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转轮殿成-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六章 转轮殿成

    明中信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满面狰狞。

    重生以来,他一直在思索着,自己为何渡劫之时经历那么变态的天劫,但却百思不得其解,论说,前世自己可是除了仇人之外,虽然只要是穷凶极恶之徒必不放过,手上也沾满了鲜血,但是,他却一直以为,自己根本就没有犯错,那些被自己所杀之人皆是罪有应得,但为何老天爷那般对自己

    今日怎会梦见那般可怕的景象呢这是预示着什么呢明中信心中惊恐不已。

    这个梦怎会如此的清晰?怎会如此的宽泛?要知道,有些场景自己前世可不知晓,但现在的视角却是如同上帝视角一般,能够尽数观看到?

    难道又与神识、灵魂、肉身三者相聚有关?明中信坐于床塌之上,细细思量,但却没有什么思绪!

    突然,他眼前一亮,思绪之中出现了一个场景。

    所有观看者都呆滞地望着天空。

    自己的肉身在劫雷当中一点点消融,逐渐化为了虚无。

    然而,就在肉身化为虚无的一瞬间,自己怀中的一座小塔却发出一道红光,将灵魂吸入其中,悬于当空。

    雷劫之光照于塔身,却见小塔从上而下一层层逐一点亮,直至塔底,而后在空中轰出一道空间裂缝,蓦然消失。

    一切归于平静。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丝明悟,想必,这就是前世自己消失感觉之后发生的一切。

    突然,明中信眼前一阵黑暗,眼前再度亮起之后,却已身在归元塔中,转轮殿中。

    却只见在星空当中出现了一个大轮盘,从一颗颗星星之上射出一道道星光与大轮盘连接着,每道星光之中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而那具肉身虚影却已经消逝不见。

    当明中信想到肉身虚影之时,却觉得一阵熟悉之感从轮盘之上传来,难道?

    明中信瞠目结舌地望着大轮盘。

    就在此时,他的泥丸宫中突然一阵悸动,一缕缕痛彻心肺的感觉从心底泛出。

    轰一声,一道紫光破泥丸宫而出,射向了大轮盘。

    相应地,大轮盘正中出现一个紫色漩涡,将紫光容纳其中。

    明中信在紫光离体之后,痛楚立消,连忙将神识投入泥丸宫,却只见泥丸宫中空空如也,那功德圆珠消失不见。

    哦,难道?明中信定神识,望向大轮盘,却是觉得一阵吃惊,那粒功德圆珠已经镶嵌于大轮盘中间。

    而那些星光却投入了功德圆珠之中。

    功德贺珠之中的紫光越来越强,耀眼异常。

    轰,一声,功德圆珠炸开,一片虚影投向空中。

    五道星光横向空中,外面罩着一层紫色光芒。而紫色光芒却形成一道紫色光柱与下面的大轮盘相连。不,确切的说,是与大轮盘中的功德圆珠相连。

    而在那五道星光之中,有东西迅速从左向右飞快射过,又向空中的星星射去。当然,是最近的星星。而那些星星却是比之前要亮很多。

    至此,天空地面,再无异变,转轮殿中也恢复了平静。

    这是何物,又是何意?明中信有些费解地望着天空的虚影。

    无论如何,得上前研究一下这个大轮盘啊!想及此,明中信就待上前去研究。

    哪知晓,就在他一动念之时,那大轮盘带着虚影呼一下来到了近前。

    吓了明中信一大跳,差点向后蹦出去。

    待知晓这大轮盘只是来到自己近前,他惊异地观察了一下周围。

    待知晓只是移动而已,转轮殿中再无异变。

    他神念一起,大轮盘前后左右任由他的想法,飞快移动,哦,明白了,原来,这大轮盘是由自己神识所控!明中信心中一喜,太方便了!

