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皇宫议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四章 皇宫议事

    赛妈妈深以为然,点头称是。

    二人密议一番,分头行事。

    接下来,京师重新恢复了风平浪静,但随着各地武人的到来,京师逐渐热闹起来。

    皇宫。

    弘治高坐龙案之后,左右坐着几位大臣。李东阳赫然在座。

    “马卿,此次武举准备得如何了?”弘治望着一位大臣笑问道。、

    一位大臣站起身形,只见他面容刚毅,一缕白须飘在胸前,回禀道。

    “启禀陛下,武举前期之事已经准备妥当,近日,各地武者尽皆于兵部报名,兵部上下齐心协力共同操持,数日之后,诸事就将停当,武举开试之期可期。”

    此人正是兵部尚书马文升,字负图,别号约斋,又号三峰居士、友松道人。钧州(今河南禹州市)人。景泰二年(1451年)进士。授御史,历按山西、湖广,迁福建按察使,升左副都御史,入为兵部右侍郎。历辽东巡抚、右都御史、总督漕运。

    在历任期间,巡抚陕西,整顿与各部的茶马贸易,换取番马,还生擒了平章铁烈孙,战功显赫,还曾协调过延绥、宁夏、甘肃三边军务,逐渐成为处置边事的专家。后被召回朝堂任职兵部右侍郎。继而又被派出辽东进行边备,后又三次赴辽东整顿,受到边军士卒欢迎。

    但随后,被通政司左通政李孜省陷害,调往南京任兵部尚书。

    弘治继位后,才被召为左都御史,弘治二年,被改任兵部尚书至今。随后又派兵深入西北哈密、土鲁番等地,解决赤斤、蒙古部等与土鲁番部的矛盾。

    “好,马卿费心了!”弘治满意地点点头,转而面向旁边的几位大臣,“武举之事事关朝廷武备,诸卿还有何建议,不妨提提。”

    面容瘦削,白面无须,仪表堂堂,相貌俊伟的中年人站起身形,冲弘治一拱手,“启禀陛下,臣有些话要说!”

    “谢卿但讲无妨。”弘治一抬手,示意坐下说。

    谢迁,字于乔,号木斋,浙江余姚人。成化十一年(1475)中进士一甲第一名(即状元),授以翰林院修撰。弘治八年(1495年),朝廷命谢迁同李东阳入内阁参与政务。当时,谢迁正料理父母的丧事,竭力推辞,直到居丧结束才接受任命。随即又晋升为詹事,并继续兼任侍讲学士。

    谢迁向弘治致谢之后,坐下,侃侃而谈,“武举定为六年一届,实乃是朝廷之幸事,也是网天下英才之壮举。”

    弘治及各位大臣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应试者为各地武学官生,皆为地方官所荐举的‘通晓兵法、谋略出众’且‘身家无碍者’,由所在官、司衙门和各军卫投保或者数名应试者具结作保后方可获准参加,今年由于边防紧急,故此才在年底进行武举,时间有些仓促。”

    一时间,大臣们纷纷思索,这谢迁一番铺垫,到底要说什么?纷纷望向谢迁。

    “然,此前六年前才举行过武举,时间间隔太长,各地并不重视武备,同时,如今这些参加武举的人员根本就没有经过乡试的甄选,是否会有些良莠不齐?”

    大臣们纷纷点头,包括马文升这位现任的兵部尚书。

    “既然是良莠不齐,入得这繁华京师,是否会惹事生非?那必然会导致京师治安的紧张,故此,我想,除却武城兵马司、锦衣卫及都察院负责外,马大人是否得让兵部对这些参加武举人员进行一番规范?”

    弘治不断点头,众大臣看着谢迁也陷入了沉思。

    “另外,我希望顺天府尹对这些武举参试人员进行登记归档,令其在可控范围之内,同时令锦衣卫严查,甄选出其中心怀叵测之辈。”谢迁继续补充道。

    “还有吗?”弘治微笑着问道。

    “我想,让兵部令这些武者分类,从而将其分划整理管治,如此的话,即可更好地进行管理,不致令京师治安出现不可控因素!”

