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进府争执-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五十八章 进府争执

    如果被李玉听到这些路人的心声,只怕会狂吐鲜血吧!

    然而,兰馨儿的逗逼讲述依旧在继续,李玉依旧是强忍着笑意,明中信无奈地看着兰馨儿的表述。众人哪还能去注意路人的心声表情呢!

    就这样,京师街头出现了这样的情景,一位杏眼男子紧紧挽着一位少年的胳膊,讲述着什么,而旁边有一位壮汉却如同便秘般,姿势怪异地紧跟其后。路边的行人不时将怪异的眼神投射到三人身上。

    如此,三个怪异之人旁若无人地在京师的街道之上缓步前行,接受路人的注目之礼。

    “馨儿啊!你又是与那萧飒如何相遇的”明中信很是好奇地向兰馨儿问道。

    “明哥哥,你还是不相信我啊!”兰馨儿委屈地望着明中信,泪眼婆娑都快哭出来。

    “馨儿啊,我并不是不想信你,而是想知晓这萧飒前来京师的原因!因为之前有些问题需要查明。”明中信望着泪眼婆娑的兰馨儿有些头痛,只好解释道。

    兰馨儿一听,睁大双眼望着明中信,“真的”

    “你什么时候见过明哥哥骗你了”明中信反问道。

    兰馨儿思索着,不知不觉间点头认可,是啊,直至今日,明哥哥可从来没有欺骗过自己。

    “那就好!”兰馨儿笑意上脸,上前一把抱住明中信胳膊撒娇道,“我就知道,明哥哥不会不相信我的!”

    明中信看着这个单纯的丫头,心中一阵怜惜,人家为了寻找自己,千里奔波,一定受了极大的苦楚,如今见了自己,却这般模样,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兰馨儿继续陈述遭遇。

    其实,兰馨儿早在半月之前就来到京师,她先行找个客栈住下,想要在安顿下来之后再去寻找明中信。

    但是,好巧不巧,就在她住店之时,正好碰到了萧飒。

    而萧飒看到兰馨儿之后,一眼就认出了她。

    萧飒在这异乡之地见到兰馨儿异常高兴,缠着兰馨儿要请她吃饭,兰馨儿在异乡见到故人,自是心下欢喜,也就没有推辞。

    用膳过程中,萧飒旁敲侧击,了解到兰馨儿来此,居然是要找明中信。

    刚开始,听到兰馨儿的来意,萧飒面色有些难看,但随后居然更加热情地邀请兰馨儿住到他所住的客栈中,承诺自己会帮她寻找明中信。

    虽然兰馨儿百般拒绝,但萧飒的热情却依旧不减。

    最终,兰馨儿无法推却,只好同意,但却说明,如果找到明中信,会立刻离去,就这样,兰馨儿搬到了萧飒买的一处宅院当中。

    随之,萧飒无微不至地对兰馨儿进行照顾,每日为她提供京师的小吃,但却限制着兰馨儿的行动,不让她离开宅院半步,美其名日,为了兰馨儿的安全,毕竟,兰馨儿在此人生地不熟。他倒是有几个朋友,正在委托人寻找着明中信。兰馨儿也不好再说什么,就住在了宅院当中。

    兰馨儿刚开始还满情期望地想萧飒找到明中信,但随着日子的推移,心中万分疑惑,按说,明中信应该不难找,毕竟,他是来京师寻师的,但萧飒却一直说未有任何消息。

    兰馨儿心中着急,几次三番想要偷跑出宅院,但每次都被发现,此时,她才感觉不对,尤其是在近日居然从伺候她的仆役口中听到了名轩阁三个字,她大喜之下,找个机会,终于跑了出来,但却立刻被萧飒发现,追赶到了小巷当中。

    于是就有了相遇之时的一幕。

    “馨儿,那萧飒每日就陪着你?”明中信问道。

    兰馨儿面色一白,哀怨地望着明中信,“明哥哥,你就这般不相信我?”、

    明中信一见之下,慌了手脚,连连摆手。

    “不是,不是,我就是奇怪,这萧飒到京师究竟有何要事?看你是否有线索而已。我想,你与他相处了这么些时日,可能知晓。”

    “哦,是这样啊!”兰馨儿一听,脸色瞬间阴转晴。

    明中信暗暗出了口气,我的姑奶奶啊,你这动不动就哭,真是让人头痛啊!

