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明兴中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三章 明兴中招

    “笨蛋!”刘大夏一听就知晓明中信是在转移话题,不想他们争执,心中虽然知晓,但对于张延龄的无脑,还是心中有气,不过,他不好明面上驳明中信的面子,只好低声嘟囔道。

    近在一边的张采听到了,捂嘴一笑,这位还真是老小孩,与那张延龄有何可争执的,那就是一个无脑的纨绔而已!他举起茶杯,轻抿一口,只是望着明中信,看他如何解释?确实,他也一心赌定,明中信肯定不知晓考场内的事情,只是在安慰张延龄而已。

    然而,他们却不知,明中信身怀诡异的技法,虽然身在此处,但他的神识早已笼罩着演武场,能够随时观察到考试的情况,随时做出应对。

    已经知晓大家通过了第一关的他,深深为学员们感到高兴,这第一关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

    但他却在心中万分警惕,既然人家已经出手,就绝不会只是这般手段,一定还有出人意料的损招,但现在自己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其实,之前学员们有惊无险地通过第一关,除了有限的几人凭借自己的能力通过之外,都是他动用神识助学员们躲过了一些小小的暗招。当然,这也是人家未曾专心对待其他学员而已。

    当然,这些明中信深切明白,所以,他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关注在了赵明兴几位皎皎者的身上,随时准备应援!

    “当然,你也不说是谁调教出来的人,通过一场考试实在是小菜一碟啊!”明中信臭屁道。

    “切!”张延龄一听,就知晓明中信在忽悠他,以鼻音鄙视于他,当然,也就忘记了刚才与刘大夏的争执。

    “好了,咱们就等着吧!相信学员们会化险为矣的!”明中信笑道。

    旁边的张采看看这几人,也不说话,只是冲着茶楼之下使个眼色,茶楼下,一位百姓默默点头之后,离去。

    不提他们在外担心忧虑,且说演武场中。

    考场之上。

    很快,第二轮的考试来临了!

    这次,赵明兴他们来到了马枪比斗场地。

    又一位将军带领他们来到考场,此次随行的有一位兵部官员。

    考场之上,侧方立着一些木桩,每个木桩之上尽皆拴着一匹马。

    旁边还有兵器架,上面插着一些长矛,矛尖上被用布包裹着。

    马枪比斗:即两位骑士骑着马对阵,使用长矛进行挑刺。长矛重八斤。同样的,是各自比斗,矛尖包裹着石灰,以白点多寡定输赢。当然,如果有人能够将对方挑落马下,也算赢。

    这一门,并非赵明兴他们那一组,反而是两位将军引领着两队人马对峙而立。

    赵明兴一皱眉,却只见对面的一组人马当中,也有明家武堂学员,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咱们自己人比斗,那又要如何呢?也保不齐那暗中的黑手以此安排,令咱们自耗啊!

    有兵部官员上前,宣布道,“接下来,咱们进行马枪比斗,规则为:两位骑士骑着马持矛对阵。长矛重八斤,矛尖包裹着石灰。最终,以骑士身上白点多寡定输赢。当然,如果有人能够将对方挑落马下,也算赢。比斗以一柱香时间为限,锣声响起,即停止比斗,否则,以违反规则驱逐出场。”

    官员环视一周,见考生无异议,继续道,“接下来,会对你们进行让捉对分组,当然,此项比斗,每人必须赢得三人才算合格,五人以上为良,七人以上为优秀!”

    赵明兴等学员一听,放下心来,如此规则,最大可能避免了自耗啊!

    “赵明兴,对阵,景志杰!”

    赵明兴一阵惊诧,自己居然是第一对。但他自是不惧!冲身边的学员们微微一笑,上前等候。

    却只见,对面阵中出来了一位,身形瘦削,但却迈步沉稳,缓缓来到了赵明兴对面。

    明中信神识一扫这景志杰,心下大惊,这家伙一路行来,居然全身上下尽皆无明显破绽,显然经过明师指点,只怕是赵明兴的劲敌啊!

    即便是暗中之人不使坏,只怕赵明兴想要获胜也得使出浑身解数啊!

