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路遇红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七章 路遇红颜

    明中信徒步向前,李玉紧随其后,走在大街之上。

    明中信闲庭信步,缓缓向前,观赏着这京师的街头美景。

    也许,在京师的人眼中,这些街头巷尾的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可看的,但在明中信眼中,这些可都是他前世所向往的,尤其是在他重生此世之后,一直忙于解决明家危局、科举、应对各种情形,立志振兴明家。

    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根本就无法安下心来观赏一下大明的美景。而今天,虽然寿宁候邀请他去陪客,但那边却没有明言是什么人,他从心中是抵触的,但鉴于前一段时间寿宁候兄弟二人对他还是极其支持,现在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前往。

    于是,他也就有意借此机会,观赏一下京师的风土情貌。

    二人行行复行行,缓缓步在京师街头。

    李玉在旁为他一一介绍,卖茶水、算命的摊贩,坐轿、骑马、挑担、赶毛驴运货的过往行人,歌楼酒市,作坊医家,热闹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屋宇,整个画面将市井风貌、人景相宜,令明中信体味着这座古城的血脉和谐。

    明中信看了个心旷神怡。

    蓦然,明中信神识之中霍然一动。

    明中信步履一滞,惊讶地抬头望向一条小巷,但看不到一条人影。

    李玉也是一惊,以为明中信发现了什么,迅速做出一个警戒的动作。同时,抬头望向小巷,然而,并没有看到什么,疑惑地向明中信望去。

    没有人啊?明少爷这是怎么了?

    明中信未曾理会于他,举手示意停步,神识展开扫向小巷深处,咦!

    明中信心下一惊,她怎么在此?

    明中信迈步向小巷行去。

    李玉紧随其后,戒备着左右观望,一脸地神情紧张。

    随着二人进入巷子的深处,一阵语声传来。

    李玉惊讶地望向明中信,还真有人?怎么会有女人的声音?

    明中信眉头更加紧锁,快步向声音来处走去。

    “放开我!”一阵女子呵斥之声清晰传来。

    “兰妹妹,咱们还是回去吧!我会为你找到他的!”一个男声劝道。

    “放开我,不用你管,我自己会找!”女声大声道。

    “听话!”男声声音有些严厉道。

    “听什么话啊!”明中信阴沉着脸出现于二人面前。

    男声女声一听有人,同时停止了争吵,望向声音来处。

    “明哥哥!”女声一阵惊喜之声。

    “明中信!”男声阴沉的声音传出。

    李玉错过明中信的身形,望向前面。

    却见三位男子正站于巷子深处,尽皆惊讶地望着他二人,不过,二人是惊讶,一人是惊喜。

    两位男子,一位是书生打扮,面如冠玉,秀美异常,只是眼中闪烁着一些阴霾,恶狠狠望向明中信。同时,手中紧紧拽着一位男子。

    而这位被拽着的蓝衫男子却是杏眼圆睁,满眼的惊喜,痴呆呆地望着明中信。

    另一位则是五大三粗,精壮异常,警惕地望着明中信与李玉,同时手握腰刀刀柄,显然是位护卫。

    “哟,萧兄,不知为何为难我家兰妹妹!”明中信阴沉着脸向书生道。

    “明哥哥!”未待书生说话,杏眼男子回过神来,大声叫道。

    李玉一愣,哟,这位是女子啊!作为一个老江湖来说,他在一瞬间就明了,这位是男扮女装啊!

    明中信举手制止了杏眼男子的话语,只是眼睛望着书生,等待答复。

    却只见书生微微一笑,轻轻放开了杏眼男子,抚了一下衣袖,冲明中信拱手道,“他乡遇故知,免不了是一番激动!还请明兄见谅!”

    在书生放开可杏眼男子的一瞬间,杏眼男子猛然扑向了明中信。

    李玉大惊,就待护持,但却一动也无法动。

    却原来,明中信的左手早已将他抓住,李玉惊讶地望向明中信。

    “自已人!”明中信轻声解释一下。

    就在这一瞬间,杏眼男子早已扑进了明中信的怀中。、

    在李玉、书生的眼中,明中信的眼神瞬间变得温柔无比,用手轻轻拍着杏眼男子的肩膀安慰道,“好了,见面就好!”

    然而,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杏眼男子放声大哭,明中信无奈摇头,拍着肩膀继续安慰,“别哭了,这不见着了吗?”

    李玉注意到,那位书生望着杏眼男子,眼神中充满着无奈,继而又怒目圆睁,望向明中信,仿佛与明中信有夺妻之恨、杀父之仇一般。

    就这样,杏眼男子,哦,不,是杏眼女子在那放声大哭,四位男子面面相觑,一脸无奈地望着杏眼女子。

    如果有人进入巷中,见到这一幕,只怕会觉得无比诡异,是啊,一位男子在另一位男子怀中痛哭失声,而另外三位男子却在一旁不言不语,观看着,无论谁看了都会觉得三观尽毁的!

