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两败俱伤-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两败俱伤

    在两位久经战阵的武战心中,此时应对赵明兴的扑杀,有两种方法。

    一是,景志杰予以躲避;一则是景志杰迎头而上,与赵明兴相搏。

    当然,各有各的好处。

    如果景志杰按照第一种方案,此时,他应该策马躲避,避其锋芒,那赵明兴必会落地,毕竟,虽然赵明兴看似在天空之中,扑向景志杰,气势逼人,但此时的他却如无根之木,身无一丝着力之点,如果景志杰此时避让,赵明兴没有着力之点,自是只能落地。

    到时,景志杰这场比斗也就不战而胜了!要知道,此乃是武举考场,考官评判的标准是早已定好的。此法的好处是,景志杰能够不战而胜,也是此时的最佳办法。

    如果景志杰按照第二种方案,迎难而上,倒也不无好处,毕竟,那赵明兴身处空中,气势虽然逼人,但他却也仅只是这一击,如果挡住这一击,只怕赵明兴立刻就会落入下风,甚至会任那景志杰宰割,这自是血性男儿应该采取的方法。而且,这也是武将们应该采取的。

    毕竟,今后大家是要进入战场的,战场之上,以杀敌为目的,动则就会以命相搏,如此良机,任何武将都会抓住的,否则,如果躲避,那敌人落地之后就会反扑,到时,鹿死谁手可就真的无法猜测了!

    故此,武将们很是期待,这景志杰要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而学员、考生们却是心情紧张地望着场中二人,想要看看他们如何抉择!

    学员们自是不希望赵明兴不战而败,但却又忧心,如果赵明兴无法在这一击之中将景志杰击败,或者将景志杰拉下马,形成平手。只怕就会被景志杰击落马下,甚而被其损伤身体,那就得不偿失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景志杰自是也看到了赵明兴的扑杀,明了其中的胜败,但在众人眼中他却未曾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继续策马奔行,双手一举长矛直接挑向了空中的赵明兴。

    看来,景志杰是选取了迎战。

    武将们为之欣慰,毕竟,如此血性男儿才是他们军中所要的武将。

    但学员、考生们却是心纠在了一起,紧张地望着场中。

    梆一声,长矛击在了一处。

    却只见景志杰与座骑微微一顿,长矛颤抖不停。

    而那赵明兴却是翻滚在了空中,向后而去。

    至于他座下的马匹,却早已奔逃而去。

    显然,赵明兴此时再无着力之处,只能落向地上。

    学员们一阵哗然,一脸紧张地望向空中翻滚的赵明兴,深怕他受了内伤,毕竟,那一声交锋太过震耳。

    而考生们却是一阵惋惜之声,看来,这赵明兴注定要败北了。

    然而,此时的景志杰却收矛、策马冲向了赵明兴落下之处。

    众学员一阵惊叫,“兴哥,小心!”

    眨眼间,景志杰驱马冲到了赵明兴落下之处,眼中闪着凶光,挥矛刺向空中的赵明兴。

    这景志杰居然要赶尽杀绝!在场之人看了出来。

    如果这景志杰的长矛扎在赵明兴身上,只怕他即使不会被扎个大窟窿,也会骨断筋折吧!

    那两位武将心下大惊,这景志杰还真是心狠手辣啊!这是要毁了赵明兴啊!

    然而,此时再叫已经无济于事。只能期待赵明兴有所反应吧!

    “兴哥!”学员们绝望地叫道。

    考生们也是眼中闪过一丝不忍,毕竟免死狐悲啊!呆会,他们也要上场比斗的,谁敢说,遇不到如此心狠手之徒!心软的甚至已经转过头去,不想看到赵明兴骨断筋折的惨状。

    就在大家心怀绝望与不忍之时,却只见赵明兴轻舒身躯,手中断矛挥向了景志杰长矛。

    梆,又是一声相交之音。

    却只见赵明兴借力使力,翻转的身躯居然转变方向,翻向了景志杰的头顶。

    好!武将们齐声叫好,眼中闪过一丝激赏。

    在如此背动的情形之下,居然还能够判断出长矛来势,更能够借助长矛相击之力,完成空中的变向,真心有胆有识,谨慎细致啊!