    他收拾起心情,定定心神,细细观瞧起大轮盘。

    大轮盘上与之前不同,除了中央镶嵌着的功德圆珠之外,只是多了五个空格,上面空无一物,也无片言只语说明,上面的提示解释之语也没有。

    这是何意?明中信神识探究半天,即便是将神识深入功德圆珠,但却一无所获。

    想要注入功德,才发现,人家功德圆珠已经镶嵌在大轮盘之上,自己去提取功德?不由得一阵苦笑。

    望着这不知功用的大轮盘,明中信不由得用手摸向它。

    就在明中信以手与大轮盘接触的一瞬间,神识震动,一种骨肉相联的感觉出现在心中,这就是自己那肉身的感觉,同时,一丝明悟出现在他神识当中。

    这大轮盘就是肉身虚影的化身,同时自己也能感觉到那些星光好似在这肉身之中通过。

    一道感觉进入到了神识当中,霎时间,大轮盘的应用出现在了自己的心中。

    同时,一丝惊喜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当中。

    却原来,那五道星光所连尽皆是一个个星球,星球之上的文明尽皆不同,而星光通道当中的物事就是一件件星球文明的土特产,就如同那储物袋一般,甚至比那都要高级。

    而这五道星光通道当中的物事,可以通过明中信的神识提取出功德圆珠中的功德炼制成功德光箭,顺着紫色光柱打中物事,令得那件物事停止飞行,失去动力,随后顺着紫色光柱掉到大轮盘的空格当中,继而得到到这件物事。而后,明中信就可以取用那件物事。

    而且,那功德光箭必须达到一定的力道,才能够起到效果,同时,也要求明中信的精确控制,进而练习他的神识控制能力,而相应的,这功德光箭的力道就与功德圆珠中提取的功德多寡有关系。

    而功德圆珠中的功德却由明中信所获功德凝聚而成,是有限的,所以,这大轮盘也是有限制的!

    而且,镶嵌于大轮盘中的功德圆珠却无法再行吸收功德,只能由明中信继续收取功德,从而在泥丸宫中凝聚成功德圆珠,继而镶嵌于大轮盘当中。

    推而论之,也就与明中信获得的功德有关了。

    这就要求明中信继续投入到获取功德之路中了。

    那当然,也是有限制的,现在大轮盘连接的星星只是附近的,如果想要连接更加遥远的星星,那就与功德圆珠内所含功德有关了,功德圆珠中所含功德越强,星光也就会投射越远,与越加遥远的星星相连,所获物事也就越加高级。

    所以,明中信获取物事最终取决于他获取的功德,这是一切的基础。

    明中信啊!你的经商从政之路还有待于你继续追寻啊!(暗夜之光叹)

    当然,当前最主要的是明中信必须先行练习一下自己的功德光箭的控制之力。

    明中信望着这转轮殿中的一切,心中充满了激动,看来,自己的获得之旅就要继续开始了!而且有五道星光通道,也就是说,自己可以一次性获取五件物事,想想之前获得的储物袋,如果一次性获得相同等级的物事,那自己可是大发了,这真的是天大的喜事啊!

    明中信越想越是激动。今天先试试?

    明中信想到做到,凝神从功德圆珠中提取功德,提取之事极其顺利,一缕缕功德被他提出而出,顺着紫色光柱逐渐形成了光箭。

    射哪个呢?明中信从神识中分出一道,投向五道星光通道当中。

    然而,在紫色光柱当中,神识分离居然是如此的艰难。

    本来,神识分离对于明中信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由于一道神识从功德圆珠中提取出功德,还得维持着光箭的形状与力道,这就要求控制力道必须精细,又由于是第一次如此运用,这就被他运用了大约五六成的神识。

    仅余的四五成要再次形成一缕神识绰绰有余,难就难在还得穿过功德光芒与星光,这就要求再分散一些神识以抵消功德光芒之力与星光之力,这又消耗二三成神识,仅剩余一二成神识,还得分散为五道神识,随时关注五道星光中的物事。

    这还不算完,还得运用神识细细体查物事的运行轨迹,皆因这些物事的运行速度及轨迹各不相同,有快有慢,有直线的,有曲线的,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捕捉到的。这样的话,就有些吃力了。

    也幸亏明中信之前的神识经过了进化,达到了渡劫期神识。故此,几缕神识分离而出还是不难的,但却因一道道消耗而令得这个过程有些困难。

    但是,在明中信的努力之下,终于第一道功德光箭射了出去。

    然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功德光箭虽然射出去了,但准头差得多了,也仅仅是擦着物事的边射过去,物事飞速离丟,一无所获。

    明中信深深叹了一声,任何物事并非看上去那般简单啊!

