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初教朱寿-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四十九章 初教朱寿

    少年跌跌撞撞跑了进来,明中信迅速迎了上去,那速度,绝对是超速啊!

    旁边的刘大夏与寿宁候面色难看,紧张地望着少年,迎了上去。

    明中信一把抱住少年,“怎么了?”口中问着,但手指早已搭在少年腕脉之上,神识电扫,迅速将少年全身查了个遍。

    没什么问题啊?明中信有些不解地望着少年。

    少年喘息不止,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明中信迅速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丹药送入少年口中。

    旁边的刘大夏满脸呆滞,这明中信还真是关心这少年啊,为何呢?难道他已经知晓他的身份?

    刘大夏仔细打量着明中信,心中暗道,不对,这明中信的关心显然是发自内心的,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献媚之情马屁之嫌,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份?

    而且,这少年的禀性可是异常顽劣,但为何在明中信面前如此安分!还与明中信如此亲近,就算是对那位也没有这样啊!难道仅仅是为的明中信家的美食?

    刘大夏百思不得其解。

    此时,少年已经将丹药化开,身体之中一股暖流经过,喘息之气已经平息。

    抬头望向明中信,“你让我也学武吧!”

    在场之人为之一愣,学武?这是要闹哪样?

    “为何要学武呢?”明中信却满面和蔼,温柔无比地问道。

    “威风、热血!”少年望着明中信从口中蹦出两个词。

    刘大夏与寿宁候兄弟二人面色大惊,就待阻止。

    然而此时的明中信却微微一笑,点头应道,“好!但你要达到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少年陷入沉思。

    刘大夏与寿宁候对视一眼,满眼的无奈,但却也不好出言阻止,只是希望少年自己打消这个念头吧!

    “这武有哪些程度?”少年望着明中信问道。

    “你想达到什么程度,我就让你达到什么程度!但却有一点你必须记住,坚持下去,不得半途而废!你考虑好再和我说!”明中信正色道。

    少年满眼坚毅道,“我已经考虑好了!学!”

    “行!你每半月来我这一次,我会将我所知尽数教给你,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明中信也是满脸的正色,点头道。

    “每半月啊?”少年一听有些犹疑。

    “怎么?做不到?”明中信眼中一丝戏谑之色闪过。

    少年咬咬牙,应道,“好!”

    旁边的刘大夏与寿宁候望着这大小两个少年心中一阵无语。

    明小友啊!你可不知道,你这要闯多大的祸啊!

    中信啊!你的脑袋只怕要不稳了啊!

    二人心中感叹,但却无力阻止,毕竟,这二位绝不是自己二人说说就能够阻止得了的!

    “一言为定!”明中信举起右手,向少年道。

    “一言为定!”

    啪啪啪三声,二人击掌为誓。

    刘大夏与寿宁候以手抚额,不忍直视这个画面。

    他们却不知,这一幕却正是今后大明走向辉煌的起点。

    “好!”张延龄在旁边却是拍掌叫好,毕竟,在他看来,这二位与他的关系亲密非常,如此和谐相处,自是欣慰无比。

    “不知你为何要学武呢?”寿宁候不由得上前向少年询问道。

    少年看看寿宁候,也许是刚刚得到许可,心情高兴笑着回道,“刚才去演武场看了一番比试,骑在马上比拼,确实是威风无比,热血异常,那才是好男儿该做的事情。”

    “你就为的这?要学武?”寿宁候一脸惊讶地望着少年。

    “是啊!想想,在马背之上,纷横睥睨,那是怎样的豪迈热血威风!”少年一脸的憧憬,好似看到了自己在马背上的英姿。

    明中信微笑着,宠溺地看着少年。

    寿宁候无法理解少年的想法,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不再说话。

    刘大夏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中信与少年二人,不知在想什么。

    “兄长,好男儿志在四方,照-----,哦,人家既然这般想学,就让他学嘛!”张延龄在旁助攻道。

    寿宁候狠狠睕了张延龄一眼。

    张延龄一看兄长真的怒了,只好讪讪地坐回椅子,不再说话。

    “对了,我还不知你的名字,总不能今后叫你喂吧!”明中信笑看着少年道。

    “我?”少年一阵踌躇,“我叫,叫---”

    突然,少年眼前一亮,脱口而出,“朱寿!”

