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临行安排-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临行安排

    “不错,不错!”谢迁面露笑容,赞赏的目光望向伦文叙。思路清晰,思维敏捷,不愧为状元之才!

    伦文叙一听,止不住露出一丝丝得意,为掩饰这丝得意,连忙低头道,“大人夸奖!”

    谢迁自是将那丝得意看在眼中,稍稍有些摇头,心中暗道,喜形于色!还是有些稚嫩啊!好在这些都是年轻人的通病,还有得改!以后找机会再敲打敲打吧!

    伦文叙忍不住,卖弄道,“还有,想必明中信暗中的盟友们不会坐视不理,明面,京师明家现在孤立无援,其实,明家在明中全离去之后的实力甚至比明中信在时要更强!”

    谢迁抚须微笑,看到这一点不容易啊!

    伦文叙一见谢迁的表情,更来劲了,“皆因明中信离去之后,所有的盟友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明家身,明家有一丝一毫的风吹草动,尽皆会一拥而,将那敌对之人撕成碎片。”

    “看到这步极是不容易啊!”谢迁道,“那你说说,明家的明暗实力都集中在了京师,那明中信又将如何下场呢?毕竟,他是明家的根基啊!”

    “这?”伦文叙低头思索,半晌,“其实,下官也觉得,明中信其实走了一步险棋,如果那暗中之人针对于他,在半路劫杀于他,那不是功亏一篑了吗?下官也觉得很是蹊跷!”

    明宅。

    “是啊!如果别人针对暗杀东家,你又将如何呢?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孙宇一脸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无妨,我去保护教习!”未等明中信应声,旁边赵明兴说话了。

    众人一惊,纷纷望向赵明兴。

    “你要随少爷去?”福伯一惊,但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是啊,有明兴在少爷身边,绝对会是最大的保障啊!

    “你不是刚刚中第吗?如果随中信去,难道你不准备入军了吗?”明中远惊问道。

    “明兴最大的愿望就是跟随教习的脚步,教习去哪,咱去哪!”赵明兴理所应当地道。

    “不错,我等愿随教习前去,保教习平安!”这下,武堂学员们振奋了,对啊,咱们可以就近保护教习啊!

    “你们!”大家吃惊地望着这些学员。不,应该说是这些武进士。

    “胡闹!你们当圣旨是儿戏啊!”明中信面色一沉,“谁也不准去,都给我明日去兵部应卯!”

    学员们一听明中信此言,蔫了,尽皆将目光望向赵明兴。

    “教习,没有教习,就没有明兴的今日,明兴主意已定,如果教习如此,明兴就此长跪不起!”说着,赵明兴一脸坚定地跪于地,目光直视明中信,显然,主意已定。

    “我等同心!”齐刷刷,学员们尽皆跪于一地。

    “乱弹琴!”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晶莹,但却面色更加阴沉地望着大家。

    “少爷,虽然,无法尽数将学员们带去,但咱们不是还有几位学员未曾中第吗?就带他们出去,当历练一番了!否则,你身边没有几个自己人,大家不安心啊!”福伯劝道。

    “对啊!”

    “对啊!”

    孙宇、明中远、师逸房等纷纷附和,一阵劝说。

    明中信思虑一番,微微点头,认可了这个安排。

    一时间,那些未曾中第的学员们一阵欢呼雀跃,虽然未曾中第让他们失落,但现在有机会跟随教习出去历练,这是天大的机缘啊!有几位不由得冲中第的学员一阵得瑟,睢,虽然你们中第了,但咱们可是随在教习身边的!你们比得了吗?

    而此时,一应中第的学员居然尽皆是一脸沮丧,显然,在他们心中,中第可比不跟随在明中信身边啊!

    “教习,明兴一定得跟在您身边,还请您同意?”赵明兴跪步前,请命道。

    “明兴啊,此番你中了武进士,实乃是光宗耀祖之事,不可一时冲动,毁了前程。况且,兵部对你们已经有了安排,你们明日应卯之后,就会进入军中,还是先去兵部吧,待我回来,咱们再见!”明中信望着这个得意门生,语重心长道。

    “没有教习,就没有明兴今日,明兴主意已定,明日就去兵部请辞,追随教习而去!”

