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京城会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六十四章 京城会师

    就在他兴奋异常地要渡劫,完成兄弟红颜共同的梦想之时,却没想到,天道居然给他来了个九九天劫,这是能够连大罗金仙都轰杀成渣的天劫,然而,却被他引来了,他一直想不通,天道为何对他是这般的苛刻,他除了报仇也未曾荼毒天下啊,这天道怎么就和他杠上了!

    不过,好在,在自己即将灰飞烟灭之时,却被自己不知来历的宝塔所救,这真的是天意啊!

    但是,这真的是天意吗?此时的明中信根本不知,一个天大的阴谋和一个天大的机缘合为一身,故此,他才受到了天道如此无私的照顾!

    故此,一切皆有因果,只是现在的明中信不清楚自己身负的因缘及恶果!

    啊!明中信又从噩梦之中醒转了起来。

    明中信满头大汗地坐起来,望着窗外的月色,心中一阵悸动,为何自己这些时日总是梦见前世渡劫时的情形呢?

    明中信依旧是百思不得其解,罢了,也许是近日的繁忙之事太多,故此,受其影响吧!先顾眼前吧!

    对了,今日还得去接福伯一行啊!

    明中信稍稍整备一下,练功渡过了这深夜。

    这一日。

    “东家,来了!”师逸房冲明中信叫道。

    明中信抬眼望去,却只见一艘船只缓缓驶来。

    上面的旗帜正是福伯在信中提到的商船。

    却原来,明中信接到信息,今日福伯等人将会来到京师,故此,早早就领着明中远、师逸房一行来到了张家湾码头接福伯一行。

    随着船只缓缓而来,明中信心中激动莫名。

    也许是福伯代表着明老夫人,故此在这即将要见到亲人的时刻,他激动莫名吧!

    船只近了,船头,立着一位,儒衫飘飘,正在向岸上瞧来。

    一见明中信等人,这位激动了,远远地冲明中信等摆手示意。

    “中信,那是孙副宗主吧?”明中远冲明中信问道。

    当然,明中信的神识之下,早已认出了孙宇。

    船只未一靠岸,明中远等人冲了上去,就待迎接这些远道而来的亲人。

    “让让,让让!”一阵喝声传来。

    明中信等人人望去,却只见一阵巡检司差役,来到近前,拦下了他们。

    明中信望着这些差役,心有余悸,警惕地望着他们。

    然而,差役们并未有过多的动作,只是将他们拦开,上了船只进行检查。

    明中信紧紧盯着他们,并且神识早已密切观注着这些差役,深怕他们有小动作。

    而明中远等人也是一脸紧张地望着船上,深怕孙宇他们再遇到之前他们遇到的情况。

    然而,事情难以想象地顺利,差役们居然按部就班地一一检查,未有一丝一毫的过分行动。

    检查完后,走向另一艘商船,继续检查。

    看来,这巡检司还真的是不同往日了。

    明中信提着的心思放了下来,他微笑着望向孙宇。

    而明中远等人一哄而上,帮着明家人去提行礼。

    “少东家!”孙宇缓步来到明中信面前,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喊出一声。

    “孙副宗主辛苦了!”明中信冲孙宇一拱手,浅笑道。

    孙宇难以自抑,眼中闪过一丝泪光,狠狠点点头。

    “少爷!”一个声音从旁响起。

    明中信抬眼望去,却只见福伯缓缓从船上走下来。

    “福伯辛苦了!”明中信向福伯一拱手。

    “少爷客气了!”福伯依旧是那般守礼,明中信行礼。

    “少东家!”

    “教习!”

    船头之上一阵阵叫声响起,明中信抬眼望去,见到了久违的明家中人,心中也是激动莫名。

    而众人见到明中信这个主心骨,一路之上的舟车劳顿一扫而空,纷纷上前围住了明中信。

    “好,好,大家辛苦了!”明中信环视着大家,点头应随着,望着这熟悉的一张张面孔,心中感到莫名的充实!