    继续吧!不能空手而回啊!

    在一次次失败当中,明中信不断总结经验教训,随时调整神识运用,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明中信找出了规律,并且他的神识控制能力也在逐渐增强。

    随着他的试验,逐渐的物事不断被射中,但由于光箭角度的偏离及光箭力量的不足,依旧不断失败,但却无限接近了成功。

    终于,随着一道功德光箭射出,明中信心怀激动,紧盯着光箭却只听噗一声,光箭终于射中了一道星光通道当中的物事。

    物事缓缓落向紫色光柱当中,顺流而下,落于大轮盘空格当中。

    此时的明中信并没有立刻收取物事,反而是闭上双目,细细体察着刚才那道功德光箭射出前的神识当中星光通道中的每丝变化。

    良久,良久,明中信终于睁开双眼,但见双眼中射出两道精光,面上浮现出了一丝丝兴奋的激动,显然他已经有所体悟。

    再来!明中信满怀信心地将神识投向功德圆珠当中,就待提取功德。

    依照他的体悟,功德之量不断增加,然而,就在即将达到之前体悟所需功德之时,却没想到,再也无法提出。

    只听得波一声,好似有物事碎裂了。

    明中信心中一惊,功德迅速逸散,再无法凝聚。

    明中信定神看去,却只见那大轮盘中镶嵌的功德圆珠上已经碎裂,而紫色光柱正在吸取着碎裂的功德圆珠碎片,一丝丝功德被注入了星光当中,随后被星光通道外面包裹着的紫色光幕所吸收。

    终于,功德圆珠镶嵌的地方空空如也。

    原来,不知不觉间,随着明中信的试验,功德圆珠当中的功德已经不足以支撑一次射取了。

    看来,还得等些时日了!看着大轮盘,明中信心中叹道。

    再看空中,却见那星光通道已经黯淡无比,与之相加的星星好似也是有些黯淡了,尤其是那道获取了物事的星光通道更加黯淡,星光通道也已经消逝不见。

    只能等待下一枚功德圆珠镶嵌成功,才能重启捕获之旅了!

    还是先看看这次射获的东西吧!

    然而,他看到这件物事,真是目瞪口呆啊!无法置信地望着这件物事,明中信呆呆立了半个时辰。

    最终,明中信无奈地长叹一声,将那件物事收入储物袋,出了归元塔。

    明中信出来之后,天光已经大亮。

    “中信,中信!”门外传来明中远的喊声。

    明中信一皱眉,叹了一声,唉,事情还真多啊!真是一日都不得安宁啊!他起身上前开门。

    “族兄,有何要事?”明中信望着明中远问道。

    “寿宁候府遣人前来相请,说是设宴请贵客,请你做陪!”

    “贵客?做陪?”明中信眉头紧锁,寿宁候兄弟二人可是都知晓,自己这些时日忙得焦头烂额,而且武举即将来临,必须管着这些猴崽子勤学苦练,哪还有心思与时间去应酬?

    但转念一想,能被他们兄弟二人本请的贵客,只怕身份并不简单,而且那兄弟二人只怕应该是有事要与自己商议,不然,也不会冒着惹他不悦的危险来请自己了,罢了,去一趟吧!

    “学员们呢?”明中信心中决定,口中问道。

    “哦,已经在演武厅进行学习训练了,经过了刘大人的指点,他们现在的热情高涨,训练得热火朝天啊!”说及此事,明中远也是一脸的欣慰,毕竟如果这些学员们能够在武举上一鸣惊人,无论是对于明家,还是对于明家学堂来说,都是好事啊!

    “哦,告诉明兴,让他领着大家好好训练,我去去就回!”

    明中远点头应承。

    一番洗潄,明中信直奔寿宁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