    就在这诡异的声影中,几人一动不动,静待杏眼女子平复心绪。

    稍顷,杏眼女子的哭声渐渐低落下来。

    杏眼女子抬起头,不好意思地看看明中信。

    “行了,小花猫!擦擦眼泪!”明中信宠溺地望着她,缓缓推开她,递给她一个手帕。

    杏眼女子听到明中信如此称呼,一瞬间破涕为笑,一把抢过明中信手中的手帕,娇羞地低下了头,擦拭脸上的泪珠。

    明中信望着她的娇羞模样笑意盎然。

    “明兄!”书生见杏眼女子停止了哭泣,也是松了口气,转向明中信拱手道。

    “哦,萧兄!”明中信还礼一拱,质问道,“萧兄不在济南府享福,来京师做甚,还在这异乡欺负我家兰妹妹!”

    “是啊!明哥哥,这家伙一直骗我说正在尽力打听你在京师何处,却不带我去,如果不是我无意间听到京师也有座名轩阁,知晓那肯定就是你的住所,才知晓他一直在骗我,随后偷偷跑出来前去找寻你,还不知他要骗我到何时呢!”杏眼女子一噘嘴告状道。

    而旁边的书生也是心中一震,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她从何处听到的名轩阁?难道有人泄露消息?谁敢?

    “什么?骗你?”明中信面色一沉,转身看向杏眼女子,上下打量一番。

    “相信人家!人家保护得自己很好的!没让那姓萧的碰一下!”杏眼女子见明中信上下打量着自己,脸色一白,急忙向明中信解释道。

    要知道,大明对女子的贞洁看得无比严重,如果女子被人侵犯,无论对错,都是她的错,那可是很严重的!显然,这女子知晓这一点,怕明中信误会,故此才急切地予以解释。

    明中信自是知晓这些禁忌,一见杏眼女子此情形,知晓这丫头误会了,连忙拍拍她的头颅,“馨儿,我相信你,我只是怕你有所损伤,没事,没事!”

    却原来,这杏眼女子正是那明中信的未婚妻子兰馨儿!而那位书生,则是萧知府公子萧飒。

    却不知为何这二人不在济南府,却在京师搅在了一块?

    “不错!这几日我对馨儿妹妹绝对没有任何不周!”萧飒对明中信道。

    “什么你家馨儿妹妹,谁是你妹妹!”兰馨儿一听,急切冲萧飒喊道,同时,偷眼望了望明中信,深怕明中信误会。

    “当然,我相信我家馨儿!”明中信微微一笑,冲兰馨儿点点头,表示理解。

    兰馨儿感动地冲是明中信一笑,那真是千娇百媚啊!

    一时间,旁边的萧飒都看呆了。

    明中信悄然向前移动一步,挡住了萧飒的视线。

    萧飒见看不到兰馨儿,轻叹一声,看一眼明中信,眼中的羡慕嫉妒再也无法遮掩,直射向明中信。

    “之前,馨儿妹妹多承照顾,明某在此谢过萧兄。不过,既然馨儿妹妹已经找到我,就请萧公子放心回去吧!”明中信冲萧飒一拱手,致谢道。

    “这?”萧飒为之一愣,之前虽然知晓,这兰馨儿见到明中信,一定会离去,但真的到了这个地步,他自是不舍,要不然,也不会一直骗兰馨儿了!不过,如果让自己知晓,是哪个奴才泄露了消息,自己绝不会让那个家伙好过!萧飒心中发狠。

    心中虽然万分不愿兰馨儿随明中信而去,但人家是名正言顺的未婚夫妻,带走是理所应当之事,无奈,萧飒只好冲明中信一拱手,“好,既然馨儿妹妹找到了明兄,那我就完璧归赵,就此告辞!”

    “告诉你了,不要再叫我馨儿妹妹!”兰馨儿向萧飒吼道。

    萧飒看看兰馨儿,温柔一笑,并不与她计较,向身后护卫一示意,向明中信身旁走过,快步离去。

    就在萧飒即将要通过明中信身边之时,明中信冲他轻声道,“之前,京师的谣言是萧兄所为吧?”