    “你说说,这萧飒说没说,他来京师有何要事?或者你从那些随从、仆役口中,是否得知他的目的?”

    “我也不知道!”兰馨儿一脸遗憾地摇摇头,深深为自己帮不上明哥哥的忙而感到有些失落,“那萧飒只是为我找些好吃的好玩的,但却没有透露什么目的,我也问了,他只是说前来拜访长辈!但具体是谁却未曾说!”

    “是这样啊!”明中信有些失望,但却不敢表露出来,只是冲兰馨儿笑笑,拉着她继续前行。

    不大工夫,三人来到了寿宁候府。

    “中信啊,可算盼来你了!”一见明中信到来,张延龄从门房当中冲了过来。

    “哟,劳动建昌伯相迎,真是罪过啊!”明中信笑着向他拱手道。

    “中信啊,又调戏我!”张延龄翻个白眼,拉着明中信就走,“快走,客人等不及了!再迟,我也不好交待了!”

    “谁啊,值得你如此大动干戈!”一见张延龄如此焦急上心,明中信这下好奇心可是爆棚了。

    要知道,张延龄这位可是顶极的纨绔,平时可是谁也不放在心上的,如今居然能够令他在府门前等着,还如此焦急地拉他走,真是不多见啊!明中信对这位贵客的身份极其好奇。

    然而,自己现在还有事啊!不能说走就走。

    “张兄!”明中信稳稳立于当地,张延龄根本就拉不动。

    “咋了,快点吧!”张延龄回过头来,满面焦急道。

    “不瞒张兄,我刚才见了一位故人,必须先安排好她,才能去见您这位贵客啊!”明中信歉然笑道。

    “啊!”张延龄望向明中信所指方向,此时,他才发现,明中信身旁居然有一位杏眼男子。

    “好,我就让管家安排他先行在客房相候,待咱们见完再说其他。”张延龄扫了一眼,也未在意,冲身后的门子道,“去,领这位小哥去客房,让管家安排用膳,招呼好啊!”

    “这样好了吧,快走吧!”说完,张延龄一拉明中信,就走。

    明中信无奈地冲兰馨儿一笑,随后,转向李玉,“李大哥,你就一起去吧!”

    他以目示意,让李玉照顾好兰馨儿。

    兰馨儿一见这情形,懂事地点点头,做个手势,让明中信放心。

    至于李玉,则是猛点头,接受吩咐。

    至此,明中信才放心地随着张延龄而去。

    “张兄,究竟是哪位贵客啊?”边走,明中信边问道。

    张延龄回头神秘地一笑,“呆会儿你就知道了!”

    却不回答明中信。

    明中信则是一头雾水,就算是贵客,咱也不认得啊!人家根本就没必要见自己,但这张延龄为何表现得像是这贵客非要见自己不可呢?

    明中信一路行来,神识连动,却原来,就在这寿宁候府暗处,一个个护卫紧紧盯着自己,收敛着杀气,但却被明中信神识察觉。

    明中信心下大惊,连忙望向前面的张延龄,但张延龄却并无一丝异样,只是一心赶路,时不时转身催促自己。看来,张延龄没问题。

    难道是那寿宁候对自己动了杀机?但是,为什么呢?

    明中信思维高速运转,回想着自己之前的一举一动,看是否触动了寿宁候的底线,或者是触碰到了寿宁候的禁忌,然而,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与寿宁候没什么冲突啊!

    对了,难道是那些学员?明中信心中一惊,不错,还真有可能!要知道,之前自己学员们表现出来的军事素质确实令人惊艳,这些犯了寿宁候的忌讳也不无可能!但是,是什么忌讳呢?明中信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储物袋中的装备,定定心神。同时,心中暗暗下了决定,如果寿宁候没有杀心还则罢了,如果动了杀心,凭自己现在的底牌,要想杀出候府,还是能够做到的。就是兰馨儿与李玉只怕要受害了。到此,他不由得万分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让兰馨儿与李玉离开自己了。

    但是,现在再来后悔已经无用,当前,自己要做的,就是加强防范,不要被人阴了,至于他们二人,只能留待情势明朗之后,自己再想法营救了!现在,只能是静待事情的演变吧!