    “好!”学员们更是欢呼不止,从绝望中重生,一阵欣喜之情迸发!

    还在观看的考生们则是有些瞠目结舌,这家伙,这样都能让他躲过,太强了!

    所有在场之人尽皆瞪大双目,望向争斗的二人。

    却只见,景志杰满脸的恼怒,长矛借力一甩,直接挑向了空中的赵明兴。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毕竟,这赵明兴还未曾脱离危险,如果这下被挑上,依旧是一个骨断筋折的结局。

    就在长矛即将挑中之时,空中的赵明兴腰身一扭,居然将身形再次变向,落向景志杰及座骑一侧,与此同时,手中断矛也砸向了座骑!

    显然,他是想将景志杰的座骑废掉,二人同落马下,来个平手。

    景志杰岂能令他如愿,长矛挑空,顺手挥向赵明兴的断矛。

    又是一声长矛相交之音。

    赵明兴再次借力飞向空中。

    不过,这次赵明兴却是直接翻上了景志杰的正上方。

    赵明兴一声长啸,双手高举断矛,来个力劈华山,直砸而下。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要尽力相搏了!

    景志杰也不认怂,双手举矛,来个霸王举鼎,迎了上去。

    当啷一声,震天之响。

    咴儿咴儿!一阵马嘶之声传来。

    噗嗵一声,景志杰的座骑跪坐于地,倒地长嘶不止。

    景志杰斗蹲着立于地上,双手依旧是霸王举鼎之势。

    而此时的赵明兴却是保持着力劈华山之势,站于景志杰身前。

    噗!赵明兴吐出一口鲜血。然而,他却依旧屹立不倒,双眼紧紧盯着景志杰。

    噗!景志杰脸上肌肉一抽,忍不住也是一口鲜血喷出。

    众学员、考生们冲上前去,就待扶持二人。

    “停!”两声大吼响起。

    众人脚步为之一滞,抬头望向声音来处。

    却正是那两位武将,双目圆睁,怒视着他们。

    同时,急步向二人走去。

    “大夫,快来!”武将边走边喊道。

    随之,在那考场边人群之中冲出一位身着长衫之人,身背药箱直奔二人。

    “你二人可还好?”武将上前问道。

    此时,景志杰与赵明兴怒目对视,谁都不服谁!

    “行了,比斗结束!”两位武将对视一眼,摇头叹道,“先行疗伤!”

    “我----们------谁------赢?”赵明兴转头望向武将们。显然,他是惦记着之场比斗的成绩。

    景志杰同样望向二人,目光之中探寻着答案。

    “你二人皆已落地,作平手论!”武将宣布道。

    赵明兴一听,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手中断矛掉落于地,跌坐于地。

    景志杰却是满脸不愤,无奈地看看武将,长叹一声,手执长矛,拄地而立。

    大夫一见之下,连忙上前,为二人治伤。

    “好了,你们先治疗,下一对!”武将吩咐道。

    赵明兴与景志杰理所当然地被扶了下去疗伤。

    此时考场之外的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苦笑,摇头叹息。

    “咋了?”张延龄一见,不解道。

    明中信反应过来,望着张延龄一笑,“我又想到了他们的一招阴招!”

    “快说,是什么?”这下,大家不淡定了,纷纷望向明中信。

    “就是在考场工具之上做手脚!”明中信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

    咦,这咱们之前不是已经想到了吗?大家有些不解地望着明中信。

    “咱们只是想到了配给劣马、配给劣质兵器,却未曾想过,人家依旧给的是好马、好兵器,但却在考场之上做手脚,令这些好马、好兵器当场毁掉,既毁掉了证据,还阴了咱们,唉,大意了!”明中信长叹一声。

    大家为之一愣。是啊!咱们之前只是想着防范兵器的不好,但却未曾想过这样啊!

    不对啊!如果这样的话,那可是比提供劣马劣质兵器要来得困难啊?毕竟,这些东西可是要经过兵部的人认真检验的,如果没有几个核心人物,在其中使力,根本就无法实施啊!毕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必须将这些东西准确送到学员们的手中,这可是要求好些个环节配合的啊!