    “朱寿?”明中信面上浮现出不明的笑容,显然,这朱寿绝非他的真名,不过,明中信也不揭穿,只是意味深长地笑道,“好名字,希望你命百岁,福寿绵长!”

    少年,不,现在应该叫朱寿,得意地冲寿宁候与张延龄意味不明地一笑,转头面向明中信问道。

    “什么时候开始教授我武艺?”

    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明中信一笑,并不回答,反而抬起头来,“刘老、候爷,咱们今日就这样吧!至于李教习,我会让他上府中找你们,具体由你们安排。现在,我这儿还有事,而且学员们的一些问题也得尽快解决,你们看?”

    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刘大夏与寿宁候自是心中明了。

    寿宁候点点头,站起身形,抱拳告辞而去。

    张延龄无奈地跟随而去。

    刘大夏却是吹胡子瞪眼睛,望着明中信,“怎么,小子,过河拆桥啊?”

    “哪能呢?”明中信讪笑道。

    “小子,你可别忘了,我还得传授学员我的那些经验呢?”刘大夏一脸神气道。

    “对啊!您要不说,我还真的忘记了。要不然,您还是去演武场先教一些?”明中信一拍脑袋,小心翼翼向刘大夏建议道。

    “哼,过河拆桥的家伙!”刘大夏抚袖而去,直奔演武场。

    明中信看着刘大夏的背影,笑道,“这个老小孩!”

    朱寿却不管这些,拉着明中信的袖子道,“教习,你看,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你叫我什么?”明中信望着朱寿,一脸惊讶。

    “教习啊!我听他们都叫你教习啊!挺好听,我就跟着叫了!”朱寿瞪着一双大眼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好,以后也如此叫!”明中信笑笑。

    “咱们开始吧!”朱寿却是急脾气。

    “好,随我来!”明中信转身向后宅走去。

    朱寿亦步亦趋地跟着明中信来到卧房。

    同样的,明中信如同教授学员一般,让其坐于铺团之上,闭目凝神,随后,他以神识为引导,开拓经脉,为其筑基。

    一番折腾之后,朱寿的大周循环成形,剩下的,只能是他自己慢慢修炼,将明中信为他筑基的一丝内息渐渐壮大,进而最终形成内力。

    朱寿醒来后,对自己身体内的一丝内息,表现出了异常的好奇,同时也对自己第一天修炼,居然就获得了如此成绩,大喜过望。

    明中信稍稍用言语警告一番,不可骄傲自满,需得持之以恒,才能修炼成功。

    朱寿倒也听话,点头认可。

    随后,明中信一番教诲,令其明白,武艺只是小道,兵家谋略才能是万夫不敌之勇,朱寿的聪慧,令他毫无阻碍地领会到了明中信的用意。

    紧接着,明中信领着他进入了兵家空间典籍室,令其学习兵家谋略,丢下他在空间中进行研习。

    朱寿自是一阵惊奇,明宅居然还有这般居所,真是太神奇了!

    但在明中信嘱咐之下,静心坐于典籍室细细研习。

    明中信出了兵家空间,直奔演武场。

    演武场中,李赶正在场上与李严东比拼,当啷之声不绝于耳,二人居然是硬碰硬。

    明中信看看场地,心下明了,明宅的演武场比起候府的演武场那可是不可同日而语,小了将近五倍。

    在如此小的场地之上,再加上二人还跨下骑马,这样的话自是施展不开,也就不可避免地要硬碰硬了。

    估计也就是如此,两位比试者硬碰硬,火花四溅,才是这般的令人热血沸腾,令得那朱寿下了决定要学武。

    此时,看那李严东,汗流浃背,双手发颤,只怕也坚持不了几个回合了。

    再看李赶,显然,是在收着打,未用全力。

    这下,明中信也就不再关心他们,反正二人只是切磋,不会出什么事的!

