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雷声轰轰-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六百零六章 雷声轰轰

    吴起看看肩膀上的钢刀,苦笑一声,望向两位倒在尸堆上的军士。

    那两位军士也是身中几刀,在那儿苟延残喘,显然,已经没力气了。

    再有一拨人马,必会冲破他们的防线。

    “兄弟们!”吴起伸出双手,一手一个抓住了他们的手,双目泛光,“对不住了!咱们一同奔赴黄泉,到时,吴某再向你们斟酒致歉!”

    “将军,与你同行,是咱们的荣幸!”两位军士咧开嘴,微微一笑,轻声道。

    “好兄弟!”吴起斗大的泪水夺眶而出,双手一紧,居然将两闰军士拉了起来。

    “咱们站着死,且看这些贼人如何过去!”吴起将目光望向了贼人。

    逐渐地,贼人们狰狞的脸色已经近在眼前。

    吴起与两位军士含笑望着近在眼前的贼人,手执兵刃,准备作最后的抵挡,随后坦然赴死。

    “受死吧!”那位贼人首领狰狞的面容近在眼前,挥舞着钢刀砍向吴起。

    吴起虚弱地双手举起兵刃,挡自己在这世界上受到的最后一击。

    “将军,某先走一步!”却不料仅存的两位军士其中一位爆发了最后的力气,跳起来,迎向那贼人首领的钢刀,显然,他是想以身躯为吴起挡这一击。

    “小五!”吴起与另一位军士目瞠欲裂,大叫不已。

    然而,却是那般地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钢刀劈向军士的身体。

    嗖,当啷,连续响了两声。

    却只见,那贼人首领的钢刀被一支箭矢射开,擦着军士的脊背划过。

    而军士却是无力地滑倒在地,显然,刚才是他的最后一点力气,现在力气用完,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形。

    “杀!”远处传来一阵喊叫之声与马蹄之声。

    援兵到了!吴起与军士眼前一亮。

    但随即,吴起面色大变,钦差大人来了?这不是送入火坑吗?要知道,前面可是有三四百贼人啊!咱们那几十人,能够抵挡住这些贼人吗?

    糊涂!不由得吴起在心中大骂起王守仁来,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之时,钦差大人的安危可比咱们的安危重要的多啊!

    虽想回身叫援军退走,但是根本没力气了啊!

    那位贼人首领被这一箭吓了一跳,但是随即满面充满了微笑,据自己的探子回报,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军队,唯一有的也就是那钦差,现在他们前来救援,这是羊入虎口啊!好,真好,这下,自己的功劳可跑不了了!

    贼人首领回过神来,继续挥舞着钢刀,就要砍向吴起。虽然这几个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但却不能轻饶过他们,毕竟,正是因为他们的阻挡,至今自己无法通过啊!

    嗖嗖嗖一阵箭羽飞来,直接射向贼人首领,显然,是想要阻挡贼人首领继续伤害吴起。

    贼人首领连忙挥舞蹈着钢刀,挡开箭矢。

    然而,箭矢势大力沉,居然令他手臂发麻。

    贼人首领面含震惊之色,这是何人,居然如此力大?

    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箭矢居然像长了眼睛般,只是射向贼人们,根本就不会伤害吴起等人分毫,这等箭技真是神奇啊!

    箭羽不绝,贼人首领根本抽不出空来斩杀吴起,如果他继续站在尸堆之上,只怕自己再多几箭就会被射中了。

    无奈,他只好边挡边退,逐渐离开了吴起,退下了尸堆。

    “列阵,阻挡!”贼人首领大叫道。

    贼人们迅速拿着藤牌上前组成盾阵,阻挡着箭羽。

    哒哒哒,一阵马蹄之声过后,一队人马来到了吴起身后。

    吴起与军士艰难地转过身体,望向来人,然而,他们根本没有了力气,转动之间,二人一起向后倒也下去,滚下尸堆。

    “吴将军!”一人飞身上前,一把扶住了吴起与那位军士。

    “明师爷!”吴起抬起头颅,望向来人,哟,面色一惊,居然是他!

