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 集团雏形(续)-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一章 集团雏形(续)

    明中信自是看在眼中,心中明白,这是怕刘大夏心中存有芥蒂。

    “刘老,您觉得呢?”明中信冲刘大夏道。

    刘大夏瞪了明中信一眼,小滑头!这是让自己出面挺他呢!

    “行了,你们不用看我,我还得看顾报社,没办法在集团中任职的!”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是啊,刘大夏还得照顾报社,而且,人家可曾经是朝廷重臣,岂会看得上这区区商贾的合作团体!估计,此番入股也只是看在明中信的面子上才入的!

    “我看郭勋这小子也还可以,我没意见!”刘大夏继续澄清道。

    这下,不只是武定候小候爷郭勋,大家也出了口气,毕竟,人家三大股东之一的刘家还没任职,岂能容许郭勋先行任职,而且还是这般重要的职位!

    如今,刘大人开口,自是没什么问题了!

    “好,那就由小候爷郭勋担任这副理事。”明中信见大家无异议,宣布道。

    “小子才能有限,有幸获得此职位,还望各位多多提携!”郭勋站起身形向大家拱手道。

    众人纷纷点头。

    “好,集团还分设财务部,由师逸房任部长,具体负责各类生意的财务核算、账务及股金管理。设项目部,设部长一人,职员五人,具体负责各类项目评估,也就是项目的可行性,随后提交财务部进行核算资金,最后提交股东大会决定是否进行项目投资,同时负责监管项目投入后的一应事务。另设人事部、监管部、技术部等,具体职能小册子皆有说明。鉴于现在只有明家精通这么多事务,故此,现在的各部架构由明家组成,各部部长由明家人担任,各部皆由各家派人员入驻,跟随各部主管学习处理各项事务。”

    “当然,各部部长也非终身,由股东大会及理事监管,如果有任何不称职之人,各家皆可提出异议,交由股东大会投票决定是否罢黜,另行找人代替!”

    “而大家现在手头上的生意,尽皆并入集团,如银号、名轩阁酒楼、刘氏布庄、环采阁、窖厂等。当然,现阶段,由于条件限制,大家只能先行各自发展,定期向集团汇报发展进度,同时定期由集团核算财务,再由集团找出漏洞予以弥补。集团当前的最重要的职能就是就是统一规划今后各类生意的发展方向,再予以监管。而每项生意如果出现问题,可以向集团提交,再由大家合力研究解决之道。”

    “这些只是中信的一些浅见,由于中信即将起行,也没办法再加完善,所以,现在只好先行运作,今后就拜托大家齐心协力,慢慢摸索,再加完善册子中的各项事务。拜托了,各位!”说着,明中信冲大家深深鞠了一躬。

    “明家主客气了!”大家纷纷还礼。

    大家心中知晓,明中信成立集团的用意,就是为的将大家予以结合,凝成一股绳,形成一个拳头,集合各项资源,共同发展。现阶段,核心依旧是人家明家,毕竟,这些生意脱离不了明家的技术支持。而明中信的小册子,也已经将集团今后的发展进行了详细畅述,大家现阶段只需依照而行即可,静待明中信的回归。

    现在,大家听了明中信的再次嘱咐,对集团的概念更加清晰明了,接下来,就靠大家的齐心合力了。

    “行了,中信,你的意思我们已经明白,相信,等你回来定会看到一个成熟的集团的!”刘大夏一拍明中信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承诺道。

    “不错,你就放心吧!”寿宁候如是说。

    “明家主放心吧!候府定会不遗余力支持集团发展的。”郭勋拍着胸脯应道。

    王清等人也是点头应承。

    “好,接下来,咱们就得选个地址,将集团设立那儿,一应事务尽皆在那儿解决!大家议议!”明中信见大家应承,将最后一个问题提出。

    “地址?”大家一阵愕然,望向明中信。

    “不错,地址,处理问题必须有一个地址,而且,还得是严格保密的地方,毕竟财务、技术都是集团机密啊,安全必须跟上!”