    再看演武场旁边,明中信差点吐血。

    却只见那刘大夏正坐在太师椅上,优哉游哉地喝着茶水,为学员们讲解着什么,而自家的那些学员,包括赵明兴,却是一脸狗腿地在旁边为其端茶递水,那份献媚之色,令得明中信都为之脸红。

    就算是这样,明中信也有些理解,但更过分的是,那两位武将居然也是这般待遇,有些学员围着二人正在请教什么,有样学样,这些学员也如赵明兴般那般的狗腿。

    这些待遇自己都没享受过,但这些家伙居然对外人如此献殷勤,太过份了!

    明中信就待上前,纠正他们这般没骨气的行为!

    “中信啊!恭喜,恭喜啊!”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明中信转身望去,却只见石文义、张采、李玉相携而来,满面春风地冲他走来。

    看看学员们,明中信心中暗暗一狠,唉,先行放过你们!转身迎向三位锦衣卫大佬。

    “哟,今日不当值吗?怎会如此闲暇,还来明宅?”

    “唉,今日可是你的大日子,我们岂能不来,谁知却是迟了啊!”张采笑叹道。

    明中信笑指着他,摇头不已,这家伙,还是不改有机会就调侃自己的习惯。

    “如何?可赢了?”相比之下,石文义就稳重多了,关切地问道。

    “唉!”明中信未语先叹,满面的凄惨。

    “难道----------输了?”三人一惊,面面相觑,再望向明中信。

    “那倒不是!”明中信强忍笑意,摇头道。

    “屁话,那不就是赢了吗?这般耍我们,真是有你的!”张采反应过来,一拍明中信肩膀,怨道。

    “也没赢!”明中信继续摇头。

    “究竟如何了?”石文义紧锁眉头,望着明中信,再看看场中的各种情形,疑惑不解。

    要说输赢吧,无论双方是谁,都会有些不舒服的,但现在看那刘大人与那些武将,却是这般的意气风发,而学员们也面无失落之色,这究竟有什么猫腻吗?

    “不逗你们了,其实,打了个平手!”明中信破颜而笑。

    “平手啊!那就好!”三人松了口气,随即一瞪明中信,这小子,还耍咱们,真是欠揍啊!

    明中信连忙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来,咱们看看学员们的进步,再提点意见,指点指点,让这些家伙们有所进步!”

    说着,明中信一拉石文义,就向场中走去。

    石文义看着这个插科打诨的家伙,一阵无奈,摇头不已,但脚下却也不停,任由明中信拉着他走向刘大夏。

    张采与李玉面面相觑,互视一眼,摇头跟上。

    “咳!咳!咳!”明中信连连咳嗽,惊醒了正在聆听刘大夏忽悠的学员们。

    学员们面含不舍地望着刘大夏,转身看向明中信。

    眼神中那份幽怨令得明中信激灵灵打个冷颤。

    哟,这些家伙的怨念还不小啊!难道这刘老这么短时间就令得他们归心了还是说明,刘老所讲述的东西确实给力

    无论如何,明中信是不会低头的。

    “咦,明小友啊!你这般打断我的教授很不礼貌哟!”刘大夏望着明中信,眼中含笑,调侃道。

    明中信望着刘大夏满脸的得意,心中一阵鄙夷。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太气人了!

    “呵,呵,这不是石大哥来了吗,非要向您见礼,所以,不得已,只好打断一下了!”

    石文义对于明中信将自己卖掉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但却也不好揭穿于他,只好点头承认,上前拜见刘大人。

    刘大夏自是不信,以鄙夷的眼光看看明中信,摇头叹息,显然,对于明中信的诡辩深以为耻。

    但明中信却故作不知,以眼神教训起学员们来。

    学员们自是无比委屈,但也无奈,只能接受他的教训,纷纷低头躲避。

    明中信没了教训目标,只好环顾左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却见那李严东现在已经跌落马下,只剩下喘气的份,李赶下马在旁为其缓解肌肉的疲乏,同时与其低语不已。

    而那二位武将也是兴致昂扬地为学员们示范讲解。

    明中信欣慰地点头,看来,这些小家伙还真的是深得这些武将的人心啊!

    刘大夏看着明中信的表演,叹息一声,又被这小子占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