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风云搅动-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二章 风云搅动

    “福伯,送出县城,让他自生自灭去吧。”明中信叹了一口气道。

    20“这?”福伯犹疑道。

    “放心,他不会有能力再害人了!”明中信附耳吩咐了几句。

    福伯告退而去。

    明中信转头望去,却见赵明兴还在那儿瑟瑟发抖,不能自已。

    此时的赵明兴心神巨震,魂不守舍。

    他在心中自问,明教习怎会如此狠毒?平时他待我们如同兄弟,如同骨肉,为何今天像变了一个人般。

    越想心中越是惧怕,目光中充满了恐惧。

    “怎么,害怕了?”明中信和煦的目光看着他。

    “我他你怎会如此”赵明兴颤抖着道。

    “你想说我太残忍了,是吗?”明中信深沉地笑道。

    “你不喜欢看,接受不了?”

    “你可知何者为善,何者为恶?”显然,明中信也不指望他能回答,继续道。

    “人们心头都有良知,这份良知形诸于外,形成了社会的整体纲常,这是良善。然而,在这之外,却有人罔顾这些,干出了惨绝人寰的事情,就如这些贼人,他们烧杀抢掠无恶有作,这一小股人成为了恶人。”

    “当然,你要说,我又没看到。不用亲眼看到,只看他们对自己人的处置就可看出一二,明府后门外,那被射杀的黑衣人,还有之前在我们府中的内奸,一个被自己人杀掉灭口,一个被发现后自已服毒自尽,这些人可都是他们自己人,连自己人都罔顾的人,他们对别人会是如何的残暴呢?

    “我不会说,自己是为了王法,为了那些被害的良善之人,我就是不想让他们再伤害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会义无反顾地剥夺他们再去伤人害人的能力!”

    “但是记住,我们应该谨守自己的那份良善,慎思明辨,尽力守护自己的家人。”明中信那双眸透露出凛烈的、坚诚的光芒。

    一番棒喝,赵明兴如梦方醒,双目恢复清明。“不错,明善恶,辨忠奸,维护家人,这就是我们的责任!”

    “自己不应该怀疑明教习的!”赵明兴内心充满了自责,歉意的目光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也欣慰地望着他,本来就有培养他之意,否则岂会在办如此隐秘事的时候叫上他。

    毕竟,明中信还指望将他培养成明家的守护力量。

    “来,帮我再炼制一些药汤。”明中信吩咐道。

    赵明兴此时心结已解,心性通透,赶紧上前帮忙,再不看那杨玉一眼。

    “明家老夫人遭劫了?”兰景泽大吃一惊,“我二妹呢?”

    兰馨儿可是陪着明家老夫人的。

    “不妨事,小姐只是受了点惊吓,现在已经回到明府了。”兰云轩连忙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兰景泽惊魂初定,“那姑奶奶呢?”

    “据说现在昏迷不醒。”兰云轩不确定地道。

    “哦,那我得去看看啊!”

    “少爷,您不是不让人知道,您还在县吗?”

    “对,对,对,差点坏了大事!”

    兰云轩将明家老夫人被劫细节一一道来。

    当然,他们探听到的是县衙那个版本。

    “可惜啊,怎么没把明中信打伤打死呢?”兰景泽感叹道。

    你也不想想,如果明中信遭殃,二小姐可不也好不到哪去!兰云轩心中一阵腹诽,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

    “那就趁乱再次去一趟名轩阁,看是否有机会!”兰景泽眼前一亮。

    “我已经布置妥当!”

    “不错,这次干得好。”兰景泽赞赏地看看他。“我们就静待佳音了。”

    “明家遭劫了?”月影一阵惊讶,“谁干的?”

    密星偷眼看了一下月影,“是济南府的使者们。”

    “什么?”

    “密月发来信,这是经过。”密星递给了月影。

    月影快速看完,疑惑道,“密月不知谁将济南府的人擒下的?既然他在现场,为何他会不知道?”

    “这,属下也不知。”密星也是非常疑惑。

    “让他再查,一切细节都要查得清清楚楚。”

    “使者,那关在大牢的怎么办?”密星请示道。

    “他们现在何处?”

    “内线说,他们好像全部都疯了,现在皆被关在监牢。”

    “什么,疯了?”月影再次震惊,“怎么会疯呢?”

    打死打伤都可以接受,怎么会疯掉?

    “内线说,知县请全县大夫一一诊断后说是惊吓过渡,但却没有办法治愈,而受惊原因至今不明。”

    “查,查,给我好好查。”月影暴怒道,这些人,一点事都办不好,连在现场都不知,这是怎么了?

    为何最近沾上明家的事都变得如此诡异?

    “使者,那我们还展开营救吗?”密星问道。

    “屁话,当然得营救了,那些都是我们的同僚啊。万一要是有一个被治好了,我们弥勒会岂不是要暴露,到时锦衣卫到来,哪有好果子吃!”月影怒斥道。而且,上面还在看着,如果不管,到时候我那些政敌岂不是有借口整我了!

    “还是不行吗?”柳知县问道。

    “是的,全县大夫都诊治了,还是无法治愈。”钱师爷摇摇头。

    “你说,这明家管家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柳知县皱眉道。

    “应该是真的吧,那么多人看着呢!”钱师爷思索,“而且,他不说实话,对明家又有何好处呢?”

    “报。”

    这又怎么了,让不让人消停会了!柳知县和钱师爷互望一眼,心中一抽。

    “城外发现一绿衣男子,现已带回。”吏员揍报。

    咦,这不是与那群人一样吗?二人眼前一亮,真是瞌睡送枕头啊!

    难道他们是一伙的,可算有线索了。

    “如何发现的?”

    “此人蜷缩倒在路旁,被人发现送过来的。”

    二人一阵疑惑,倒在路旁,难道是乞丐?

    “审问了吗?可有线索?”

    “这,捕头们皆无法下手询问。”

    “这又为何?”

    “他,他,他也疯了。”

    二人傻眼了,这是怎么话说的。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是他身上发现的。”吏员呈上一封书信。

    钱师爷接过,呈给柳知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