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大队起行-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百九十五章 大队起行

    此时的明中信,细致地点验各项物资。

    其实,在他的神识之下,只需一扫,物资的数目就可以清清楚楚,但那样的话,就太过惊世骇俗了,无奈,他只好装做仔细点验,尽着一个幕僚应尽的职责。

    就这样,他也是行动迅速,速度快得惊人。

    不到一柱香的工夫,点验清楚。

    明中信转头来到王守仁面前,交差。

    “王大人,一应物资已经点验清楚,还望大人过目。”明中信躬身向王守仁回禀道。

    “好,你且去与家人告别,咱们尽快起行。”王守仁上下打量一下明中信,眼中饱含深意地看看他,一摆手道。

    “是!”明中信目不斜视地回道。

    望着明中信的背景,王华问道,“伯安,这就是那明中信”

    “嗯!父亲看他如何”

    “还真是年轻啊!”王华叹道。

    “不错,我初见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王守仁点头表示认同。

    “切不可因其年纪轻而有所轻视啊!”王华叮嘱道。

    “孩儿自是不会犯那般以貌取人的错误!”

    “那就好!”

    明中信来到众人面前,那第三批人正是明家众人以及各位合作者,此番前来是为他践行。

    而此时,赵明兴等随行学员早已与明家众人抱作一团,相互道别。

    “来,喝了这本壮行酒!”刘大夏举手递过来一杯酒水。

    明中信笑笑,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再来一杯!”小候爷郭勋上前为他添满。

    明中信看了一眼小候爷郭勋,“请!”再次一饮而尽。

    “再来!”张延龄不甘人后,上前就要斟酒。

    “再来!”石文义、张采等人一一上前敬酒。

    明中信不说二话,尽皆饮尽。

    明家众人就要上前再敬。

    “行了,你们这是不想让我成行吗”明中信一瞪眼。

    众人讪讪一笑,不再相劝。

    “好了,中信,临行了,不要再耍你那家主的威风了!”刘大夏在旁笑道。

    明中信收回目光,望向众人,深深一鞠躬,“诸位,中信不在之时,还望各位帮衬一番明家。”

    “中信客气了!”众人纷纷回礼。

    “小子们,还是那句话,我教授的那些功法、招式、步法,你们切记要勤加练习!”明中信冲学员们道。

    “是,谨遵教习教诲!”学员们齐声应道。

    “孙副宗主、福伯、族兄、师先生,各位,一切都拜托了!”明中信冲大家一抱拳道。

    “敢不用心!”明家众人齐声相应。

    “中信,你来!”刘大夏冲明中信一招手。

    咦!刘老这是有事的节奏啊!明中信一愣。

    但他还是听话地随刘大夏来到一旁。

    “中信啊!万事小心!这块东西你收好,到了南京,如果有事,可以去找徐国公。”刘大夏送重其事地递给明中信一个物件。

    “这?”明中信一皱眉。

    “行了,别矫情了,我还等着你小子平安回来为咱刘家出出点子呢!快收下!”刘大夏一瞪眼。

    “好!”明中信看看刘大夏,不再客气,将物件收入怀中。

    “去吧,他们应该有事叮嘱于你!”刘大夏松了口气,冲明中信一摆手。

    “刘老保重!”明中信一抱拳。

    “去吧,不要假模假式了!”刘大夏一脸嫌弃道。

    明中信笑笑,就待转身而去。

    “中信,你来!”石文义一把拉着明中信躲向一旁。

    明中信有些惊讶,但也不反抗,想必,石大哥有什么要嘱咐的吧!

    “中信!”石文义环顾四周,以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从袖中取出一物,塞在明中信手中,低声道,“此物收好,如果在云南有事,可以凭此物去云南前卫找石锦。”

    “石大哥!”明中信抬头望向石文义。

    “行了,收好,大哥公务在身,无法随你前去,也没什么能够帮忙的!那石锦乃是我本家兄弟,有事只管向那他提。”石文义拍拍明中信肩膀道。

    “好!”兄弟交心,情意心知,明中信也不客气,只是应道。

    “明师爷,起行了!”远处,吴起叫道。却原来,王守仁及吴起他们已经将物资收归队伍,准备起行。

    明中信冲大家一拱手,“中信告辞,来日再见!”

