赶,此时的李赶却已躲避不及,待要抬起长矛抵挡,但却也无力阻止,只听嘭一声,长矛与李赶的身体相撞,李赶再也控制不住身体,斜斜倒地,掉落马下。

    在场之人,见这戏剧的一幕,尽皆瞠目结舌。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就这样反转了?

    那李赶的马匹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会突然脚软欲倒呢?而赵明兴那诡异的笑容又是怎么回事?

    然而,这并不妨碍大家一致认为,赵明兴赢了此阵。

    一时间,学员们欢呼不已,冲上前去。

    此时的赵明兴却在马上摇摇欲坠,只是强撑着望向王崇献,等待他宣布结果。

    王崇献反应过来,大声宣布,“第一阵,赵明兴对阵李赶,赵明兴胜。”

    当听到这声宣布之时,赵明兴终于支持不住,从马上直接摔了下来。

    而就近刚刚站起身形,满面懊悔的李赶见状,连忙冲上前去,接住了赵明兴。

    赵明兴全身软绵绵的,显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地。

    李赶不由得看向赵明兴的脸庞,却见他的脸庞之上虽满面疲惫,但却依旧是一片坚毅。

    输得不冤啊!李赶心中感叹,不由得心中对赵明兴更加喜爱,这般坚毅之士,如果不入军中,真真是天大的损失啊!

    学员们此时已经冲到了近前,从李赶手中接过赵明兴。

    一只手伸到赵明兴嘴边,一粒丹药,喂了进去。

    赵明兴一见来人,二话不说,咽了下去。

    随后,张口道,“教习!”

    “好样的!别说话,先行调息,随后再说!”明中信笑看着赵明兴点头安抚。

    学员们将赵明兴抬到候考席,将其放下,独自调息。

    “老李,居然被一个小娃娃打败,真是给咱们宣府镇长脸啊!”两位将军见李赶过来,讥笑道。

    “是啊!我输得心服口服!”李赶却不回嘴,满面索然地承认道。

    二位将军面面相觑,这李赶今日这是怎么了,要知道,无论胜败,他可在嘴上从未认过输啊!难道被一个小娃娃打败就意志消沉了?

    这下,他们可不敢再开玩笑了。

    “老李,胜败乃兵家常事啊!不必介怀!”马玉良上前拍着李赶肩膀劝慰道。

    李赶笑笑,叹道,“无妨,我只是有些感慨,江山代有才人出啊!格老子的,这小子也太猛了!居然与我战了那么多回合!最后还用计胜我,我败得心服品服!也有些懊恼,明知道这小子在策论之时诡计多端,却一时不慎中了这小子的计,还真是不冤啊!”

    “什么?他是用计胜的你?不是一时马失前蹄吗?”马玉良与霍思归大惊。

    “你们觉得,我会犯这般弱智的错误吗?那小子早已算计好地势土质,让我跨下马匹突然改变土质,用力不当,才有此失蹄之事!你们不觉得那家伙回身回得太过诡异了吗?”李赶苦笑道。

    马玉良与霍思归仔细回忆一下,还真是,那赵明兴回身得太是时候了,而且那诡异的笑容也证实了这一点,看来,这小子还真是算计好的,老李输得不冤!

    虽然想通,但却依旧被赵明兴那多智的行为所震惊,之前这小子居然能够豁得出去,死拼之下,消耗李赶的体力,随后,真实地全身疲惫,然后激李赶追赶,然后引李赶到算计地点,他将时间、心理尽皆算计到了极至,令李赶毫不怀疑地追赶于他。这招引君入瓮还真的是太厉害了!即便是咱们二人上阵在不知不觉间只怕也会中了这条计策。

    但这赵明兴又如何知晓地势的变化呢?难道在测试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而且堪查过?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太可怕了!随时不忘利用身处环境,这小子,真是天才啊!