    而场中的赵明兴显然也感受到了这景志杰的气势,谨慎小心地望着这景志杰,上下打量着,此时比斗当前,必须多多了解一些对手,一会儿才能多分胜算啊!

    明中信神识之中,见赵明兴如此重视,欣慰地点点头,不错,这小子还是谨慎的,不枉自己之前的吩咐!

    二人来到近前,对视一番,拱手抱拳。

    此时,自有差役将战马拉到近前。

    二人行礼之后,来到兵器架处各自手执一矛,来到战马前,飞身上马,对面而立,就等考官一声令下,就会冲锋向前。

    赵明兴默运功法,内息流转,微举长矛,双目射向景志杰,显然是想以气势压倒景志杰。

    而此时的景志杰却也毫不相让,双目之中两道寒光射向赵明兴。

    在二人之间,两股气势微微碰撞,现场气氛身微然凝重,大战一触即发。

    而此时,神识全开的明中信察觉到,考场之中,有几人面露异色,密切关注着赵明兴。

    明中信心中一动,难道这几位就是暗中之人安排的后手?

    一时间,他重点将神识投在他们身上。

    却只见,那两位领队将军,将目光投注于二人身上,对于他们之间的气势碰撞,满面兴奋,这是天才与天才的碰撞啊!满眼的期待!但他们二人却对赵明兴与景志杰无一丝一毫的敌意,排除!

    再有就是那位宣布规则的兵部官员,凝神望着赵明兴,满眼的欣赏,也无敌意,排除!

    随后就是那两位站于木桩之前的官员,他们负责分配马匹与兵器,却是面带异色,隐隐间有些得意之色地望着赵明兴,一丝丝残忍之色闪过,可疑!

    但这二人离赵明兴可是极远的,就算有损招,也不可能损害到赵明兴啊!明中信疑惑不已。

    难道?猛然间,明中信想到了一种可能。

    大惊之下,明中信连忙将神识投向了赵明兴身下的马匹与手中的兵器之上。

    嚯!明中信神识一紧,考场之上的空中居然出现了一个旋涡。

    大胆!明中信心中一阵大怒,原来是这样!

    但此时的他却是束手无策,毕竟,那马鞍之中的钢针受力之下已经刺入了马的皮肤之中。此时行动,已经迟了。

    而那兵器居然在长矛中央有一个空洞,平时绝对是看不出来的,但如果上阵拼杀,受力之下,绝对会断裂,试想,战阵之上如果兵刃突然出现损伤,对战将的损害那得有多大!

    首先就是心神会有所焕散,高手之间过招,一丝破绽就会送命啊!

    再有,手中无兵器,那对手强攻之下,赵明兴可就悲剧了!

    然而,此时再说什么都晚了。

    明中信心一横,突然神识暴发,空中的旋涡居然还在扩大,笼罩在了赵明兴与景志杰中间的空地之上,一时间,赵明兴与景志杰之间的对阵气氛为之一缓。

    “暂停!”两位将军大喝道。

    赵明兴与景志杰之间的气势为之一滞,缓缓散去。

    而就在二人之间气势一滞之时,明中信的一丝神识将一丝意念送入了赵明兴的神识当中。

    哦!赵明兴身形一颤,这是?明教习?

    随之一喜,赵明兴连忙凝神领会。

    什么?赵明兴领悟之后,心中大惊!

    瞬间,飞身跃下马匹,用手在马鞍之中一摸,一枚钢针拿在手中,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却也不能揭穿此事,只因,这钢针在自己手中,如果揭穿只怕自己的武举之路也会被调查之事毁掉,现在,这个哑巴亏吃定了!手中使力,钢针瞬间变为了一堆废渣。

    “考官,弟子申请换兵器!”赵明兴冲自己这一队的武将拱手道。

    “哦!”武将疑惑地看看赵明兴,但见他一脸正经,犹豫一下,点点头,同意。

    赵明兴亲自来到兵器架处,换了一枚长矛,回转马前,飞身上马。

    此时,场中的旋涡已经消失,毕竟,明中信只是想创造一个机会,提醒赵明兴,如果旋涡停留时间太长的话,就太引人注意了!

