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处置后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一章 处置后患

    赵明兴望向明中信。

    却见明中信面不改色,仿佛早已知晓。

    14 而旁边的福伯仿佛也不以为意,静静地望着明中信。

    “你与月影在哪接头?”明中信插话道。

    “悦来客栈。”

    “如何接头?”

    ……

    明中信越问越多,然而,见鬼的是,那杨玉有问必答,还答得很流畅。

    不一会儿,连他的祖宗三代都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福伯与赵明兴都惊呆了。

    贼人这么配合?太听话了吧!难道他傻了吗?

    终于,明中信将所有问题都问了个遍,再无疑问。

    明中信收手,坐于蒲团之上恢复神识。

    “不对呀,自己本来是要编一套假话骗他的,为何全将真话说出来了?”此时恢复神智的杨玉惊疑地望着明中信。

    “难道他有让人说真话的本事?”

    怎么办,怎么办,他都知道了,他会如何对付自己,会把自己放了吗?毕竟,自己又没有伤害他们的人,反而是自己这般的凄惨!一定的,他一定会放了自己的!杨玉不断催眠自己。

    此时的明中信来到了归元塔中轮盘前,双目看着功德小碑上面那个“补”按钮,该试试了,看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抬手按下了“补”字按钮。

    功德小碑一阵紫光闪过,补字后面出现一个小框,小框后有个号,继续按号,却见小框内变为1,再,2,再,3。

    再按一下确定按钮。

    一片紫光冲着自已飞来,瞬间,神识有一丝丝变化,如果不是自己精心留意,还真感觉不到。

    哦,明白了,这可能就是自己刚才醒过来后神识恢复的原因。

    也就是“神识受损,功德补齐。功德消耗6000。”的缘故。

    再看功德小碑,右半段第一行变为“神识消耗,添补功德。功德消耗3。”

    明白了,明白了,功德还真能修被神识。

    明中信心中大喜,看来,今后只要功德充足,那自己就不会怕神识损伤了。

    补,补,补,明中信将损耗的神识用功德修补回来。

    待想试验一下抽字按钮是何用意,但想到外面的杨玉,脸上展开了一丝邪异的笑容,不过却是空洞的,无一丝笑的意思。

    明中信睁开眼睛,望着杨玉。

    短短的时间内,却见他双目失神,灰暗而沉翳,脸上的表情生硬而木然,嘴里在喃喃自语。

    “杨玉,久等了。”明中信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但那丝笑意却是那般的冰冷,“生命无法掌握的那种恐惧是否让你很享受?”

    杨玉象是听到了恶魔的叫声,全身禁不住簌簌发拦,但脸上却又有一丝丝的希望,双目之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明少爷,我将我知道的都说了,真的都说了,放了我吧,您就当是一个屁,将我放了吧!”

    “是啊,你将所知所想都说了,我应该感谢你,真的,我应该感谢你。”明中信的语调是平静的,淡漠的,不带一丝火气,但却在这淡漠中,莫名的让人心寒,皆因其中深藏着无比的冷酷,难言的狠毒。

    旁边的福伯和赵明兴都不可自制的打个寒颤。

    “好啊,好啊,我不用您感谢我,只要将我放了就行。”杨玉显然思维感知都已迟钝,没有发现明中信语调中的冷酷,还在一心的请求饶恕。

    福伯怜悯地望着他,这家伙还没弄清楚情况啊!

    “我也想如此做,我也想将你放了,但我大母却还晕迷不醒,你让我如何将你放掉?我要放了你,我怎么对得起她,我又如何向她交代呢?”明中信冷冷道。

    “没关系,没关系,我回济南府找最好的大夫,来为她诊治,那她就会好的,一定会她的。”杨玉面色苍白,抢着做出承诺。“我不能……”

    “算了吧,杨玉,你真令我感动,不过,没办法,在你们谋算明家,抢劫明家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现在的结局。”明中信神色逐渐冷酷,语调更加渗人。

    “就你这种见利忘义,谋人钱财,凌辱弱小的下三流的毛贼,也配和我谈条件,你们欲使我家破人亡,使我家业尽毁,我会原样奉还给你们,可惜,你看不到了!”明中信一脸惋惜状。

    杨玉也感觉到了明中信语中的冷酷。

    终于,他明白了,明中信根本就没有心思将他释放,看来,今日真的难逃一死了。

    “明中信……我弥勒会……不会饶恕你的……老天爷也会劈死你的……”杨玉绝望地叫嚣道。

    “算了吧,老天爷都劈过我了,也没见得把我劈死,爷爷我就没怕过那老天爷。更何况,以你们所作所为的阴毒勾当,无耻手段,老天爷的雷直劈下来,劈的也会是你们,还轮不到我姓明的头上!”明中信钢牙紧咬,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蹦出来。

    “算了,还是让你早点上路吧!”明中信来到近前,伸手放在了杨玉头上。

    “干什么,干什么!”杨玉拼命躲避,却避无可避。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杨玉带着哭腔嘟囔着。

    这次,明中信却未闭眼,而是一直盯着杨玉。

    慢慢的,杨玉神情逐渐怔忡迷惘,渐渐地,全身开始痉挛,身体瑟瑟缩缩,越团越紧,越团越小,(不敢再描写了,怕被禁,请各位读者原谅则个)最后,七窍流血而亡。

    “少爷,太惨了吧。”福伯叹息一声,上前道。

    “人世间,有很多事,做错了可以忏悔,可以痛改前非,但也有很多事,只能错一次,一次错了,就会终身后悔。假如此次大母被他们虏走,病发,身亡,我去哪后悔去。不要说事情没发生,我不会让这些事发生的,我会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否则,我不放心,非常不放心。”明中信双目赤红,好似那一幕真的发生一般。

    福伯吓了一跳,少爷怎会如此激愤,难道他经历过?

    他却不知,明中信的前世,正因为他的错,亲人朋友被废、被杀,铸就了他千年的后悔,今世,他又如何能够让那一幕再次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