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地动山摇-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三章 地动山摇

    明中信心中打定主意,就待回话。

    “如何,考虑好了吗?明家主,是跟我们走,还是继续在这儿负隅顽抗?”尊者叫嚣道。

    “不错,明家主要识时务啊!切不可自误!”朱员外在旁道。

    未等明中信有所回应,王守仁发飙了。

    “大胆,你等皆为弥勒会余孽,毫无诚信,我大明官兵岂能与你们这些匪徒做交易,荒谬!况且,明师爷乃是朝廷任命,乃是我们的战友,岂能任由你们抓去,如果被你等抓去,乃是我等军士的耻辱!想要带走他,必须得过我们这一关!”

    前面一句乃是冲的朱员外,后面,乃是向军士们分析情势,让他们不可受了贼人的挑拨。

    一瞬间,全场的眼神被王守仁吸引了过去。

    幸好啊!明中信听得此言,心中轻叹,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

    王守仁此言一出,那些已经有所动摇的军士瞬间眼神重新变得坚定起来。

    朱员外与尊者面面相觑,他们自是看到了军士们的变化,心下暗叫可惜。差点就挑拨成功了,被这位钦差大人挑破了,效果立减啊!

    “朱员外,尊者,可听到了,我家大人如此回答,你们可还满意?”明中信微微一笑。

    “明家主,如果你一定要将这些军士拉下水,我们也没办法!看来,得手底下见真章了!”朱员外恶狠狠道。

    随着朱员外的话语,贼子们瞬间杀气腾腾,手执兵刃,催马就要上前。

    军士们瞬间紧张起来,手中兵刃紧握,目光炯炯地望向贼人,随时准备迎战。

    “且慢!”明中信一举手。

    朱员外、尊者、王守仁眼光望向明中信。

    “朱员外,不要这么着急嘛!明某的话未曾说完呢!”明中信笑道。

    “既然谈判破裂,自是开打,还有什么好说的!”尊者叫嚣道。

    “唉,堂堂一位尊者,不要这么着急嘛!明某并未说不能商量啊!”

    “难道你还同意,束手就擒?”尊者没好气道。

    “那可说不定哟!”明中信晒然一笑,调侃道。

    “真的?此话何解?”这下,朱员外也眼光闪亮,望着明中信。

    王守仁倒是一惊,不解地望向明中信,他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大人不愿牺牲我一人,保住军士们,但是,明某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情势自是分明,明某也不是那连累大家之人。”明中信笑道。

    朱员外与尊者眼光一亮,对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惊喜。

    “万万不可!”王守仁惊叫道。

    旁边的赵明兴等学员也是一脸惊讶地望着明中信,但却没有行动,他们相信,教习如此说,必然有他的道理,还是先听听吧!

    “大人!”明中信冲王守仁一抱拳,“还请不要为了明中信一人,让无辜者的鲜血白流!”

    “你?”王守仁大急。

    明中信一举手,制止了王守仁的话语,转身冲他郑重其事道,“大人,中信心意已决!还请不要阻拦明某,毕竟,这些人是冲明某而来,明某不能连累军士们,而且此次咱们的职责是云南赈灾,乃是排在第一位的大事,切不可因明中信一人耽误了大事!”

    王守仁眼神中闪过一丝坚毅,就待出言阻止。

    明中信微不可察地冲他摇摇头,以眼神制止了他的话语。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但若有所思地以眼神示意明了。

    明中信张口不发声地说了一句话,王守仁眼神闪烁一下,有一丝恍然,随即出现了一丝慌乱。

    “大人,明某去了之后,相信朱员外与尊者不会与你们纠缠,还请您不要纠缠,迅速上路,赈灾之事要紧啊!”明中信开言道。

    王守仁犹豫片刻,眼神中充满了痛苦,无奈地点点头,苦笑一声,长叹一下,将头扭过一边,仿佛不忍直视明中信。

    明中信眼神中闪过一丝安慰。

    转头看向赵明兴等学员,“明兴,看好大家,千万不可因我之事鲁莽行事,你等要谨记教习平时的教诲,以大局为重,保护钦差大人前去云南赈灾。切记,切记!”