    萧飒面色一僵,身形一振,脚步稍顿,但却没有应声,继续离去。

    然而,明中信却已经获得了答案,转身望着萧飒的背影饱含深意地一笑,摇摇头,低声自语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明哥哥,你说什么?”兰馨儿呆荫地望着明中信问道。

    “没什么!见到你真高兴!”明中信微微一笑,宠溺地冲兰馨儿一笑道。

    “我也是!”说着,兰馨儿幸福地一笑,不再追问,而是抱紧了明中信的一只胳膊,好似深怕明中信飞走一般。在她眼中,只要有明哥哥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馨儿,这位是李大哥!”明中信一指李玉,为兰馨儿介绍道。

    “馨儿见过李大哥!”兰馨儿连忙放开明中信的胳膊,冲李玉深施一礼。

    “不敢不敢!”李玉连连摆手,他这个粗人,哪见过小娘子向他施礼,一下闹了个大红脸,手忙脚乱,一下抱拳,一下拱手,显然,不知晓该如何回礼。

    噗,兰馨儿见李玉的手忙脚乱,抿嘴轻笑。但就是施礼在那,静等李玉的回礼。

    这下,李玉脸更红了,运作更僵了,更不知道该如何回礼了。

    “馨儿,不得调皮!”明中信冲兰馨儿一瞪眼。

    兰馨儿冲他吐吐舌头,直起身形,不再捉弄李玉。

    “李大哥,这位乃是我的未婚妻子兰馨儿。”明中信好笑地望着这位大汉被一个礼数难倒,也不好再捉弄于他,介绍道,“您只需拱手即可。”

    李玉一听,连忙拱手回礼道,“见过兰小姐!”

    兰馨儿也不好再笑,只好憋住笑意,淑女地点点头,算是揭过这节。

    “好了,馨儿,我这是要去寿宁候府,你就随我们去吧!边走边聊!”明中信拍拍兰馨儿的胳膊,走向巷外。

    兰馨儿也无异议,反正在见明中信的那一刻,明中信去哪她就去哪儿,绝不再离开明哥哥了!于是,她听话地同明中信一起离去。

    李玉挠挠头,看着兰馨儿背影,一脸羡慕地转向明中信,心中叹道,明公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就是这脾气?唉,今后明公子有得受了!

    一路之上,明中信也无心再观赏周围的景象,听着兰馨儿描述她的遭遇。

    却原来,兰馨儿是偷跑而来。

    当然,在兰馨儿的口中,她是在接到明老夫人的信后,说是明中信要备考科举,前去京师遍访明师,故此想将婚期延后!兰家老祖宗自是表示同意,反正既然两家冰释前嫌,也不差这些时日,只是回信表示了遗憾,但却同意延期。至于兰家兄弟,虽然心思不同,但却也未曾反对。

    兰馨儿听到这个消息后,心中失望无比,最后心中一动,向老祖宗请示之后,北上京师,寻找明哥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那当然,兰馨儿说的老祖宗同意,明中信是一个字都不信,先不论兰馨儿禀告没禀告老祖宗,单说她居然孤身一人前来,就不可能,起码老祖宗同意的话,绝不会不派人保护于她,这就是一个大漏洞。

    亏得兰馨儿还眉飞色舞地向明中信解释,却不知早已被明中信猜了个十成十。

    但明中信也不揭穿,只是想听她究竟是如何一个人北上京师的。

    在兰馨儿口中,她出了济南府,男扮女装,一路之上,没途受到了一批好心人照顾,一路之上,晓行夜宿,悠闲自在地坐车坐船,无风无浪地来到了京师。

    说着,还显摆自己的好运气。但在明中信的神识之下,早已明了,这丫头绝没有她说的那样一帆风顺,神识扫过之时,她的胳膊、手上那些伤痕就可以看出,这一路这丫头不知吃了多少苦,却坚强地没有向他诉苦。

    而且,在二人行走之时,兰馨儿走上几步,就会皱下眉头,脚步好似也有些迟滞,显然,这丫头的腿上也有伤,但却强忍着,装坚强,不让明中信看出来。

    显然,是怕明中信知晓内疚,明中信体查着这一切,心中感动,这丫头、这心思,唉,有红颜如此夫复何求啊!

    于是,明中信也不揭破,乘着二人胳膊本连之时,一道道神识化做小针悄然刺于兰馨儿的身上,为其活血通络,减少痛楚。

    于是,兰馨儿越走越精神,越走越兴奋。

    不时的说话,漏洞百出,却不自觉,李玉在旁都听出来了,但她却不自知,还是一脸兴奋地为明中信解释。

    李玉想笑,但却被明中信隐讳的瞪眼制止了,于是,李玉惨了,想笑不敢笑,还得保持着常态,真是辛苦啊!

    于是,在路上的行人看来,一个大汉动作僵硬,走路难看,这明明就是精气耗损,无力走路的样子!纷纷摇头,唉,真是世风日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