    “明兄弟!”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咦!这个声音?明中信听在耳中,还以为是幻觉,抬眼望去。

    嚯!一位人高马大的壮汉站在身前。

    居然是马良马指挥!

    “马大哥!”明中信抬步向前,来到马良面前,一把抱住他,晃个没完。

    “好了,再晃,我都头晕了!”马良笑道。

    “马大哥,你怎么会与明家人在一起的?”明中信好奇道。

    “先行让我们下船吧!否则,船家可要撵人了!”马良开玩笑道。

    是啊!明中信一阵汗然,确实,自己等人将码头一角转了个水泄不通,而船家正咬牙切齿地望着自己一行人,但见到自己这儿人多势众,敢怒不敢言,只是恶狠狠看着。

    “好,大家伙将行礼拿下来,放到马车上!”明中信吩咐道。

    “是!”大家伙哄然应是。

    周围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毕竟,如此整齐划一的喊声,可真的少见啊!

    即便是走南闯北、经多见广的商家也是第一次见,都吓了一跳,纷纷望向明中信一行。

    明家人一见动静太大,对视一眼,吐吐舌头,连忙行动,将行礼搬上了马车!

    然而,就算他们如此吵闹,居然也未曾有人上前询问,而远方的巡检司差役也只是回头望着他们一行人,密切观注着。

    而旁边的一应商船只是井然有序地接受检查。

    这一切都是那般的和谐,明中信心中叹息,看来,李东阳对这马家湾码头还真是上心了!否则,绝不会如此和谐!

    “孙先生,请上马车!”明中信不再操心旁人,转头冲孙宇延请道。

    孙宇点头示意,再冲马良示意一下,转身向马车行去。

    明中信与马良把臂而行,来到了一辆马车。

    他回头冲福伯等人叫道,“大家伙上车,咱们回家!”

    “是!”回家二字令得大家心神激荡,激动地望着明中信,齐声应是。

    一辆辆马车开始行进。

    “马大哥!”明中信看向马良。

    “今日就去府上叨扰一番!”马良明白,这明中信显然是想邀他同行。

    二人相视一笑,上了同一辆马车。

    “马大哥,你说说,怎会与明家人遇上?”明中信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说来话长啊!”马良笑道。

    却原来,马良在接到明中信白送的功劳之后,与那锦衣卫千户武雄回转德州向杜都督请示之后,领兵继续与武雄同心协力清剿济南府境内的弥勒会余孽。功成之后,路过陵县,想起明中信,就去明府拜访老夫人,未曾想,正好碰到了明家第二批远赴京师的成员准备起行,随即向明老夫人承诺,要护送明家人前往德州码头。

    明老夫人自是求之不得,于是明家人与马良一起起行。

    还别说,在马良的人马护卫之下,一路之上没有什么大事,顺利抵达了德州码头。

    马良也为明家人找好了船只,准备送他们起行。

    没料到,此时京师居然下了嘉奖令,同时令马良起行前往京师述职,另有任用,于是,马良也就随着大家一起起行,来到了京师。

    “哦,原来如此!”明中信恍然大悟,同时心中涌现了一阵感激,拱手道,“中信谢过马大哥护佑明家人!”

    “咱们兄弟就不要再客气了。”马良笑着制止了他,“另外,我在京师可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投宿,此番,只怕得叨扰于你了!”

    “欢迎之至!”明中信大喜,还正愁没办法感激人家呢,这不是送上门的让自己有所回报吗,自是应随不迭。

    二人把臂言欢,一阵繁琐的手续检验,明中信一行进入了京师。

    来到明宅,又是一阵忙碌,学员们纷纷上前,为大家提行拿礼,将大家安顿下来。

    当然,也是免不了一番热闹,寿宁候、张延龄、郭勋、石文义、张采等人纷纷送上门礼道,祝贺明家来人!