    “明小子,这一时半会儿去哪找如此适合之处啊!”刘大夏一皱眉道。

    “不如,就设在本候府上如何?”寿宁候眼睛一亮道。

    “不好!不方便啊!”武定候小候爷郭勋摇头道。

    “不错,你那府上人太杂了!”刘大夏点头附和道。

    “大家不用急,其实,我的意思是,就设在明宅,毕竟,我已经在此处待了这么长时间,重新对明宅进行了改善,还设了一些机关,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闯进来的!保密性绝对没问题,不知大家意下如何?”明中信微微一笑。

    大家一听,纷纷笑道,“你早说嘛,既然明家主你如此说,那必定是没什么问题的,就设在明宅!”

    大家一致通过。

    “好,既然大家无异议,那今日就到此为止。这几日,大家先行回去细细揣摩集团之意,如果有何疑问,随时来问我!”明中信毫不拖泥带水,直言道。

    大家也知晓,明中信的时间不多了,他肯定还有一些安排,而自己等人也需要回去消化这集团之事,也不客气,相携而去。

    明中信送走大家后,率领明家众人一一视察了明家的产业,并进行了安排,暂且不提。

    “如何?那明中信有何动静?”此时的皇宫之中,弘治一脸好奇地向立于当地的陈准问道。

    “回禀陛下,今日,明中信招集所有的合作伙伴,在明宅进行了安排。”陈准回道。

    “安排?”弘治一皱眉。

    “不错,安排!他提出了一个成立集团的主意,想要将各家生意进行整合,由国舅爷担任主事之人,武定候府小候爷郭勋任副理事,还有什么财务部、技术部等等,这些名词咱们闻所未闻,实在是太过奇怪了!此乃是他给各家的小册子,还请陛下过目。”说着,陈准呈递上一个小册子,正是那明中信下发给大家的!

    弘治好奇地接过小册子,低头翻看。

    良久,良久,弘治摇头叹息道,“唉,明中信这脑袋到底是如何长的,如此诡异的想法都能想到?”

    “陛下,臣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臣根本就看不懂。难道,这也是陆先生教授给他的?”陈准也是一脸的疑惑。

    “刘卿,你认为呢?”弘治将头转向旁边。

    嚯,却只见刘健正坐在旁边,抚须而笑。

    “陛下,毕竟,咱们多年未见陆先生,谁知道他这段时间又想到了什么?更何况,当年,陆先生的本事其实根本就未曾尽数施展,有这些本事,也不奇怪啊!”

    “刘卿,你还是先看看这些吧!”弘治一听,也是紧锁双眉微微点头,抬手将小册子递向刘健。

    陈准马上上前接过小册子,递给刘健。

    刘健低头观瞧,随着时间的流逝,刘健越看越惊。

    终于,停下了翻册子的手,低头呆坐。

    “刘卿,如何?”弘治见刘健停手,迫不急待问道。

    刘健仿佛听不到一般,低头不语。

    弘治问了几遍,刘健才恍然听到,抬头满面惊容地望向弘治。

    弘治一笑,“刘卿,你也觉得震惊吧?”

    刘健摇头叹息道,“陛下啊,臣今日才知晓,这世间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高,实在是高啊!明中信此举这是要将他的人脉尽皆予以整合啊!如果真的如他所愿,这小册子中的想法尽数实现,只怕京师就会再次出现一股不可小觑的庞大势力啊!到时,只怕谢大人就不会像如今般轻举妄动了。真心是好算计啊!”

    “势力?”弘治一听,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刘健心中一惊,自己说得有些多了,这不是犯忌讳吗?连忙故作慢不经心道,“是啊!如此这般,只怕,京师商贾界会出现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啊!而且,这样的话还可以令陛下高枕无忧!”