    “吴将军,你先下去歇息,我先阻挡一会儿,钦差大人随后就到!”明中信微微一笑。

    “不行啊!你得让钦差大人赶快撤退,贼人势大,咱们根本无法敌过啊!”吴起大急,挣扎着就要坐起。

    “无妨,且看我如何退敌!”明中信笑道,说完,也不等吴起再说话,向他们三人口中各自塞了一粒丹药,转头向旁边吩咐道,“来人,将吴将军与这两位兄弟抬下去。”

    学员们此时已经停止了射箭,有人站于尸堆旁边,弯弓反搭箭,望着贼人,随时戒备。

    听得明中信吩咐,迅速有学员上前将三人抬到了后面。

    “你!”吴起面现怒容,望着明中信就待吼叫。

    嗖,一道银光射向了吴起,吴起的话语戛然而止。

    吴起憋得满面通红,恶狠狠望向明中信。

    不错,正是明中信利用银针封了他的哑穴,令他有口难言。

    此时的明中信根本就不看他,抬脚上了尸堆,望向对面。

    “那面的书生,你们是挡不住我们的,现在投降,留你一命!”贼人首领一见明中信露面,趾高气扬地叫嚣道。

    明中信也不动气,微然一笑,“你等如果现在退去,明某做主饶过你等,下次再追究此番袭击之责!”

    贼人首领一听,大笑不已,“大言不惭,就你这区区十几人,如果能够挡得住咱们这大队人马,我劝你不要说大话,马上下来就擒!”

    “给你机会了,你不珍惜,那明某就不客气了,希望你不要后悔!”说完,明中信也不再多言,返身下了尸堆。

    “大家过来!”明中信一挥手,将学员们召集到一起,低声吩咐几声。

    学员们频频点头,从明中信手中小心翼翼接过一物,返身牵马越过尸堆呈一字长蛇阵排开。

    吴起在旁边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学员们,这是要干吗?送死吗?

    而那贼人首领更是瞪大双目,不解地望着学员们,难道他们要冲锋吗?自己这边可是有几百人啊!他们是瞎子,看不到吗?

    明中信来到学员们前面,翻身上马。

    “对面那贼人,咱们来决战一番!如果输了,明某自是任你处置!”

    贼人首领望着明中信及学员们仰天大笑,“哈哈哈,从未见过如此不知死活之人,本来,听老朱说你还是个人物,未曾想居然如此不识好歹,真真是好笑啊!待我见了老朱,可是要好好臭骂他一顿了!”

    明中信晒然一笑,“希望你呆会别哭就行!学员们,准备冲锋!”

    学员们士气如虹,扬起右手紧握的钢刀,齐声吼道,“是!”

    对面的贼人们吓了一跳,未想到这十几人居然能够吼出如此大的声音。而他们座下的马匹齐声嘶叫不已。一时间,队形居然乱了。

    贼人首领面色铁青地望了一眼身后乱糟糟的队伍,“一群废物,集合,准备冲锋!”

    贼人们纷纷勒马整队。

    不大一会儿工夫,队形准备停当,齐齐望向明中信他们。

    此时,吴起满面焦急,一挺身就站了起来。

    呀!吴起大吃一惊,刚才他可是还伤痕累累,无一丝力气,这一会儿工夫居然又有了力气,显然,是明中信喂他的那粒丹药起了作用。

    不由得,他看向两位军士,却只见他们也是面色红润,再不复惨白,回复了生气,生命肯定没问题了。

    虽然他心中安慰,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必须阻止这明中信自杀式的冲锋,否则他自己向钦差大人交待啊!

    最起码,自己得与明中信同进退啊!就当将这条命还给他了!

    想到此,吴起走到尸堆上捡起钢刀,就待冲上战阵。

    “吴将军,咱们与你一同去!”两位刚刚恢复的军士也站起身形,跟在了吴起身后。

    吴起回身看了他们一眼,狠狠点点头。

    昂首就要冲下尸堆。

    “吴将军,且慢!”一个声音叫道。

    啊!吴起一听到这个声音,面色大变,回头望向身后。

    却只见远远地马蹄之声不绝,冲过来一队人马,当先一人,不是别人,正是那钦差王守仁。

    唉!吴起一跺脚,回头看看正准备冲锋的明中信,无奈摇摇头,回身跳下尸堆,迎向王守仁。

    眨眼间,王守仁来了近前。

    吴起一把抓住王守仁的马匹缰绳,抬头道,“大人,还请速速回身,否则只怕末将护卫不了您哪!”

