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明教援兵-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章 明教援兵

    瘦削中年人身体瑟缩着,用那乞怜的小眼望着明中信。

    冷酷而妖13异地朝着瘦削中年人望去。

    瘦削中年人立刻又是一阵颤抖。

    “小子,开腔吧!”明中信的眼神深沉而诡异,那般的难以捉摸。

    瘦削中年人不可抑止地打了一个寒颤,怔忡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连自己来此的目的都忘记了?”明中信口中戏谑道,然而他的眼神却是那般的冷酷无情,一丝一毫的情绪都未波动。

    “我说,我说,我们-----只是来此探亲,顺道------回转老家。”瘦削中年人带着哭腔,结结巴巴地回话。

    “是吗?那为何要抢夺我明家?”明中信语气越加平和。

    “我们只是临时见财起意而已。”瘦削中年人说话越来越流利。

    “为何要掳我家大母?”平和中带有一丝狠酷。

    瘦削中年人仿佛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语速提高。

    “我们见老夫人二话不说,取出钱财就交给我们。我们觉得你们如此大方,家底可能极厚,临时起意,想再索要一些钱财。”

    “真的吗?探亲访友需要带二十多号人,还都带着兵刃?”明中信玩味地望着瘦削中年人。

    “难道不是专门针对明家吗?”明中信音量瞬间提高,疾声喝问道。

    瘦削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但迅速被他掩饰了。

    但这一丝丝神色变化却没有逃过明中信的神识。

    “不是。此前我们根本就未听说过明家。”

    “你确定?”明中信眼眸深处一股凛洌而又寒酷的气息涌动着。

    瘦削中年人慌忙点头。

    明中信两道血色目光锐利如刀,寒彻似冰,直射瘦削中年人。

    “行,你可以说慌话,但我想,人有很多死法,有很愉快的死,也有极痛楚的死。不知你想如何?”

    瘦削中年人听闻此言冷意彻骨。

    明中信表情愈加冷硬凄厉,令人心寒的阴毒浮现于脸上。

    老虎凳、滚钉板、活剥皮,一个个刑罚,一件件酷刑从他口中蹦出。

    瘦削中年人心寒似冰。

    就连旁边的福伯与赵明兴都激灵灵打个寒颤。

    那个谈笑风生,开朗豁达的明家少爷哪去了,此刻他有如焕然间变为了一个凶残而血腥的魔神,令人如此的毛骨悚然!

    “少爷。”福伯不可压抑地在旁叫道,他想让少爷停止这骇人听闻的恐吓。

    “福伯,你想过,如果他们将大母、馨儿、小竹、小兰、小月掳走后,他们的遭遇吗?”明中信头也未回依然冷酷绝决的声音传来。

    想及以往那些被匪徒劫走妇女的遭遇,福伯一阵哑然。

    “那也不能,-----”他的辩解之声愈加变小。

    突然,瘦削中年人的声音响起,却是如此的充满江湖气息,“明中信,你给老子来个痛快的吧,有什么招就使出来,你看老子会不会皱一下眉头。”

    福伯与赵明兴讶然,原来这家伙还真的另有目的?

    “是吗?不装了,要不再演一演?”明中信怪异地望着瘦削中年人。

    瘦削中年人嘿然一笑,“老子就是江湖人,何时怕过事!”

    “你可真是一条好汉。那么,你可以享受一个好汉的待遇了。”

    说着,明中信手中出现一根寸许长的金针,只见它颤悠悠左右摇摆,却原来,这是一根软针。

    “这根针,很平凡,但它能施展一个技能,叫‘万蚁穿心咒’,我忽然想到,这位好汉,你可以试试。怎么样?”

    “小子,来吧,你家爷爷怕死就不干这一行了。”瘦削中年人依旧嘴硬,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明中信。

    “你可知道,大母乃是我这辈子最在意的人。你竟敢动她!小子,你触犯我的逆鳞了!”

    瘦削中年人被明中信话中的狠厉吓着了,他面色剧变,身体哆嗦着,待想要说话,却已经迟了。

    明中信上前脚踩住他,手往前轻轻一送。

    霎那间,瘦削中年人身体一僵,脸上的神情奇异、怔忡、而又迷惘。

    明中信的手轻轻的按压着他,神识却驱使金针进入了他的体内。金针沿着血管前行,不时刺一下管壁。

    瘦削中年人似笑非笑,浑身抖动,感觉似有毛毛虫在体内爬行,渐渐的,越来越痒,越来越痒。

    他全身蜷缩着,恐怖的笑声从他口中传出,啊哈啊哈啊哈哈哈。

    忽然,他全身一震,扯着嗓子恐怖的尖叫道,“救----啊----救我-----哈----救救我-----啊哈哈哈------”

    叫着叫着,全身开始痉挛,口鼻处血液鼻涕横流,用力吸着气,又眼翻白,整张面孔越来越青,逐渐变成了乌紫色。

    福伯与赵明兴一脸骇然地望着他。

    本以为,少爷是吓吓他,没想到少爷还真有如此手段。

    此时,明中信站起身形,面无表情地望着瘦削中年人。

    终于,随着明中信起身,他也终于停止了哀嚎,蜷缩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双目抬起,万分惊惧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想说了吗?”明中信冷眼望着他。

    瘦削中年人频频点头。

    旁边的两人都看呆了,这就行了,太假了吧!

    明中信手印变化,口中自语,“说!”

    随着这个字出口,明中信的左掌按在了瘦削中年人的头上。

    瘦削中年人叙述道。

    他本名杨玉,乃弥勒会济南府使者,代号月牙。

    近日奉命前来协助l县使者月影,处理明家事宜。

    月影月初飞鸽传书总坛,明家少爷明中信近日异动频频,创立学堂,改组酒楼,发展迅速,明家迅速崛起,再加上明中信在知县召集的兰亭文会上大发神威,力压l县俊杰,扬名l县l县分舵担心,再让明家自由发展下去,变数太大,对我会夺取明家产业行动将造成极大影响,请示是否行动?

    另,与明家内线密宗失去联系,内线明耻脱离控制,启用密月探听到学堂教授内容涉及联络密语,事态严重,总坛有何指示?

    接此通报后,总坛派我前来与月影共同处理明家事宜。

    不料,在l县城外遇到明家老夫人,临时起意,掳走老夫人掌控明中信,继而夺取明家产业为我所用。谁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被明中信一网成擒。

    赵明兴骇然无比,原来明家暗中有股如此大的势力在随时觊觎,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