    “刘阁老,你看?”弘治转向一位面色圆润颌下有白须的年老大臣道。

    这位大臣名为刘健,字希贤,号晦庵。洛阳(今河南洛阳)人,内阁首辅。

    自幼师从于薛瑄,于明英宗天顺四年(1460年)登进士第,历庶吉士、翰林编修、翰林修撰、少詹事,并担任太子朱佑樘(弘治)的讲官。弘治即位后,升礼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入阁参预机务。后迁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改武英殿大学士。弘治十一年(1498年),接替徐溥担任首辅,加少傅兼太子太傅。

    刘健学问博大精深,敢于仗义执言,以天下为己任。当时太监李广因清宁宫火灾而畏罪自杀。刘健与李东阳、谢迁上疏说:“古代帝王没有不遇到灾害而恐惧的,向来奸人佞臣炫惑圣明皇帝的视听,贿赂流行,赏罚失当。灾异的积累,正是这些原因,现在所幸首恶消除,陛下开始醒悟,然而余恶尚未除尽,过去的积弊尚未革除,臣愿意奋发有为于政事,举荐贤才,贬退奸恶,赏罚分明。凡是所应当施行的,果断处置毫不犹豫,不再因循守旧,以免后悔。“孝宗正赞赏接纳刘健的意见,而李广同党蔡昭等随即取到圣旨,给予李广祭祀安葬和祠堂牌匾,刘健等极力劝谏,仅停祠堂牌匾。

    由于他位高权重,朝中谏官有时候弹劾他专权,他从不放在心上。弘治十一年(1498年)三月[9],国子监学生江瑢弹劾刘健、李东阳阻塞言路。孝宗为了安慰刘健、李东阳,将江瑢下狱,刘、李二人不计较私人恩怨,大力为江辩护,将他救了出来。他的为人,使朝中上下十分信服。

    作为一位首辅,朝中大小事务弘治自是须要与其商议。

    刘健抚须道,“谢大人的担心甚是,此事确实不可小觑,必须几个衙门合作无间,而武举之事又是由马大人具体操办,不如,此事就交由马大人进行协调统筹吧!至于其他衙门,还请陛下下旨,令其辅助马大人,陛下您看可好?”

    弘治点头认可,看看旁边的李东阳,李东阳也是颔首不已,弘治冲刘健点头道,“好,就依刘卿,此事就这么办!李卿就拟旨吧!”

    说着,弘治冲李东阳吩咐道。

    李东阳站起身形拱手道,“臣遵旨!”

    “诸卿还请同心协力,将这武举取士之事办得漂漂亮亮!”弘治环视一周道。

    “臣等遵旨!”众大臣躬身应是。

    继而大家又讨论了一些朝堂之事。

    “诸卿,还有何事?”弘治环视一周,问道。

    “启禀陛下,副都御史顾佐来报,说是辽东李杲等诱杀朵颜三卫之事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不日就将完结,他想要过些时日就返回京师。”刘健回禀道。

    “不错,此事顾大人已经透露了一些,他担忧有人会对他回京有所阻挠,故此臣想派人前去将他接回,以免糟了毒手。”谢迁在旁一脸排忧道。

    “有此事?”弘治一皱眉,望着谢迁。

    “臣怕此事还要严重!”谢迁郑重其事地点头道。

    朵颜三卫,建立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大明在辽河以北的金山到龙安(今吉林省农安县)、一图河(今伊通河)、亦迷河(今驿马河)一带建立了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朵颜卫在屈裂儿河(指洮儿河南支流归勒里河)上游和朵颜山一带;泰宁卫在塔儿河(今洮儿河)流域,即元代泰宁路;福余卫在嫩江和福余河(今乌裕尔河)流域。同时,明廷授封三卫首领以各级官职,进行笼络和羁縻。封阿札施里为泰宁卫指挥,塔宾帖木儿为指挥同知;海撒男答奚为福余卫指挥同知;脱鲁忽察尔为朵颜卫指挥同知。大明要求他们“各领其所部,以安畜牧“(《明实录洪武二十二年五月癸巳》),做明朝的“属夷“。