    于是,明中信也不再问话,满怀戒心地随张延龄来到了后宅。

    越靠近后宅,明中信心中越惊,皆因,护卫越来越多,而级别、杀气越加浓重,为了自己居然如此大的阵战?明中信反而有些放心,皆因,如果寿宁候要对自己动手,只怕不会如此布置,皆因,虽然是越往里走戒备越严,但这些护卫的杀气却尽皆是面向外面的,反而对里面没什么敌意,这形势的意思好像是在保护后宅中的人物。

    哦,看来,这些护卫是那位贵客的,唉,虚惊一场啊!

    明中信此时更加好奇了,寿宁候居然在后宅招待这位贵客?看来,他们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而且如此森严的戒备,只怕这位身娇肉贵,难道,是那位?

    明中信心中一动,但随之摇头,不会,自己又与那位没什么交集,人家凭什么见自己?

    明中信压下心中的惊疑,随张延龄向来后宅行去。

    突然,张延龄停下了脚步,身后的明中信心绪不宁,心不在焉,一头撞在了张延龄后背上。

    哦!张延龄吓了一跳,回头望向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捂着鼻子怪责地望着他。

    张延龄做个手势,让明中信安静。

    随后,他冲大厅躬身行礼道,“延龄带明中信回来了!”

    明中信心中一下敞亮了,看来,还真是那位了!

    吱呀一声,大厅的门被打开了。

    从里面出来一位身着便服的护卫,为何说是护卫呢?

    只因,这位护卫虽然身无寸铁,但却眼含杀气,一出大厅门,目光就射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眼睛微缩,高手啊!就凭这杀气外放的气势,只怕这位简单不了。

    但对自己一位文弱书生居然有如此阵战,这却令他想不通。

    难道,是给自己下马威?

    但是,这样的话,明中信就更加疑惑了,毕竟,自己这是第一见这位贵客,而且还是这位贵客要见自己,并不是自己上赶着啊,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

    一见护卫出来,张延龄主动让过一旁,只是怜悯的眼光望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更加奇怪了,张延龄为何如此表情?今日这事情可真是怪异啊!

    “举手!”护卫满面肃然地来到明中信面前,面无表情地命令道。

    明中信眉头一挑,转身就走。

    “大胆!”护卫一声断喝,伸手就抓向明中信。

    明中信嘴角微微一撇,依旧缓步向前。

    护卫的手依旧毫不留情地抓向明中信。

    “手下留情!”张延龄在旁大惊失色,扑了过来,口中喊道。

    然而,护卫却像是没听到一般,依旧抓向明中信。

    就在他抓到明中信肩膀的一瞬间,脸上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显然,这位可没将张延龄的话放在心上,不准备留情。

    明中信头都不回,好似根本没听到一般,依旧是缓步向前。

    而护卫的脸色却是一滞,只因他的手顺着明中信的长衫滑了开去,根本就未曾抓到明中信。随即,护卫脸色一变,双脚一跺,飞向扑向明中信。

    这一次,再次扑空,依旧未碰到明中信一根毫毛。

    而明中信依旧无所觉地向前行去。

    “站住!”护卫大吼一声,再次扑向明中信。

    “李廷真,你混蛋!”张延龄满脸焦急,面色狰狞地喊着,扑向护卫。

    然而,这一切根本就无法阻止李廷真的动作。

    李廷真如鹰一般,双手抓向了明中信的头颅,劲风疾然,显然,动了肝火,这下来真的了!

    张延龄面色大变,知晓无法阻止了,定住身形,转头向大厅内大喊,“兄长,救命啊!”

    然而,这一切只是电光火石之间,根本就无从阻止。

    更何况,大厅内根本就无法看到厅外的事情。

    眼看着,明中信就要伤在李廷真的手下。

    这下,无论如何,明中信在劫难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