    不自觉地二人的目光投向了正在调息的赵明兴。

    再看看其他学员,心中不由得警惕异常,下面咱们可不能再轻敌了!如果他们也阴沟里翻了船,只怕此番再回宣府镇之时,会成为笑柄,被那那些老兵痞终生调笑啊!

    此时的刘大夏满眼复杂地望着明中信,再看看学员们,心中充满了挫败感!但心中一股怨气涌上心头,我就不信,这二十几人尽皆如此厉害。

    随即,望着刘大夏的王崇献接到了指示,继续。

    王崇献无奈地宣布,测试继续。

    李严东第二位上阵,对阵马玉良。

    在马玉良郑重其事、小心翼翼之下,李严东还真没什么机会耍奸使谋,毕竟,战阵经验、体力等等各项素质,尽皆被人家碾压,再加上没机会利用自己计谋,李严东也只能大败而回,只不过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罢了。

    随后各位学员一一上阵,但却被三位将军完虐。

    学员们尽皆垂头丧气,来到明中信面前。

    “好了,不容易了,你们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确实达到了我的预期效果!不要气馁,毕竟,人家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岂是咱们这些半调子能够比的!想想啊,你们现在都能与将军比试了,还有什么遗憾的!”明中信安慰道,“岂不闻,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相信,假以时日,你们一定会将他们打个落花流水的!”

    而此时围过来的刘大夏、测试官及寿宁候兄弟二人听了明中信这话,差点一跤跌倒。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有这样的俗语吗?这明中信还真会安慰人啊!

    不过,这效果绝对杠杠的,不见学员们尽皆双眼冒光,如狼一般望着三位将军。

    三位将军激灵灵打个冷颤,这些小家伙,还真的信了啊!不过,他们倒是认可明中信的话,确实,在不远的将来,这些小家伙绝对会比他们厉害十倍,甚至百倍!

    刘大夏却是苦笑不已,这小子,就是这般打击前辈的吗?君不见自己与老李头被这家伙打击了多少次!这是他已经做过的事,并非信口雌黄!

    学员们却已经看到了从明中信背后过来的各位前辈,大家用怪异的眼光望着明中信,想笑又不敢笑,一副憋屈的样子。

    明中信觉察出不对,顺着学员们的眼光回身看去。

    哟,大家全来了啊!明中信面不改色地回身向学员们道,“看,前辈们来激励你们了,你们要紧记教诲,争取早已超越前辈们,将这大明的边防接手过来,还可以开疆拓土。”

    大家看着明中信的背影,一阵无语。

    这小子,并未因未被自己等人听到而有丝毫的尴尬,反而变本加厉地鼓励学员。真不知该说他是无耻好呢,还是说他心脏大厚脸皮好!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准备接受下面的测试!”明中信总结道。

    “中信啊!”刘大夏轻叹一声,叫道。

    这下,明中信可反应快了,迅速回身看向刘大夏。

    刘大夏轻咳一声,宣布道,“中信啊,各位学员,我与各位测试官讨论过了,接下来的翘关、负重咱们就不测试了!”

    一时间,学员们为之哗然。

    难道这是要耍赖的节奏吗?自己等人可是拼尽全力才来到现在,岂能一言就废掉了!

    学员们纷纷不善地看着刘大夏,希望他给大家一个交待。

    明中信却似心有所悟,而今含若有若无的笑容望着刘大夏,再看看测试官们。

    测试官们尴尬一笑,低下了头。

    寿宁候与张延龄紧锁眉头,也是面有不善地望着刘大夏,毕竟,之前他就做得不地道,将候府当枪使,差点与明中信发生误会,现在却又说不测试了,这不是耍人玩嘛!必须给咱们一个交待!否则,寿宁候府可也不是吃素的!

    刘大夏讪讪地看看明中信,“中信啊,之前,我确实没想到,学员们居然如此优秀,现在经过了这么多的测试,我已经了解,咱们的学员是如此的杰出,故此,”

    说到此处,刘大夏环视一周学员。

    面对学员们不善的眼神,宣布道,“接下来的测试就不必了,我认输!”

    一时间,现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