    “高枕无忧?”弘治有些不解道。

    “是啊!本来,臣还担心,明中信离京之后,有那商贾会乘他不在京师对明家下手,如今既然成立了集团,那这些合伙人自是不会令明家出事!这样的话,京师商界也就不会发生动荡了。这样的话,陛下岂不是高枕无忧了?”刘健解释道。

    “你觉得是如此?”弘治深深看了刘健一眼道。

    “不错,如果京师商界发生动荡,必会产生一些不必要的争端,到时京师治安肯定要乱,陛下岂不是还得处理,到时,还不是为陛下添乱,现在这样的话,就避免了这些事!”刘健脸现肃然之色。

    弘治点点头,深深看了刘健一眼,转移话题道,“那依你之见,朕此番派他前去云南宜良,是否错了?”

    “不!陛下此举实乃英明也!”刘健摇头道。

    “此言何解?”弘治问道。

    “臣觉得,如果这些真是那明中信所为,那他就真的是一个人才啊!这还是不算之前他的一系列举动!单论这份小册子,他之才就令人惊艳啊!这不只是一份生意场上的管理之法,实际上,此法已经与朝廷管理之道相通了!”

    “是吗?刘卿对他评价如此之高?”弘治心下一惊。

    “臣这还算是小觑他呢?今日他将自己的底牌尽数暴露,也就表示,之前京师的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举动尽皆是他所为,这些举动只能表明他是个天才!还是个能干的天才!但是,自古以来,红颜薄命,天妒英才!年幼夭折的天才数不胜数,如今陛下令他前去云南,实乃是磨炼之举,如果今番他能够领悟陛下的苦心,在赈灾之时实心用事,磨炼自身,这也是他的福份啊!”

    “是这样吗?”弘治脸露笑意道。

    “陛下恩德,其实,此番下旨将他发送到云南,也是对他的一桩保护,要知道,虽然他的举动惊艳,也获利颇丰,但是,同时他也得罪了一些不该得罪之人,令他成了众矢之的。如果他还是留在京师,只怕今后的明枪暗箭绝对是防不胜防,陛下此举实际上是救了他的小命啊!”

    “真的吗?朕治下居然有此嫉贤妒能之人?”弘治眉头紧锁,面带不悦道。

    “刘大人此言正是,实际上,据臣的属下回报,之前已经有一些势力要对他下手了!”陈准回道。

    “陛下,其实,这也怨不得别人,实乃是他的举动太过激进,令别人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更何况,那些嫉妒他之人尽皆乃是商贾之人,俗语道,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啊!那些商贾中人有些心思也不足为奇!”刘健看看陈准,冲弘治解释道。

    陈准怪异地看了一眼刘健,这位还真是好人啊!居然为一些官员开脱!他难道不知晓,陛下肯定知晓世家之中肯定也有人要对付明中信啊!转念一想,不对,作为首辅,人家的政治智慧绝对比自己要强啊,只怕此番动作也是为的向陛下表明心意啊!

    弘治深深看了一眼刘健,摇头笑道,“依卿所见,那些人不会在明中信南下之时对付他吗?”

    “这?”刘健看看弘治,有些语塞。

    他现在说什么都不对!如果说不会,但他心中却知晓,这是一定会发生的,有些口不应心。如果说会,那自己该如何杜绝此事呢?这陛下肯定要询问他的应对之策,但一个小小的读书秀才,自己难道要让陛下派人贴身保护他?开玩笑吧!

    “陛下,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晓那些商贾之人会否如此丧心病狂?为防止有人针对于明中信,咱们不如提醒一下钦差,令他随时留意照顾一下那明中信,反正他也是钦差的幕僚,份属应当。而且,还可以为钦差多派一些护卫,这样的话,一举两得,还可以防微杜渐!”陈准见刘健为难,开口道。

    刘健一听,向陈准投过去一丝感激的眼神。人家这是帮自己解围啊!

    “嗯,不错,不错!”弘治频频点头,认可了陈准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