    “哟,这是为何啊?”王守仁一愣,本来,他看到吴起还活着,心情大悦,未曾想吴起居然有此建议。

    “大人啊!您难道不明白如今的情势吗?前面有几百号贼人,如果冲过来,只怕咱们这几十号人就得被吞掉啊!您身负重责,还请回身与李兵将军会合,再图南下,末将与明师爷在此挡住这路贼人,为您争取时间!还请上路!”吴起一拱手,满面焦急地劝道。

    王守仁一听,哦,原来如此!笑了一声,翻身下马,“吴将军,还请稍安勿躁!”

    “大人啊!您怎么还下马了!快,上马,速速离去!”吴起大急,上前扶着王守仁就要将他扶上马。

    “吴将军!”王守仁面色一变,厉声喝道。

    啊!吴起一个激灵,震惊地望向王守仁。

    “你以为,本钦差是贪生怕死、不顾军士之人吗?”王守仁厉声道。

    吴起呆呆望着王守仁。

    “更何况,咱们也不一定输,本钦差今日誓死守卫在此地,就让这些贼人见识一下咱大明官员的气节与血性!”王守仁喝道。

    一时间,吴起心中血性上涌,这样的钦差才是值得咱们兄弟誓死保卫啊!也罢!今日就同生共死了!

    吴起也不再劝,沉声道,“好,钦差大人如此待我等,咱们就同生共死,还请让吴某先行上阵冲杀一番!”

    说完,吴起转身,冲旁边的一位军士一挥手,将他赶下马来,翻身上马,转头冲王守仁道,“大人,末将先行带领一队人马,援助一下明师爷,让贼人们看看大明将士的血性!”

    王守仁欣慰地点点头,“好,就让本钦差为你掠阵!”

    轰!轰!轰!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王守仁与吴起大惊失色,军士们座下马匹一阵嘶叫。

    轰!轰!轰!又是一阵声音响起。

    吴起大骇,紧握缰绳,好不容易将马匹安抚好,迅速拨马向一线天口处冲去。

    待得他来到一线天口,望着眼前的战场,一阵惊骇,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情景。

    真是一片末日地狱啊!

    却只见,满地的残肢断臂,战马尸首,还有倒卧嘶叫的马匹,战场中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个大坑,而整个战场中烟雾漫延。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上天看不下去,落下天雷,拯救钦差?

    不由得他抬头望向天空,然而,此时的天空晴天白日,根本就毫无打雷之像,那这是怎么回事呢?

    对了!明师爷他们呢?环顾四周,却只见远处,明中信与学员催马的身影正在奔突,杀向贼人余孽。

    难道,是明中信的手段?吴起脑海之中闪过一道离谱的想法。

    不,不可能!这是天雷手段,他岂能拥有?吴起连忙否认自己的想法。

    “此时不冲锋,更待何时!”王守仁的大吼之声在他耳边响起。

    “啊!”吴起转头望向王守仁。

    此时的王守仁满脸堆笑,也是满眼激动,一挥手,身后的军士们越过他们冲向了战场。

    “一切待此战之后再与你解释,冲锋吧!”王守仁笑言一声,挥动着兵刃冲向了战场。

    吴起回过神来,摇摇头,将杂念甩出脑海,拨马,冲向了战场。

    战场之中,贼人们哭爹喊娘,左冲右突,想要逃离这地狱,然而,此时战场之上,军士们奋勇杀敌,哪能让他们逃掉。

    战场之中一片喊杀之声,良久良久,终于,战场这中安静下来。

    但却不时传来马匹的一声悲嘶与人的一阵阵惨痛叫喊。

    此时,王守仁与吴起拨马站在一处山坡之上,望着整个战场,心下一阵叹息。

    真是惨啊!满满地残肢断臂与血液倾洒!