    望着赵明兴眼中坚定之色,明中信一阵感慨,这小子的心意自己知晓,如果自己真的阻拦,只怕还不知这小子闯什么大祸呢!

    罢了,相信如果跟在自己身边,迟早为他谋份前程,随他去吧!

    “行了,我会安排的,你就随我去吧!”

    “是!”赵明兴兴奋异常地一跃而起,激动地望着明中信。

    “教习!”一应中第学员齐齐就要跪下请命。

    “慢!”明中信声音威严地喝了一声,学员们尽皆一震,居然愣在当场。

    明教习居然用了吼功?

    “我意已决,除明兴外,其余中第者明日尽皆前去兵部报道,不可误了前程!”明中信语中的威严之声不容推辞,而且,他在其中已经带了养神**,学员们不自觉地应声而立。

    明中信见震住了这般小子,转头冲孙宇他们道,“好了,这些道理我已经向你们讲明了,只要我一去,不只是咱们的盟友保护你们,就连陛下也不会令你们有所损伤,而这,就是咱们明家在京师发展的最好时机,甚至比我在都要好十倍百倍,所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要尽全力,将明家发展起来,待得我回来之时,给我一个全新的明家,你们有信心吗?”

    “有!”吴阁主等粗人齐声应是。

    孙宇、明中信、师逸房心中虽同意,但毕竟顾虑很多,还是有些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而众人一听明中信此话,心中明了,这是要安排身后之事了!纷纷坐直身形静静听着。而赵明兴等学员也不再吵闹,静静立于一旁,听取明中信的安排。

    “孙副宗主,明家学堂已经建设完毕,今后就由你总体负责,还望您成全中信此番心意?”明中信冲孙宇一躬到地。

    “家主说哪里话来?孙宇既已经接受明家雇佣,自会尽力!”孙宇连忙扶住明中信。

    “好,我就当孙副宗主答应了!”明中信直起身,拱手道。

    “自然,自然!”孙宇无奈点头道。

    “孙副宗主,咱们毕竟是初来乍到,所以,还是低调行事。而且,此番明家学员在武举之中表现杰出,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但也名声大振,绝非之前般无名之辈,所以,肯定会有无数人前来报名,还请孙副宗主认真甄选,切记人品是最重要的!切不可盲目寻求扩张,咱们明家学员应该是精中求精!当然,具体如何还请孙副宗主费心了!”

    “嗯!”说到今后的方针,孙宇自是认真无比,听取明中信的嘱托。

    “师先生,学堂之用应该位于明家之首,切不可延误!”明中信向师逸房嘱咐道,毕竟,师逸房现在掌握着明家所有的生意的财政大权,由他把关,明中信也甚是放心。

    “是!”师逸房应道。

    “福伯,今后,京师明宅中一应事务,由你负责!”

    “是!少爷!”福伯应声道。

    “好了,咱们明家内部事务已经安排妥当,明日,就与各位合作伙伴谈论今后的发展,相关人等必须到场,福伯,还请你通知咱们的生意伙伴,明日在明宅讨论!”

    “是!”大家齐声应是。

    “中第的考生,你们明日先去兵部应卯,待中信回来之后再给你们补那庆功之宴!此番,是中信欠你们的!”

    “教习!”众学员一阵哽咽。

    “好了,都是要步入军中之人了,就不要做这儿女之态,下去安歇吧!”明中信笑道。

    “谢教习!”学员们齐齐应道,随后,噗嗵噗嗵一阵连连作响,学员们跪在了地,齐齐磕头,久久不起。

    毕竟,再造之恩,岂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的,唯有用这磕头之举才能表示他们对明中信这份恩义的感谢之情!

    明中信眼中噙泪,连连点头,学员们如此感恩,也不枉自己一番心血了!

    孙宇等望着这一幕,心中一阵感慨,是啊!这是明家进入军中的第一批人,在今日之前,谁又能想到,明家这个书香门第居然出了如此多的武将之才,真真是不可思议啊!