    最后,以口型冲赵明兴说了两个字,随即转身,不再理会他们。

    赵明兴刚开始有些疑惑,但见到明中信的口型,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光亮,随即面色一变,眼中含泪地望着明中信,点点头,示意明了!

    “教习!”学员们叫道。

    明中信冲他们笑笑,“你们要听明兴的话,切记,切记!”

    “明哥哥!”一位学员拨马冲到明中信面前,一把抓住明中信衣襟道。

    明中信一脸的不可思议,猛然回头望向那位学员。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明中信声音颤抖地望着学员问道。

    “馨儿一早就尾随大家了,一填未与你明说!明哥哥,不可听信他们的话语啊!这些人根本不是信守诺言之人啊!”那位学员满面急切之色。

    不错,来人正是那位兰家大小姐,兰馨儿,不知何时居然装扮成学员混大大队人马当中。更加笑的是,明中信空拥有逆天神识,居然一直未曾发现。此时,兰馨儿见明中信居然要舍已为人,想必是急了,也不担心暴露,冲出来想要阻拦明中信。

    哦!明中信点点头,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即转头狠狠瞪了赵明兴一眼。如果没有这小子的掩护,想必兰馨儿也无法在队伍中藏这么久!

    赵明兴见状,冲明中信讪然一笑,只好低头装驼鸟,一言不发。

    “明兴,既然你将她藏于军中,现在将她看好,不可误了大事!”明中信沉声吩咐道。

    赵明兴一听,抬头看看兰馨儿,眼中闪过一丝坚毅,郑重地点点头,上前一把抓住了兰馨儿。

    “放开我!不能让明哥哥无谓牺牲啊!”兰馨儿挣扎着大叫道。

    然而,赵明兴的力气远在她之上,根本无法挣脱。

    “听话,馨儿!”明中信冲兰馨儿说了一声,转身而去。

    “好,好,这才是汉子,舍身成仁,不被儿女私情所牵绊!好汉子!”朱员外竖起大姆指称赞道。

    “放屁!”旁边的王守仁暴怒,大喝一声。

    朱员外与尊者面色一变,瞪向王守仁。

    “大人!”明中信叫道。

    王守仁转头看了一眼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痛楚,转头不看明中信。

    明中信不以为意地笑笑,轻轻出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安慰。

    明中信不再说什么,转头深深看了大家一眼,拨马向朱员外行去。

    “教习!”学员们齐叫。

    “明哥哥!”一声杜鹃泣血的叫声在半空中响起。

    明中信手中缰绳一紧,马匹停了下来,但却未曾转身,肩膀一耸,抬头望向前方,头也不回地向朱员外等行去。

    此时的兰馨儿满面泪水,摇头不已,挣扎不已。

    赵明兴紧紧地抓着兰馨儿,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你放开我!放开我!”兰馨儿叫着,见赵明兴不放手,顺口向赵明兴胳膊咬去。

    赵明兴闪也不闪,任由兰馨儿咬在他的胳膊之上。

    一丝鲜血从兰馨儿嘴角流下,显然,胳膊出了血。

    便赵明兴眉头皱也不皱,只是全神贯注地望着明中信的背影。

    “朱员外,还请你信守诺言,抓了我之后,退兵!”明中信来到朱员外近前,一拉缰绳,停下马匹,一拱手道。

    朱员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连忙道,“那是自然,本来我们的目的就是你明家主,只要你束手就擒,自会退兵!”