    当然,大家都未前来打扰,毕竟,今日是人家明家人聚会的日子,他们也不好前来打扰人家的久别重逢。

    酒足饭饱,大家散去。

    孙宇、福伯、马良随明中信来到了一间小屋。

    “孙副宗主,陵县明家学堂现在究竟是怎样安排的?”明中信冲孙宇询问。

    “少东家,学堂一应事务现在由明副宗主管理,儒堂由明副宗主主持,但由唐寅先生具体负责,武堂现在空置,技堂由赵教习主持,农堂由明家一位田间管事负责。而且,还留了一部分工匠,随时在学堂听用,所有一应事务明副宗主已经安排得井井有条,还请少东家宽心。”孙宇向他解释道。

    “孙副宗主辛苦了!”明中信一听,点点头,明家虽然搬迁到了京师,但陵县也不能放弃,毕竟,他的明家宗族还在陵县,那是他们明家的大本营,必须守住,随时为明家输送新鲜血液,这是必不可少的!

    “主母的身体也是已经大好,日常内府事务已经能够处理。”福伯主动上前汇报道。

    “嗯!”明中信点点头,“大母信中已经有所指示,不过,陆先生那儿呢?”

    “他也知晓你要询问他的近况,故此,来之前,他已经将一应事务吩咐于我,让少东家你不要担心!”福伯回禀道。

    “哦!”明中信看看福伯,嘴唇微启,想要询问,但话到嘴边收了回去,这陆先生的身份太过敏感,想必福伯此时不会透露的,也罢,以后再说吧!

    “好了,孙副宗主与福伯舟车劳顿,想必已经很累了,现在先行回去洗漱休息吧,有事以后再说!”

    “那京师”孙宇就待询问。

    明中信举手制止了他,“我知晓孙副宗主惦念京师明家学堂之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明日再说!现在先休息!”

    见明中信异常坚定,孙宇也不为已甚,应声而去。

    “马大哥,小弟有一事相求?”明中信向马良正色道。

    “咦,但讲无妨!”马良有些奇怪,但马上应承道。

    “想必,马大哥已经听说了武举之事?”

    “咦,难道你,”马良吃了一惊,指着明中信有些瞠目结舌。

    “马大哥误会了,不是我要参加,而是明家学堂武堂的学员们!”明中信一见,知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不错,那些小家伙确实行军打战有一套!”马良点头道。

    毕竟,他是见过明家武堂的学员们的精气神,而且也领略过一点,知晓那些学员们不是善茬。

    “我想请马大哥在的这些时日里,对这些家伙的一些缺点予以指正,不知马大哥意下如何?”

    “当然!没问题!”马良一拍胸脯应承道。

    “好,那马大哥,你这些时日就在这儿住下,就当这是您家,不要拘谨。学员们就拜托你了!”明中信转头冲马良道。

    “好,我不会客气的!”马良一语双关道。

    “好了,先休息,有事再说!”明中信一笑,拱手道。

    一宿无话。

    次日,当孙宇、福伯听说了武堂学员们要参加武举之时,震惊异常,但在想到明中信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却又感觉这些事情很是自然,毕竟,有这位主在,什么都有可能!君不见,他在陵县、济南府之时惹出了多大的动静,又结交了多少朋友,多少敌人!联想一番,如果明中信在京师不闹出点动静,那才不自然呢!

    但随后,吴阁主、师先生、学员们绘声绘色向他们讲述了京师的一应事务之后,他们不淡定了。

    未曾想短短两月,明中信居然在京师搞出了如此大的名堂,太不可思议了!

    当然,明中信免不了要向他们一一说明了一下细节,毕竟,今后有些事情需要他们的配合,而且他现在人手正缺,急需他们参与进来。

    于是,接下来的时日,明中信一则向第二批起到的人员讲述自己的规划,二则培训武堂学员,好在学员们有马良看着,他少费了一些心思。

    当然,也免不了要让孙宇他们与寿宁候、张延龄、郭勋、石文义、张采等这些新老朋友认识,再经过分工,各司其职,为明家事业贡献力量。

    于是,明家在京师的各项事业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时间如梭,转眼间十二月初一来到了。

    也就是,武举的第一场考试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