    但这一切却又与咱们这位家主有密切的关系,如果不是他,这些乡野百姓又岂会有今日!孙宇望着明中信,深深为当日的选择感到庆幸,正是当日的正确选择,才有了今日的见证,相信在不久的日子里,自己绝对会见证更多的奇迹!

    “好了,期待你们在军中的表现!”

    学员们缓缓退下!明宅也渐渐陷入了安静,安静地等候那暴风雨的来临。

    而李府、谢府,还有更多的府邸中心怀迥异心情的各方大员们齐齐将心思与目光投向了明宅,通过分析明中信的行径,对明中信的思谋渐渐清晰,也均是深叹这一代俊杰的深谋远虑。

    同时,一道道信息从各府之中汇聚于皇宫之中。

    “各府动静如何?”弘治望着陈准问道。

    “还算平静!皆无针对性的动静!”陈准应道。

    “你呢?”弘治望向了旁边站立的牟斌。

    “恕臣无能,臣只查到,那死去的兵部主事隐隐与那弥勒会有关,但具体是何关联,臣毫无头绪!”牟斌低头请罪道。

    弘治一皱眉头,瞅了陈准一眼,却见陈准也是轻轻摇摇头。

    弘治叹了口气,冲牟斌一抬手,“罢了,不怪你,如果被你轻易查出来,只怕就不是弥勒会了!此事先行按下,寻个理由,结案吧!”

    “是!”牟斌松了口气,低声应道。

    “不要以为结案了就没事了,你要清楚,此乃是弥勒会再次挑衅,务必再将那弥勒会的密使揪出,绝不能让他们如此猖狂!”

    “微臣领命!”牟斌连忙应道。

    “听说那明中信很是干脆地接了旨,就没一点怨言?还有,现在明宅内有何动静?”弘治一脸好奇地问道。

    牟斌的眼神跳了跳,开口道,“启禀陛下,李阁老传旨之时,那明中信叩谢皇恩,无一丝一毫的怨言,反而对陛下感恩不已。而今日,明宅内人来人往,一应相关人等尽皆前去祝贺,但却均未曾留下用膳,只是稍作停留就离去了!”

    “是吗?”弘治稍一皱眉。

    “陛下,想必是那明中信领旨要前去云南,此去路远途险,众人心下担忧,而且一应明家事务还未步正轨,需要安排布置,故而那明中信无心庆贺吧!”陈准笑道。

    牟斌讶异地瞅了陈准一眼,这老滑头今日为何要为明家说好话呢?要知道,他一向与自己不对头,也肯定知晓自己与明中信的关系,此番居然不落井下石,反而为明家开脱,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嗯,倒也是这个礼!我还以为,那明中信定会对朕这道圣旨有什么不满呢?”弘治面色稍缓。

    “陛下,那明中信绝不敢如此大胆!”牟斌心下大惊,连忙道。

    “哼!人心隔肚皮啊!”弘治一听牟斌的话,冷哼一声。

    牟斌一阵后悔,早知道不口了!

    “陛下,看那明中信之前的表现,乃是一个心存百姓之人,对于陛下的安排,他绝不敢有所怨言,况且如今事关一县百姓之存亡,想必他也是会识大体的!”陈准插言道。

    “希望如此吧!”弘治点头道。

    陈准躬身低头,不再发出一言。

    至于牟斌,更是不敢再度开言,深怕言多必失。

    “你们要密切注意各府动静,尤其是小心那弥勒会!务必保证钦差离京之前的稳定!”弘治吩咐道。

    “是!”二人低头应命。

    此时,京师的某处宅院之中,灯火通明。

    “老爷,为何陛下要派伯安前去云南赈灾呢?”一位妇人忧心忡忡道。

    主座一位身着官服之人愁眉不展地望着妇人,一阵无语。

    “老爷,您到是说话啊!”妇人急道。

    官服之人未说先叹,“唉,圣心难测啊!不过,伯安此去云南,也是难得的历练啊!”

    “老爷!此去不远万里之遥,您难道就不担心伯安吗?”妇人满面怒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