    “中信啊!一路之上千万小心啊!”

    “是啊!长途跋涉,一切小心!”

    众人一见有人催促,知晓明中信公务在身,无法停留,纷纷叮嘱。

    “走!”明中信一声令下,赵明兴等人也纷纷向大家辞行,飞身上马,回归队伍。

    王守仁在马上冲大家一拱手,大手一挥,钦差队伍再次上路,不过,队伍中多了一些马匹、马车,行动明显比之前慢了许多。

    在众人的上头之下,钦差队伍向远处奔去。

    “老李头,为何不上前道别?”刘大夏走到李东阳面前道。

    李东阳面色复杂地望着队伍的背影,长叹一声,“李某是没脸上前啊!”

    “你啊!就是心事太多!不见明小友向你抱拳道别吗?想必,在他心中根本就没有记恨于你啊!”刘大夏摇头叹道。

    “真的?”李东阳有些惊喜地回头望向刘大夏。

    “唉,你是当局者迷啊!明小友如果还记恨于你,岂会那般痛快地接旨?如果记恨于你,岂会让我将这交于你?”说着,刘大夏从袖中取出一物,递给李东阳。

    “这是?”李东阳有些迟疑道。

    “回去看吧!”刘大夏抬头望向明中信他们消失的方向,不再理会于他。

    李东阳面色复杂地接过此物,也不打开,将目光投向明中信消失的方向,久久收不回目光。

    送行的王家人、明家人、各位合作者,各怀心思望向钦差队伍消失的方向,一时间离愁弥漫于现场。

    钦差队伍奔出五六里,王守仁大手一挥,整支队伍停在当场。

    “明师爷、吴将军、李将军,来这边!”王守仁冲三人一摆手,拨马向一边行去。

    三人对视一眼,不解地看看王守仁,这位钦差大人这是要干什么?

    然而,人家毕竟是整支队伍的一把手,此时第一道命令,他们岂能不遵守。

    吴起、李兵二人冲队伍吩咐一番,催马向王守仁行去。

    明中信自是不甘其后,跟随而去。

    大家来到近前,齐齐望向王守仁,等候他的指示。

    “各位,大家知晓,此番咱们前去云南宜良,实乃是救灾而去。云南宜良的百姓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急待赈济,故而,咱们得争分夺妙,快速抵达,但整支队伍前进的话,会有些延误,故而,本官决定,咱们兵分两路!”王守仁面向大家道。

    “大人,万万不可啊!”吴起叫道。

    “不错,虽然灾民重要,但大人身为钦差,同样重要,况且,此番前去,路途遥远,途经之地,也并非皆是太平之地,大人切不可贪图一时之快速,令自身陷于险地啊!”李兵满面急色,劝道。

    确实,如果钦差大人出事,他们作为护卫,责任更大啊!

    明中信却是立于一旁,并不说话,只是望着王守仁,看他究竟如何说服这二位将军!

    “行了,不要再劝了!”王守仁一举手,满面坚毅道。

    “大人!”二人齐声叫道。

    “我意已决,现在我分一下工!”

    二位将军无奈地对视一眼,闭口不言,望向王守仁,看他如何安排!

    “我与明师爷、吴将军带领一小队人马,快马加鞭,奔赴云南。李将军带领大队人马,随后赶往。”王守仁分工道。

    二位将军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起码有一位陪着护卫!安全有些保障!

    “行了,吴将军,你挑选一些精悍士卒,每人挑两匹马,将部分金银驮于马上,咱们直奔云南!”

