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客栈怪客-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七十五章 客栈怪客

    “客官,你们是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上前拉住马匹,打问道。

    其中两人皆在挥袖抽打身上的尘土,没理他。

    “小二,有上房吗?”一个五官粗犷的汉子上前道。

    “有啊!您要几间?”店小二点头哈腰道。

    壮汉望向另外两位。

    “好了,就要两间吧!”其中一位小眼睛,胖乎乎的男子不耐烦地道。

    另一位,长着一张严肃的长方脸,紫色脸庞的男子点点头。

    壮汉道,“小二,两间上房。”

    “这小子!”小眼睛男子指着壮汉气道。

    “得了,别和李玉斗气了,多大的人了。”紫脸男子瞪了他一眼。

    “唉,你就护着他吧!”小眼睛男子叹口气,无可奈何的道。

    三人看着店小二将三匹马栓好,喂了草料后,随店小二进入大堂。

    壮汉将三人的行李搬到楼上客房。

    另外二人坐于一个小方桌前。

    旁边有这么四位,围坐着一张小方桌,一位四十多,胡子茬满脸,一付落魄相,一位瘦高个,一位倒是年轻,正面这位却是微胖富态却说个不停。

    见到有人坐在旁边,富态汉子停嘴不说了。

    “说呀,又摆那臭架子。”小年轻急道。

    富态汉子用手指了指茶碗,年轻人马上反应过来,“小二,小二,上茶!”

    “等等吧,坐一个时辰了,就只是喝茶,也不怕喝死!”小二大声回话道。

    年轻人无语地望着小二,但又不能回嘴,是啊,确实,还是自己来吧。

    年轻人站起身形自个去柜台问掌柜的要茶。

    “小二,来两个小菜,再来壶酒。”小眼睛男子吩咐道。

    “来壶茶。”紫脸男子道。

    “成嘞。”店小二哈个腰,“马上给您送上来。”

    店小二一阵忙活。

    此时那四人已经茶满水足,催促道,“快说,快说,后来如何了?”

    富态汉子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却说那明府管家福伯,一伸手,一抬脚,一阵劲风过去,周围的贼人们被一个个放倒在地,惨嚎不止。却见那福伯上前一阵狂点,惨嚎的贼人一个个再不敢说话,惊惧不已,象看到恶魔般,顷刻之间,变为了疯子。”

    二人互望一眼,啼笑皆非,有这么神的人嘛!

    二人摇摇头不再说话。

    待壮汉下来的时候,茶、菜、酒皆已上桌。

    三人静默着饮茶、吃菜、喝酒。

    顺便听着隔壁方桌上的人吃茶打屁。

    少顷,大概也是吃好了,三人闲聊起来,其实也不能说三人,壮汉从始至终未参与二人的话题,只是吃菜喝酒。

    “饭桶!”小眼睛男子恶狠狠道。

    壮汉抬头瞪了一眼继续低头狂吃。

    “你,-----”小眼睛男子一阵气结。

    “小二,过来。”紫脸男子笑笑,叫了一声。

    店小二过来,“客官,有何事?”

    “打听一下,最近l县可有什么稀罕事?”紫脸男子和蔼地说道。

    “这,”店小二看看柜台旁边的掌柜的。

    小眼睛男子心领神会,甩手一个小银锭飞入了小二手中。

    店小二颠颠小银锭,眉开眼笑道,“要说这稀罕事,那您可打听着了,就说这最稀罕的,就是明家的事了!”

    “头几日,明家酒楼推出明氏小吃车,在全城推出小吃车,那小吃可真的是红遍了全城,有烧烤、煎饼果子、手抓饼、鸡蛋灌饼等等小吃,我们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小吃,简直是太好吃了。小吃车几乎占领了全城。然而,这还只是开味小菜。却说那明家酒楼正式开业,更名为名轩阁,一楼开设书场,二楼开设百花厅,三楼开设药膳席,将全城乡绅富户都请去,那一顿吃,简直不要太豪华了。从那日起,全城的乡绅富户疯狂了,每日都订在名轩阁,最后明轩阁居然供不应求,每日还得排队,可把这些乡绅富户们馋坏了。”

    “不会吧,有这么夸张?”小眼睛男子一脸的不信。

    “客官,您四处打听打听,我说的都是真的!”小二急了,赌咒发誓,誓将名轩阁顶到底。

    “对啊,是真的。”旁边响起了应和声。

    三人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却原来,那四个人早已被店小二的口才所吸引,在直着脖子听说书。

    怪不得刚才大堂内就那么安静。

    “好了,我们相信你就是。”紫脸男子出来打圆场。“还有什么?”

    “那就还是这明府的事了,您还要听吗?”小二也知道拿捏了,还斜眼看着小眼睛男子。

    小眼睛男子想听却又抹不开脸,一脸猪肝色。

    壮汉在旁偷笑。

    “当然,请讲。”紫脸男子应道。

    “哼!”小二冲小眼睛男子哼了一声继续道,“这一日,月黑风高,名轩阁外,一个黑衣人鬼鬼祟祟,偷偷溜进了名轩阁,待要偷取菜谱,却被名轩阁抓获。待将他押回明府后门小巷时,突然!”

    正是仔细听的三人一个激灵,这是怎么了?

    小二得意地笑了声,继续道,“一支飞箭射杀了黑衣人。”

    “不就是杀人灭口嘛,有什么大不了?”小眼睛男子心服口不服地不屑道。

    “这位客官,您可错了,下面还有更精彩的。”小二得瑟道,“这一日,明府突然间死了一个下人。”

    “有什么好突然的,不就是一个下人嘛,这些乡绅府上哪天不死一两个下人!”小眼睛男人鄙视道。

    “您可不知,这个下人死得可不简单。”小二神秘地笑笑,不再说话,卖起了关子。

    “怎么个不简单法?”三人追问道。

    但是,小二就是不说。

    明白,紫脸男子向小眼睛男子示意。

    小眼睛男子不情愿地取出一个小银锭,给了店小二。

    店小二喝了一声诺,道,“这个下人他是笑着死的,而且在死前还笑了三次!”

    三人一脸震惊,马上互相望望,这就是正题了!

    “后来呢?”旁边四人说话了。

    哼,店小二没理他们。

    “后来呢?”紫脸男子追问道。

    “后来,也就没了后来,县太爷接手案子,至今未查明。”店小二一摊手,无奈地说道。

    “还有稀罕事吗?”小眼睛男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