    旁边的尊者眼中闪过一丝噬血之色,恶狠狠望着明中信,抓着缰绳的手青筋毕露。

    “好!我就信你一次!”明中信紧紧盯着朱员外,缓缓点头。

    朱员外眼中闪过一丝得意,随即掩去,一本正经地望着明中信。

    “来人,看看明家主身上有什么零碎玩意!”尊者在旁吩咐道。

    “是!”一名贼人催马上前,来到明中信跟前,望着明中信。

    “明家主,听说你武艺了得,我们必须对你有所限制,还请恕罪!”尊者在旁阴森道。

    明中信哂然一笑,点点头,将手抬了起来。

    那名贼人催马来到一侧,双手伸向明中信的胳膊,从上至下,搜了个遍。

    随即,他翻身下马,将马鞍翻了个遍,回身向尊者摇摇头,示意并无夹带。

    “为明家主上个手镯!”尊者吩咐道。

    明中信微然一笑,将双手伸到前面,放在一起。

    “委屈明家主了!”朱员外歉然道。

    明中信笑笑,并不说话。

    “请将手背到身后!”贼人沉声道。

    明中信看了一眼贼人,摇头失笑,随即将手背到身后。

    贼人从怀中取出一根绳索,将明中信双手紧紧绑定,拉着明中信的马匹牵向贼人队伍当中。

    王守仁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双手紧紧抓着缰绳,青筋爆裂,眼中闪过丝丝痛楚。

    军士们此时眼神已经变了,眼中闪过一丝钦佩,毕竟,舍生取义之人受人尊敬啊!更何况,明中信是为的他们,这份尊敬当中饱含着一丝感激之情!

    学员们更是紧咬牙关,恶狠狠瞪向贼人。

    此时的兰馨儿已经哭得累了,伏于马背之上,肩膀不时抽搐,哑然失声,唯有抬着头颅紧紧望向明中信的背影,眼中的血色令人心疼。

    赵明兴不忘使命,依旧紧紧抓着兰馨儿,不让她冲上去阻止明中信。

    朱员外看看慢慢靠近的明中信,再看看王守仁等,目光再扫向学员们,眼中充满了不解。

    心中嘀咕,即便这些军士不阻止明中信,为何这些被明中信一手培养的学员们也如此,这不合常理啊!虽然明中信已经嘱咐过他们,但他们应该不会眼睁睁看着家主送死啊!难道明中信的威信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不可思议,真的是不可思议啊!

    随即看向明中信,眼中闪过一丝遗憾。

    “朱员外,走吧!”明中信到到朱员外面前,一甩头催促道。

    朱员外微微一笑,点头道,“那是自然!目的达到,该撤兵了!”

    说着,目光饱含深意地望了望军士们。

    “走!”朱员外回身冲贼人们一挥手,拨马向来路退去。

    “走啰!”尊者大吼一声,拨马而去。

    贼人们簇拥着明中信退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贼人们退过了山角,再不见一丝踪影。

    王守仁不可思议地望着山角,贼人就这样退下去了?有这样守承诺的贼人吗?弥勒会余孽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信守承诺了?

    “大人,还请准备突击!”赵明兴抓着兰馨儿来到王守仁面前,肃然道。

    “啊!什么?”王守仁大惊,望向赵明兴。

    “我家教习已经吩咐过,请钦差大人随时准备突击!”赵明兴再次重申。

    “什么时候吩咐的?”王守仁不解地望着赵明兴。

    “就在刚才!与我对话之时,已经下了命令!”赵明兴一字一句肃然道。

    “什么,你说什么?”兰馨儿听到这儿,瞬间回过神来,梨花带雨地望向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赵明兴并不回话,只是盯着王守仁,静待他的回应。

    “你是说,刚才对话之时发的命令?”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恍然道。

    “不错!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请大人下令!”赵明兴狠狠点点头。

    “但刚才中信也已经向我说了,贼人远不止这么些人,在那山角之后,还藏着上百人马啊!咱们这些人,根本不够人家打的啊!”王守仁看看眼前的这几十号人,苦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踌躇。

    “大人,这些都是小事,我家教习自有妙计令其损兵折将,到时只会留一些余孽,根本对咱们构不成威胁,还请大人速速下令,否则迟了,就会让他们逃跑了!”赵明兴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还请大人下令!”学员们纷纷拱手请命道。

    王守仁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看看众人,轻叹一声,尽人事听天命吧!

    “众位军士,准备停当,咱们突击!”王守仁的话音刚落。

    轰!一声,一阵炸雷响起。

    一时间,地动山摇,大家一阵耳鸣,摇晃不已。

    大家回过神来,大惊失色地望着山角处。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地震吗?还未到云南就遭遇了地震?

    大家心神动摇,满面的惊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