    然而,明中信却是心中焦急,刚才,他已经将兵器架上的长矛进行了检查,却发现,赵明兴这边兵器架上的所有长矛尽皆被破坏,赵明兴换与不换根本就相差不大。

    唉!这暗中之人还真是谨慎小心啊!为了令赵明兴无兵器可用,真是下了一番苦心啊!

    然而,现在的明中信根本就已经没有一丝办法,你总不能让赵明兴再换吧!那样的话,只怕考官会以扰乱考场秩序为由将赵明兴驱逐出场吧!

    而他也注意到,那景志杰经过此番变故,却是稳如泰山,面无表情,情绪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还真是劲敌啊!

    罢了,听天由命吧!只希望,经此一事,赵明兴有所准备防范!

    记时之香已经点燃,考官一声令下,赵明兴与景志杰战在一处。

    二人你来我往,相互谨慎地试探着,力求先行了解对方的虚实实力。

    突然,赵明兴座下的马匹打个响鼻,昂首长嘶一声。

    赵明兴一时不察,差点被景志杰的长矛扫到。

    赵明兴连忙一拉缰绳,策马向旁边奔去。

    景志杰催马追赶。

    赵明兴策马狂奔,同时低头看向马匹,却只见座下马匹精神异常兴奋,眼神充血,暴躁无比,马匹不再听自己的指挥,连连运用策马之术,然而,根本已经无用,心中有了一丝明悟,根源正在那枚钢针之上,本以为钢针就是阴招,未曾想,钢针之上居然有药,推算了啊!早知道,就连马匹也换了!

    “着!”正在此时,已经赶上来的景志杰一声大喝,呜,一声,长矛横扫之声传来。

    赵明兴策马躲避不及,无奈,只好来一个苏秦背剑,将长矛置于身后,挡这一击。

    啪!两矛相交。

    吱,一声响起。

    坏了!赵明兴心中一惊,手中长矛一轻,显然,长矛有了损伤。

    赵明兴不及细看,只好双腿一夹,向马匹使力,令其飞身向前,躲避景志杰的第二击。

    抽空,将长矛拉回身前,却只见,长矛已经只乘下斗截枪杆,矛尖已经不见。

    真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现在,马匹受惊,无法控制,长矛被断,无力争斗,这还怎么打?难道认输?

    赵明兴无法可施,只好催马奔逃。

    景志杰契而不舍,追赶赵明兴。

    然而,赵明兴痤下的马暴躁异常,但却体力非凡,奔骣不已,赵明兴只需在其需要转弯之时使力,就可改变其方向,一时之间,景志杰居然催马也赶不上。

    就在这一追一逃之间,在场之人尽皆是目瞪口呆。

    难道这赵明兴想要拖延时间?

    但现在可是景志杰战优啊,拖延下去,人家景志杰必赢啊!

    学员们不了解情况,以为赵明兴败了,心中不禁一阵沮丧,作为灵魂的赵明兴也败了,咱们这些人还有什么希望呢?

    一时间,学员们士气低落无比。

    而那两位武将却是心中无奈之极,本来,他们见这二人气势相当,还以为会见到一场势均力敌之争,未曾想却是一面倒,那赵明兴根本就未曾撑过几个回合,就在场上奔逃,太令人失望了!

    突然,赵明兴身下的坐骑一个趔趄,差点倒地,幸亏赵明兴手急眼快,用力将缰绳一拉,止住了马匹的倒势。

    然而,就在此时,景志杰已经赶到了,呜呜,长矛砸向了赵明兴。

    赵明兴无奈一笑,不再催马奔逃,反而是双腿用力,居然在马背上站起身形,一个翻身,手执增截长矛,飞向扑向了马上的景志杰。

    哇!考场之上一阵惊叫!这赵明兴显然是想以命搏命!将景志杰拉下水啊!

    两位武将却是眼前一亮,看来,这位赵明兴还是有些血性的,见势不可为,就来个玉石俱焚,这倒不失为一个办法!不愧为策论第一人啊!

    且看景志杰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