    蒙古人称朵颜卫为兀良哈,泰宁卫为翁牛特,福余卫为乌齐叶特。这是因为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分别是以兀良哈部、翁牛特部和乌齐叶特三部为主组成。后来,明朝也把朵颜卫称为兀良哈卫。当初,三卫当中以泰宁卫最强大,其次福余卫,朵颜卫在后。后来,朵颜卫实力迅速壮大,跃居三卫之首。因此,明朝往往把三卫笼而统之地称作朵颜三卫或兀良哈三卫,把朵颜、泰宁和福余三卫的驻地统称为“兀良哈地区“。

    随后,在明成祖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向三卫借用了3000精兵,作为“靖难军”的骨干,南下夺取天下,朱棣即皇帝位后,为了酬谢“从战有功“的兀良哈三卫蒙古人,决定把大宁卫(今承德市、平泉县、建昌县及老哈河流域)封赏给他们。同时,他还封三卫首领以都督、指挥、千户和百户等职;决定在开原、广宁两地开设互市,供兀良哈三卫蒙古人和大明进行交易活动。

    由于成祖皇帝未曾完全兑现允诺,兀良哈三卫蒙古各部,为了获得大宁地区的驻牧权,联合了当时颇为强大的阿速特部(明朝称其为鞑靼部)首领阿鲁台。他们经常联兵进攻明朝。成祖皇帝三次御驾亲征,打击了支持阿鲁台的兀良哈三卫,使他们受到极其惨重的伤亡。但他们并未屈服,不时扰边,令大明不堪其扰。

    成化末年,朵颜三卫被鞑靼所逼,走匿边塞,以寻求明廷保护,其势力衰久不振。而鞑靼小王子部及火筛等部相倚日强,为东西诸边患,辽东边塞屡次失事。

    弘治十二年(1499)正月,辽东总兵官李杲与巡抚张玉、镇守太监任良来信报捷,说是三卫分道入寇,官军败之。但刘健等大臣认为朵颜三卫近年来与明廷修好,疑其中有诈。

    而朵颜三卫也派人前来喊冤,说是辽东总兵官李杲与巡抚张玉、镇守太监任良合谋,以为朵颜三卫积弱可欺,欲杀其冒功掩罪,乃令都指挥崔鉴、王玺、鲁勋设酒席,诱其来市者三百余人赴宴,尽杀无余。实乃是杀良冒功。

    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故此乃命副都御史顾佐前往核实。如今居然有此事,事涉边境防务此事重大啊!

    弘治沉吟一下,道,“哦,此事诸卿有何意见!”

    “此事重大,必须派取精兵强将,护送于他!”谢迁道。

    “行啊,马卿,就由兵部调派兵力前去吧!”弘治点头认可。

    “陛下,不行啊,如今京师各卫各司其职,根本就派不出多余的兵力啊,而此事事关重大,如果兵力少了起不到作用啊!”马文升苦笑道。

    “这样啊!”弘治皱眉不已,“真的派不出兵力?”

    马文升苦笑点头道,“不错!”

    旁边的李东阳看着马文升,心中一动,拱手道,“陛下,臣有一策,不知可不可行。”

    “哦,李卿只管道来。”弘治眼前一亮。朝堂之中一直有“李公谋,刘公断,谢公尤侃侃”的说法,既然李东阳如此说,还真说不定有主意。

    “陛下,武举马上就要举行,也将取士,这些中举之人,必然是谋略武技精湛之人,应该能够胜任,而现在有些武职正在京述职,不如,就由他们带着这些中举之人前往,既能解决兵力不足之事,又能锻炼中举之人,岂不是一举两得?而且,不日武举就将举行,时间上也能够赶得上。”

    弘治一听深以为然,面向众臣道中,“诸卿觉得此策如何?”

    “臣等附议!”刘健等大臣纷纷首肯。

    “好,那就请诸卿统筹安排吧,尽快将此事落实!”

    “臣等遵旨!”大臣们应道。

    “好了,接下来,诸卿要劳累了。”弘治笑道。

    “此乃臣等本份!”刘健带领群臣,向弘治躬身施礼。

    弘治满意地点点头,起身离去。

    李东阳看着弘治的背影,心中暗道,“中信啊,此番机会我是争取来了,只看你的学员们是否争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