    但转念一想,不是咱们想不到,而是不知道,人家的能量居然如此之大啊!

    “唉,可惜,这个消息无法送进去啊!”张延龄一阵叹息。

    是啊!众人附和道。

    但同时,大家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刘大夏,毕竟,他在兵部呆了这么多年,虽说无法安排人照顾学员们,但是送个消息进去,应该不难吧?

    刘大夏苦笑一声,一摊手,“诸位,要说在考试之前送消息进去还可以,但现在就算是我去,只怕连人也进不去啊!更何况,即使现在送进去,还有意义吗?”

    众人面色一垮,是啊,现在武举考试已经过半,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相信学员们也已经经历了这些损招!送进去,也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罢了,听天由命吧!”明中信一脸哀怨道。

    其实,他心中快笑破肚子了!相信经过此番赵明兴的遭遇,大家肯定能够将这些损招看破,相信那马射,应该也是在马匹与弓箭上做文章,步射也只能在弓箭上做文章,这些都好处理,就看是否还有什么阴招是咱们不知晓的了!

    明中信神情低落地低下了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实则,他的神识早已经投向了考场之中。

    此时,赵明兴与景志杰已经经过治疗,恢复了精神。

    “兴哥,你好点了吗?”周围的学员们尽皆望着赵明兴,一脸担心。

    “行了!别哭丧着脸,来,我给你们说说!”赵明兴看看场中的比斗,见这么长时间了,场内未曾有变化,他心中明了,场中这两闰没有一位是明家学员,看来,还真的是针对着自己这些明家人。

    “你们听好了!此番,大家要万分小心,仔细检查!切不可大意!”赵明兴低声将自己的发现一一向大家说明,吩咐他们上场之前要认真检查,防止被阴!

    学员们一阵后怕!这些阴招可真是防不胜防啊!如果不是赵明兴说明,只怕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啊!

    “还有,找机会,通知咱们其他考场的兄弟们,别让他们中了招!”赵明兴吩咐道,“还有,大家得注意那景志杰,不知为何,那家伙对我极是仇恨,比斗之时好像不把我废掉誓不罢休的样子,只怕这人也有问题,极可能是那暗中敌人所派。”

    “什么?你确定?”学员们为之一惊,惊讶地望着赵明兴。

    “只是我的感觉,不过,现在那景志杰已经不足为惧,经过此番与我相拼,他肯定受了内伤,他没有咱们明教习教的恢复元气之术,肯定会战力大减,所以,你们尽可以放心去与他一搏了!”赵明兴安慰道。

    大家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望着赵明兴赌定的神情,大家瞬间明白了,刚才为何赵明兴那般拼命,其实他是怕他落地认输之后,那景志杰无人可治,到时那景志杰针对学员们的话,那就坏了,看那比斗情形,在场的学员们无一人是其敌手,如果他是暗中敌人所派,自己等人一定会吃亏的。故此,赵明兴察觉之后,立刻拼命以伤换伤,将其重创,为大家消除隐患。

    “对了,大家万不可掉以轻心,谁知道暗中还有没有敌手,千万小心!”

    学员们点头称是,心下为之警惕。

    而此时的明中信神识听了此话也是心下一惊,自己毕竟不在当场,所以有些情形看得不如这赵明兴透彻,还真是亏了明兴啊!明中信心中一阵欣慰,看来,明兴已经能够独挡一面了!

    “赵明兴,你可休息好了?”领队武将上前询问道。

    “学生准备好了!”赵明兴连忙站起身形,向武将行礼。

    武将上下打量一番,见赵明兴神情已经恢复,点点头。

    “好,你是否继续比斗?”

    “学生自是继续!”赵明兴应声道。

    “好!”武将深深看了一眼赵明兴,再看看远处坐着的景志杰,心中暗暗点头,这番一比,看来那景志杰还是比不上这赵明兴啊!

    赵明兴他们这位领队武将冲那位领队武将一点头。

    二位武将冲那支队伍考生道,“你们可愿迎战赵明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