    “好!”吴起拨马向队伍而去。

    “李将军,你带领大队人马,晓行夜宿,随后赶来,千万记住,除了需要补充物资之外,余下的时间必须绕城而过,切不可留恋地方上的招待!”王守仁望着李兵吩咐道。

    “是!末将遵命!”李兵拱手应是。

    “明师爷,你看我这般安排,是否妥当?”王守仁转头望向明中信。

    “大人英明,确实,救人如救火,咱们早到一日,灾民就少受一天罪!善莫大焉!”明中信拱手道。

    “别拍马屁,作为幕僚,你的职责是查漏补全,为本官分忧,本官有何不对之处,你要及时奏报!说吧,有何需要补充的?”王守仁一皱眉。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

    “你在京师的所作所为我都知晓,而且,如果此番不是陛下知晓你的主意多,也决不会派你前来,有何事尽管说!”王守仁一见明中信这个模样,就知晓,这小子是不想说,而非没有主意!

    “大人,其实,咱们得找个带路之人,而且必须是无比熟悉南下之路的老行尊!”明中信一听,不再迟疑,望着王守仁道。

    “这样啊!”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对啊!自己怎么把这条给忘记了。

    “不错!有个熟悉道路的人,可以减少咱们绕路的风险,否则,走错路的话,那不是耽误事吗!况且,如果有个熟悉路之人,咱们可以绕一些近道,节省时间!”而旁边的李兵眼前一亮,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王守仁赞赏的目光投向明中信,不错,还未成行,这明中信就给了一个好的建议,不愧为将京师搅动的少年啊!

    “你们说,咱们要去何处寻找这样的人?”王守仁抬头望向二人。

    “这?”李兵有些哑然,是啊,他只是一位将领,每日都在军营,这些平常事务根本就不通,如何能够有办法,不由得,他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明中信。

    同样的,王守仁也是一副期待的样子,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心中一阵苦笑,咱虽然是第二次出远门,但前次根本不急,而且中途不是太远,更何况有京杭运河这条大水路,自是不难找到路,面此次可是从北向南,中途极其遥远,自己如何知晓去何处找这老行尊?

    而且,此次只能是走旱路,毕竟,水路可是太过缓慢,如果自己等人乘坐船只,只怕等赶到云南,什么事都误了!

    “大人,咱们得去一些大的城市,才能找到这些行脚的老行尊啊!而且,还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随咱们前去云南啊!”明中信苦笑一声,只好出主意道,“毕竟,路途遥远,一些老行尊的身体也是个大问题啊!更何况,咱们是急行赶路,如果没个好的身体,如果病在途中,那可就麻爪了!”

    “也对!”王守仁频频点头认可。

    “不过,当前还是得先找到人吧!否则,会耽误很多事情的!”李兵在旁道。

    “对,先得找到人再说,至于人家去不去,到时再说。还有,李将军只怕也得寻找到啊!否则我们到了,你们却绕路了,也是耽误事啊!”王守仁冲李兵点头道。

    “大人放心,末将定会找到行脚的老行尊的!”李兵拱手道。

    “那行,咱们就在路上寻找,边走边找吧!”王守仁点头道,“还有,明师爷还有何建议,一次说完吧!”

    说着,二人期待的眼神投向了明中信。

    确实,之前这个问题他们还真的没有考虑过,被明中信提出之后,他们眼前豁然开朗,有了一个明确的思路,如果再有几个这样的建议,只怕这次他们的任务会完成得更加圆满。

    明中信苦笑一声,这二位可真的是看得起自己啊!自己能有什么主意?

    自从来到这大明之后,自己也没出过远门啊!更何况,此次乃是大部队出行,什么时候担过这么大的责任来?哪里知晓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哪能有什么建议?

    自己前世可是单枪匹马闯天下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且,前世自己走到哪算哪,根本没有任何计划。

    今番却是不同!不只有固定的目的地,而且,还得尽快赶去!这可难为死自己了!

    唉,罢了,先行按前世的经验,糊弄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